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把盒子递到林兮迟面前:“给你。”

    林兮迟看着那个盒子,没有接。

    “唉你别生气了好吗?你知不知道小涵和悦悦她们因为我们也很尴尬。”辛梓丹随手把盒子放到林兮迟的桌上,“真的,别气了。”

    “我觉得你很奇怪。”林兮迟有些不耐烦,“你觉得这是一个杯子的事情?你怎么一副只要你还了我一个新杯子我们就能像以前那样毫无芥蒂。”

    辛梓丹的表情挂不住了:“我只是不想让宿舍太尴尬。”

    “行。”林兮迟退了一步,指着桌上的那个盒子,耐性十分差,“杯子你拿回去,因为我也摔了你的,你没必要还我一个。你的道歉我收下了,行吧?你能不能不要老因为这个一直烦我,你就不腻吗?”

    沉默片刻。

    林兮迟觉得自己实在失态,她闭了闭眼,往阳台的方向走。

    “你为什么能一直那么理直气壮。”辛梓丹的好脸色也没了,声音变得尖锐可怕,“我说了摔杯子是我不对,可我不是道歉了吗?”

    “……”

    “你以为你就什么都对?你不觉得自己恶心吗?”辛梓丹指着她的鼻子,瞪着眼骂,“你说许放只是你朋友,你对他的态度哪里像朋友?”

    林兮迟的脚步一顿。

    “你看看你周围有多少男的。”辛梓丹冷笑着,语气满是嘲讽,“我是没你有本事,能把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当备胎。”

    第27章

    许林两家是世交, 在林兮迟的记忆里,就算是追溯到最前端的任何一个角落, 也都有许放的存在。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各自的糗事都一清二楚, 丑态也都被看到过, 太过熟悉,对对方了解的也太透彻, 性别上的差异其实都不会有太多的考虑了。

    林兮迟跟别人说许放是她的朋友,也其实随口那么一说。对于她来说, 更标准的答案是——许放等同于家人。

    许放比她大两个月,从小父母就教育她在哥哥面前要有礼貌,要长幼有序。所以在小学二年级之前,林兮迟喊许放的时候, 名字后面还会下意识地带个哥哥, 许放哥哥。

    就像是现在林兮耿喊许放那般。

    但随着年龄渐长,渐渐地, 在某天,林兮迟突然喊不出口了,就变成连名带姓地喊他,就算是被父母骂了她也不改口。

    她还记得, 高三那年,同桌还问过她,如果许放喜欢她怎么办。

    当时林兮迟唯一的想法就是觉得荒谬,这句话在她来看, 跟问她“如果你亲哥哥喜欢你你要怎么办”没有任何区别。

    这他妈不是乱伦吗?

    林兮迟根本不想回答,但那个同桌一直缠着她不放,就像是看热闹一样,她便草草地回了句话,她也不太记得说了什么了。

    总之肯定不是什么高兴的话。

    她很确定,在前一段时间,她对许放的想法还是,如果他有什么女装的爱好,她还能帮他买内衣挑裙子,甚至能把自己的都能给他穿。

    这个想法在林兮迟喝醉酒的那天被颠覆。

    想到内衣是许放帮忙买的,她还差点拿着内衣去跟许放理论尺寸的事情。之后再跟许放呆在一起,她总觉得跟他相处时,好像哪里有了变化。

    但她说不上来。

    林兮迟这才发现,以前的那些想法都仅仅只是她的想法。她好像也不是像她想的那样,完全不把许放当成异性看待。

    此时,因为林兮迟的不留情面而觉得难堪的辛梓丹,愤怒之下也同样选择了用尖锐伤人的方式回敬她。

    她思考着要怎么回答。

    其实这件事情的做法,林兮迟也觉得自己确实太小题大做了。

    毕竟还要在屋檐下相处四年,低个头,就算不想跟她交好,维持个表面的关系也比像之前那样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好。

    可她真的很不高兴。

    太不高兴了。

    林兮迟真的很不喜欢辛梓丹以她的名义去找许放,并以此接近他。

    想象到辛梓丹可能会成功,想象到以后许放的身边可能会多了个她,想象到这个可能性,她就一辈子都不想再跟辛梓丹说话。

    辛梓丹说喜欢许放,所以林兮迟听到她提许放就很烦躁,也很生气。

    但为什么生气呢?

    ——“你说许放只是你朋友,你对他的态度哪里像朋友?”

    听到这句话时,她觉得好像找到答案了。

    以前从未想过,但这个念头一旦冒了起来。

    就像是汽水里不断向上升腾的气泡,像是单曲循环的歌曲,像是突然下了一场大雨,雨点砸到水坑里,不断溅出的水花。

    一旦冒出头来,就源源不断的。

    无法停止。

    见她就一直站在原地,也不回答自己的话,辛梓丹的火气又翻了倍,正想用更刻薄的话让她也下不来台面时,林兮迟才终于有了回应。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出我周围有很多男生。”林兮迟感觉自己的心跳比刚刚快了不少,不想把太多的精力放在她的身上,“我觉得我没有跟你解释的必要,并且请你不要用备胎那么难听的词来形容他。”

    辛梓丹一噎:“你做了还不让……”

    “你现在是以什么立场的来指责我。”林兮迟抿了抿唇,“我跟他以什么方式相处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对他抱有怎样的感情又跟你有什么关系。”

    “……”

    “这到底跟你有什么关系,能让你这么理直气壮的像是他女朋友一样。”

    “我没说跟我有关系。”辛梓丹确实没立场,此时也有些心虚,却继续嘲讽,“看不过眼而已。”

    比厚脸皮和伶牙俐齿,林兮迟觉得自己绝对不会输给她,也刺了回去:“我跟他男未婚女未嫁,就别说现在了,我就算是当着你的面跟他亲嘴你都管不着。”

    “……”

    结局自然不欢而散。

    林兮迟到阳台把今早刚晒得衣服收了下来,拿着换洗衣物和毛巾进了浴室。

    进了这个小隔间,林兮迟才觉得自己与外边隔绝开来,刚刚的气焰瞬间消散,她蹲在地上,咬着唇抓着头发,表情带着点崩溃。

    林兮迟捂着心脏,觉得自己整个心都要跳出来了。

    妈的。

    她居然喜欢许放。

    她真的喜欢许放。

    天啊。

    她喜欢许放。

    这不是大逆不道吗?

    想起刚刚自己跟辛梓丹说的话,林兮迟无声地哀嚎,忍不住用毛巾捂住脸,羞耻地连气都不敢喘了。

    什么亲嘴。

    什么亲嘴啊……

    她真的就随口一说。

    林兮迟蹲在地上,整个人缩的像颗球,像颗红鸡蛋。直到腿部发麻了,她才深呼了口气,起身开始脱衣服洗澡。

    从浴室出来后,林兮迟有些不知所措的心情才稍微平复了些。她把换下的衣服丢进了洗衣机里,在洗手台前洗着贴身衣物。

    各种心情都有。

    终于明白过来的豁然开朗,以及因此而引起的一点小小的不可思议,想起许放的紧张,对之后两人相处的期待与害怕,头一回有这种情绪的手忙脚乱。

    是高兴。

    但也怕求而不得。

    林兮迟突然有些茫然,之后在许放面前要怎么做。

    她认识的一个女性朋友,也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异性朋友。可有一天男方突然告白,女方完全没有这种心思,两人的关系无法进一步,也无法回到从前。

    也见过曾经甜甜蜜蜜,认为与对方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一对情侣,在分手之后老死不相往来。

    林兮迟的心情顿时低落了不少。

    她不想这样。

    她想一直跟许放在一起。

    回到宿舍里,聂悦和陈涵依旧还没回来。

    辛梓丹坐在位置上,狭小的空间里只能听到她敲打键盘的声音。

    林兮迟用毛巾揉搓着还在滴水的头发,回到位置,看着桌上装着杯子的盒子,她想了想,还是拿过去放在辛梓丹的桌上。

    辛梓丹的动作停了下来,但没说话。

    “杯子你真的不用还我一个。”林兮迟很认真的说,“我也摔了你一个,你还了我我反倒还欠你一个杯子。”

    “……”

    觉得她说的也对,还要过同寝四年,林兮迟干脆摊开来说:“我觉得你利用我了,说要跟许放一起回家的那件事情,而且你也从来没在这个事情上给我一个解释。”

    “可我提前问过你呀。”辛梓丹终于抬头,可能是觉得林兮迟的语气变好了,她的声音也软了下来,“我问过你,许放是不是真的只是你的朋友,你说是的。我不好意思找你帮忙,但我只能通过你来接近他。”

    “……”林兮迟有点不懂她的逻辑,“可回家这件事情你没跟我说过。”

    “既然你不喜欢他,我做的事情也不会损害到你的利益。”辛梓丹说,“我是觉得这件事情没什么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