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一滞,立刻抬起手,紧张地回答:“帮、帮的。”

    “懂我什么意思?”

    “应该懂……”

    她站在光下,白皙的脸蛋,一双眼清澈却带着媚意,嘴唇红艳诱人,像是落入凡间的妖精,看到了就挪不开眼。

    何儒梁自认不是自制力强的人,不然也不会因为游戏旷考而留级。

    大一刚入学的时候,他还是活得像高中一样,每天除了学习就是学习。到后来,被舍友拉进了打游戏的圈子,突然在一团无趣中找到了唯一的乐趣,自甘堕落地过了一个学期。

    然后遇见了她。

    想给她看到一个好的样子。

    然后努力把自己拉回了正轨。

    等待了一年的时间,已经耗去了他全部的自制力。何儒梁抬起手,用指腹蹭了蹭她的脸颊,认真地说:“就是喜欢你,也不想再等了。”

    终于听到想要的答案,林兮耿的嘴角弯了起来,低低地应了一声。

    何儒梁的指尖慢条斯理地向下挪:“介意吗?”

    林兮耿一愣:“什么。”

    “还没成年,早恋。”何儒梁笑了一声,声音低了下来,诱惑似的说,“不过,跟我早恋的滋味应该还不错。”

    “……”

    林兮耿完全说不出话来,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爆掉了。

    他的指腹停在了她的唇上,轻轻蹭了一下,眼里闪过一道暗光,轻舔着下唇,问道:“今晚是吸血鬼?”

    林兮耿连忙点点头,指了指自己嘴角的位置:“这儿是血浆。”

    何儒梁单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嘴唇贴在她的耳边。

    又是那带着笑的清润声线。

    “真想让你吸吸我的血。”

    林兮耿:“……”

    别、别撩了。

    ……腿都要软了呜呜。

    —耿耿x学长番外完—

    第82章 高中番外(上) ...

    1.

    夏日的早晨, 空气带了点湿意, 夹杂着桂花和青草的香气, 清爽干净。不远处的月季花从灌木里冒出头, 此时开的正好。

    阳光被纵横交错的枝叶割裂成林林总总的形状, 光点随着风在水泥地上晃晃悠悠。

    从家里通往学校的一路上, 有阳光, 有轻轻的风, 有纵横交错的树荫,有青草的香气,堆砌出令人心旷神怡的一天。

    林兮迟拿着校卡进了校门, 把单车停在单车棚里。她把脑袋上的鸭舌帽摘了下来,用手背擦了擦额间的汗。

    时间算早,周围还静悄悄的,偶尔能见到几个学生走进教学楼里的身影。

    林兮迟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从书包里偷偷拿出手机,点亮屏幕。

    没有任何短信进来,也没有来电显示。

    她瞅了眼时间, 还不到六点半。

    忍不住吐出了两个字眼:“废物。”

    2.

    高一的学习压力没有另外两个年级的紧迫。

    林兮迟没有选择住宿, 六点半到校, 教室里大半的位置都是空的,只有几个学生坐在桌前看书。

    气氛安静又沉。

    林兮迟又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她没再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拿起桌子上的水瓶,走出教室,到走廊的尽头打水。再回教室的时候, 坐在她斜后面的蒋正旭也到班了。

    林兮迟喝了口水,坐回位置上。

    蒋正旭顶着一副还没睡醒的模样,抓了抓脑袋:“许放呢?”

    林兮迟的动作一顿,没说话。

    “你俩又吵架?”

    “也不算吵。”林兮迟转过头去跟他说话,“我昨天跟他说,让他每天早一点起来。我六点就起床,六点二十分我就什么都弄好了。然后他六点半才起来,我还得等他二十分钟。”

    “他说他起不来?”

    “他说。”林兮迟抿了抿唇,突然冒了火,“他不想。”

    “……”

    “他就想六点半再起床,然后我说那我以后自己去学校,他说不行——”林兮迟越说越气,猛地拍了拍桌,“我靠。”

    “……”

    “他还说,如果我觉得不公平的话,也可以六点半起床。”林兮迟深吸了口气,咬牙切齿道,“那我今天还等个屁,我绝对不等。我今天话就撂这儿了,我再等他一起来学校我就是狗。”

    “……”

    说着,林兮迟的抽屉里突然响起手机的震动声,她顿了下,转了回去,默不作声地看着来电显示。

    林兮迟的气势顿时没了一半,她也不敢不接,犹豫了几秒就接了起来。

    屛着气,她没说话。

    电话那头传来了许放的声音。

    他的语气十分不耐烦,尾音稍稍扬起,说出来的每个字都带着很明显的起床气。

    “还没醒?”

    原本林兮迟还带着点火气。

    然而,许放的这个语气,像是当头给她浇了一盆水,把她的火气全部熄灭。

    林兮迟忽然有些心虚,她咽了咽口水,想不到该说什么,只好装模作样的、做作的、犹疑的“呃——”了几声。

    那边沉默了下来,像是在等待她的下文。

    教室的窗户大开着,清晨的风轻轻吹,密密匝匝的树木沙沙作响,蝉鸣发出嘶哑的声音。平时细小的声音,此刻因为安静,在两人的耳边放大了无数倍。

    林兮迟正想随便胡诌点什么,身后的蒋正旭在此时凑了过来。

    “林兮迟,你在挨许放的骂?”

    林兮迟想捂住话筒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许放明显把这句话听得一清二楚,也明白了当前的情况。

    林兮迟放了他鸽子。

    他的呼吸一沉,冷笑了一声。

    林兮迟被这声冷笑吓得浑身哆嗦,下意识开始辩解:“是……是我爸,他催我起床呢……叫、叫我……”

    蒋正旭还在一旁看着热闹:“我怎么就成你爸了。”

    许放狠狠啧了一声,立刻打断林兮迟的话。

    “那你现在立刻给我出来。”

    林兮迟瞬间噤了声。

    电话那头传来他暴躁的呼吸声,隐隐还能听到他来回踱步的声音。

    林兮迟几乎可以想象到他现在的模样。

    眸子又黑又沉,嘴角紧紧抿着,毫不掩饰自己气?绷说哪Q肿プ拍源┰甑脑谠刈呃醋呷ァ?

    随后,他忍不住低骂了声,便挂了电话。

    “操。”

    3.

    林兮迟决定跟蒋正旭绝交,她刚刚就不应该跟他倾诉。

    蒋正旭这人明显就是跟许放一个阵营的。

    唯有她一人在此孤军奋战。

    林兮迟郁闷地翻出课本预习。

    蒋正旭一点都不愧疚,坐在后边安慰着她:“不用怕,许放也就那脾气吓人,他又不会动手打你。”

    听到这话,林兮迟才稍稍放下心。

    “也对。”

    4.

    林兮迟知道许放的骑车的速度很快。

    但也没想过他能那么快。

    平时他们两个一起上学,按正常速度,需要二十分钟。

    但这次,距离许放挂电话,只过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像是把火气都撒在骑车上边。

    许放走进了教室,脚步大而快,额前渗出细细的汗,将他的刘海打湿,深黑色的瞳仁冒着寒气,表情十分不虞。

    他穿着蓝白色条纹校服短袖,领子上的两个扣子扣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截白皙硬朗的脖颈。

    林兮迟不敢看他,低着头,假装在认真看书。

    距离越来越近。

    许放的脚步停在了她的桌前,持续了好几秒后,他突然低下了脑袋,很慢很慢地在她耳边冷笑了一声:“等着。”

    “……”

    5.

    许放走到她后边坐下,把书包扔到桌子上,力道稍重,在班里弄出不大不小的声响。他把双脚.交叠架在桌子前的铁杆,整个身子向后靠,脑袋微微向下垂,细碎的刘海遮挡住他眼中的情绪,周围像是泛着阴郁的黑气。

    感受到他的气息,林兮迟犹犹豫豫地往后看。

    恰好跟他的目光撞上。

    许放臭着张脸,冷冷地看她。

    林兮迟立刻露出了个十分友好的笑容。

    他的表情依然没有变化,板着张脸,像个大爷似的。

    林兮迟的笑容维持了几秒,发现没有什么效果之后,猛地也来了气,不想再给他好脸色。她转头,在便利贴上写了一行字,撕下来折成一团,然后丢给许放。

    她的举动让许放的表情缓和了些。

    许放单手支着腮帮子,表情慵懒,慢悠悠地把纸团拆开,眯着眼看着上面的话——

    你知道你是个傻逼吗?

    不知道我告诉你啊。

    傻逼。

    不必回。

    “……”

    许放忍着把把她骂一顿的冲动,把纸团捏成一团,狠狠地扔进抽屉里。

    6.

    连着冷战了两节课。

    林兮迟觉得足够了,一打下课铃便转头看向许放,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