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国防生不是每周都要训练三次吗?周一还要出早操。”

    “嗯。”

    “那加上篮球队的训练,你不是几乎每天都要训练了。”

    “大概吧。”

    “唉。”林兮迟同情地看着他,“我感觉你的生活只剩下训练了。”

    闻言,许放又看了她一眼:“还有别的。”

    “什么?”

    “钱。”

    “……”

    体育馆离饭堂的距离并不远,走过去大约十分钟的路程。

    林兮迟来学校也差不多快一个月了,去体育馆的次数却寥寥无几,除了之前来这儿领过军服,还有便是因军训其中一天下雨,临时跑到这儿避雨。

    体育馆内,木质的地板光泽发亮,一群穿着白色球服的少年们站在中间,看台处零零散散的坐着几个女生。

    许放把林兮迟带到看台,他从书包里翻出自己的球服,然后把书包往她怀里一扔,淡声道:“我去换衣服。”

    林兮迟哦了一声,把他的书包放在旁边的椅子上,然后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现在还不到七点半。

    晚自习从八点半开始,一直到十点才结束。每个系的自习时间不一定相同,要看辅导员怎么安排,一个星期两三次左右。

    盘算了下时间,林兮迟决定八点再动身去自习室。

    恰在此时,许放也换好衣服回来了。他的身材高大又挺拔,被军训晒黑的皮肤稍稍白回来了些,但看起来依然是十分硬气阳刚的小麦色。

    许放把装着衣服的袋子扔到他的书包上边,手上拿着一瓶不知从哪拿的水,默不作声地递给林兮迟。

    林兮迟接过,正想问这水是给她喝的还是让她帮忙拿着的时候,身后有人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

    她回头。

    是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辛梓丹。

    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就坐在林兮迟的位置后边,脸颊红扑扑的,浓密的睫毛扑闪着,略带惊喜道:“迟迟你也在这儿呀?”

    林兮迟也有些惊讶:“你怎么来体育馆了。”

    “就想过来看看篮球队训练。”

    许放就站在一旁低着眼听他们说话,过了几秒,他轻啧了声,催促道:“快点。”

    林兮迟回头,疑惑道:“什么?”

    他指了指林兮迟手中的水,趾高气扬道:“开。”

    “……”林兮迟无语了,“你自己不会开吗?”

    话是这样说,但林兮迟还是十分听话地拧开瓶盖,递给他。

    许放十分理所当然地接过,喝了一口后,缓缓道:“你几点去晚自习。”

    “我八点就过去。”

    身前和身后都有两个认识的人。

    林兮迟一人无法兼顾二人,只跟许放说话又怕辛梓丹尴尬。她正想让他赶紧去训练的时候,突然想起还没跟许放介绍过自己的舍友,便回头指了指辛梓丹:“屁屁,这是我舍友,叫辛梓丹。”

    辛梓丹很小声地说了句:“你好。”

    许放礼貌颔首,神色淡淡,完全没有要自我介绍一番的意思。

    虽然知道辛梓丹早已知道许放的名字,但林兮迟还是象征性地跟她介绍了下:“这是我朋友,许放。”

    说到这儿,林兮迟偷偷看了许放一眼,见他横过来的眼神,她又放大了胆子,补充道:“放屁的放。”

    似乎是猜到她会这样,许放扯了扯嘴角,也懒得跟她计较。

    他把水瓶扔进书包开着的口里,另一只手用力揉着她的脑袋,用听不出情绪的语气说道:“胆子真的越来越肥。”

    林兮迟也用力把他的手扯开,听到这话后,表情理所当然又欠打。

    “人吃不肥啊,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胆子上了。”

    之后许放便过去集合了,林兮迟看着他站在最后一排。老师点名报数后,带着一群人绕着篮球场的边缘跑圈热身。

    像是有花不完的精力。

    八点一到,她和辛梓丹准时出了体育馆。

    林兮迟拿着手机看了眼体育部的群,然后在里边说着话:【我十点下晚自习,然后就过去。】

    她把手机放回兜里,抄了条小道往教学楼走。

    今晚的夜空格外明亮,空气也比平时清凉了不少。晚风轻轻吹,树枝摇曳着,路灯的罩子里有不知名的虫子在飞舞。

    辛梓丹站在她旁边,突然问:“迟迟,你平时跟男生就那样相处的吗?”

    林兮迟一愣:“什么那样相处。”

    “就刚刚。”她笑了笑,声音依然软软的,听不出什么恶意,“感觉你跟你朋友那样好亲密呀。”

    林兮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越听越不对劲:“你不要感觉。”

    辛梓丹眨眨眼:“啊?”

    “我跟他就是很亲密啊。”

    “……”

    不知怎的,林兮迟说了那话之后,她感觉周围的气压好像瞬间就低了下来。但她回头看辛梓丹的表情,也不觉得她像是在不高兴。

    林兮迟也没想太多。

    下了晚自习。

    林兮迟快步走到离教学楼最近的A饭堂,在角落的一桌找到了同部门的人。

    人还没来齐,所以于泽也没急着说会议的内容,一群人热闹着聊着各种不相干的东西。

    林兮迟找了个空位坐下,旁边是副部长温静静,而对面则是何儒梁和叶绍文两人。

    何儒梁神色淡淡,低眼打着游戏。

    看了他一会儿,林兮迟突然有些不理解他的行为。

    这么喜欢打游戏为什么还要来参加体育部……

    这不是浪费了他打游戏的时间吗?

    叶绍文像是听到了她的心声,下一秒便毫无顾忌地问:“梁哥,你这么喜欢打游戏,怎么会来参加部门啊?”

    何儒梁的手指在屏幕上飞快敲打着,没回答。

    倒是温静静主动说话了:“他和于泽是室友。”

    叶绍文:“啊?跟部长?”

    温静静:“是啊。”

    叶绍文瞬间明白过来,转头拍了拍何儒梁的肩膀:“梁哥,我就知道,你这种打游戏的大神一定特别有义气,舍友一句话,甚至可以抛弃游戏时间加入他的部门。”

    “不是的。”温静静笑眯眯地说,“你们部长是用游戏装备换的,他觉得何儒梁可以帮他招到很多干事所以叫他过来,结果他就招了一个。”

    叶绍文好奇了:“招了谁啊?

    林兮迟突然想起些什么,呆滞地看向温静静。

    听到这话,何儒梁终于抬了眼,慢悠悠地说:“只有那个好骗。”

    林兮迟:“……”

    他是压根就忘了那个人就是她了吧?

    -

    本以为自己人格魅力被招进体育部,最后却发现原来只是因为区区一件游戏装备,林兮迟为此情绪低落了几分钟。

    很快她便恢复了情绪。

    但因为这事,看着并肩坐在一起的何儒梁和叶绍文,林兮迟居然觉得平时总拿她当炮灰的叶绍文反而顺眼了些。

    人到齐后。

    于泽站了起来,开始跟他们说今天会议的主题:“是这样的,你们进部门的第一个活动来了。下周要弄个新生篮球赛,这是每届大一都有的活动,时间大概是从16号到18号,这三天的下午两点半到六点半。”

    “是不同班级比赛?”

    “不是,一个院组一个球队,这个我们暂时先不用管,到时候通知各个院学生会体育部,那边会把名单交给我们的。”

    “那不是也很多……学校好像有三十多个院系吗吧。”

    “六个学部,学部之间比赛,除了工学部的院系多了些,别的都还好。”于泽拍了拍手,“总之我就是先给你们个提醒,接下来的时间会很忙,大家加油!”

    时间也不早了,于泽又罗嗦了几句,强调策划书要在两天内赶出来。所以接下来两天,晚上七点之后有空的干事直接带着电脑过来这边集合。

    众人点点头,便都回了宿舍。

    因为昨天没睡好,林兮迟洗完澡便立刻回床补眠,一晚过去,便将失去的精神都补足了。

    林兮迟今天有解剖实验课,为了给学生一个心理缓冲,第一节 课是解剖死掉的环毛蚓,就是一条很大的蚯蚓。

    学这个专业之前,林兮迟已经事先了解过,早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所以看到面前那条比自己手指还粗的蚯蚓,她的脸色也没有什么变化。

    聂悦开始哀嚎了:“我操啊,我现在转专业还来得及吗?”

    陈涵很狠心:“那也得等你解剖完这次才能转。”

    林兮迟抿着唇笑了,拿着解剖剪沿着环毛蚓的背部,略偏离背中线的位置剪开。她按着老师的提醒和脑海里的印象,一个一个步骤的往下做。

    很快,林兮迟就解剖完了。

    她看着蜡盘上被肢解的蚯蚓,格外有成就感。

    头一个想起的就是许放。

    林兮迟到一旁洗了洗手,趁老师的目光放在别的同学身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