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林兮迟也习惯了。

    从初中开始,她有事没事就找许放打赌。

    赢的次数屈指可数。

    但刚刚她确实是抱着一种必赢的想法上的战场。许放单手碾压了她的双手,真的让她自信心受了挫,并且猝不及防。

    到后来。

    为了不输,林兮迟什么招都使上了,却没有一个管用。

    最后只能苦着脸装可怜:“屁屁,我今天心情不好。”

    当时许放手上的力道一下子就松了大半。

    林兮迟还想终于管用了,在心里偷笑。正想趁人之危的时候,许放轻笑出声,瞬间使了全力,把她的双手掰到底。

    她刚刚垂死挣扎了半天根本就毫无用处。

    许放松开手,挑着眉,懒洋洋地靠回椅背。

    “心情不好?”他慢条斯理地捏着左手放松肌肉,故作同情地说,“为了你,我只能赢了啊。”

    呵呵,赢了就开始装逼。

    林兮迟真的不想理他,但想到接下来的一个月,她还是忍了,咬着牙关,勉强地扯出一个笑容:“这怎么就是为了我呢。”

    他理所当然道:“给你个放声大哭的借口啊。”

    “……”

    “哦。”许放的心情明显愉悦了不少,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你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

    ……

    林兮迟想。

    过完这一个月,她再也不会联系这条狗了。

    隔日上午九点,学校的选课系统开放。

    除了必修的课程不能退,时间也不能调,其他的课任学生选择和调整。每个学生在大学四年需要修足一定的学分,学分不足的话就不能毕业。

    大一一般是课表最空的时候了,所以一般能填满就尽量填满。

    另外。

    军训前学校安排了一次英语分级考试,考试成绩分为A,B,C三个等级。

    大学英语也是必修课,学生要通过自己考出来的英语成绩来选班。作用也不大,主要是为了按照学生的英语水平分配不同的教学进度。

    林兮迟考前还十分笃定自己能考到A级,结果一出考场整个人都蔫了。但得知高考时同考R省卷的基本都考到了C级,她就平衡了。

    宿舍里,除了陈涵,其他人都被分到C班。

    宿舍四人提前通过论坛的情报得知,大学英语千万不要选闫志斌老师的班,如果选上了,那简直就是噩梦了。

    林兮迟八点准时起床,八点半便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坐在电脑前。她闲着没事,给许放发了几条微信,可他都没回。

    大概是还没醒。

    林兮迟只好开了局游戏,被对手虐了一把后,她生无可恋地关掉游戏。

    结束时恰好是八点五十八分。

    聂悦像是报时器一样,紧张地提醒着:“还有两分钟。”

    “一分钟。”

    “五十秒。”

    “十秒。”

    “三。”

    “二。”

    “一。”

    林兮迟屏着气,对准网站中央的“进入系统”,按下鼠标左键。她闭上眼,双手握拳,祈祷着:一定要进去啊。

    过了三秒,林兮迟睁眼。

    映入眼中的是一串乱码和一片刺眼的蓝色。

    蓝屏了。

    林兮迟:“……”

    这什么垃圾电脑。

    林兮迟又急又气,连忙长按电源键强制关机。在此期间,聂悦和陈涵已经抢到了除闫志斌外的英语老师的课,兴奋地喊着:“啊啊啊抢到了!”

    “梓丹,迟迟,你们呢?”

    辛梓丹闷闷道:“我还没进去……”

    林兮迟欲哭无泪:“我也没,电脑死机了。”

    等林兮迟重启完电脑,再打开选课系统时,剩下的英语课便只剩下闫志斌老师的班了。她看着屏幕,迟迟狠不下心去选。

    恰在此时,许放回复了她的微信:【醒了。】

    林兮迟此时的心情很郁闷,他这副闲散毫不在意课表的态度让她更郁闷了,直接拨了个电话过去。

    响了一声,那边便接了起来。

    林兮迟:“你都不用起来选课的吗?”

    因为才刚醒的缘故,许放的声音沙哑低沉,说话之前还咳嗽了两声,语气漫不经心的,透过电话和电流声,多了几分磁性。

    “才几点。”

    林兮迟很激动:“但九点就开始了,你只要晚一点点上去,好的就都被抢完了!”

    许放完全不在状态:“你几点醒?”

    “八点啊!为了这个我特地调的闹钟,八点半我就坐到电脑前了。”

    “那你抢到了?”

    林兮迟:“……”

    她咬咬牙,十分憋屈地说:“我那是电脑死机,要不是这个破电脑,我闭着眼用脚来操控鼠标都能抢到课。”

    “那真是多亏了你的电脑了。”许放似乎是笑了,林兮迟在这头能听到清浅的气息声,比往常都要柔和一些,“救了你的鼠标一命。”

    “……”

    第4章

    沉默了一会儿。

    林兮迟抢不到课,没心情跟他闹,问:“你在干嘛?”

    许放:“选课。”

    林兮迟:“你英语也考的C吧?”

    许放:“嗯。”

    林兮迟惊了:“C的话就只剩那个噩梦老师了啊。”

    “什么噩梦。”许放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没太在意,“随便选吧。”

    林兮迟不想面对现实,垂死挣扎:“但听说这个老师很凶的。”

    许放懒得理她了:“哦。”

    “你选了?”

    “嗯。”

    “文理通识你也选好了?”

    “嗯。”

    林兮迟:“……”

    她在心里哀嚎了一声,认命地勾上了那节课。

    林兮迟按照课表的空闲时间,哪里有位置便往哪里塞课,继续问:“你体育选了什么?我跟你选一样的吧。”

    “没有体育课。”

    “啊?”

    “国防生没有体育课。”

    ……

    ……

    挂了电话,林兮迟叹了口气,忧郁地看着自己的课表。但她也没忧郁太久,很快便想开了,准备找部电影来看的时候,辛梓丹叫住了她。

    “迟迟。”

    林兮迟回头:“嗯?”

    “我英语也没选上别的,跟你一样选了闫志斌老师的,应该是一样的吧,周四下午两点的。”辛梓丹舔了舔唇,表情带了请求,“到时候一起去吧?”

    林兮迟丢过去一个同病相怜的眼神。

    “好啊。”

    电影结束后,一看电脑右下方的时间,已经十一点了。

    林兮迟摸了摸肚子,翻出饭卡,心想着里边大概还有二三十块,加上宿舍的那二十块钱现金,她还可以不去求许放,还能傲骨铮铮地活个一两天。

    林兮迟跟宿舍另外三人一起去了饭堂。

    到了离宿舍楼最近的B饭堂,林兮迟看着各个窗口,犹豫了一阵,走向了其中一个窗口。

    天气这么热,就买碗八宝粥吧……林兮迟自我安慰。她捧着碗,往四周看了看。

    饭堂没有空调,她便找了个正对风扇的位置。

    怕聂悦她们找不到她,林兮迟还特意站着没有坐下。

    这个位置就在饭堂的其中一扇门旁。

    林兮迟眼巴巴地望着排在门旁窗口的陈涵,想等她打好饭便招手示意她过来。一看到她回头,林兮迟立刻举起了手。

    “嘿!这儿!”

    恰在此时,从外头涌进了一群勾肩搭背的男生,约莫七八个。一行人的身材不说全部高高大大,但看起来也都结实有力。

    一个个神清气爽的,只是随意的一瞥,却格外的吸引人的目光。

    林兮迟的视线一顿,立刻注意到走在最前面的许放。

    他的身旁围着三两个男生,搭着他的肩膀,嬉皮笑脸地跟他说话。许放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看起来心不在焉的。听到她的声音后,抬眸望了过来。

    两人的视线撞上。

    林兮迟没有躲开他的注视,大脑又放空了,开始思考一个问题:许放这人的脾气这么差,但是为什么人缘就是这么好。

    每次林兮迟都怕许放到一个新环境之后,会因为性格的原因被孤立。

    可没想到,次次他都混的风生水起。

    果然,上天不会亏待任何一个人。

    许放性格上有缺陷,上天便在他的交际能力上给他开了一扇窗。

    就在她思考了这十几秒里,许放侧头,像是跟旁边的人说了些什么,说完后便往她的方向走来。

    “……”

    他怎么过来了。

    这个许放是不是以为她在喊他。

    许放走过来站在她的位置旁,淡淡道:“喊我?”

    果然。

    但是谁在喊你啊,快点走开。

    下一刻,林兮迟眨眨眼,笑眯眯道:“是呀。”

    此时,宿舍另外三人都打好了饭,坐到林兮迟的附近。

    一桌子静悄悄。

    许放格外没眼色,完全察觉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