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迟被他骂了成百上千次,没有一次能记住他的话,并且还越发的猖狂。他当时才刚睡着,被她吵醒后,头皮一炸,只想发火。

    然后他满脸是戾气,睁开眼,看到了她的模样。

    她就趴在他的床边,脸跟他凑的极近。

    眼睛又圆又大,带了点俏皮的棕色;皮肤细腻白皙,被阳光照射出浅浅的绒毛;小巧挺立的鼻梁下方,红艳的唇扯出一个愉快的弧度。她笑起来尤为好看,眼睛微弯,有点像个月牙儿,唇边还有一个很深的笑涡,长得漂亮又平易近人。

    “……”许放忽地闭了闭眼,本来想让她滚的话瞬间咽回口里,少年音因为刚睡醒有些沙哑,低低地应了一声。

    “嗯,开心。”

    那是他头一回,莫名其妙地对着林兮迟克制了自己的脾气。

    她好像有点开心。

    那好吧。

    这次就不发脾气了。

    ……

    ……

    不管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

    所幸,这家伙难得的善待了他一次。

    没有让他等太久。

    跟许放道别后,林兮迟愉快地哼着歌回了宿舍。她现在还有种特别不真实的感觉,浑身轻飘飘的,脑袋恍惚的像是喝了酒,却又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

    这是脱单的魔力吗。

    林兮迟真想找个地方打个滚。

    回了宿舍。

    今天因为想给许放庆生的缘故,林兮迟连作业都没写就出来了。此时宿舍另外三人都坐在位置前,安静地写着实验报告。

    林兮迟收敛了嘴角的弧度,也没吵她们,安安静静地回到位置上。收拾了一番后,她进宿舍里洗了个澡,这才出来开始做作业。

    磨磨蹭蹭,在加上各种琐事,林兮迟坐到桌前也差不多十一点了。宿舍熄灯时间是十二点,但辛梓丹睡得早,一般她们十点半左右就会关灯。

    林兮迟开了桌上的台灯,昏黄色的光,显得寂静宁和。周围安安静静的,偶尔能听到陈涵和聂悦用气音说话,还有敲键盘的声音。

    她点亮手机,看了一眼。

    许放在微信上找了她一次,恰好是十点半,国防生宿舍熄灯的时候。

    许放:【睡了。】

    想表达的大概是“我这边熄灯了,不要找我了,你找我我也回不了了”的意思。

    往常许放都不会特地跟她说一声。他俩一般都是,如果在聊天的话,到点的时候许放会跟她说一声,但没有聊天的话,林兮迟也懒得管他是不是熄灯睡觉了。

    这个好像是女朋友的待遇。

    连睡觉都要跟她说一声。

    林兮迟愉快地回了个晚安,随后才打开电脑开始写实验报告。

    完成的时候,林兮迟才注意到,其他两个舍友也回了床,没有被灯光覆盖到的位置黑漆漆的,唯有林兮迟所在的位置冒着光。

    她伸了个懒腰,打开之前为了攻略许放准备的那个小本子。

    从9月16日开始,到现在每天写一页,加起来也差不多有四十页了。还不到四十页,准确来算,是三十九页。

    林兮迟翻到最新的一页,是她昨晚刚写的计划。

    DAY 39:2011年10月24日,周一。

    给许放订了个水果蛋糕,还准备送他一双他喜欢牌子的运动鞋。要亲自把东西送到他宿舍,给他庆祝生日。另,如果足够幸运,有这么一点可能性,他的舍友都不在宿舍的话:

    点蜡烛的时候要关灯,昏暗的光线里,异性单独相处,最容易滋生出暧昧,说不定侥幸还能让许放动了心。

    吹蜡烛之前,让他先许愿,并声称要把他实现愿望,用柔情攻势一步步将他的心拿下,让他无法抵挡,溃不成军。

    ……

    ……

    这太准了吧。

    林兮迟瞪大了眼,心想她真的是情商爆棚,制定了正确的计划之后,轻而易举地就拿下了许放。仅仅只花了三十九天的时间,她居然就追到了这么难搞的许放。

    她真是太厉害了!

    那之后还要做什么好。

    先制定个小目标。

    一步一步来的话,第一步应该是牵手吧。

    唉许放那家伙也没谈过恋爱,他肯定也什么都不懂。没关系,她比他聪明,她能让他坐享其成,让他明白跟自己谈恋爱是一件多么美好又轻松的事情。

    牵手这事容易,她随时随地都能做,那就今年之前牵手吧。

    然后是……

    想到这个,林兮迟一顿,抬手摸着唇,突然想到今天在那狭小的室内,咫尺间的气息交融,几乎要碰触到的温热柔软。她的手向上挪了些,捂住发烫的脸。

    接吻这事情,必须天时地利人和,要找到正确的时机。

    但这个时机可能不太好找。

    林兮迟懊恼地挠挠头,想着只是制定一个小计划,便犹犹豫豫地写了个“三年内接吻”,想了想,她很快便划掉,改成“五年”。

    看着这行字,林兮迟抿了抿唇,放下笔,用双手捂着脸,平复了下呼吸之后,她再度低了头,看着那暖黄色的纸张。

    唔,既然是小计划。

    那就。

    林兮迟很怂的捏了捏拳头,慢吞吞地把“五年”划掉,改成了——

    “十年”。

    因为精神的振奋激动,林兮迟翻来覆去了一个晚上都没怎么睡好,第二天天一亮她就醒了,忍着寒冷爬起来洗漱。

    早上第一节 课从八点开始,时间还早,宿舍其余三人都还在睡梦之中。林兮迟不敢弄出太大动静,轻手轻脚地换好衣服便出了门。

    林兮迟到饭堂去买了早餐,决定继续自己的温柔攻陷,让许放完全没法离开她,长期下来就会对她痴迷无比,无法自拔。

    先送个早餐先。

    买十个肉包,一会儿给他九个。

    这应该能让许放明白,自己是个阔气又对他好的人吧?

    林兮迟乐滋滋地抱着早餐到许放的宿舍楼前,站在其中一棵树下,正想给许放打电话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她眨眨眼,定眼一看,来电显示:屁屁。

    林兮迟心想这就是恋爱的力量,默契也变得十足,她弯着眼接起了电话,还没等她开口,那头的许放便道:“下来。”

    他猛地就来这么一句,林兮迟也没反应过来。

    “啊?”

    可能是觉得她还在睡觉,许放顿了一下,语气没先前那么生硬,通过电流过来多了几分磁性,说的话却让她非常猝不及防。

    “我在你宿舍楼下。”

    “……”

    “给你买了早餐。”

    “……”

    第40章

    听着他在电话里的话, 林兮迟吸了吸鼻子,呆滞地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十个包子, 思考着应该怎么应付现在的这个状况。

    如果是她先打电话说这两句话,感觉她就能理直气壮一些。但现在许放先打过来了, 就让她莫名有了种, 她不知廉耻地抢了他的事情做的感觉。

    那她要不要装一下自己还在睡觉的样子。

    毕竟他头一回给她献殷勤,如果这次拂了他的面子, 他肯定再也不会做这种事情了。不过装睡是容易,可她现在手里还有十个肉包, 这要怎么处置。

    不能浪费粮食的啊。

    林兮迟磨磨蹭蹭地思考着,迟迟都没给他回话。

    许放以为她又睡过去了,声音扬高了些,催促道:“快点。”

    林兮迟还是没回话, 整个人的思绪还放在“十个肉包”和“装睡”之中, 在她这,这两个的概念等同于“珍惜粮食”以及“给许放面子”。

    下一刻, 许放的音量又恢复成正常分贝,语气很沉,无甚波澜地,用平静的态度来给她施压:“林兮迟。”

    听到这个语气, 林兮迟瞬间打了个激灵,没再考虑。她舔了舔嘴角,转身往自己宿舍楼的方向走,边小心翼翼地喊他:“屁屁。”

    “嗯?”

    “你吃肉包吗?”

    “……”

    林兮迟边啃着包子边走到宿舍楼下, 还没过十分钟便看到站在她宿舍楼下的许放。他的手里提着一个牛皮纸袋,穿着黑色毛呢大衣和白色中领毛衣,视线放在宿舍门口,没往这边看。

    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的侧脸,立体而利落五官曲线,背脊挺直,气质精神,看起来挺拔而俊朗。

    林兮迟嘴里咬着东西,没喊他,沉默着走到他身后,用鞋尖碰了碰他的鞋尾。

    许放下意识回头。

    就见林兮迟睁着双大眼看着他,看着不像是刚醒的模样,嘴巴咀嚼着,吃着手里的肉包子。

    今天的天气不太好,气温比过去几天都要低。天空浓云重重,虽然没有下雨,但空气里全是湿气,稍稍吹来一阵清风,都会带来刺骨的寒意。

    所以林兮迟穿的并不少。

    她六点就醒了,那时的温度极低,而且刚醒来还是最怕冷的时候,她在一片昏暗里找衣服,摸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