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什么,她努力过想挽回自己在奶奶心里中的形象,多次之后发现根本没有作用便放弃了。

    之后奶奶一来家中,林兮迟跟她打了招呼后,便会回到房间里学习。奶奶不喜欢她,倒也乐意让她少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但这次,奶奶一到家里就指着林玎和林兮迟,叫她们留在客厅,让林兮耿回到房间去。

    宽敞的客厅一时间就只剩她们三个人。

    那一天,林兮迟终于明白了一直以来奶奶讨厌她的原因。

    林玎七个月大的时候,林母带她出去买菜。因为一时不注意,把她弄丢了。之后报警,或是贴寻人启事,也一点用处都没有。

    因为这事情,林母每日以泪洗面,精神状态越来越差,每天就呆在家里哪里都不去。

    林父伤心却也不知如何是好,万般无奈之下,他做出了一个很不好的决定。

    他到孤儿院领养了那时候才一岁的林兮迟。

    林父想将林母的愧疚感降到最低,想假装把林玎找回来了。

    所以今天林兮迟才会站在这里。

    啊,多好理解。

    她是被抱养回来的,是用来代替林玎的。

    奶奶其实也是个好奶奶,她对待所有孩子都是一视同仁的,她只认同血浓于水的感情,别的都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林兮迟觉得这种感觉真的太可怕了。

    那一刻的孤立无助,那一刻的无法思考,那一刻僵到冰点的气氛。

    她看着奶奶抱着林玎,另一只手指着她,轻轻缓缓地说:“孩子,所以你千万别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不然多不公平啊,你要知道——”

    “真正多余的人已经理直气壮地活了多少年了。”

    这句话,林兮迟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忘不掉。

    之后林玎对待林兮迟的态度大转变,她完全没有因为奶奶的话而对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地位多了多少信心,反倒有了更多的猜疑。

    林玎的精神状态变得更差了,见到其他人依然是一副胆怯而自卑的模样,可只要看到林兮迟,就会开始尖叫着让她滚。

    林父和林母在几个星期之后才知道,林兮迟已经知道自己是被领养的事情。他们因此特别严肃地找她谈了一回,再三跟她强调,她绝对不是林玎的替代品。

    林家有三个女儿,他们对谁都是这样说的。

    林兮迟很清楚,他们是爱她的。

    在林玎回来之前,他们对她和林兮耿的关心和爱都是相同而平等的,他们从不因为自己不是他们亲生的而有一丝一毫的差别。

    可因为他们的责任,让林玎遭受了她原本不应该承受的事情。他们想要弥补自己过错,也因此把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了林玎的身上。

    林玎不希望林兮迟出现在家里,不希望她还像现在活得那么快乐又自在,不希望她再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她希望林兮迟活得像自己一样,那么煎熬而难以忍受。

    所有人都只能让步。

    林兮迟不断地对着自己说没关系,嘴里不断重复着父母对她强调的话,最后却抱着奶奶跟她说的那句话,选择了让步。

    在外公家住的这一年间,林兮迟很少回家。就算她经常去许放家玩,路过家里的时候,进去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那时候林兮迟正值高三,她难得提了这么一个要求,林父和林母完全没法拒绝。

    林兮迟也不想跟林玎见面,便主动提出住在一楼的客房。她每天早出晚归的,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许放的家里,倒也相安无事。

    但在假期的最后一天,林兮迟在许放家呆着的时候,突然就来了例假。她也不好意思跟许放说这事情,用手机给母亲发了条短信,之后才回了家。

    林兮迟从厕所出来,刚想回去找许放时,出于她的意料,林玎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身后跟着红着眼不断阻拦着她的母亲。

    林玎的腿脚有问题,走路一跛一跛的,走楼梯更是困难,半天都没走到林兮迟的面前。她的眼睛瞪大着,只在楼梯上哭喊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一定还在这!”

    林兮迟的呼吸一滞,不想听她说话,脚步加快着往外走。

    “林兮迟!”林玎尖叫着,声音又沙又哑,“你给我记住了,你是多余的,你是被领养的!要不是我爸妈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

    之后的话她没再听下去,林兮迟关上了房子的大门。

    这种话她听过林玎说了无数次,所以此时心情也没有太大的波动,在原地顿了半分钟后,她便重新进了许放家。

    林兮迟回到了许放的房间,却没见到他的人影。

    她也没想太多,坐回书桌前,拿起笔继续写题。

    没过多久,许放也回来了。他的脸色不太好看,下巴滴着水,额前的发丝也湿漉漉的,像是刚洗了脸。

    林兮迟眨眨眼,问道:“你困了?”

    许放没说话,坐回她的旁边,抽了几张纸巾开始擦脸上的水,然后便沉默着抓起笔,继续写着试卷。

    林兮迟侧头瞅了瞅他的表情,低声说:“诶,你困了就睡会儿吧,我又不是狠到连让你睡个午觉都不肯……”

    她的话还没说完,许放就打断了她的话,轻声说:“我们来打赌吧。”

    “——啊?”

    “赌下个学期,整个学期的生活费。”

    林兮迟懵了:“赌这么大?”

    “嗯。”

    “赌什么?”

    “随便,掰手腕吧。”

    林兮迟沉默了几秒:“你当我是傻子吗?”

    最后林兮迟还是在他的坚持下妥协了,然后也很意外的,她很轻松地用单手将他秒杀了。她对许放的脆弱震惊无比,盯着自己的手,半天都缓不过神。

    她已经想不起来自己多久没赢过许放了。

    林兮迟脱口而出:“哇,你是不是太垃圾了啊。”

    “嗯。”

    那时候,她本以为许放会骂回她,结果他就只是轻声嗯了一下,之后便继续拿起笔写题。林兮迟觉得很古怪,便偷偷摸摸地凑过去看他的表情。

    林兮迟这才注意到,许放的嘴唇抿着,双眸红的像是要滴血。她被他吓了一大跳,猛地扯住他的手,说:“我们重来一次?我感觉你刚刚只是没发挥好。”

    他别过头,低声说:“不用。”

    声音低哑又轻,听起来十分难过。

    林兮迟不知道怎么办了,就小心翼翼地问:“你怎么了……”

    许放那时候说的话她还记得。

    “没什么。”许放的尾音发颤,一字一顿地说,“你说的对,我确实很垃圾。”

    那时候她不知道许放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反应,但林兮迟现在一想,也大概能懂他那时的反应从何而来。他大概是听到了林玎的话,又想起之前因为她搬家的事情跟她冷战的事情。

    那次是因为愧疚,那这次是因为什么。

    从林兮耿来S大找她那天后,许放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了整整一个月了。

    林兮迟觉得他太奇怪了,就算她再怎么刻意惹他生气,他都只是沉默着一阵之后,又开始向她示弱,像是对她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这种感觉虽然有点爽,但是又像是山雨欲来的前兆。

    很可怕。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十月二十四号。

    大概是因为林兮耿回去之后跟父母提了自己生活费不够用的事情,林母又给她打了两千块钱。林兮迟拿着这笔钱给许放买了一双运动鞋,在他生日当天晚上,她提着蛋糕和礼物,打算亲自送到他的宿舍。

    林兮迟提前看过许放的课表,确定他这个时间段没有课,她还旁敲侧击地问过,也确定了他这段时间会呆在宿舍里。

    S大并不限制学生进异性的宿舍,一般只要在楼下跟宿管阿姨说一声并签个名字就好。林兮迟去找许放的次数并不少,此时连签字都不需要,跟阿姨说了一声后边直接进了宿舍楼。

    林兮迟上了三楼,走到许放的宿舍门前,敲了三下。

    没人开门。

    她又敲了三下。

    还是没人。

    林兮迟这才发现宿舍门没有关好,门虚掩着,她便小心翼翼地向里推。里面黑漆漆一片,没有开灯。她郁闷地皱了皱眉,小声喊:“许放。”

    没人说话,不像是有人在的样子。

    “我开灯了啊……”

    林兮迟犹豫着,按下了门旁边的开关,宿舍里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她往里看,就见宿舍四张床上,只有许放的床上有人。

    此时许放正闭着眼睡觉,正躺着,发丝柔顺耷拉下来,可能是因为突然亮了灯,他的眉头紧皱,看起来不太高兴。

    林兮迟仔细看了看,确实好像除了许放没其他人了。她轻手轻脚地关上了门,把手上的东西放在许放的桌子上,凑过去蹲在许放的旁边看他。

    林兮迟开灯的那一刻,许放的意识渐渐清醒过来。他听到林兮迟放东西的声音,也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