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学长留级了。”

    “我知道啊。”林兮耿满不在乎,认真地给她分析,“但他现在只是误入歧途,他的基础功都还在的。只要他放弃游戏,努力学习,依然是个分分钟拿奖学金赚大钱的潜力股。”

    “……”林兮迟居然觉得她说的有点道理,顿了几秒后又继续道,“他为了游戏旷考,一点自制力都没有。”

    林兮耿一噎,这次不知道该怎么回了。为了让林兮迟逃出许放的魔爪,她没底气也决定用音量取胜,耍着赖皮:“不管怎样,他还是甩许放哥一条街好吗!”

    林兮迟刚想说话,腮帮子突然被人从身后掐住。

    坚硬的触感,指尖带了点凉意。力道不算轻,却也不会让她觉得疼。手的主人将她的头向右后侧一拧,令她随着力道转了头,对上了他的视线。

    许放额前渗出一层薄薄的汗,将他的刘海打湿,底下是一双乌黑深邃的眼。他穿着藏蓝色短袖,圆领,露出锁骨和一截白皙硬朗的脖颈。很快他便松开手,神情有些莫名。

    “为什么甩我?”

    林兮迟:“……”

    林兮耿:“……”

    第34章

    因为许放突然冒出来这件事儿, 林兮耿吓得倒吸了一口气,唯恐他把她刚刚说的话都听进去了, 磕磕绊绊地反问:“许、许放哥,你怎么在这儿?”

    林兮迟没被吓到, 皱眉揉了揉腮帮子:“我让他过来的。”

    “……”

    林兮耿不敢相信, 看向她,眼里混杂着各种情绪, 像是在无声地说:你叫他来了怎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叫他过来我一点都不喜欢他就我们两个人过二人世界不好吗?

    许放垂眸,双眼直直地盯着林兮迟, 随后又随意地扫了林兮耿一眼。很快,他像是不经意般的,低声问:“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两个人同时这样盯着她,林兮迟莫名也有些心虚, 她垂头思考了下。刚刚她和林兮耿好像只聊了关于何儒梁的事, 她贬低他,林兮耿抬高他。

    应该没有扯到许放……

    再三确认刚刚的话基本没什么不可告人的地方, 林兮迟便诚实道:“哦,就耿耿她说何儒梁能甩——”

    听到这话,林兮耿怕许放知道了之后会当场把自己撵回家,着急地跺跺脚, 猛地打断她的话:“能被许放哥甩一条街。”

    “……”突然被她改了话,林兮迟瞬间有点懵,神情呆愣地看向她。

    话题一时扯到了不相关的人身上,许放也没太反应过来, 疑惑地问:“何儒梁?”

    见他确实好像不太记得了,林兮迟便给他提了提:“就是开学的时候老师经常提的那个旷考留级的学长啊,我之前也给你提过的。还有负责工学部新生篮球赛也有他,就是戴眼镜的那个。”

    “哦。”许放回忆了下,眼眸眯了眯,神情慵懒,“不记得了。”

    全部用来记那个叶绍文了。

    好的。

    林兮耿松了口气,适时地扯开话题:“我们现在去哪?”

    “去吃饭,我请客。”林兮迟笑嘻嘻地翻了翻口袋,拿出两张钱给他们看,“我第一天的工资!这家店工资是日付的,老板人超好!”

    闻言,林兮耿也来了兴致,指了指某个方向:“那我们去吃路口的那家烤肉店吧,我刚刚闻到味道就超级想吃!”

    “……”林兮迟沉默了半晌,随后又拿着那两张钱在她面前甩了甩,认真地提醒她,“我的日薪只有六十块钱。”

    意思就是,她的预算只有六十块钱。

    林兮耿:“……”

    结果三人还是去了那家烤肉店。

    进店后,服务员递来菜单,林兮耿接过,和林兮迟坐在一排,两人脑袋凑在一起点菜。许放在位置上坐了一会儿,没多久便去了洗手间。

    等他一走,林兮迟立刻压低声音,开始夸赞许放,试图扭转他在林兮耿心中的不良印象。

    “你看许放多大方,对你多好,你想吃烤肉他就来这家店了。”

    林兮耿没理她这话,回头确认许放不在旁边了,才迟疑地问:“我们刚刚在街上说的话许放哥应该没听到吧?”

    林兮迟顿了顿,安抚道:“让他听到也没事啊。”说完后,她闭了闭眼,昧着良心继续说:“许放这人很大方的,绝对不会计较你在背后说他坏话这种小事。”

    “不是,他什么时候来的啊……”

    “我也不知道。”不懂她为什么要一直问这个,林兮迟挠了挠头,茫然道,“我一直在听你说话呀。”

    林兮耿抿了抿唇,视线也飘忽了起来:“我刚刚好像说了你看上许放哥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不是,我真的不知道他会突然来的。”

    她的语速变得很快,音量又轻,林兮迟一时还有些不明白她话里的含义。

    场面停顿了几秒。

    林兮迟疑惑的表情渐渐变得清明,猛地想起刚刚跟林兮耿的对话。

    ——“林兮迟,你选这个吧。”

    ——“这个条件你还看不上,那你为什么会看上许放哥?”

    然后不到一分钟,许放突然从身后出现,掐住了她的腮帮子。

    “……”

    联想到这个,轰的一下,原本平静的情绪荡然无存。一股热气倏地涌上脑门,像是发烧一样的热度,令她整张脸都红了起来,完全无法控制。

    林兮迟甚至想当场遁地,狼狈不堪地捂住了脸:“不是吧……”

    但冷静下来后,林兮耿又觉得,如果许放真的听到了她的话,反应不可能像现在这么平静。不过他坐没多久就去上厕所,这点也有点奇怪。

    也有可能是太激动了,怕暴露自己觊觎林兮迟多年的事情,然后去厕所平复心情。

    反正她也不懂了……

    林兮耿本想提醒一下林兮迟,不管许放听没听到,在他面前都要镇定从容,泰然处之,不然这副手忙脚乱的模样,就算他真的没听到,也能猜到了吧。

    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她在脑海里准备了一大堆话,想苦口婆心地开导林兮迟时,就见许放从转角处回来了。见状,林兮耿不敢再多话,匆匆地吐出了个“冷静”,便继续低头看菜单。

    林兮迟的脸还是红的,余光注意到许放回来了,便装作渴了的样子,低头喝水。

    许放坐到位置上,跟林兮迟面对面。

    林兮耿还没点好菜,所以短时间内也不会上菜,此时桌上三人各做各的事情,气氛安静又有点莫名的尴尬。

    许放看把手机放进口袋里,掀起眼眸看了看林兮迟,注意到她的举动,他的眉梢一扬,神情带了几许疑惑,喊她:“林兮迟。”

    他突然这么严肃的喊她,不论是不是想跟她提刚刚的事情,全身带着戒备状态的林兮迟都非常手足无措,脑袋里那根弦像是断了。她憋着气,一口气把脑海里反反复复想着的话说了出来:“不关我的事,别问我不要问我千万不要问我!都叫你别说了!闭嘴啊!”

    许放:“……”

    他还什么都没说。

    见状,许放眉间的皱褶更深了,漆黑的眸子盯着她。他也没因她这么大的反应说出什么别的话,只是指指她手里的杯子,喉结轻轻滚动,随着每个字的吐出滑动着,轻声说:“别喝了,里边没水了。”

    “哦。”林兮迟立刻放开水杯,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太不冷静了。她捂了捂脸颊,站了起来,“我去个厕所。”

    过了几秒,她突然意识到林兮耿这个猪队友的存在,瞬间又坐了回去。

    “算了,我还是不去了。”

    “……”

    林兮耿又适时地举了手,打破这个局面,叫服务员过来拿菜单。随后她低头,用手机给林兮迟发了条消息:【太明显了大哥。】

    林兮耿:【你不要说话了,就安安静静呆着吧,求你……】

    不然被发现了的话,你一定会把全部责任都怪到我头上来的啊。

    林兮迟的手机放在包里,此刻完全没注意到林兮耿的内心活动和不断震动着的包,她咽了咽口水,豁出去般地问:“屁屁,你刚刚有听到我和耿耿的对话吗?”

    许放侧了侧头,慢条斯理地重复了遍刚刚听到的话。吐字字句清晰,声音平淡无情绪:“不管怎样,他还是甩许放哥一条街好吗。”

    林兮迟紧张地捏着拳头,追问:“就这个?”

    “嗯。”

    “没别的了?”

    她这副紧张异常的模样,让许放内心那股怪异的情绪越发的明显,顿了几秒后,他慢吞吞地问:“那还能有什么。”

    许放说完这话,林兮迟屏着气盯着他的表情。过了半晌,确认他说的话确实是真的之后,才松了一大口气:“没有。”

    “……”

    “就耿耿说你被何儒梁甩了一条街。”刚刚自己的反应这么大,林兮迟觉得她有必要为自己解释一下。但这话脱口后,她又觉得自己好像出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