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放顿时觉得自己在她心目中完全一无是处,他沉默了几秒,开始强调:“老子有很多朋友。”

    林兮迟当他默认:“哦,果然是用钱买的。”

    许放被她这反应气乐了,直接认下,反过来嘲讽她。

    “所以你也是我用钱买的?”

    “我当然不是。”林兮迟立刻否认,顶着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所以我从小就觉得自己特别伟大。”

    许放:“……”

    看着场内两个球队已经选好站位,五红五蓝。中锋在中圈内跳球,蓝队跳球得手,耳边有哨声响起。

    林兮迟突然反应过来,问道:“你是替补吗?”

    许放扯过她手心里的瓶盖,慢条斯理地拧回瓶口的位置。

    “嗯。”

    “你为什么是替补。”林兮迟皱眉,“你不是校队的吗?”

    许放又把水瓶扔进她怀里,指了指场上正在奔跑的少年们,神情懒散。

    “那五个也是。”

    “……”

    注意到林兮迟幽幽地看着他,眼神看不出是在想些什么。许放顿了几秒,觉得他有必要为自己解释一下:“谁想上就谁上,没谁安排。”

    林兮迟莫名有些小失望,小声嘟囔:“如果是你肯定能拿到那个跳球。”

    恰好红队有个男生扣了篮,身后瞬间响起了尖叫声,几乎要掀翻整个篮球馆。许放没听清她的话,整个人凑近了些。

    “嗯?”

    许放的身上还是那股熟悉的薄荷味,带着男性的荷尔蒙,肩膀宽厚,铺天盖地的压迫感向她袭来。

    林兮迟用的沐浴露也是薄荷味的。此刻,不知为何,她就是觉得许放身上的要好闻很多,而且这个距离,破天荒的,居然让她觉得有些不自在。

    许放又开了口,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侧脸和脖颈处,一寸一寸的,有些痒。

    “我一会儿——”他的话顿住,似乎是在思考,迟迟没说话。很快,他似乎是笑了一下,一时间,那若有若无的痒意达到了最极,让林兮迟无法忍受。

    林兮迟忍不住抬手,掌心碰上他的侧脸,啪的一声,把他的脑袋推远了些。

    许放没反应过来,下意识低骂了声。

    “操。”

    随后不可置信地看她,表情立刻就沉了下来:“你他妈打上瘾了?”

    林兮迟摸了摸自己脖颈的位置,垂着眼,也有些心虚:“我这哪算打……”她的余光还能看到许放十分不善的目光,讷讷补充:“是你凑太近了……”

    对于她的解释,许放没有发表任何言论。

    他这次好像是真的不高兴了。

    比起刚刚凑在她旁边的姿势,许放现在坐的端正了不少,他靠着椅背,视线放在场上的队友身上。

    林兮迟侧头一看,能注意到许放幽深的瞳仁,绷着的五官线条,咬肌收紧,下颚内敛,是很不悦的神态。

    她这次也没像往常一样,立刻就去讨好他。

    林兮迟又低下眼,再度摸了摸脖颈的位置,眼神有些茫然。

    大概是因为她没去哄他的缘故,许放周围散发的郁气更加浓郁了。在这段时间里,裁判吹着哨声,陆陆续续有几个球员被替换下来。

    能听到几个大男孩大喘着气,十分兴奋地说:“妈的,我一会儿还要再上去一次,刚刚我那个三分球——我操了,我感觉全世界的女生都在为我尖叫。”

    “你再上个屁!老子还没上呢!”

    “……”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一直到上半场结束,旁边的许放都一点动静都没有,完全没有要上场的倾向。

    半场休息时间。

    刚刚上场的七八个男生被一群建筑系的女生簇拥着,几个男生没了刚刚的意气风发,都不太好意思的挠着头,接过她们手中的水。

    徒留几个没出汗的坐在原地,嫉妒地吐槽:“刚刚阿狗打得很烂吧,我看到他都差点扑街了好吗?”

    “就是啊——”另一个男生冷哼一声,“还没我十分之一的水准。”

    林兮迟听着他们的话,莫名有点想笑。时间一过,刚刚的不自在也散去了,她恢复正常,扭头小声喊:“屁屁。”

    许放低眸看着手机,没搭理她。

    林兮迟也不介意,自顾自地问:“你什么时候上场啊?”

    许放依然没说话。

    恰好有个大汗淋漓的男生过来,把胳膊搭在他的脖颈上,把林兮迟的话打断,大大咧咧道:“许放,你第三节 上?”

    “……”

    “快说,我们着急着安排呢。”男生突然注意到林兮迟的存在,啊了一声,“要不你别上了吧,你个垃圾不都他妈的有女——”

    同时,许放把他的手拿开,力道不算轻,顶着一副“赶紧给我滚蛋”的表情,不耐道:“第四节 。”

    男生像是注意到了林兮迟和许放两个之间不太对劲的气氛,很识相的走开了。

    林兮迟抓了抓脸,这下是真的觉得事态严重,便开始认真地讨好他:“屁屁,你怎么这么晚才上场啊?”

    “……”

    林兮迟捂着良心:“我感觉上场的人都没你有气质没你打球打得好还没你帅,我都快看睡着了。”

    这下许放倒是有了反应,一直盯着手机的视线转了过来,睨着她。

    见状,林兮迟又跟他提了最重要的事情,很刻意的强调:“你快上场吧,我相信你肯定能给我赢个自行车的。”

    尽管视线转过来了,神情明显也把她的话听进去了,但许放就是像个哑巴一样,一声不吭。

    下半场就快开始了。

    给男生们送水的女生坐回了原地,要上场的球员在一旁做着热身运动。

    比赛一开始,体育馆瞬间又热闹了起来。

    林兮迟看着椅子上放着几个空水瓶,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水瓶,已经开了盖,但刚刚许放也没喝过。

    她不确定了:“你等会要我给你送水吗?”

    许放懒散地靠在椅背上,坐久了似乎还有些困,他打了个哈欠,半眯着眼,没回答她的话。但表现出来的意思就是:你这问的不是废话吗?

    他没反应,林兮迟只好往另一个答案上想:“那我自己喝了?”

    “……”

    许放被她气的快吐血了。

    到时间后,许放起身,在场边做着简单的热身运动,看上去比刚刚还要生气,连一个视线都不给她。

    林兮迟突然觉得,他们两个的关系,因为一巴掌,从朋友变成了仇人。

    许放替补的是前锋的位置。

    第四节 的发球权在对方手上,场上的比分依然没有拉开,只有几分之差。

    军训已经过去半个月了,许放的肤色已经白回来了不少,此时站在场内,被其他几个煤炭衬托的白白净净。

    但他却是里边最高的一个,五官像是用刀雕刻出来,硬朗分明。细碎的短发散落额前,剑眉微扬,看起来矜贵而英气。

    建筑系只剩他没上过场,其余的人都满身大汗,唯有他身上清爽干净,像是去串门的一样。

    比赛一开始,他原本那副懒散的神情一下子就变了。

    林兮迟捏着手里的瓶子,紧张地看着他在场内奔跑,游刃有余地抢过对手的球,红球服令他更加鲜活有活力。

    许放似乎特别喜欢扣篮,五次里有三次得分他都是单手抓着篮筐,另一只手将球扣入其内,整个人半挂在球框上,随后轻松地跳回地板。

    林兮迟觉得自己快因为尖叫声聋了。

    建筑系赢了。

    她抿着唇,看着旁边一涌而上男生,以及在场内跟队友击掌的许放。刚刚随口说的话忽地就成了现实。

    林兮迟觉得自己的想法真的太奇怪了。

    她真的觉得许放是里边最厉害也最好看的一个。

    接着,还有一大群女生从看台走下来,手上拿着水瓶,过去给刚下场的男生送水。

    林兮迟本来也想过去,但想到刚刚其他男生被女生送水时羞赧而高兴的模样,以及许放的神情,她便坐了回去。

    她盯着手里的水,突然就很不高兴。

    林兮迟低着头,心底酸涩难耐,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感觉。远处传来男生的哄笑声,她也随之拧开水瓶。

    凭什么就他有水喝。

    还他妈有一群水喝。

    林兮迟正想把这瓶水一口气灌下,脚尖突然被人踢了一下,耳边传来了少年的喘气声。

    她抬头。

    许放满头是汗,双眼被汗水沾湿,看起来湿漉漉的,泛着浅浅的光。他的表情非常难看,完全不像是刚刚赢了比赛的模样,反而带着点戾气。

    他定定地盯着林兮迟,眼里带着不可置信。

    “你他妈还真给自己喝了?”

    作者有话要说:

    屁屁:老子耍帅半天没有半点屁用。

    第26章

    林兮迟放下水瓶, 听到这话也愣了一下,下意识往他身后看了眼。

    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