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拿报名表的事情,扭头问道:“诶对了,梓丹小涵,你有什么想报名的部门吗?”

    陈涵咬着刚在路边买的手抓饼,含糊不清的回道:“院团委吧。”

    走在最边上的辛梓丹呃了一声,她的个子很小,说话也轻声细语,带了点软糯:“我想,想报社联的新媒体部。”

    “我和迟迟都报的学生会!”

    “学生会帅哥多?”

    “不知道诶,不过今天看到摆摊的那个学长倒是挺帅的,他还跟……”聂悦还没说完,突然推了推旁边两人,话锋一转,“快看那边!一点钟方向!”

    陈涵被她推得向前踉跄了一歩,莫名其妙道:“什么?”

    “就奶茶店门口那个小哥哥啊,好东西我得跟你们一起分享呀。”

    四人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烤鱼店旁边的一间奶茶店附近。此刻,林兮迟就算是近视,也能很清楚的看到聂悦说的那个人的模样。

    少年的五官精致的像是被细心雕琢出来的艺术品,眼窝深邃,鼻梁挺直,下唇饱满,弧度却平直,勾勒着寡淡的味道。他穿着纯黑色短袖和及膝的淡蓝色牛仔裤,背靠着奶茶店的前台,左臂的手肘搭在台上,另一只手拿着手机。

    表情漫不经心又闲散。

    他的旁边站着几个男生,一行人的身材都高大挺拔,看起来格外精神。他们像是刚运动完,都大汗淋漓的,此时正笑着聊天。

    少年站在最边上,因为低头,背部还略微向下弓了些。

    可就算如此,他站在其间也显得分外出挑。

    似乎听到了什么话,少年抬了抬眼,朝林兮迟的方向瞥了一眼,目光定了几秒。很快便收回了视线,嘴角轻轻一扯,像是轻嗤了声。

    林兮迟在心底腹诽:装的倒是人模狗样的。

    被他这副表情刺激到,林兮迟扭头:“你说的哪个?”

    “还用问的吗!就黑色衣服那个啊!”见她和陈涵都没什么反应,聂悦瞬间有了种品味遭到质疑的感觉,忍不住碰了碰辛梓丹的手臂,“梓丹,你说那个小哥哥好不好看!”

    辛梓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嗫嚅了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林兮迟恍然大悟,大声道:“哦,最丑的那个。”

    注意到少年眼皮掀了掀,又往这边扫了一眼,聂悦惊了。

    “你,你小声点。”

    结果他完全没有反应,把注意力重新放回了手机上。

    像是没有听到,又像是毫不在意。

    聂悦替林兮迟松了口气,咬着牙掐住她的脸:“你吓我一跳啊……”

    林兮迟心里极爽,当着许放的面骂了他,他却听不出来。她任由聂悦折腾她的脸,笑嘻嘻道:“我开个玩笑。”

    四人也没因此停留,正准备继续往前走的时候,林兮迟手里的手机响了。

    她的脸上还挂着无法掩饰的笑容,低头一看——

    屁屁:【过来。】

    屁屁:【你说谁丑?】

    “……”

    第2章

    林兮迟嘴角的笑意僵住了,她默了几秒,连回头都不敢,在心里天人交战了一番,没回复,不动声色地把手机放回兜里。

    像是料到了她会装作看不到。

    与此同时,她听到身后有个男生大喊着:“喂!许放,你去哪?”

    回应他的那道声音低沉又慵懒。

    “有点事。”

    这句话似乎自带音效。

    林兮迟瞬间觉得自己身后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从远及近,一点一点地朝她的方向走来,还附带着凉意,像是阴风阵阵。

    她有些腿软。

    林兮迟纠结着要不要过去。

    她怕许放跟她算账,但她和他确实已经差不多半个月没见了。林兮迟犹豫再三,还是选择停下脚步,小声说:“要不你们去吃吧……”

    宿舍另外三人因她这突然的转变感到疑惑。

    聂悦主动问道:“怎么了?”

    林兮迟想跟她们粗略地解释一下,刚张口说了个“我”,那催命般的声音再度传来。懒懒散散的,语气带着点不耐烦。

    “还不过来。”

    林兮迟下意识回头。

    许放正站在距离她两米远的位置,单手插着兜,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一双眼黝黑明亮,像是水里的鹅卵石。

    深沉淡漠,看不出情绪。

    这副姿态让林兮迟把将要脱口的话又重新咽了回去,灰溜溜道:“你们去吃吧,不用等我了。我晚上回去跟你们说。”

    说完她便往许放的方向走去,留下几个舍友在原地面面相觑。

    马路上有车在鸣笛,闹市上人来人往。店前的霓虹灯随着缓缓下沉的夕阳一盏又一盏的亮起,将城市装饰的色彩斑斓。

    林兮迟走到他的面前,站定,讶异道:“好巧啊,你也在这儿。”

    他冷笑一声,没搭腔。

    “我本来想跟舍友去吃烤鱼的。”林兮迟摸摸脑袋,咧嘴一笑,“既然遇到你了,那我们就去吃——”

    许放掉头就走。

    林兮迟连忙跟上,完全不提刚刚的事情,继续道:“你吃饭了吗?没吧。新开的那家海鲜餐厅你去过了吗?”

    许放没理她。

    林兮迟锲而不舍:“听说很好吃诶,你想吃吗?”

    还是没理。

    林兮迟再接再厉:“不过就是有点贵……”

    这下许放终于有了反应,一顿,侧头睥睨着她:“你请?”

    “……”林兮迟不吭声了。

    许放的眼睫动了动,上下扫视着她,嘴角不咸不淡地勾起。

    “出息。”

    接下来的一段路。

    林兮迟跟在许放的后边,眼神放空地看着他的脚步,也不敢再随意开口,绞尽脑汁地思考着怎么让这个上帝消消火。

    她幽幽地想着:这家伙今天迈的步子怎么这么小,像个娘炮。

    这个念头刚从脑海里划过,她灵光一闪,突然就想到了对策,兴奋地抬头。

    “屁屁!”

    话音刚落,林兮迟感觉自己的鞋尖踩到了什么东西,疑惑地向下望,看到许放向前跨了一大步,然后定住了。

    林兮迟随之停下了步伐,莫名其妙地抬了头。

    恰好与许放隐晦不明的目光撞上。

    过了几秒,他似乎是气笑了。

    “你踩人之前还知道提醒一下的,谢谢啊。”

    “没啊,我没想踩你。”林兮迟一副被冤枉了的模样,连忙摆摆手,加快几步跟他并肩走了起来,“我是想说,我今天看你,总觉得跟平时不一样了。”

    许放用鼻腔哼了声,眼皮恹恹地耷拉着。

    完全没有想搭理她的意思。

    看着他的模样,林兮迟突然想到他们上一次见面已经是报道的时候了。之后便是长达半个月的军训。这段时间,两人一直都是在微信上联系。

    报道那天,林兮迟是宿舍里最早到的一个,所以后来的三人也没见到当时把林兮迟送到宿舍里的许放。

    林兮迟开始回想当时许放的模样。

    一身普通的白衬衫,扣子解开了一颗,露出精致的锁骨。皮肤白的像是从未见过天日,全身散发着干净矜贵的气息。他半眯着眼,像个大爷似的坐在她的椅子上,懒洋洋地看着她把东西收拾好后才离开。

    而今天,因为才过军训的缘故,他的肤色明显黑了一大圈,目光也清亮了不少。不像之前那样,总给人一种病怏怏的感觉。

    为了哄好许放,让他心甘情愿地请她吃饭,林兮迟开启了无脑吹:“你变得好有气质啊。”

    还没等她说下一句,耳边传来了服务员甜美的声音:“欢迎光临。”

    许放走了进去。

    林兮迟刚刚被许放的身体挡住了视线,没注意到旁边的环境。她抬头,看着头顶的那个招牌,在原地愣了下。

    是她刚刚说的那家海鲜餐厅。

    她立刻跟了上去,讷讷道:“屁屁你怎么这么好。”

    对迎面而来的服务员说了句“两位”后,许放轻描淡写地瞥了她一眼。

    “再这样喊我,这顿你就可以不用吃了。”

    林兮迟本想再继续这样喊他,听到这话只好收敛了些。

    “军训的威力怎么那么强大。”她觉得很神奇,跟在他的屁股后头自说自话,“不仅让你变大方了,还让你变得有气质了……”

    服务员指了指角落靠窗的位置,问:“坐那可以吗?”

    许放正想点头。

    就听到林兮迟继续道:“你那副娘炮的皮囊,我今天这么一看,就觉得只有一点点娘炮了呢!”

    “……”

    许放的脚步顿住,嘴角的弧度僵直,缓缓回头,定定的看着林兮迟。随后,他单手扣住她的头顶,毫不留情地向门的那侧转。

    许放看向服务员:“抱歉,不吃了。”

    林兮迟:“……”

    出了店,林兮迟垂着脑袋,懊恼地踢了踢水泥地上的小石子,心想着:早知道就等他点了菜付了款之后再说那些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