作品简评:

    高中时期,家庭出了变故的林兮迟,性格依旧开朗而神经大条,但却变得在很多事情上面没了安全感。跟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许放,是个脾气差没说几句话就不耐烦的桀骜少年,暗恋她多年,可林兮迟却完全没有意识到。直到有一天,因为喝醉酒的缘故,林兮迟失了态,也渐渐地察觉到自己对许放的感情。两人开始了双向暗恋。 本文从大学校园到社会,作者行文流畅,文风幽默有趣,抒情和笑点的把控恰到好处。

    ==================

    第1章

    正值盛夏,下午的阳光十分灼热,被轻风一吹,热气扑面而来。沿途的湖水轻轻荡漾,清澈反光,一旁绿树成荫。

    前往教学楼的路道上尽是成群结队的学生,五彩斑斓的雨伞将他们与太阳隔离开来。

    尽管隔着一道防紫外线的屏障,林兮迟依然觉得皮肤有些刺疼,她眯着眼,懒洋洋地听着身旁三个舍友说话。

    “去哪个教室啊?”

    “呃我看看…东二教学楼302。”

    因为气温较热,四人走路的速度不自觉地加快,没过多久就到了教室。

    宽大的教室里前中后各安了一台空调,冷气将闷热散去,瞬间带来几分惬意。可能是时间还早的缘故,教室里只有几个人零零散散的坐着,十分安静。

    林兮迟和舍友随意地找了右边靠中间的位置坐下。

    几分钟后,来了几个同班的男生,说话的声音清亮带着笑意,异常闹腾。看到她们,几人直接坐到她们的前排,熟稔地跟她们聊起了天。

    林兮迟不太擅长跟不熟悉的人交往,只好装死般地趴在桌子上,打开微信,百无聊赖地打开一个备注“屁屁”的聊天窗,发了句话过去:

    ——【今天天空很蓝,太阳很明亮。迟某认为,这不失为一个打游戏的好日子。】

    等了一会儿。

    没回。

    林兮迟扯了扯嘴角,深感无趣地把微信关掉。

    再抬头时,教室里几乎已经坐满了人,系主任站在台上和旁边的老师说话,而后拿着麦沉声道:“好了好了,安静下来。”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林兮迟支着下巴,看着一脸严肃正经的系主任清清嗓子,在讲台上开启长篇大论的教育。她打了个哈欠,正想着如何打发时间的时候。

    微信收到了一条消息。

    屁屁:【有病。】

    林兮迟磨磨牙,懒得跟他计较,问道:【那打不打?】

    屁屁:【不打。】

    林兮迟:【你在干嘛?】

    屁屁:【开会。】

    林兮迟:【那来聊天。】

    屁屁:【我有病跟傻逼聊天。】

    林兮迟:【如果我是傻逼,那你现在不就是有病吗?】

    又没回。

    林兮迟在等待他回复的期间把聊天记录截屏,发给高中同学蒋正旭,像个老母亲一样惆怅道:【你说许放这脾气,有可能找到女朋友吗?】

    蒋正旭回复的很快,发过来的也是一张聊天记录的截图——

    蒋正旭:【放儿,哥哥这周日来你学校找你玩,怎么样?】

    许放:【滚远点。】

    “……”

    “…………”

    蒋正旭:【别说女朋友了。】

    蒋正旭:【我觉得他连朋友都要失去了。】

    看到这话,林兮迟突然就不气了,转头便给许放发了个“点蜡”的表情。

    她刚按下电源键,耳边传来一阵起哄声。

    林兮迟抬头,一头雾水地看向讲台。

    系主任满脸痛心:“所以你们千万要好好学习,就算是玩游戏放松也要知道适度,你们过去十二年学习的目的不是为了过来这里打游戏的!”

    见状,林兮迟侧头问舍友聂悦:“什么情况?”

    聂悦喝了口水,耐心地给她解释:“刚刚系主任说,我们有个学长以省状元考进我们学校,比我们大一届的。大一上学期成绩拿了系第一,结果上个学期考了九科,全部都挂了。”

    “啊?为什么?”

    聂悦笑了:“因为他在宿舍打游戏,九科全旷考了。”

    “……”

    林兮迟:???

    “不过玩脱了,没有修到足够的学分,所以留级了,今年跟我们一样是大一。”

    “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只说了‘你们某个学长’。”

    林兮迟点点头,脑袋里还回荡着那句“九科全旷考了”,她慢吞吞地思考着,倏地想起刚刚找许放打游戏的事情。

    许放这人,自制力差,成绩差,脾气差。

    如果因为她总是找他打游戏,对游戏上瘾了怎么办,也跟那个学长一样全旷考了怎么办。

    他绝对会把罪怪到她的头上。

    然后对她大发雷霆。

    尽管她觉得,他就算去考了也不一定能过。

    想到这,林兮迟打了个寒颤,飞快地给许放发了条微信。

    林兮迟:【以后别找我打游戏。】

    另一边。

    许放嚼着口香糖,懒洋洋地看了眼手机。看到内容的时候,他的腮帮子咬紧,嚼口香糖的动作停住了。他缓缓地“呵”了一声,把手机扔进了抽屉里。

    “……”这他妈是个傻逼吧。

    谁找谁啊。

    过了两秒又拿出了手机,冷笑着回了话。

    ——【我找个屁。】

    这场会开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

    散会之后,也恰恰好到了晚饭的时间。

    林兮迟和宿舍三人商量了一番,决定出去外边吃烤鱼。

    夕阳将半个学校染成金黄色,被树枝切割成碎片的阳光在地面上熠熠生辉,暮色暗暗袭来。

    从东二教学楼走到校门口的途中,会经过文化广场。还未走到,林兮迟就听到那头传来欢笑和音乐的声音。

    几人往顺着声音望去。

    广场上搭着许多蓝色的帐篷,上边挂着色彩斑驳的牌子。周围人头攒动,人声鼎沸,还有各式各样的表演,十分热闹。

    是社团在招新。

    聂悦哇了一声,立刻扯着林兮迟往那头走:“我们去看看!”

    林兮迟也来了兴趣,好奇地问:“你有什么想参加的社团吗?”

    “不是社团,我想报名学生会。”

    听到这三个字,林兮迟立刻注意到不远处的一个帐篷,上面挂着六个正方形的彩色牌子,用黑色大头笔写着——校学生会招新。

    林兮迟给聂悦指了指,说:“喏,在那。”

    然后她又被聂悦兴奋地扯了过去。

    帐篷前的人很多,不过大多都是拿了报名表就走,所以人流散的很快。此时,帐篷前只留下几个女生在跟坐在帐篷里的一个学长说话。

    林兮迟和聂悦凑了过去。

    聂悦的交际能力特别好,没过多久便跟其中一个学姐熟稔地交谈了起来。

    林兮迟在旁边傻傻地站着,也不知道做什么好。

    她还想着要不去另一边逛一圈的时候,坐在她面前的男生用指节敲了敲桌子,轻笑道:“学妹——啊不,同学,报名吗?”

    听到这话,林兮迟抬了头。

    映入眼中的是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

    男生的肤色白的有些病态,瞳孔略带棕色,眼形像个月牙。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单手支着脑袋,另一只手从桌上拿了一张报名表放在她的面前,指尖在体育部三个字上画了个圈。

    “体育部?”

    林兮迟正想推辞,就看到男生已经坐直了起来,拿起笔,特别自然地替她填起了报名表。

    “姓名。”

    林兮迟懵了,下意识地答:“林兮迟,双木林,归去来兮的兮,迟到的迟。”

    “系别,专业,班级。”

    “动物医学系动物医学1班。”

    ……

    ……

    直到他问完了,林兮迟看到他在体育部后面打了个勾才反应过来。

    “……”她好像没打算报名的?

    聂悦那边早就已经好了,此时正在旁边等着她。

    男生把填好的报名表放进抽屉里,重新变回刚刚的姿势,单手支着脑袋,弯唇提醒道:“记得来面试。”

    林兮迟愣了,有些莫名其妙地点了点头。

    出了广场,聂悦不怀好意地问:“什么情况,那个学长怎么亲自帮你填表了?一般都是自己拿回去填的啊!”

    林兮迟也晕头转向的,犹疑地猜测道:“可能那个学长就是这样的吧……”

    聂悦嘿嘿地笑了几声,但也没再调侃她:“那你要不要去看看别的部门?”

    林兮迟思考了下,摇摇头:“算了,我也不知道报什么。”

    “这样啊。对了!我报了秘书部!那个学姐人好好哦,我也决定只报这个。”聂悦一脸高兴,低头在手机上敲字,“我先问问梓丹她们去哪了……”

    四人重新集合,直奔校外人最多的那家烤鱼店。

    路上,聂悦突然想起刚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