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听起来呆呆的,“我也回溪城了,我有点想回来,就回来了。”

    这个答案是出乎他的意料的。

    许放顿了一下,才道:“你在哪。”

    林兮迟答非所问,声音迷迷糊糊的:“外公睡得早,现在太晚了,我不能去吵他。”

    “……”

    等了一会儿。

    似乎是一直没等到他说话,林兮迟又开了口。

    “你打给我干嘛……”

    许放闭了闭眼,声音带了火气,重新问了一次。

    “你现在在哪。”

    第17章

    听到他的这句话,林兮迟吸了吸鼻子,声音一顿,一段时间的空白像是在思考,很快便挂断了电话。

    动作十分干脆果断,丝毫没有考虑对面人的感受。

    “……”许放摸了摸眉心,站了起来,单手掐着腰,用舌头舔了舔嘴角,表情如同山雨欲来。他深吸了口气,刚要打回去,手机震动了下。

    林兮迟给他发了个图片。

    图片上是一个昏暗的包厢,中央放置着一个显示屏,停留在某句歌词上,入镜头的还有玻璃桌上七零八落的几瓶酒。

    许放几乎是立刻就认出来是在哪了。

    是家里附近的KTV。

    以前跟高中同学出去玩的时候,他们经常就来这一家。

    许放眯着眼又看了几秒,立刻出了门。

    因为林兮迟没给他包厢号,许放到前台问了下,几个服务员看他这副黑着脸的模样,以为是寻仇的,也不敢随意的告诉他。

    看着她们一直支支吾吾的模样,许放没了耐心,直接进去一个一个包厢的找。

    最后在一个小房间里找到林兮迟。

    一推开门,是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扑面而来的酒气味。玻璃桌旁放着一个黑色的酒桶,里面的罐装啤酒只剩两瓶,地上还有洒出来的酒。

    林兮迟坐在沙发的小角落,背靠椅背,眼睫低垂,脸蛋在这光线不足的房间里显得影影绰绰。

    许放冷着脸,把灯开到最亮,随后走到点歌机前,把音乐关掉。

    灯一亮,林兮迟立刻警惕地抬起眼,因为近视的缘故,她眯了眯眼,很快就把他认了出来,眼睛一弯,笑眯眯地说:“哇,屁屁来了。”

    他对她堆起的笑脸不为所动:“起来。”

    林兮迟没动,杏眼圆而大,眼睫扑闪着,嘴角还弯着,无辜地盯着他,似乎对他的火气很是不解。

    “你知道现在几点?”许放也定定地看着她,乌黑的双眸如墨,话里冒着火,“你不是不回来?回来了就泡KTV喝酒?你有病吧。”

    她依然盯着他,脑袋还歪了一下,像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许放更加火大。

    一个女生在这喝得烂醉如泥,说什么都听不懂,不哭也不闹,乖巧的像只兔子,就不怕有居心叵测的人进来。

    许放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走过去站在林兮迟的面前,强压着火气。

    “我再说一次,起来。”

    林兮迟依然瞪圆着眼睛盯着他,像是在跟他僵持不下,谁都不肯先退让。

    她的眼睛眨了一下。

    两下。

    眨第三下的时候,两滴豆大的眼泪顺势掉落。

    许放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那因为担心而冲昏了头脑的怒气瞬间散去,不知所措地看着她眼里不断往下掉的眼泪。

    林兮迟不遮不挡,就这样像个孩子一样坐在他面前哭,小声的哽咽声完全抑制不住,哭的难以自控。

    印象里,许放已经很久没见过林兮迟哭的那么伤心的样子了。

    上一次还是初中的时候,他因为肠胃的问题被送到医院。

    结果第二天她就来看他了,两人当时的关系也谈不上很好,令他措手不及的是,林兮迟一见到他就开始哭,什么开场白都没有。

    哭的撕心裂肺,像是他已经死了一样,惹得周围的人频频望过来。

    当时他在想什么。

    忘了。

    除了觉得丢人,还有什么。

    好像是希望自己快点好起来吧,那她应该就不会再哭了。

    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林兮迟哭成这样过。

    遇到什么事情,她永远都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被他骂,被他欺负,被他摆脸色,依然每天都嬉皮笑脸的,像是一点烦恼都没有。

    就连手上摔了一个大口子,都连一滴眼泪都不会掉,甚至还有心思去逗他玩。

    时间久了,许放也几乎要忘记了。

    她遇到不好的事情,也是会很难过的。

    而他,看到她哭成这副模样的时候,也会难受到连话都说不出。

    “你哭什么。”许放的喉结滚了滚,整个人蹲在她面前,侧头看她的表情,看着她越掉越凶的眼泪,他手忙脚乱的说,“操,我也没多凶吧……”

    “……”

    “好,是我的错。”见她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他,许放立刻妥了协,“我这人脾气太差了,我心肠歹毒,我罪该万死,我连给你当儿子都不配。”

    闻言,林兮迟的哭声渐渐小了下来,眼珠子糊了一层水汽,眼周和鼻尖都哭得红红的,看起来十分可怜。

    见她哭的没那么凶了,许放才再度开了口,声音低缓,带了十足的耐心。

    “你是不是就想呆在这儿。”

    林兮迟想了想,摇头。

    许放:“那走了?”

    林兮迟又想了想,小幅度的点点头。

    许放:“能起来不,我扶你?”

    又摇头。

    许放皱了下眉,迟疑道:“那我背你?”

    点头。

    许放叹息了一声,站起来帮她把东西收拾好,背上,随后蹲到她的面前,轻声说:“上来。”

    这次林兮迟没再赖着,立刻坐直了起来,双手勾在他的脖颈上。

    许放双手托着她的大腿使劲,把她背起后往外走。

    走了几步路后,林兮迟把脸颊埋在他的颈窝处,温热的呼吸喷在他的皮肤上,还伴随着不停掉落的眼泪,顺着他的脖颈向下流,划过他的心脏,灼热的发疼。

    又开始哭了。

    明明下午上课的时候,她还是一副精神饱满的样子,带着一脸的谴责,说他这个人心肠歹毒。

    怎么才过去半天,就变成这样了。

    许放没再说话,任由她把情绪发泄出来。

    过了一会儿,林兮迟突然抽噎着开口:“屁屁,他们都欺负我。”

    许放的表情一顿,低声问:“他们是谁。”

    她没答,自顾自地重复:“他们都欺负我。”

    许放也锲而不舍地问:“他们是谁。”

    林兮迟勾住他脖子的双手力道突然加重,同时,她的脸也抬了起来。

    感觉到她的动静,许放下意识地侧头,往后望去,恰好与她的视线对上。林兮迟吸着鼻子,似乎很不高兴他一直在问,眼睛瞪圆看他,声音也刻意抬高:“就他们!”

    “哦。”许放被她吼得一愣,表情是少见的呆傻。很快,他摆出一副反应过来的样子,“他们啊……”

    见状,林兮迟的心情好像瞬间就好了些,不再瞪他,也不哭了。她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说:“屁屁,有人摔了我的杯子。”

    “谁。”

    “我以为我跟她们相处的挺好的。”林兮迟喃喃低语,情绪很低落,“我还以为她们也挺喜欢我的。”

    “所以是谁。”

    “她们都不喜欢我,没有人喜欢我。”说到这个,林兮迟又带了哭腔,把眼泪蹭在他的肩膀上,声音低到尘埃里,“我是不是很多余。”

    许放的脾气又开始差了:“多余个屁。”

    “哦对,还有屁屁。”林兮迟脑袋迷迷糊糊的,只知道捕捉他话里的字词,听到“屁”字,她像是突然想起来了,又开心了起来,“屁屁喜欢我。”

    “……”

    毫无预兆的听到这样的话,许放猛地咳嗽了几声,猝不及防地回头看她,耳根倏地泛红:“你在说什么?谁喜欢你,傻逼吧。”

    “屁屁吗?”林兮迟的眼里还带着水光,歪头想着,“屁屁确实是傻逼。”

    “……”

    许放的额角一抽,正想骂她一顿的时候,突然注意到她清澈干净的眼睛。

    不夹杂任何其他的情绪。

    他瞬间明白过来她所说的“喜欢”并没有其他多余的含义。许放自嘲了声,声音低了下来:“老子没事跟你这酒鬼计较什么。”

    “嗯。”听到“计较”两个字,林兮迟开始很认真的评价他,“你这个人就是很计较的。”

    闻言,许放刚刚低落的情绪瞬间荡然无存。

    他忍辱负重地听着她的话,想着她今天心情不好,便没跟她一般见识。

    林兮迟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还有些许的沙哑,对着这个话题打开了话匣子:“我让你给我转钱买蚊帐你就刚刚好给我转三十九块九。”

    许放闭了闭眼,认下这个罪。

    “叫你屁屁也不让。”

    但她喊了之后,他什么时候不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