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从手机移到了她的身上。

    除了五公里,他还做了一百个俯卧撑、一百个仰卧起坐和一百个深蹲。此刻他就像是刚从水里出来,汗水顺着颊边向下流,从下巴往地上砸,却也不显狼狈。

    许放似乎不太惊讶林兮迟突然的到来,那双略显薄情的眼微微一挑,像是在询问她的来意。

    林兮迟咽了咽口水,能清楚地感觉到周围的人都好奇地把视线放在她的身上。她用眼神示意他“你配合点”,一鼓作气地开口。

    “同学,你能给我你的微信号吗?”

    闻言,许放往她的身后那么一瞥,瞬间明白了她现在的状况。

    他收回了视线,重新把目光放在林兮迟的身上。

    许放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

    很快,他的眉眼舒展开来,倏地笑了。

    林兮迟前两天那种不好的预感瞬间又冒了起来。

    并且比先前都要强烈的多。

    同时,许放弓下身子,低头凑在她的脸前,眼里的笑意已经敛了起来。两人间的距离一下子就缩短了不少,她的鼻息间全是他熟悉的气味。

    林兮迟还在疑惑许放想要做什么的时候,就听到他开口说了两个字。

    一字一顿,格外清晰。

    “做梦。”

    第10章

    林兮迟嘴角的笑意一僵,定定地看着他,很快便垂下头,默不作声地把手机放进裤兜里。

    旁边有几个男生发出压抑着的笑声。

    怕她尴尬,温静静连忙过来拉住林兮迟的手,帮她解释:“那个,同学。我们就是过来大冒险的,打扰到你们的话真的抱歉了。”

    也不想在这儿多呆,温静静小声对她说:“走吧。”

    其实其他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因为除了天气恶劣的时候,每天晚上学校操场的人工草地基本都有大片的学生在玩游戏。有游戏就有输赢,也就有惩罚。

    所以大冒险被指定去要陌生人的微信这种事情十分常见,被要微信的一般也不会当真,都会顺势给个台阶下。

    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不给面子的人。

    见林兮迟一直低着头不说话,许放眉眼一挑,也低了低头,脑袋微微一侧,却还是看不到她的表情。

    同时,刚刚跟许放在说话的那个大男孩凑了过来,稀奇地咦了一声,把她认出来了。

    “这姑娘不是……”

    许放把他的脑袋推了回去,啧了一声:“想说什么呢?”

    林兮迟回头,对温静静笑了下:“没事,你们先回去吧。”

    温静静还想说什么。

    叶绍文站在人群后面,眼睛一眯,突然注意到许放的脸,认出就是那天坐在林兮迟旁边的男生。他饶有兴致地摸了摸下巴,也没再围观,嬉皮笑脸着半拉半扯把其他人带走了。

    人散去后。

    林兮迟抿着唇,仰头看向许放。

    在心里想着从哪个部位开始打,能让他觉得又痛又狼狈。

    最后她还是用了惯用的姿势,向上一跳,臂弯扣住许放的脖颈,用力勒住。

    许放没有抵抗,咳嗽了两声,任由她使劲,顿了几秒后却是笑了,开口道:“要不到还打人啊——”

    他的尾音刻意拉长,声音低润微哑,听起来慵懒又欠揍。

    林兮迟抿着唇,在心里骂道:打你怎么能算打人。

    “许放。”又使了一会儿的劲,林兮迟松开力道,刻意喊他全名拉开距离,看着他这张脸,她又忍不住踹了他一脚,“我回去了,以后再跟你算。”

    她刚走了几步,许放喊住她:“回来。”

    林兮迟才懒得搭理他。

    过了几秒,他又道:“陪我去趟校医室。”

    听到这话,林兮迟的脚步顿住,杏眼瞪圆看他,低声问:“去校医室干嘛?”

    这是碰瓷吗?

    她就勒一下他的脖子,也没用多大的劲儿,这就要去校医室了?

    但许放倒不像是在开玩笑,他的面色不改,指了指眼角的位置:“刚刚被人刮到了。”

    “……”林兮迟这才注意到他眼角处确实有道红痕,她没搭腔,继续往部门的方向走。

    见状,许放懒洋洋道:“那我自己去了啊。”

    林兮迟回头,吼他:“我拿东西!”

    林兮迟回到部门那边,拿上自己的东西。听到他们纷纷来安慰她,她哭笑不得跟他们解释了一番了,随后便原路返回。

    别的国防生都已经走光了,只剩许放在原地看手机。

    “走了。”林兮迟走到他的面前,抛下这句话后便往操场外走。

    许放闲适的跟在她的后面,脚步慢悠悠。

    很快林兮迟又放慢脚步,走在他旁边,开始控诉他刚刚的行为:“屁屁,我觉得你刚刚的行为真的是太不要脸了。”

    “什么。”

    “一般来说,按正常情况来说。”林兮迟踢着路上的小石子,正经道,“哪里会有我这么好看的女孩子跟你要联系方式。”

    “……”

    “刚刚要不是因为认识你,我的目标绝对不会是去跟你要。”林兮迟越想越觉得自己有理,“你自己想想,我这不是在你那群朋友面前给你面子吗?”

    许放被她这话噎到,深吸了口气:“滚吧。”

    “你居然不检讨一下自己。”

    “你怎么不想想是谁先起的头。”

    林兮迟闭了嘴。

    半晌后,她好奇道:“所以真有人找你要过联系方式?”

    林兮迟这种略带不可置信的语气让许放连看都不想看她,他按耐着把她扔远些的冲动,缓缓地冷笑一声。

    “多了去了。”

    许放的眼角是被同学的指甲刮到,但伤口并不深,没怎么出血,只是破了点皮。校医用湿纸巾帮他清洗好伤口,涂了些碘伏便让他们离开了。

    两人出校医室时已经差不多十点了。

    林兮迟把他扯到路灯下,仰头看着他的眼角:“我看看。”

    许放别过脑袋:“看什么啊。”

    “不是。”林兮迟皱眉,又扒拉着他的脑袋,“刚刚是不是涂你眼睛去了?”

    “涂我眼睛里我自己会说。”

    她没听他的,继续盯着他眼角处的伤口。

    许放本想把她挣脱开,却突然发现他们两个此时贴的极近,近到他能很清楚地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她的五官被昏黄的路灯染的十分柔和,杏眼大而有神,像是带着星星。

    太近了。

    许放的心脏一跳,有些狼狈地向后退了几步。

    “行了。”

    “……”林兮迟哦了一声,低头拿出手机,喃喃低语,“我得打个电话给阿姨。”

    许放的喉结滑动着,他舔了舔嘴角,脑袋还有涨而昏沉的感觉。他没太听清林兮迟的话,纳闷地回:“打给谁?”

    林兮迟下意识回:“许阿姨。”

    听到这话,许放顿时清醒过来,猛地拿过她的手机,面上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你打给我妈做什么?”

    “我要问问阿姨你这伤口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我这伤口就跟被针扎了一样,去个屁的医院。”

    林兮迟也纳闷了:“那你怎么要来校医室。”

    “……”

    “反正我问问吧,感觉那校医手法好粗糙,不太靠谱。”

    想到那个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大惊小怪的妈,许放立刻觉得头疼:“你打了的话这个月别跟我要钱。”

    闻言,林兮迟抬了抬眼,思考了下,果断打了电话。

    “哦。”

    “……”

    因为国防生十点半要查寝的缘故,许放也没跟她说太多,边拿着她的手机跟电话里的母亲扯着没什么大碍,边把她送回宿舍。

    到宿舍楼的同时,许放的电话也挂了。

    林兮迟接过自己的手机,小心翼翼地问:“阿姨怎么说?”

    许放丢给她一个十分不友好的眼神。

    “你自己去问她。”

    已经十点二十分了。

    丢下这句话后,许放丢下句“走了”,立刻往男生宿舍楼的方向跑。

    林兮迟慢悠悠地往楼上走,边在微信上找许阿姨说话。

    林兮迟:【阿姨,你怎么跟许放说的呀?】

    她正输入着下一句“他怎么这么生气啊”,还没发送出去,许阿姨便立刻发了两条语音过来。

    许阿姨:“本来想过来看看他的,这臭小子非跟我发火,叫我别为这种小事大老远跑一趟。”

    许阿姨:“真的气死我了,这怎么就是小事了,这臭小子。”

    林兮迟顿了下,把刚刚那句话删掉:【那你要过来吗?】

    许阿姨:“不过来了。”

    许阿姨:“给他转点钱就算了。”

    “……”

    林兮迟不可置信地看了好几遍,才确定过来:她帮许放得到了一笔多余的生活费。

    所以他刚刚为什么要给她一个这么凶狠的眼神?

    她轻哼了一声,边在微信上骂许放不可理喻边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