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兮迟一时也找不到许放。

    叶绍文舔了舔唇,有些忸怩:“你帮我问问温部长在哪。”

    林兮迟想问他怎么不自己问,但又怕被他继续缠着,便立刻拿出手机,在微信上找了温静静部长,问她在哪里。

    温静静回的很快。

    林兮迟直接把手机聊天窗放在他的面前给他看。

    叶绍文点点头,随后突然又很沧桑的叹了口气:“我知道你知道。”

    突然听到这样一句话,林兮迟愣了一下。

    知道什么?

    叶绍文也不卖关子,继续说:“我喜欢温部长。”

    “……”

    林兮迟震惊了。

    她真的不知道啊,一点苗头都没发现啊。

    叶绍文到底是怎么觉得她会知道的?

    林兮迟不敢信,压低了声音说:“你居然敢把注意打到部长的身上。”

    “爱情是没有年龄和职位的差距的。”叶绍文对她这样的反应很不满,生硬道,“你不应该这样打击我。”

    “对不起。”林兮迟抿着唇,慢悠悠地给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你加油。”

    一旦说出来了,叶绍文的话唠本性也出来了,不断地跟林兮迟倾诉着他这几天内心的酸涩和难熬。林兮迟像个树洞一样,对这些也没发表什么意见。

    只觉得自己虽然也是暗恋,但目前好像还没这种感觉。

    半晌后,叶绍文终于消停了。

    林兮迟想了想,也小声问他:“假如你被一个女生抱了会怎样,就意外的,不小心的那种。”

    叶绍文恹恹地问:“什么关系,什么样。”

    “朋友。”林兮迟顿了几秒,舔了舔唇,“就长我这样的。”

    叶绍文一顿,突然道了声歉:“对不起。”

    “……”

    “我可能会打人。”

    “……”林兮迟的眉眼一跳,补充了句,“但我看到他脸红了啊。”

    叶绍文继续打击她:“可能脸皮薄吧。”

    听到这话,林兮迟不说话了。

    叶绍文也有些心虚,怕自己说的话太重,没过多久又忍不住道:“喂,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觉得你的话很不靠谱。”林兮迟完全不像是被打击到的模样,“他才不是脸皮薄的人,你说的答案没有一个是对的。”

    “……”

    林兮迟也开始打击他:“你这么低的情商是绝对追不到部长的。”

    “……”

    说完后,林兮迟哼了一声,没再跟他说话,加速往前边走了一小段路,在一群人中央找到了许放。

    他的周围全是男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兴奋热烈又愉快。

    林兮迟顿时不敢过去了。

    倒是许放注意到她了的身影,顿了下,随后把一个男生搭在他肩上的手拍开,懒懒散散地朝她的方向走来。

    然后又是一片起哄声。

    这次林兮迟莫名有点脸热,垂下了头。

    许放没注意到她的异样,往后看了眼,似是漫不经心地问:“你刚刚跟叶绍文在说什么。”

    “没什么。”林兮迟很诚实地说了,“就他跟我说他喜欢——”

    想了想,她觉得这是别人的私事,又把话咽了回去:“反正就说他喜欢一个女生,问我要怎么追比较好。”

    许放皱眉,很不爽:“他问你干嘛。”

    很快他又觉得自己的语气太不客气了,冷着脸补充道:“你哪有那经验和脑子。”

    “怎么……”没有。

    林兮迟没说完,弱弱地哼唧了一声,还是没把话说完。

    毕竟她现在还没追到。

    如果说了这话,要么就现在直接跟他表白,要么就被他误会自己喜欢其他人。

    都不好。

    林兮迟憋下这口气,暗自决定,等她成功了再来反驳他的话。

    一群人出到校外,都是男生也没太纠结,直接到一家常去的大排档吃晚饭。

    三十多个人被分成两桌。

    林兮迟感觉都是他们相互认识,也没有按系分桌坐,两桌上各有建筑系和海洋系的人,红蓝的统一球服,十分吸引人的目光。

    林兮迟坐在了许放的旁边。

    何儒梁和叶绍文都坐在另外一桌,她望了过去,发现叶绍文果然已经跟其他人打好了关系,开始称兄道弟了。

    “……”

    她没再看过去,低头用茶水洗着餐具。见许放没动静,林兮迟便顺手把他的也给洗了,然后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着天。

    许放不怎么搭理她。

    林兮迟也没在意。

    等菜上齐后,林兮迟后知后觉地发现,许放的情绪好像不太好。

    重点是这种不好的情绪好像是针对她的。

    比如,以往他们像这样跟其他朋友一起出去吃饭,人太多,所以是大桌,而且桌上还有转盘的时候,因为觉得她手短的缘故,许放都会帮她夹菜。

    或者是帮她把她喜欢吃的菜转到她的面前。

    但今天许放不仅没有这么做,反倒看到她要夹什么就抢先夹到自己的碗里。

    一开始林兮迟还觉得是巧合,次数一多就觉得不对劲了。她夹什么许放就夹什么,这就算了,他还次次都夹她想夹的那一块。

    完全是在针对她好吗。

    在次数高达十次之后,一口肉都没吃到的林兮迟忍不下去了,在桌下用脚踢了他一下:“你干嘛啊。”

    许放淡淡瞥她一眼,完全不理亏:“我在吃饭。”

    “……”

    反倒像是她小肚鸡肠了。

    饭后,有好几人因为还有些事,便先走了。其余人商量了一番,决定到附近的一家桌球店玩游戏。

    进了桌球店,林兮迟在其中一个区域发现了另外两个系的球队,旁边的沙发上一群人,里边有两个林兮迟认识的人,温静静和体育部的另一个干事。

    远远的也不好打招呼,林兮迟便没有过去。

    大约十个男生上去打桌球,剩下的人便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玩狼人杀。林兮迟本以为许放也会一起过来玩,坐下之后才发现他被一个男生扯去一旁玩斗地主了。

    她眯着眼看了看。

    三个人,分别是许放,叶绍文还有一个海洋系的男生。

    林兮迟收回了视线,她有些郁闷,也不知道许放到底为什么生她的气。本想在这个游戏上给他放水讨好他,但现在他又跑去跟别人玩斗地主了。

    玩了几局之后,有几个人要去上厕所。

    林兮迟便趁这个机会起身,走过去看许放他们的战况。远远的,她能听到叶绍文得意的笑声:“哈哈哈我要赢了,又要赢了,这牌我闭着眼都能赢……”

    她走到叶绍文的背后,看清了他手里的牌。

    王炸和一个顺子三四五六七。

    坐在他隔壁的许放臭着一张脸,似乎十分不爽,见到她过来了也只是懒洋洋地掀了掀眼皮,半句话都没吭。

    许放和另一个男生手里都还剩很多牌。

    隔壁的沙发上恰好就是温静静那一群人,此时那边也刚好结束了一局,温静静站在中间倒着可乐,一不小心杯子倒了,撒了一桌。

    叶绍文的余光总是放在那边,注意到之后,立刻站了起来,把牌塞给林兮迟:“快赢了,帮我打一会儿。”

    林兮迟只是来看戏的,此刻也有点懵。

    其余两个人都把视线放在她的身上,林兮迟愣愣地坐下,问道:“现在该谁出?”

    另一个男生说:“该你了,我刚出了个二。”

    林兮迟看着手里的牌,偷偷看了许放一眼:“叶绍文是地主吗?你们赌注是什么。”

    许放的眉头一拧,看她这个表情就有不好的预感。

    “嗯,叶绍文地主。”男生笑着说,“最后一局了,他们说这把赌大的,谁输了就去光着上半身去操场跑一圈。”

    “许放裸奔……”林兮迟喃喃低语,然后出了两张牌,“王炸。”

    这牌她只需要把接下来的顺子出了就赢了。

    “……”

    看到她这副气势汹汹的模样,许放几乎已经猜到了结局,眉心一跳,把牌盖在桌上,狠狠抓了抓头发。

    顿了几秒后,林兮迟扭头看向叶绍文的方向,愧疚心顿起。但依然无法阻止她的这个做法,迟疑了两秒后,在心里跟叶绍文道了歉。

    对不起了。

    许放当着别人的面裸奔,不可以的。

    绝对不可以!!!

    随后她抿着唇,慢吞吞地抽了一张牌。

    “三。”

    第31章

    这牌一出, 许放的表情定格了几秒,把手从头上放下来, 疑惑地看了她几眼。顿了片刻后他才重新把桌上的牌拿起来,长睫一垂, 随意的丢了张牌出去。

    旁边的男生倒有些犹豫了, 磨磨蹭蹭的接了一张K:“怎么王炸完出个三啊,许放, 你说她手上剩四张,是不是剩个炸。”

    许放抓了抓脸, 肯定道:“外边没炸了。”

    恰在此时,叶绍文帮温静静收拾好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