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她走过来蹲在自己面前的动静。

    许放正想睁眼时,脸上突然感觉到一个又凉又软的触感。

    好像是她的手指,在摸他的脸。

    确定这个答案,许放突然就不想睁开眼了。他有点好奇林兮迟接下来会做什么,便懒洋洋地继续闭着眼,等待着她接下来的动作。

    过了半分钟,许放听到林兮迟站了起来。

    不知道她要做什么,许放便偷偷睁了眼,就见她又回到了他桌子的位置。注意到她又要转身,他立刻合上了眼。

    过了一会儿,她走过来,和刚刚一模一样,蹲在他的身前。

    然后,许放闻到了马克笔的味道。

    “……”

    接着便是林兮迟在他脸上涂涂抹抹的过程。

    脸上这冰凉又痒的触感,让许放的心情从失望慢慢地演变成愤怒。他按捺着脾气,不断地在内心跟自己说:你喜欢她,她是你喜欢的人。你要对她好一点,记得要温柔,温柔。忍忍就过去了。

    因为这句话,他没有当场睁开眼跟她发火。

    “我靠,我怎么就画成这样了。”林兮迟盯着他的脸,喃喃低语,“等下他醒来肯定会把我打死的吧……”

    接着,如许放所料,他听到林兮迟落荒而逃的声音。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后,许放慢腾腾地睁开脸,起身到照了照镜子,随后面无表情地到洗手台前开始洗脸。

    洗了一分钟。颜色一点都没掉。

    两分钟,没掉。

    三分钟后,许放看着脸颊两侧还很明显的三根猫胡须,扔掉手里的毛巾,深吸了口气,在内心调节了三秒的情绪后,怒气达到了顶端。

    他拉开阳台的门,满脸戾气地往外走。

    妈的。

    他今天再忍他就是傻逼。

    第37章

    林兮迟还要给许放过生日, 所以她也没有跑远。出了宿舍楼,她往四周望了一圈, 最后走到旁边超市前的帐篷坐下。

    此时已经十月底了,随着几场大雨的纷至沓来, 气温已经降到了十来度, 夜里的气温甚至已经低于十度了。空气又湿又冷,呵出来的白雾在路灯的照耀下飘散开来。

    连下了两天的雨已经停了, 但地面上大多还是湿漉漉的。放眼望去,水泥地上全是坑坑洼洼的水坑, 冷意像是无处不在,从任何一个角落轻易的钻入你的骨髓里。

    不知道许放什么时候醒来,林兮迟也不敢主动去吵他。

    林兮迟吸了吸鼻子,双手放进外套的兜里, 随后又把外套的帽子戴到脑袋上, 整个人缩成一团,试图想驱去全身的寒意。

    开始思考着一会儿许放发火的话, 她应该怎么解释比较好。

    说她只是想试试那支笔还有没有水,但一时找不到纸,刚好在这个时候看到了他的脸,一时顺手就直接当纸用了;

    或者是, 说她最近看了个视频,只要在性情暴躁的人脸上画猫胡子,就能让这个人变得跟猫一样温顺可爱……

    感觉不管说哪个都会被他打死。

    她当时是怎么想的。

    许放就躺在她的面前,浓眉似剑, 睫毛又黑又密,像是鸦羽一样,立体挺直的鼻梁,还有弧度恰到好处的唇瓣。

    看起来毫无防备和攻击力。

    林兮迟看了半晌也没觉得腻,真的觉得许放长得太好看了。

    如果这么一直看着她肯定会控制不住自己然后亲上去的,为了制止她这么龌龊无耻的想法,她只能用笔来丑化他的形象。

    她完完全全是为了保护他的贞洁才做出这样的事情。

    但她总不能这样跟他说,说出来感觉也很奇怪。

    坐久了之后,林兮迟就算缩成一团也没觉得暖和,她突然有点后悔出门前没有戴围巾,裸露在外的脸僵硬无比。她干脆站起来蹦跶了几下,通过运动来取暖。

    林兮迟从小就怕冷,所以每次一到冷天,她穿的衣服永远比别人多。这样的天气别人穿个三件就够了,她会不断往身上套着保暖内衣和羊毛衫,至少塞个五件才罢休。

    不过因为今天是来见许放的,为了不让自己显得过于臃肿,林兮迟再三思考后,还是忍痛脱下了一件衣服,只穿了四件便出了门。

    晚上的风比白天要猛烈许多,结合着这低温,冷风像是刀片一样割在林兮迟的脸上。

    她可怜兮兮地把外套的拉链拉高了些,正想进超市里取取暖的时候,突然就注意到自己身前五米远的地方多了一个人。

    许放。

    无声无息的。

    他站在路灯旁,背着光,五官看不太真切,影影绰绰。只穿了一件薄外套,宽松长裤,脚上套着双黑色拖鞋,像是匆匆忙忙地出来,什么都来不及准备。

    林兮迟的呼吸一滞,往后退了一步之后,又把拉链拉高了些。她身上穿的这件外套连帽子上都有拉链,可以直接拉到顶,整个脑袋都能被封闭在里面。

    要不是因为看不到路,林兮迟都想直接把自己整个人藏进去了。

    她把拉链拉到鼻尖处,低下脑袋,视线垂至地上,畏畏缩缩的,装作一副路过的模样,屛着气从许放旁边走过。

    许放扯了扯嘴角,单手抵着她的脑袋,另一只手把她的拉链拉到顶,他轻笑了声,眼里却毫无笑意。

    林兮迟听到他啧了一声,声音慢条斯理,一字一顿的,带着满满的嘲讽:“就算你拉到这儿——”

    “你看看我认不认得出来。”

    “……”

    林兮迟眼前立刻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她挣扎着把拉链拉了下来,重见光明之后,她突然注意到许放脸上的马克笔痕迹,衬着他那副严肃的表情,看上去滑稽又可爱。

    她有点想笑,但又怕被他看到之后,更是火上浇油。

    林兮迟又低下脑袋,尽自己的努力将嘴角的弧度敛住,弯着眉眼,将话题扯到了别的事情上边,讨好般地说:“屁屁!生日快乐!”

    许放没说话,拽着她的帽子往宿舍楼的方向扯。

    这个姿势有点不舒服,林兮迟使了力,揪了一会儿才把自己的帽子抢了回来,随后小跑着跟在他的旁边,无辜道:“屁屁你怎么不说话。”

    闻言,许放侧头睨着她:“你不是说生日快乐。”

    林兮迟打开手机看了看日期,确定自己没看错时间才说:“是呀,今天就是你生日啊,你忘了吗?”

    许放的意思显然是在计较“生日快乐”里的另外两个字,他收回了视线,淡淡问:“我看上去像是快乐的样子?”

    “……”

    林兮迟偷偷瞅了他几眼,看到他脸上那几根用马克笔画的猫胡须,蹙着的眉头以及紧抿着的唇,突然就不敢说话了。

    大概是察觉到了林兮迟心虚的情绪,许放用眼尾扫了她一眼,也没吭声。

    两人并肩上了三楼。

    这一层住的基本都是国防生,一路走过去全是许放认识的人,他就顶着这样一张脸,被见到的几个朋友嘲笑了几句。

    许放没说什么,倒让旁边跟着的林兮迟徒生了愧意。

    就快走到许放宿舍门前时,两人路过了一间宿舍,里边走出了一个光着膀子的男生,大大咧咧地喊着:“喂!胖子!你们宿舍的——”

    话还没说完,他便看到了许放,改口道:“我操,你这脸怎么回事——对了,你宿舍还有洗衣液吗?”

    男生的身材很好,宽肩窄臀,肤色偏黑,更显出阳刚之气。他像是刚洗了澡,发丝滴水,身上没穿衣服,下身只着了一条及膝的休闲裤。

    浓郁的男性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

    几乎是同时,许放转头,再次将林兮迟衣服的拉链拉到顶,动作迅速又利落,随后才回答了那个男生的话:“没有。”

    下一刻,许放扯住林兮迟的手腕继续往前走,走进了宿舍里。

    林兮迟郁闷地拉下拉链:“你老弄我这拉链做什么。”

    “那你看个屁。”

    “啊?”

    许放没再回答,只是哼了一声,走到床边脱下外套,他里边只穿了一件纯色短袖,看上去像是一点都不怕冷。

    随后,他继续到阳台洗脸。

    林兮迟纠结了一会儿,也跟了过去。看着他用洗面奶洗了一次后,只掉了一点点颜色的马克笔痕迹,她咽了咽口水,弱弱地说:“用酒精应该能洗掉……”

    许放沉默着看了她一眼,脸上的水珠顺势向下流,汇聚在下颚处,掉落到地上。刚刚大概是因为在外面,想给她点面子才没发火,此时他的表情十分难看,像是憋了一路的火气在这一刻瞬间爆发。

    林兮迟立刻闭了嘴。

    他又走回了宿舍,从其中一个柜子里翻出了半瓶酒精,又回到洗手台前,倒在毛巾上开始用力擦脸,倒把火气发泄在自己的脸上了。

    “我帮你洗。”林兮迟抢过他的毛巾,赎罪般地说,“我帮你洗……”

    许放还是没说话,但也没抢回毛巾,低下眼定定地看她。

    林兮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