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的心情,只能十分耐心的应着,频频点头。

    到后来,许放觉得,可能是林兮迟自己心里没底,才这么紧张。

    他也开始安慰她:“没事,就一场小考,过不了大不了再考一次。”

    听到这话,林兮迟直接炸了:“绝对不行!许放!你能不能有点志气,我们学校去年一个没过都没有,你要是不过,你想想一下那个画面有多丢人!”

    “……”

    许放不敢再刺激她。

    13.

    结果如他所料。

    出了考场,许放在跟林兮迟约定好的地点等她。很快就看到她的身影,以及她泛了红的眼眶。

    许放懵了,走过去站在她的身前,垂头看她。他的喉结滚了滚,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说:“现在成绩还没出来……”

    林兮迟揉了揉眼,抓住他的手臂说:“屁屁,我刚刚睡着了。”

    许放的眼神一滞,不可置信道,“你睡着了没写完?”

    闻言,林兮迟愣了下:“怎么可能,我半小时就写完了。”

    “……”那哭什么?

    许放犹疑着问:“你不会写?”

    “我怎么可能不会。”林兮迟被他弄糊涂了,接着把刚刚的说完,“我梦到你考试的样子了,你是不是没写完。”

    听到她的话,许放才松了口气:“我写完了。”

    “我刚刚梦到你在学校里出名了。”林兮迟的心情还很低落,用手背揉了揉眼,“梦到你不会写,然后在考场里嚎啕大哭,然后被赶出考场了。”

    许放:“……”

    嚎啕大哭?

    “屁屁,你不要哭。”林兮迟抬头,踮脚拍了拍他的肩膀,“考不到C就算了,我们还有机会,我给你补习。”

    许放:“…………”

    他真没听错。

    14.

    真正知道林兮迟搬家的原因,是在高二转高三的那个暑假。

    那是开学的前一天。

    那天下午,两人复习到一半,林兮迟突然去了趟厕所。

    许放在书桌前坐了一会儿,把数学试卷上选择题和填空题都做完了,林兮迟还没回来。他有些纳闷,干脆去厕所看了眼。

    没有人。

    许放也没想太多,只觉得林兮迟是回家去拿东西。他下了楼,到厨房里拿两瓶牛奶出来,顺便翻了翻柜子,翻出两包薯片。

    他走出厨房,突然注意到玄关处的门没有关好,此时半开着。

    隐隐能听到一个女生的尖叫声。

    许放顿了下,想起突然消失的林兮迟,呼吸一顿,连忙跑了出去。

    此时,对面的门也大开着。

    许放正想进去看看的时候,听到了林玎的话:“林兮迟!你给我记住了,你是多余的,你是被领养的!要不是我爸妈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

    接着,林兮迟从里边走了出来,关上了大门。

    将里边的声音与外边隔绝开来。

    许放半蹲在院子里的树丛后面,露出了大半个身体。

    可林兮迟像是完全没注意到,也没把视线放过来,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过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重新进了他家。

    在这么阳光明媚的一个下午。

    许放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她的难熬和无助。

    他突然想起了之前对林兮迟的追问,看到她不想回答的表情,他也完全没有收敛情绪,反而更加生气。

    为此,他还跟她冷战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惹得她在第四天早晨,像是哭了一个晚上,红肿着一双眼来到了学校。

    她过的那么不好。

    他没有发现,反而也成了伤害她的人。

    有比他更垃圾的人吗?

    应该找不到了吧。

    15.

    高三开始后,许放一改过去两年的松散和懒惰,每天五点就起床,五点二十分骑车出门,到林兮迟家楼下背课文。

    等到六点钟,准时看到她的身影。

    这好像就成了他每天的日常。

    学习,等林兮迟,学习,去林兮迟家学习,然后回家。

    他的成绩其实也并不算很差,毕竟高中三年都一直呆在重点班,考上个一本线对他来说,也不算太困难。

    但林兮迟想去S大。

    她的成绩,也一定可以考上S大。

    许放头一回感受到时间的紧迫,像是块石头压在他的胸口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开始觉得后悔了。

    之前是觉得,如果她要报考S大,那么他就报个源港市的大学,尽管不能每天都见面,但至少,每周他能过去找她几次。

    可自从知道林兮迟家里的情况之后。

    许放突然不想这样了。

    他就想跟她一起去S大。

    希望她想要依靠的时候,他能随时出现在她的身边。

    他希望是这样。

    可这是在他能力之外的事情。

    16.

    距离高考的时间越来越近。

    林兮迟反而没有先前那么紧张,每天在固定的时间写试卷,还能腾出一些时间跟同桌聊聊天,算是放松一下。

    炎热的夏日。

    外头在下雨,空气闷躁难耐。

    大课间,班里像往常一样,开窗通风。空调被关掉,头顶的风扇吱呀吱呀地响,教室里算闹腾,却也不算太吵。

    同桌突然跟她聊起了班里的男生,不知不觉就聊到了许放。

    都知道林兮迟和许放的关系好,算是形影不离。而且都是半大的孩子,对这种事情的八卦和好奇心格外多。

    所以,私下也有很多人会谈论他们两个。

    同桌笑眯眯地,半开玩笑着问:“如果许放喜欢你,你会怎样?”

    林兮迟懵了,只觉得她这个问题格外不可理喻:“不可能的。”

    同桌却对此来了兴致,不依不挠地问:“我就说如果啊,如果。”

    “……”

    林兮迟偷偷往后看了许放一眼。

    此时他的整张脸都埋在臂弯里,只露出细碎的短发,一动不动,周围的吵闹声完全影响不到他,仿佛已经睡着了。

    担心会被他听到这种话,林兮迟真的觉得很尴尬。她压低了声音,说出了此时自己内心的想法:“那我可能会很尴尬吧……”

    两人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同桌:“唉,隔壁班的李周齐有点帅。”

    林兮迟:“那是谁?”

    同桌指了指外边:“就现在路过我们班门口的那个,走在最前面的那个。”

    林兮迟看了过去,小声道:“还好吧。”

    “这个还好?”同桌瞪大眼,觉得她实在高要求,“行吧,那你说说,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啊,我?”林兮迟摇摇头,“我没想过这些。”

    “那你现在想想。”

    林兮迟也来了兴致,托着下巴,细细地想:“长相的话,我喜欢有双眼皮的男生,最好戴个眼镜,笑起来很可爱的那种。性格,希望脾气好一点……”

    她的话还没说完,身后突然响起了椅子向后推的声音。

    然后她的肩膀被人狠狠一撞。

    林兮迟下意识抬头,撞上了许放漆黑深邃的眼。

    她莫名其妙:“你撞我干嘛?”

    许放抓了抓脑袋,像是刚被吵醒了一样,语气恶劣无比。

    “吵死了。”

    17.

    午休时间,住校的学生都会回宿舍小憩一会儿。

    林兮迟和许放,还有几个走读生只能呆在教室里午休,当然也会有些学生争分夺秒,不想回去睡觉,午休时间也呆在教室里。

    这大概是除了上课和自习的时候,教室里最安静的一段时间。

    林兮迟把手中的试卷做完,看了眼黑板上写着的“距离高考还有17天”,慢吞吞地趴在桌上,睡了过去。

    周围隐隐能听到窗帘被拉上的声音。

    眼前一片漆黑。

    不知过了过久。

    林兮迟睁开眼,迷迷糊糊地与许放的视线对上。

    一时间,她以为自己还没醒来,小声地说:“屁屁,你没睡觉吗?”

    他没回答。

    林兮迟疑惑道:“你在看我吗?”

    下一刻,许放从一旁扯过一张试卷,盖到她头上,语气带了点被戳穿的恼意。

    “睡你的觉。”

    18.

    高考成绩出来的那天。

    林兮迟特地去了许放家,跟他一起查成绩。

    查许放的成绩时,林兮迟比查自己的还要紧张。她屛着气,快速地输入了许放的准考证号和出生年月。

    等待——

    网站卡了足足三分钟。

    成绩出来了。

    许放考的比林兮迟想象中的要好一些。

    她兴奋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立刻站了起来:“我得去跟许叔叔和许阿姨说!他们肯定很开心!”

    许放扯了扯嘴角,没动。

    林兮迟愣了,原本激动的心情也失了大半:“你不开心吗……”

    “没有。”许放抓了抓脑袋,勾唇笑了,“挺好。”

    19.

    填报志愿时,林兮迟又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