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后面站了多久的许放。

    林兮耿立刻闭了嘴:“……”

    林兮迟没注意到她的异常,突然想起来了:“不会是何儒梁吧?”

    与此同时,许放走到林兮迟的旁边,把手上的饮料贴在她的脸上。听到她嘶了一声之后,才拿远了些,冷着一张脸,盯着她看。

    林兮迟没跟他计较,皱了眉,继续跟林兮耿说:“你是不是对男孩子有什么误解。”

    “……”

    “何学长的话,这都二十好几了吧。”

    “就刚好二十啊……”

    “你确定吗?”林兮迟似乎不大乐意,一脸的无法认同,“你确定要找一个比你姐年龄还大的男生当男朋友?”

    “……”找个比你年龄大的怎么了。

    “你在烦什么。”林兮迟凑过去,小声地跟她说,“唉,反正虽然我对他不是很满意,但是根据我的观察,何学长肯定是喜欢你的。”

    “……”你的情商我不是很敢信啊。

    注意到许放的动静,林兮耿的眼一动,提示她:“许放哥走了。”

    “啊?什么。”林兮迟回头,看着许放的背影,不敢相信地问,“我靠,他什么时候生气的?”

    “……”

    林兮迟还懵逼着,讷讷道:“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能生气的人。”

    林兮耿:“……”

    林兮迟的脚还黏在原地,完全没有要过去追许放的趋势,继续跟林兮耿聊天。

    话题倒是变了,开始吐槽许放:“我跟你说,我昨天跟许放一起吃饭,他当时把筷子伸了过来,我以为他要夹我的菜去吃,我就伸手护着啊——然后他就生……”

    她的话还没说话,许放在那边不耐烦地喊了一声:“还不过来?”

    “……”林兮迟舔了舔唇,“我走了啊。”

    林兮耿原本惆怅的心情顿时全无,被他们两个弄的十分无言以对:“快走吧。”

    “你不要不开心了,何儒梁不喜欢你的话,我把头砍下来送给你。”

    “快滚!”

    下一刻,林兮迟小跑着过去,追上了许放的脚步,揪住他的手:“屁屁。”

    许放连眼神都没给她一个,也没吭声。

    “我之前偷偷观察过,我觉得何学长肯定喜欢耿耿啊。”林兮迟回忆了一下,认真说,“他追人的方式跟我挺像的,都挺厉害。”

    “……”

    “怪不得耿耿会动心。”

    “……”

    “可我觉得,他俩不怎么合适。何学长的年龄有点大,而且他之前为了游戏旷考,这点就不怎么好。”林兮迟皱了皱鼻子,“我觉得他有点配不上我们耿耿。”

    听到这话,许放终于开了口:“有点?”

    这话像是在附和她的话,让林兮迟的气势立刻涨了起来:“我是想委婉一点,你懂吗?其实是很不配,非常不配!我妹是全世界最好的!何儒梁算个屁!”

    许放的眼睛黑漆漆的,不带情绪地盯着她。半晌后,他突然笑了,轻飘飘道:“你妹也这样跟你说的我?”

    林兮迟:“……”

    他怎么知道的?

    许放极度不爽,黑着一张脸,表情又臭又硬,冷声道:“何儒梁算个什么玩意儿,你妹还想介绍给你?”

    林兮迟十分狗腿:“算个屁。”

    “哦。”许放更不爽了,“他也算个屁?”

    “……”

    一无所获。

    林兮迟果然是个不靠谱的人。

    林兮耿郁闷地到超市买了个雪糕,边啃着边想事情,漫步目的地往前走。她踢着面前的小石子,看着它咕噜咕噜地向前滚动,然后撞到一个人的鞋尖,又往回滚了几厘米。

    她抬头,正想道歉的时候。

    突然注意到眼前的人的模样。

    细碎短发,像是妖孽一样的桃花眼,被那副眼镜盖住了一半锋芒。

    林兮耿愣了一下,想起自己的小心思,莫名有点紧张,主动喊他:“学长。”

    何儒梁低眼看她:“回宿舍?”

    “没有,就随便走走。”

    “走吧。”

    “啊?”

    “我也随便走走。”

    “哦…好。”

    林兮耿站在他旁边咬着雪糕,也没有吭声。

    大概是因为天色太暗的缘故,也大概是因为这清凉的风,又或许是因为周围飘散过来的桂花香气,林兮耿突然又想起了林兮迟那不靠谱的话。

    在此刻,她莫名对那话有了一点点的希冀,也因此,冒出了一股突如其来的勇气:“学长。”

    “嗯?”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你会怎么做?”

    何儒梁的脚步顿了一下,很快就恢复正常。他偏了偏脑袋,像是在思考,那双平时看起来不太正经的眼,此刻都多了几分认真。

    “在她面前找存在感。”

    “存在……感?”

    “嗯。”他的声音带了笑,低而哑,“不管用什么方式,我得先让她记住我。”

    林兮耿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极快,她抿了抿唇,内心的情绪难以形容:“那她现在记住了吗?”

    话题不知不觉就变成了,他真的有个喜欢的人。

    何儒梁的眉眼轻挑,拖着腔道:“算记住了吧。”

    林兮耿突然觉得手里的着雪糕真的太难吃了,难吃到让她想回去投诉那个商家。她垂下眼,自虐般的继续问:“那记住了之后呢。”

    “要先等等。”

    “等什么?”林兮耿愣了下,突然反应过来,很认真地说,“等她来追你吗?学长,你这样不太对,守株待兔,跟坐以待毙没有任何区别。”

    何儒梁也愣了。

    很快,他低着眼,轻笑出声:“不是。”

    “……”

    周围有风声,哗哗的响。

    他的声音沉溺其中,像是大海的声音。

    清晰地,一字一顿地。

    传入她的耳中。

    “我在等她成年。”

    第81章 耿耿x学长(完) ...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

    内心会变得敏感起来, 原本察觉不到的小细节, 会一一观察到, 也会对那些原本没有任何深层含义的举动, 有了无限的遐想。

    因为渴望。

    但事后冷静下来, 也能很清晰地明白过来。

    他的每一句话, 他的每一个表情, 他的每一个动作。

    真的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都是错觉。

    那些都是想要的东西。

    而想要的东西并不一定真的会给你。

    可有时候。

    喜欢一个人, 因为不由自主地放在他身上的那么多关注,也能比其他人更清楚的感受到那个人对自己的感情。

    你会发现那不是错觉。

    你的喜欢他能感受的到。

    他的,你也能。

    林兮耿慢悠悠地呼了口气, 觉得自己忐忑不安的心情顿时放松了大半,她伸手挠了挠头,含糊不清地说:“我好像没成年……”

    “是吗。”何儒梁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扯出一片,放进她的手心里,“擦擦手,雪糕化掉了。”

    闻言, 林兮耿回过神, 顿时感受到手上的粘腻。她抿了抿唇, 走到垃圾桶旁把雪糕扔了进去,用纸巾擦着手上沾到的雪糕。

    何儒梁站在她的身后,垂睫看着她的举动,淡声道:“那你今年多大。”

    与此同时,他低下了头, 铺天盖地的气息袭来,像是将她完全笼罩。林兮耿很清楚他完全没有碰到自己,但这个距离,似乎近在咫尺。

    近的令人发慌。

    她往另一侧挪了一步,故作镇定地说:“十七。”

    距离远了些,林兮耿感觉自己的心跳速度比刚刚正常了不少,又补充道:“过完今年生日十七岁,年底生日。”

    何儒梁的眉眼稍抬,也往她的方向走了一步。

    又越来越近。

    林兮耿觉得自己都想直接动手了。

    让他停在原地别动,给她一个良好的呼吸环境。

    让她不至于紧张成这副模样。

    但何儒梁也仅仅是走了一步便停了下来,他的眼尾扬起,又密又长的眼睫毛,衬着那双淡棕色的瞳仁,在这夜里像是在散发光芒。

    他的语气漫不经心而又温和,依稀带着很浅的笑声。

    “啊,那好像确实是没成年。”

    之后一切的发展。

    都像是理所当然,也像是心照不宣。

    两人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多。

    每天会在微信上聊天,偶遇到了会一起去吃饭,也会约好一起出去玩。

    相处方式,让林兮耿自己来说的话。

    她觉得是,友人以上,恋人未满。

    只差戳破这层暧昧的屏障。

    何儒梁说是在等待。

    而她则是,在纠结是跟他一起等待,还是主动出击。

    虽然觉得每天这样也很美好,但就是想给他冠上一个名分,让他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属于自己。

    可林兮耿发现,她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