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没碎。

    她有些绝望了,上微信找了许放:【这个杯子很恐怖啊。】

    林兮迟:【这个杯子比钢铁还要坚硬。】

    林兮迟:【我摔三次了都没碎。】

    林兮迟:【怎么办?】

    “……”

    许放觉得这家伙真的是做什么都做不好,除了怼人什么都不会。

    连摔个杯子都要人教。

    许放深吸了口气,回:【你他妈用点力。】

    想了想又怕碎片溅起会把她刮伤,把之前的话删掉,改口道:【换个杯子。】

    许放又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她的回复,倒是等到了她的人。她依然背着刚刚那个书包,看起来跟刚刚没有任何区别。

    看到他还在,林兮迟很惊讶,跑到他的面前,喘着气。

    “我得跑。”林兮迟一本正经的,“摔了之后得跑。”

    “……”

    “我摔第四次就成功了!”林兮迟给他比了个四的手势,笑眯眯地道,“你放心,我把灯什么的都关上了,我还用手套碰她的杯子的,不会留下指纹。”

    她这副没心没肺,像献宝似的模样让许放忍不住勾了唇。早知道她会出来,他也没说什么,单手扣住她的脑袋往前推。

    “去吃饭。”

    两人到校外的一家早餐店。

    林兮迟看着菜单,想了想两人的食量,点了两碗豆浆和三根油条,还有五个肉包。这个分量,大半都是许放的份。

    但不知为何,林兮迟今天的胃口格外好,把自己的分量吃完后还是不饱,坐了一会儿后,她抢了许放一个肉包吃。

    许放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林兮迟啃完后,摸了摸肚子,觉得自己还能再吃一个,然后她又趁许放不注意时抢了他一个肉包,迅速咬了一口。

    先下手为强。

    这下许放忍不了了,冷着眼看她:“你想饿死我?”

    闻言,她手上的动作一顿,默默地把手上的包子放了回去。

    盘子上只剩最后一个肉包,刚好是林兮迟放回来的那一个。缺了一块的地方还能看出是被咬过的痕迹,格外显眼。

    “……”

    许放扯了扯嘴角,拿起那个包子,就见她的视线重新望了过来,眼巴巴地看着,让他想到了前些天在路边看到的一条流浪狗。

    “张嘴。”

    林兮迟不明所以地“啊”了一声,下一刻,他便把手中的包子放在她嘴前,用了力。动作并不温柔,有点像想一次性把整个包子塞进她的嘴里。

    “……”林兮迟差点被噎到。

    她咬了一大口,把嘴里的包子咽了下去,不可置信地看他,良久后才谴责道:

    “两个包子就让你动了杀意。”

    没掌握好力道的许放:“……”

    两人吃完早饭也才八点出头。

    感觉辛梓丹大概不会回来的那么早,林兮迟也不想一个人在外边到处逛,便扯着许放跟她一起逛。

    学校有很多店,考虑到周围大多是学生,所以价位一般也都不高。

    林兮迟进了一家精品店,她之前那个杯子也是在这里买的,价位合适,而且都很好看。因为两人不赶时间,所以也没着急,慢悠悠地逛。

    逛到其中一个小格时,林兮迟的脚步停了下来。

    许放跟在她的后边,也朝她的视线望去。

    里头是放着好几套杯子,都是情侣款的。

    林兮迟的视线定在中间那套,糖果色,一粉一蓝,圆柱形,有些倾斜。除了杯把,两个杯子都还有两只手,是正在拥抱的姿势。

    看起来很可爱。

    林兮迟把那套杯子拿了起来,回头问他:“这个好看吗?”

    许放没答,浓密的睫毛向下垂,盯着她手中的杯子,过了半晌才淡声说:“还行。”

    “那我买这个吧。”林兮迟高兴道,“好可爱啊……”

    也没等他再回复。

    林兮迟拿着杯子去前台付了款。

    她完全没有考虑这个是情侣款,另一个该给谁用的问题。只想着如果有两个杯子,她可以用一个来喝水,另一个来泡牛奶。

    就算只用一个,另一个也可以先备着。

    以防下次再被人摔了没有杯子用的情况。

    杯子分别前台的服务员装在两个正方形的盒子里,用泡沫塑料固定着,然后装进了一个袋子里。

    林兮迟接过袋子,跟许放出了店,开始漫无目的地逛街。

    一直逛到午饭的点,两人干脆吃完午饭才回去。

    到宿舍楼下之后,林兮迟跟许放摆了摆手,拿着手里的袋子便想往宿舍楼走。

    她还没转身,许放便先抢过她手中的袋子,低头看了眼,透过两个盒子外的那层透明塑料膜,把粉色的那个递给她。

    林兮迟莫名其妙地接着:“你干嘛?”

    许放别过脸,神色不自然,似乎很不高兴她的问题,语气也很不好。

    “我也缺杯子,不行?”

    回宿舍后,林兮迟才发现,事态比她想象的要严重些。

    宿舍另外三人已经回来了,散落一地的碎片没有人收拾。辛梓丹坐在椅子上,眼睛哭得都红了,另外两个人正在安慰她。

    林兮迟抱着杯子进了门,装模作样地说:“怎么了?”

    聂悦和陈涵看上去似乎也有些懵。

    唯有辛梓丹看着她,眼睛和鼻子都是红的,神情却很冷,眼泪像不要钱的往下掉,哽咽着说:“不知道是谁摔了我的杯子。”

    语气有些尖锐,似乎是已经认定了是她摔的。

    另外两人也有些犹疑地看她。

    在此之前,林兮迟一直没有因为这事情真的生气过。

    但在此刻,她的火气莫名地就被点燃了。

    “是吗?”林兮迟也盯着她看,弯唇笑了下,“真巧,我的杯子也被人摔了。”

    林兮迟顿了顿,嘴角渐渐变得平直,轻声说:

    “我也好奇是谁。”

    第24章

    闻言,辛梓丹的神情一僵,眸光微闪,她的脑袋向下低了些,用手背抹着泪,遮住了神色,没有说话。

    如果先前林兮迟对于摔杯子这件事情还有那么一点点不确定性,那么此刻,因为辛梓丹的这个反应,林兮迟几乎可以百分百肯定是她。

    察觉到她们两个之间的气氛,刚刚因辛梓丹的哭声先入为主的聂悦突然反应过来,出来打圆场,做了别的猜测。

    “是不是我们谁没把门关好,让别人进来了呀。”

    陈涵也连忙帮腔:“对啊,而且我听说学校最近有很多野猫,也可能是野猫跑进来了。”

    林兮迟抱着杯子,站在原地没说话。

    坐在椅子上的辛梓丹还在擦眼泪,也迟迟没有张口。

    两个当事人不说话,另外两人再怎么缓和气氛都没有用,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陈涵犹豫片刻,到阳台去拿了扫把,回来收拾着碎片。

    因她这个举动,辛梓丹终于抬了头,她站起身,拿过陈涵手中的扫把,红着眼小声说:“是我小题大做了……对不起,我还以为是我哪里让你们不开心了。”

    等了她半天就等了这样一句话,林兮迟真的气乐了,忍不住说了句“你想的确实没什么错”便回到自己的位置前。

    林兮迟的语气和神情都不像往常那般柔和又好相处,变得锋利又冷然。

    原本又回了温的气氛瞬间又降到了零点。

    头一回见到林兮迟这副模样,聂悦在原地愣了一会,很快便过去拍拍她的肩膀,低声问:“你今天怎么回事啊?”

    林兮迟还冒着火,差点对聂悦发了脾气,她扯了扯嘴角,淡淡道:“没事。”

    其实都不关陈涵和聂悦的事情。

    两人一个刚从家里回来,一个刚跟部门的人玩闹回来,都是心情很好的回了学校,结果一回来就要面对她俩这拔刃张弩的氛围。

    想到这儿,林兮迟突然就有点小愧疚。

    但听到辛梓丹的声音时,她的愧意瞬间荡然无存。

    辛梓丹望了过来,没有半点做了亏心事的模样,声音软又哑:“你的意思是觉得是我把你的杯子摔了吗?”

    见林兮迟没有回答的意向,聂悦站在她的旁边,迟疑地帮她回答:“迟迟应该不会无缘无故这样想的……”

    “你不能自己回答吗?”辛梓丹的声音扬了起来,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尾音带着哭腔,“你有话直接说行不行?”

    林兮迟是真的被她的态度弄的完全不知道说什么。

    她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

    她周围的人一直都是直来直往的,高兴还是不高兴,对她做了什么好事或者坏事,都会直接告诉她。

    林兮迟头一回遇到这种对她做了不好的事情还反过来质问她的人,让她一时之间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她回头,平静地看着辛梓丹。

    “那你摔了吗?”

    辛梓丹立刻否认:“我当然没有!我为什么要做这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