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准备水,所以她们也不用带水过去。

    林兮迟想着要给许放送水,路过超市时便进去看了眼。

    到十月份之前,林兮迟的生活费全部都是管许放要的。

    上次因为中秋节,许放一口气给了她一千块钱,但因为回家的车费和各种零零散散的费用,她现在身上也没多少钱了。

    林兮迟到饮品区扫了一圈,发现一箱水要32块钱,虽然她也不是买不起,但她突然发现旁边还有一种五升一瓶的水。

    正常来说,其他人带的都是五百毫升的。

    她带这样一瓶过去,比别人多了十倍的水。

    重点是,这瓶水才十二块钱。

    省了二十块钱。

    但林兮迟的目的也不是为了省钱。

    只是很少人送水会送这种这么大瓶的水吧?如果她送这这么大一瓶水,许放的面上也有光。说不定也不用她哄,直接就不生气了。

    想通后,林兮迟美滋滋地抱起水,去收银台付款。

    宿舍其余三人在门外等她,见她抱着这么大一瓶水出来,聂悦的眼神都直了:“你拿这么大一瓶水干嘛?”

    林兮迟眨眨眼:“等会给人送水呀。”

    “……”

    因为林兮迟跟她们看的是不同学部的比赛,所以她一进体育馆便跟其余三人道了别,在老地方找到了何儒梁和叶绍文。

    从一见到面,叶绍文就一直在吐槽她的水。

    就连何儒梁也没玩游戏了,神情诡异地看着她。

    难道很奇怪吗?

    林兮迟郁闷地抱着水瓶,在位置上发呆。

    突然也没底气去给许放送水了。

    等到许放上场了,林兮迟挣扎了一番之后,还是偷偷摸摸地抱着水从看台的最后一排走到建筑系的位置。

    她在第二排的位置看到了辛梓丹。

    林兮迟一愣,看到她手里的水,正常的五百毫升水。她收回了视线,抿着唇继续往前走,在其中一个位置看到许放的书包,便拿开他的书包,坐了上去。

    林兮迟感觉她今天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好像不太对。

    好像有点蠢。

    许放等会儿会不会不愿意喝啊。

    林兮迟用水瓶支着下巴,看着许放在球场上奔跑穿梭,黑发红唇,有点好看。但他今天进球的次数很少,看起来像是提不起劲儿来。

    很快,中场休息的哨声响。

    许放跟队友击了掌,随后掀起衣服,用下摆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他正想回到位置拿水喝的时候,眼睛一眯,突然注意到抱着一桶水坐在他位置上的林兮迟。

    “……”

    许放走了过去,一时摸不着头脑:“你干嘛。”

    林兮迟把怀里的水瓶递给他,低声说:“给你送水。”

    许放:“……”

    他觉得他可能扛不起来。

    许放觉得林兮迟真是个很奇特的生物,从她的表情里看来,她完全不是因为开玩笑才给他送这样一桶水。

    他迟迟没有动静。

    不过也在林兮迟的意料之中,她垂下脑袋,随口问:“你不喝吗?”

    远处传来朋友的笑声,许放不用想也能猜到他们是在嘲笑他。

    他的额角一抽,正想直接扯过旁边的箱子拿过一瓶正常大小的水,突然注意到林兮迟略显低落的情绪。许放的眉眼一挑,弯腰蹲在她面前,盯着她的眼,脱口的话瞬间就变成了另外一句。

    “那你倒是给我啊。”

    第29章

    听到这个回答, 林兮迟顿了下,有些反应不过来。很快, 她哦了一声,嘴角不由自主地弯了弯, 费劲儿地把水瓶递给他。

    许放伸手接过, 拿了一会儿就放到地上,脑袋低着, 表情像是在思考。

    一时答应的快,拿到手后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喝。

    林兮迟揉捏着酸疼的手臂, 突然觉得自己这一路的疲惫没有白费,她用指尖戳着瓶子,笑嘻嘻地说:“你要喜欢我明天还能给你带。”

    “……”许放头皮发麻,也不知道这家伙今天是哪个筋抽了, 想把她骂醒, 想到她刚刚的表情,不知怎的又骂不出口。

    只能压低了声音, 用商量般的语气跟她说:“我喝不下那么多。”

    “啊——”林兮迟突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低下头看着那桶满当当的水,很快就找到了解决方案,“没关系呀, 你可以带回去喝。”

    许放:“……”有点道理。

    他刚运动完,确实也渴。而且他也搞不懂林兮迟在想些什么,不再计较这些。

    想着想着,许放忽地笑出了声, 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在笑什么,随后便起身坐到她旁边的位置上,把水瓶提了起来。

    林兮迟期待地盯着他。

    直到他拧开瓶盖,准备把水瓶举起来,要开始喝了,她表情一愣,终于反应过来——

    如果许放要喝她带来的这桶水,是要把这一大桶扛到头顶喝的。

    那个画面有点可怕。

    如果他一个不小心没拿稳,整瓶水就直接浇到他脑袋上了,又或者是水没撒出来,这瓶五公斤的水就像块石头一样砸在他身上。

    所以是,要么当场洗个澡,要么进医院。

    这两个后果没有一个是她能承受的。

    “等一下。”林兮迟猛地叫住他。

    见许放的动作确实停下来了,她才放下心来,开始翻着书包,很快便从侧边的两个袋子里翻出一根吸管,是之前买酸奶时不小心多拿的。

    细管,大概十五厘米长。

    林兮迟眨眨眼,把吸管递给他:“拿这个喝吧。”

    “……”

    让他在这?

    周围全是认识的朋友,观众也大多是认识的同学,然后让他在这抱着一桶水,用一根吸管来磨磨唧唧地喝水?

    这他妈不等同于当众说自己是娘炮吗。

    许放轻飘飘地瞥了她一眼,没再搭理她,轻松地把水扛了起来,一口气喝了十分之一。他的喉结迅速滚动着,随后用手背抹了抹唇,唇上一片水色。

    黑发冷眼,肤白红唇。

    她以前怎么没觉得他这么好看。

    林兮迟盯着他的举动,突然也觉得有点渴,她别过了眼,深深吐了口气,用手给自己扇了扇风。

    许放拧上瓶盖,把瓶子放到脚边。

    “热?”注意到她的举动,许放挑挑眉,又掀起衣摆来擦脸上的汗,露出线条紧绷的腹肌,心情看上去倒是挺好,“我都没喊热。”

    “哦,是啊。”林兮迟看了他一眼,这下倒是把手放了下来,面不改色地撒谎,“那水有点重,搬着挺辛苦。”

    “林兮迟。”许放突然喊她。

    “啊?”

    “明天带正常的水。”

    “……”林兮迟一顿,“哦。”

    中场休息结束,下半场开始后,许放也上去跑了一小段时间。这次上场,他明显比先前的精力好了不少,不断进球又进球。

    林兮迟看着他在赛场上来回奔跑的模样,偷偷往后看了一眼。

    辛梓丹还坐在第二排的位置,注意到她的目光,还很友好地跟她扯了下嘴角。

    林兮迟收回了视线。

    想到刚刚许放说的话,她突然觉得自己这个追求真的是赢在了起跑线上。关系一熟悉,连给许放送水,送成一桶都能成功。

    但这要怎么办啊。

    总感觉她如果直接跟许放表白。

    许放的反应大概是:认识多年的兄弟突然跟我表白了,我该怎么办。

    林兮迟看着场上的许放,闷闷地挠了挠头,开始思考着应该如何做才能让他开始对自己有一点性别差异的意识。

    送水这事情,针对许放的性格,林兮迟觉得做法必须跟其他人的做法不一样,得特别一些。但现在这个走向,很显然她这个想法是错误的。

    那等会夸他的事情,是不是应该跟别人的做法一样。

    想到这,林兮迟望向了别处。远远的,能看到另一个方向有个男生下了场,另一个女生过去给他送了水,不知道在说什么,双手握拳并拢放在胸前,脸上带着崇拜而骄傲的表情。

    脸颊红扑扑的,双眼也亮如繁星。

    有点可爱。

    而站在她对面的男生,高高大大的,此刻也十分腼腆的样子。

    林兮迟歪着头,表情若有所思,随后她舔了舔唇角,举起手,笨拙地学习着那个女生的举动和神态。

    把力气花光之后,许放才下了场。他坐回林兮迟的旁边,喘着气,什么都没说,只是拿起地上那桶水开始往嘴里灌。

    林兮迟深吸了口气,生硬地捏拳,学着那个姿势,声音微扬:“哇!屁屁你太厉害了吧!真的太棒——”

    闻声,许放侧头看向她,顿时注意到她的那副忸怩作态的模样。他嘴里的一口水差点喷出来,立刻把水瓶放到腿上,歇斯底里地咳嗽着。

    把气顺了,许放才低声骂了句。

    “我真是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