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之前,林兮迟都是骑车去学校的,跟许放一起。两人都没有选择住宿,家就住对门,每天都是林兮迟去找他一起上学。

    从岚北别墅区到学校,骑自行车大概只需要二十分钟的路程。但外公家离学校太远,林兮迟只能改成坐公交车去学校。

    那时候许放对她突然搬家的原因也毫不知情,问了她好几次也不说。他本就不是一个有耐性的人,次数多了也就生气了。

    那次冷战大概持续了三天,许放单方面的。

    林兮迟不想跟他冷战,但也不知是什么心理在作祟,她也不想告诉他家里的事情。

    为了和好,林兮迟想尽了各种方法,都没有用。

    而且许放的人缘特别好,林兮迟每次去找他的时候他的旁边都围着很多人。虽然他从来没做过当众甩脸就走的事情,但就是一直把她当成空气一样。

    会听她说话,但却连个眼神都不给她。

    那三天,林兮迟的情绪特别低落,有一天晚上想着想着就哭了,各种脾气和委屈随之上来了,哭了整整一晚上。

    隔天她肿着一双眼去了学校,也不像往常那样去找他说话。

    两人开启了正式意义的双向冷战。

    又过了一天,林兮迟还记得,那天因为没睡好的缘故起晚了,匆匆忙忙地背上书包下了楼。当时天已经大亮,盛夏的早晨阳光依然灼热吓人。

    她怕被老师骂,心里慌乱又着急。

    一出楼下的大门,就看到了许放。

    他侧坐在单车的鞍座上,双腿闲散地踩着地,穿着蓝白色条纹的校服,背着光,周身染上一层金灿。

    见到她时,许放的表情瞬间变得很不自然,他别开脸,语气十分恶劣。

    “你是睡死了?快点。”

    林兮迟不知道他从岚北骑车过来要多久,总之她需要半个小时。

    早读从七点开始。以前许放每天雷打不动,准时六点半起床,每天听着她绝望地催促他,而后懒洋洋地花十分钟洗漱换衣服,叼着个面包便往外走。

    也不知道他今天是几点起床的。

    可能是找到了个跟自己一起迟到的伴,林兮迟瞬间就不怕了,走到他面前,不知怎的也有些尴尬,只能小声提醒他。

    “这里太远了。”

    他从单车上跳下来,把车推到单车棚里,背对着她沉声说:“知道。”

    只持续了一天的双向冷战。

    再然后,一直到高中毕业。

    许放的早上六点半,从每天雷打不动的起床时间,变成了——

    每天雷打不动的在林兮迟外公家楼下等她。

    ……

    ……

    林兮迟从回忆里回过神,拿着钥匙开了门,喊了声:“外公。”

    没人应。

    林兮迟又喊了几声,还是没人应,她打开外公的房间看了眼,这才确定家里没人。她猜测外公大概是去找朋友下棋了,也没给他打电话。

    林兮迟到浴室里又匆匆洗了个澡,把衣服洗了之后,回床睡了个下午觉。

    再醒来时,她是被外公骂醒的。

    老人家的生活规律,看不得她日上三竿了还躺在床上,骂她的理由从“要回来也不跟我说一声”到“这都几点了还睡”再到“你回家就是为了睡觉吗”,最后到“再睡就给我滚回学校”。

    林兮迟被这一声吼吓醒,立刻爬了起来。

    一看时间才发现现在已经下午五点了,本来觉得外公脾气又躁了的林兮迟突然改变了想法,觉得这趟回来外公好像温柔了不少。

    外公已经把晚饭准备好,此时正板着一张脸坐在餐桌的主位上。

    林兮迟走过去坐好,笑眯眯地喊:“外公。”

    外公哼了一声,这才拿起了筷子:“耿耿那丫头说你不接电话,刚刚给我打电话了,一会儿估计要过来这边。”

    林兮迟点点头,端起碗来喝了口汤。

    下一刻,外公毫无预兆地问:“昨天喝酒了?”

    林兮迟口里的汤差点喷了出来,她连忙咽了下去,立刻摆着手否认:“没有没有。”

    过了一会儿,她小心翼翼地问:“耿耿跟你说的吗?”

    外公横过来一眼:“不是没喝?”

    “……”

    林兮耿来了之后,不论她做没做这种打小报告的事情,林兮迟还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她扯进房间痛骂了她一顿。

    把林兮耿气的想给她两巴掌。

    晚上,两人躺在床上。

    林兮迟问起她今天是怎么应付老师和父母的,林兮耿跟她说完后,又反问她今天是怎么应付许放的。

    就这么乱七八糟地聊着天。

    聊着聊着,林兮迟渐渐犯困,她打了个哈欠,小声说:“睡吧。”

    就快要睡着时,她隐隐听到身后的林兮耿在说:“林兮迟。”

    “我现在能考年级前二十了,以后我也报S大。”

    在外公家住了两晚,周一早上林兮迟便跟许放一起返校。

    本来许放订的时间是下午的,但林兮迟怕辛梓丹比她回来的早,让他改成周一最早的高铁票。结果两人到校时,因为时间太早的关系,校园里还静悄悄的。

    许放把林兮迟送回了宿舍。

    一路上听着她在纠结白色还是粉色,而且她不光一个人纠结,还一定要拉上他一起纠结,如果他不纠结,她还反过来开始骂他。

    气的许放连骂她的心情都没有。

    到宿舍楼下时,林兮迟换了个问题:“屁屁,你喜欢白色还是粉色。”

    许放应付道:“白色。”

    “哦。”林兮迟决定下来,“那我就摔白色。”

    “……”

    “我要把她喜欢的人喜欢的颜色摔了。”

    第23章

    许放顿了几秒,似是有些反应不过来她的话,眉头一拧,伸手掐了掐她的脸:“说的什么玩意儿?”

    林兮迟瞥他一眼,把他的手扯开:“说了你也不懂。”

    “……”他不懂什么?

    “反正我猜的肯定没错。”林兮迟往宿舍的方向里走,边跟他摆摆手,“我去了啊,你也快回去吧。”

    许放插兜站在原地,看着她走进宿舍楼里,也没像平时那样转头就走。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低头拿出手机打发着时间。

    此时才七点出头。

    阳光透过窗户将略显暗沉的楼道点亮,光束散落一地。楼道里静悄悄的,时不时能见到几个女生安安静静地从楼上往下走。

    走到五楼,林兮迟左转,走到518的门前,拿着钥匙开了门。

    宿舍的窗帘紧闭,房间里很暗。

    林兮迟不太确定陈涵是不是还在床上睡觉,所以也没有着急着开灯。她把书包放到桌上,开了桌上的小台灯,余光一看,突然注意到被自己扔到垃圾桶里的玻璃碎片。

    她想了想,从摆放宿舍共同物品的地方翻出之前学生会发的校报,把碎片包好之后才再度扔进了垃圾桶。

    做完了这一系列的流程,林兮迟侧头看了看辛梓丹的桌子,桌面总是整整齐齐的,贴着淡粉色的桌纸,两个杯子还是一如既往地放在桌面左侧的位置。

    说实话,头一回做这种事情,要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林兮迟又别过脑袋,往陈涵的床上看。陈涵挂了透明的蚊帐,隔着一层网状的纱,她还是看的有些不真切。

    林兮迟在原地思考了下,戴上眼镜,爬上了自己的床。

    再三确认陈涵的床上没有人之后,她还小心翼翼地对着空气喊了几声:“小涵,小涵?小涵!”

    林兮迟放下心来,下了床。

    这是林兮迟第一次过宿舍生活。

    读高中时,她甚至连高三那个阶段都没有选择住宿。虽然以前有听过同桌跟她抱怨跟舍友的关系不好,但她无法感同身受,所以对此也没有发表太多的意见。

    同桌的处置方法就是忍,不想把宿舍弄的太尴尬。所以她们表面上舍友关系依然不错,但内里已经千穿百孔。

    其实要不是许放又跟她提起了这事情,林兮迟大概也会像同桌的做法一样,直接当成没事发生过,也不会去想到底是谁把她的杯子摔了。

    又或者是,她会直接去问是谁做的,虽然她觉得真正做的这件事的人并不会承认。总之对她唯一的影响大概也只有,之后的相处时会比之前多了几分戒备吧。

    但这次,不知怎的,她就是特别想计较。

    林兮迟走到了辛梓丹位置前边,想伸手去拿那个白色的杯子,很快动作又顿了下来。她抿了抿唇,思考了下,又折回自己的衣柜前,翻出冬天用的手套戴上。

    万事俱备后,林兮迟把那个白色的被子放到桌边,然后屏着气,向外戳了一下。

    杯子落地。

    咣当一声响。

    林兮迟低头一看,杯子在地上滚动着,滚到杯把的部位时,又向原本的方向滚动了一圈。她捡起来检查了一番,连个碎片都没掉。

    林兮迟又重复了两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