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她拿着手机下了床,小心翼翼地走到阳台。

    隔天,许放被闹钟吵醒。

    他懒懒散散地把闹钟关掉,习惯性地看了眼时间,被手机的光线刺到,眼睛皱了起来。然后点开微信,看到列表唯一一个置顶给他发了十几条消息。

    许放疑惑地抬了抬眼,点进去看。

    前面几条全是在骂他这人不可理喻,让她的名声变差等等,看的许放起床气都出来了。他坐了起来,看着后面十几条语音,完全没有点进去的想法。

    许放揉了揉太阳穴,把声音调小了些,认命地点开了语音——

    “屁屁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

    “我今天不应该勒你脖子的,我也不应该跟老师说你就是要旷课,我不应该什么都跟你对着干。”

    “你眼角被人伤到,我不应该只带你去校医室,应该带你去医院才对。”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

    ……

    说到最后,她嚎啕大哭了起来,像是为他哭丧一样:“对不起!屁屁你一定要长命百岁!!!求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