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了……】

    林兮迟:【说了别的。】

    许放没回复。

    在等待他回复的期间,林兮迟想象着许放接下来会有的反应,越发提心吊胆了起来。她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凌迟般的等待,干脆一鼓作气地坦白:【我跟老师说你就是要旷课……】

    林兮迟接着解释:【但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脑子一抽!】

    还是没回。

    想着可能被他识破了自己的想法,林兮迟认命地坦白:【好吧我就是故意的。】

    林兮迟:【但我是有原因的……】

    她还没开始解释,教室的门口出现了许放的身影。

    许放像是跑着过来的,微喘着气,胸口随之起伏着。他往教室里扫了一圈,正想找个位置随便坐下时,讲台上的老师看了他一眼,随后低头看了看名单,问:“许放?”

    许放回头,表情略显疑惑。

    确定是他,老师拿起笔,在名单上划掉写在“许放”名字后面的“旷”字,调侃道:“怎么又改变主意要来上课了?”

    台下又发出一片哄笑声。

    听到这话,许放虽然觉得有些古怪,但也没想太多,只当是林兮迟没帮他解释,神情淡淡地颔首:“抱歉,迟到了。”

    “行了,找个位置坐下吧。”

    后排基本坐满,许放也没再跑到后面,直接在左侧前排找了个位置坐下。他从书包里拿出课本,又从裤兜里拿出手机,看了眼林兮迟的回复。

    如果刚刚许放的表情可以用晴天来形容,那么他现在估计就是十二级台风加红色暴雨预警,雷鸣般的雨点声,被风卷的翻滚咆哮的海浪,天空电闪雷鸣。

    他突然明白了刚刚老师和同学的反应。

    许放满脸阴霾,忍着脾气,不断地告诫自己,她说是有理由的。他应该要相信她,应该听了她的解释再下定论。

    于是他咬紧牙关,故作平和地问:【什么原因。】

    这家伙敢当着这么多人面撒谎,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极其严重的事情,驱使她一定得做这种不道德的事情。

    许放不断在心里给林兮迟找着理由。

    等了一会儿。

    那头磨磨蹭蹭地回:【我想惹你生气。】

    “……”

    距离下课还有五分钟的时候,林兮迟就全副武装,将东西全部收拾好,准备一打下课铃便往外跑。

    她刚刚注意到了,许放坐在靠门那组前排的位置,所以他等会儿肯定会从前门出去,她只要往后门跑就可以了。

    只要跑得快,不可能跑不掉。

    下课铃一响,林兮迟和其他学生立刻起身,成群结队地往外边涌。流动的人群将她包围住,瞬间给她带来了周身的安全感。

    林兮迟松了口气。

    精神一松懈,她便开始想着别的事情。

    林兮迟心想,自己真的是一个为了朋友的情绪连命都可以不要的绝世完美无暇的人,许放能遇上她这么一个发小真的是几亿年修来的福气。

    林兮迟就这么想着,走出了教室门。

    她低着头,撞到了一个人的胸膛,林兮迟下意识地道了声歉,想绕开这人继续往前走的时候,他开了口,沉声问道:“做了什么亏心事要低着头?”

    听到这声音,林兮迟浑身一僵。

    许放怎么走后门来了?

    她硬着头皮抬了头,理不直气不壮地辩解:“什么亏心事?我什么都没有做,是你本来就想旷课,我只是如实交代了……”

    许放被她气乐了:“老子只是忘了调闹钟。”

    “反正。”林兮迟还想说些什么。

    忽地注意到他和平时一般无二的暴躁语气,她眨眨眼,原本的理亏瞬间荡然无存,心底顿时涌上一股帮助许放度过了情绪低落时期的伟大情绪。

    顿了几秒,林兮迟拍了拍他的肩膀,骄傲道:“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

    许放:???

    时隔半天后,林兮迟终于又重新找回了好心情,她低头看了看手表,笑眯眯道:“行了,我一会儿还有课,我先走了啊。”

    许放默不作声地给她让了位置。

    林兮迟还没走几步路,却又被他叫了回去。

    “喂。”

    林兮迟回头。

    就见他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地说着:“谢谢你啊。”

    因为许放最后说的那句话,林兮迟又提心吊胆了一整天,但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生。她主动去找许放要钱,这家伙也比平时好说话的多。

    比如林兮迟跟他要个九十块钱,许放能直接转给她一百块钱。

    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许放这突如其来的好相处让林兮迟得了一种叫做被害妄想症的病。

    她总有种许放在谋划些什么的预感。

    但许放一直没有什么动静。

    隔了一段时间后,林兮迟改变了想法。觉得这家伙只是良心爆发,想善待她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林兮迟十分欣慰。

    第二轮面试回来之后,体育部建了一个微信群,名叫【健康生活每一天】,加上她总共有13人。

    可能是隔着一道屏幕,群里的人虽然刚认识不久,却也不拘谨,微信群里十分闹腾,消息一条又一条的往上刷。昨天下午,一群人约定好周四晚上到校外聚餐,然后再回学校操场玩游戏。

    聚餐当天,一行人吃完饭,于泽带着几个男生去超市买零食,而温静静则带着剩下的干事回了学校。

    校内路灯光线都有些暗沉,显得小道气氛幽暗寂静。但一到操场,视野就明亮了不少,两侧各开了一盏高压钠灯,照耀着人工草地和跑道上的学生。

    众人找了个空位坐下。

    每晚学校操场的人工草地上都会有成群结队的学生围成一团,大多都是在玩一个叫做狼人杀的面杀游戏。

    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没玩过这个游戏,甚至连听都没听过。

    林兮迟便是其中之一。

    于泽干脆建议让他们先试玩一局,下一局再正式开始,输了有惩罚。

    林兮迟不太懂玩法和规则,一开始就露出了马脚,被叶绍文奋力带动他人把她投了出去。出局后,她郁闷地上网去查这个游戏的玩法。

    接下来的两局,林兮迟已经摸通了玩法。她的话虽然少,但撒起谎来镇定自如,眼都不眨一下,配上她那张无辜迷茫的脸,所有人都被她骗了过去。

    也因此,林兮迟所处的阵营连赢了两局。

    两局结束后,已经临近九点半了。

    在不知不觉间,跑道上站了一群穿着统一服装的男生。一个个神清气爽,身姿挺拔,组成整齐的队列。

    清点人数,确认人齐了以后,有一个领头的男生带着他们围着跑道跑圈。宽阔的操场上,几十个人的步伐整齐一致,响亮的跑操声音十分振奋人心。

    其他人都被这声音吸引了目光。

    温静静闻声望去,笑道:“是国防生在训练。”

    听到“国防生”三个字,林兮迟也看了过去。只匆匆扫了一眼,手里便被于泽塞了张牌,开始了新的一局。

    因为前两局招惹了太多仇家,这局林兮迟被首杀,第一个晚上就出局了。这局花的时间比前几局都要长,林兮迟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睁着眼说瞎话。

    结果是她所处的好人阵营输了,惩罚是真心话大冒险。

    好人阵营有八人,另外的四人站了起来,笑嘻嘻地看他们受惩罚。

    从输了的八人里抽一人受惩罚,用转瓶子的方法。

    于泽蹲在这八人围成的圈里,右手握着水瓶转动:“诶,我觉得老是真心话不好玩,转到谁谁就大冒险吧。”

    话音刚落,瓶口的方向正对林兮迟。

    与此同时,远处传来了国防生训练完毕解散的声音。

    叶绍文突然凑了过来,眼神带了几分不怀好意:“林兮迟,要不你去找个国防生要个微信号啊。”

    林兮迟愣了下,心脏一跳,下意识摇头。

    还没等她垂死挣扎一番,就被早就已经兴致勃勃的另外几个女生扯了起来,她只好苦着脸把地上的手机捡了起来,往那边走。

    距离越来越近。

    林兮迟刚做好了心理建设,想着赶紧要完赶紧走人的时候,忽然注意到那群国防生里——

    有个对于她来说格外熟悉的人。

    许放。

    林兮迟顿时松了口气。

    学校的国防生每周都要训练三次,每个年级的时间都不一样,林兮迟也没特意问过他。倒是没想到,今天刚好有训练。

    此时,许放穿着军绿色的上衣,纯黑色的短裤,仰头喝着水。旁边有个男生在跟他说话,说着说着便大笑了起来,可他的表情却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轻描淡写地回了几句。

    林兮迟看到他把瓶盖拧上,低下头,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修长的手指在上边飞快地敲打着。

    下一秒,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存在,许放抬起眼,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