踮起脚尖,慢吞吞地擦着他的脸,她不敢跟他的视线对上,就盯着他脸上的痕迹,小声说:“我哪知道你会直接就这样出来了啊。”

    许放单手撑着阳台的栏杆,微微弓下身子,将脸凑近她。

    他的脸因为刚刚自己的力道已经开始发红,林兮迟不敢再用力,就一点点地,轻柔地擦掉,然后说:“屁屁今年十九岁了。”

    听到这话,许放眉眼一挑,而后就见她眨了眨眼,意有所指道:“应该要懂点事了,要好好克制自己的脾气,不要总是对善良可爱的人发火。”

    许放额角一抽,冷声道:“你能闭嘴吗。”

    两人的距离靠的极近,说话的时候都能感受对方的气息,就在咫尺之间。

    林兮迟把他脸上的笔画擦得干干净净,满意地点点头,眼珠子一转,突然就跟他的视线对上了。

    从以前,林兮迟就觉得许放的眼睛生的极为好看,眼形偏细长凌厉,内勾外翘。他的眼睛不算大,单眼皮,瞳孔乌黑深邃,像是一块磁石一般,盯着看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地将你吸引进去。

    她对他没有别的想法时,偶尔都会因他这双眼晃神。

    更别说是现在了。

    等林兮迟回过神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盯着他看了多久了。

    他的神情依然像刚刚那般清冷桀骜,眼神却多了几分别的含义,林兮迟看不懂。只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好像离得更近了,她只要轻轻踮个脚,就能亲到他的下巴。

    林兮迟瞬间屏住呼吸,将毛巾往他手里一塞,不自然地别过脸,闷闷地说:“你把脸洗一下。”随后便转身走回了宿舍里。

    许放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很快便站直了起来,拧开水龙头,将毛巾清洗干净,慢条斯理地将脸上的酒精擦干净。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气息悠长地“呵”了一声,但很快,他又挣扎般地狠狠抓了抓脑袋。

    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兮迟心绪不定,她想着刚刚的事情,乱七八糟地往周围看着,然后在宿舍的角落里找出一张折叠小桌子,摊开放在许放的床前。

    她走到许放的书桌前,把蛋糕拿了过来,动作缓慢地把蛋糕盒打开。

    恰好许放也洗完脸从阳台出来了,见到桌上的蛋糕时,他皱了下眉,扫了周围一圈,才不太确定地问:“你买的?”

    “……”林兮迟抬头看他,很快就收回了视线,在蛋糕上插着蜡烛,“不然?”

    许放狐疑地看着她,走过来坐在她的面前。

    国防生的宿舍每周要检查三到四次卫生,都是不定时检查,所以宿舍里时时刻刻都保持地很干净。

    两人直接席地而坐。

    注意到许放一直盯着她看,林兮迟装作没注意到,一直垂头点蜡烛,还随意地扯着话题:“你舍友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许放也凑过来,帮她一起把蜡烛点了。

    点满十九根后,林兮迟站了起来,往门口的方向走:“你先别吹蜡烛,我去关灯,这样才比较有气氛。”

    把灯关上,林兮迟把书桌上的袋子抱了过去,笑眯眯地坐在他的面前。

    “你要不要先许个愿。”

    “哦。”许放背靠着床沿,懒洋洋道,“希望你今年能变聪明一点。”

    “……”林兮迟懒得跟他计较,把手上的袋子很明显地在他眼前晃了一下,“你能不能许点正常的,比较实际的愿望。”

    看到袋子上的标识,许放又皱了眉:“你哪来的。”

    林兮迟懵了:“我买的啊!”

    他完全不相信她的话,继续思考:“林叔叔穿这个牌子的鞋?”

    林兮迟:“……”

    她突然想起了以前她总送他一些自己用过的东西。

    这样的事情对于她来说,完完全全就是黑历史。

    林兮迟的脸突然就红了大半,硬着头皮想为自己挽回面子,她抿了抿唇,认真地说:“这就是我买的,全新的,没有人穿过的,我挑了很久的!”

    说到最后,因为激动,她的音调都扬了起来。

    沉默一瞬。

    此时,房间里仅剩火烛的光,照射在在两人的脸上,明明灭灭。

    许放敛着下颚,突然就笑了声,眼尾微微上扬,视线从林兮迟手里的袋子一寸寸的向上挪,与她的目光平视。

    眼里的情绪像是漩涡般暗涌,一点点地感染着她。

    是氛围的推动,还是因为长久以来的渴望,令他无法再继续克制下去。

    许放哑着声音,突然说:“我感觉我永远猜不对你的想法。”

    林兮迟的情绪平静下来,闷声说:“什么。”

    随后,许放又伸手,第三次将她的拉链拉到顶。林兮迟的视野里瞬间又陷入一片黑暗,只有微弱的光线从拉链的缝隙里透了进来。

    她正想发火。

    就听到许放继续说。

    “但这次我感觉我猜的应该没错。”

    一时间,林兮迟的呼吸也迟缓了下来,她掐着手指,突然就有了种预感,预感他接下来说的话,一定是能让她的心脏跳到嗓子眼的话。

    果然,下一刻,许放的声音再度响起。

    声音清润低哑,在这个昏暗的房间里回荡着。

    “你是不是暗恋我。”

    第38章

    因为他的这句话, 气氛突然变得暧昧又沉寂。

    狭小的室内,昏暗的光线, 忽明忽暗的火烛。坐在她对面的少年说出的那句话,在这样的氛围下, 显得缱绻而温和。

    可却又充满了深深的压迫感, 让林兮迟像是要喘不过气来。

    脑袋空白了半晌,林兮迟甚至开始感谢许放刚刚把她外套上的拉链拉到头顶的举动。有了这一道屏障, 即使是与外界的空气隔绝开来了,她都觉得呼吸顺畅了不少。

    林兮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句话。

    她觉得自己可以蒙混过去的, 她随随便便都能说出好多话来反驳他的这句话,让他再也不会产生这样的念头。

    然后她就能逃过这一次了,她就能化解掉将这样尴尬而不知所措的状况。

    只要她笑着打哈哈过去,用开玩笑的态度说你在想什么啊, 他们的关系就会恢复到从前那样。可能会有一点变化吧, 但时间久了,肯定能变回从前那样。

    就这样做吧。

    必须明确他也喜欢自己, 才能告白。

    必须这样。

    不然连朋友都当不了了。

    林兮迟咬了咬牙,伸手把拉链往下拉,表情像是上战场那般,英勇而不退缩。她把拉链拉到鼻尖处, 露出一双乌黑亮晶晶的眸子。

    恰好撞上他的视线。

    像是在她沉默的这段时间里,他就一直盯着她,从未挪开过视线。仿佛要隔着那一层布料,将她的内心分析的透透彻彻, 想知道她的想法究竟是如何。

    他的双眼很深沉平静,倒映着眼前的烛光。那光线很微弱,像是被她轻轻一挥,或者随意的说几句,就要熄灭掉,变回一片漆黑。

    林兮迟原本准备好的话顿时一句都说不出来了,她垂下脑袋,避开他的视线。恰好看到蛋糕上的蜡烛,几乎已经要烧到底部了,她才弱弱地张了口,很刻意的转了话题。

    “你快许愿啊……”

    她的这个反应像是给了他答案。

    许放垂下眼睫,微微发颤。他用舌尖舔了舔唇角,自嘲般地笑了一声,声音慢条斯理又带了几分哑意:“愿望啊——”

    他顿了几秒,清了清嗓子,像是把情绪调整回来了,语气变回之前那般吊儿郎当而漫不经心:“你把刚刚的话忘掉吧。”

    “……”

    这句话好像是在给她一个台阶下。

    她明明应该要松一口气才对,明明应该侥幸逃过了这一劫才对。可她只觉得这样的发展好像不太对劲,也完全没有让她觉得心情好过一些。

    眼前的许放脸上虽然没带什么表情,但他好像很不开心。

    林兮迟不知道他的难过从何而来,可许放有这样的情绪,也会让她很难过,也会让她觉得眼前一涩,鼻尖泛酸。

    说完之后,许放坐端正了起来,脸上没什么表情,随口道:“啧,几百年没吹过蜡烛了……”他低下头,做出了个要把蜡烛吹熄的姿势。

    与此同时,林兮迟抿了抿唇,觉得自己紧张的手都僵了,她深吸了口气,将拉链扯下来,抢先一步把蜡烛吹熄。

    随着她的举动,宿舍里瞬间陷入一片漆黑。

    没想过她会有这样的举动,许放有点怔愣,整个人还顿在原处,过了几秒才皱着眉道:“你做什么。”

    “哦。”林兮迟也发愣,缓缓地缩回位置上,小声地说,“就是,你刚刚的那个愿望……那什么,我还没想好能不能帮你实现……”

    幽暗的房间里,气氛随着她这句话凝固下来。

    林兮迟的耳边静谧一片,她能很清晰地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心脏在狂跳,不知所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