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的就往身上套。

    林兮迟也记不得自己穿了几件了,总之她现在虽然暖和,但是行动很不便,僵硬又迟缓,像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许放默不作声地看着她。

    林兮迟注意到了他的眼神,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又抬头看了看许放此时的穿着。两人对比鲜明,一个臃肿矮小,一个高大清瘦。

    她张嘴把最后一口包子吃下去,然后费劲地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擦嘴。

    把纸巾丢入塑料袋里,林兮迟用空着的手把围巾下扯了些,调整着脑袋上的毛线帽的位置。察觉到他还看着,她忍不住说了句:“今天有点冷。”

    所以这次没法为了你注意点风度,少穿一件衣服。她在心里补充了句。

    闻言,许放点亮手机看了眼,轻声说:“今天九度。”

    林兮迟连忙点头,想找到他的认同感:“嗯嗯,很——”冷吧。

    “看到你这样。”许放的眉头舒展开来,懒洋洋道,“我以为是零下九度。”

    “……”在纠结要不要夺回点风度,林兮迟犹豫着又把围巾向下扯了些,还没等她有更进一步的动作,许放忽地把手里的牛皮纸袋往她怀里一塞。

    林兮迟很自然地接住。

    许放抬手,安静地把她的围巾半解,然后重新缠绕,打了个小结,让她的小半张脸都被埋在围巾里边,漆眸深邃而温和。

    被他这样看着,林兮迟眨了眨眼,脖子一缩,像是有点不好意思。

    许放没怎么戴过围巾,所以此时系围巾的方法随意又生疏,就是胡乱的往上缠,远远看着就像是在捆绑木乃伊一样。

    林兮迟有点呼吸困难,但他一片好意,也难得这么温柔,她又不想当着他的面把他的成果直接破坏掉。而且缠好围巾,确实比先前松松垮垮地戴着暖和了不少。

    因为这两点,林兮迟觉得这点呼吸困难还是能忍受的。

    戴好后,许放重新拿回她手里的东西,长腿一迈,径直往前走。

    林兮迟顿了几秒,连忙小跑着跟上。

    过了半分钟,许放的脚步慢了下来,并肩走在她的旁边。

    走了一小段路,林兮迟实在觉得不太舒服,连说话都要隔着好几层布料,她闷闷地低着头,开始扯着围巾,想把它扯松一些。

    下一刻,注意到她的动静,许放望了过来。

    “戴着。”

    听到这话,林兮迟立刻放下手。

    许放的眉眼低垂,睫毛像鸦羽一样又密又长,语气漫不经心,一副为她着想的模样,继续道:“把你脸遮好,别人就不会认出这么肿的人是你了。”

    “……”

    宿舍楼附近就有家校内超市,超市外有放着几排桌椅,供学生使用。林兮迟本想去那,但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还是被许放扯到了最近的饭堂。

    此时七点出头,饭堂已经陆陆续续有学生进出。并不是高峰期,所以大部分座椅都是空着的,几个学生零零散散的占了几桌。

    找了个空位,林兮迟先一步坐下。

    许放把手上的东西全部放在桌子上,这才慢条斯理地坐到她的对面,伸手把装着肉包子的塑料袋上的结打开。

    透明的塑料袋,里边用白色纸袋装着热腾腾的肉包。

    许放对林兮迟这么早起的行为也没多想,只觉得她就是想吃肉包,便早起来买了,然后顺便也给他买了一份。

    虽然提着的时候就觉得这个重量不太对劲,但许放依然没有想太多。

    此时拆开了袋子,看到纸袋里边的层层叠叠的肉包子,许放的表情才有了些变化。肉包的个头虽不大,但这个量也让他的表情僵硬了几秒。

    许放的眉头微拧:“你买那么多干嘛。”

    林兮迟弯着眼,献宝似地说:“给你吃。”

    “……”

    “你买了多少个。”

    “十个。”

    “……你吃了几个。”

    “一个。”说完后,林兮迟开始强调,表情狗腿而骄傲,“别的都是你的!我不跟你抢,我都是给你买的。”

    “……”他可能会撑死。

    许放闭了闭眼,放开手里的东西,把那个牛皮纸袋扯了过来。

    这个距离,林兮迟才注意到牛皮纸袋上有个标识,是学校外边的面包店的。她去过几次,记得一个面包的价格并不便宜,大概等同于她二十个肉包的钱。

    下一秒,许放从里边拿出两个面包和一个巧克力蛋糕,还有两瓶牛奶,放在她的面前,说:“你看看要不要吃。”

    面包细而长,撒上抹茶粉,用纸包着,泛着浓郁的香气。旁边的三角形蛋糕,层层叠叠,包裹着夹心,巧克力酱向下流,最上边点缀着两颗草莓。

    就连牛奶都是用宽胖可爱的玻璃瓶装着的。

    林兮迟原本的得意洋洋瞬间荡然无存:“……”

    他一个大男人怎么活的这么精致。

    林兮迟对比着桌上的两种食物,觉得自己带来的那九个包子像是拿去喂狗的一样,完全不像是同个桌上应该出现的食物。

    她郁闷地垂头,觉得自己吃许放带的早餐,许放吃她带的早餐这件事情,实在太不公平了。但她又受不了蛋糕的诱惑,在心底天人交战了一番便慢吞吞地拿起了勺子。

    许放注意到了她的表情,弯了弯唇,这才拿起了那几个肉包开始吃。

    把蛋糕吃完之后,林兮迟眼巴巴地看着旁边的两个面包,看着许放面前还剩下五个包子,便偷偷地拿起一个来啃。

    她留一个面包给他吃。

    一定会留一个的。

    她对他这么好,怎么可能不把好的东西留给他。

    几分钟后,林兮迟又眼巴巴地看着最后一个面包。注意到许放面前还有两个包子,她磨蹭了一会儿,还是拿起了那块面包。

    许放吃了那么多肉包,一定吃不下面包了。林兮迟想。

    她是在为许放排忧解难,为他着想才把这个面包吃下去的,不然她不会吃的,她其实也很撑了。

    虽是这么想,但之后每咬一口面包,林兮迟的愧意和紧张就上来一分。

    这种行为真的太渣了,有三个吃的,她一个都没分给许放。

    这和她所想的温柔攻势差了个十万八千里。

    许放没察觉到她的心理活动,只想着怎么把面前的早餐都解决掉,他很少试过早饭吃这么多,但勉强还算能吃的下。

    他还想着幸好他买的早餐没多少,林兮迟应该也吃的下。如果她吃不下的话,他应该还是能勉强地硬塞下去。

    完全没想过要跟她抢。

    等他终于把最后一个包子咽下去后,许放抬眼,突然注意到林兮迟盯着他的目光,神情幽幽地,带了点下定决心的意味。

    许放疑惑地看了她一眼,问:“你干嘛,还饿?”

    林兮迟不答反问:“屁屁,你知道吗?”

    “什么。”

    “我听别人说,许家从你这一代开始,开始有了个诅咒。”

    许放皱眉,完全没听过这个传说:“什……”

    他的话被林兮迟打断。

    “如果许家长子随随便便地就甩了初恋对象。”林兮迟觉得自己这话不太好,但却有足够的威慑力,只好咬着牙说完,“从此以后,他放的屁就会变得又响又臭。”

    “……”

    第41章

    话音刚落。

    不远处还有个学生不小心把餐盘掉到地上, 哐当一声响,在略显静谧的饭堂里显得格外刺耳。

    林兮迟的注意力偏向那侧, 但很快就回过神来,突然注意到眼前的许放默不作声地盯着她, 黑眸里波澜不惊。

    原本冒起的那股想威胁他的想法瞬间消失, 她的心虚感又增加了几分,不动声色地避开他的视线, 低头把桌上的包装纸和塑料袋收拾好。

    许放面无表情地思考着她刚刚说的话,完全不懂她为什么在他们在一起的第一天就开始想他会甩了她的事情。

    这个诅咒粗俗又幼稚, 明显就是她随口扯的,漏洞百出,还顶着一副想让他听到之后变得恐惧紧张的模样。

    怎么老是一副傻乎乎的样子。

    许放没因为这个生气,但也懒得搭理她这句话。他把所有垃圾塞进那个牛皮纸袋, 起身往垃圾桶的方向走。

    林兮迟连忙跟上, 捧着瓶牛奶继续喝着,心想着这个诅咒是不是说的太狠了。她走到许放的身后便放慢脚步, 乖乖跟在他后头。

    两人走出饭堂。

    此时七点半左右,现在从饭堂出发到教学楼,到那应该差不多到上课时间。

    许放第一节 没有课,林兮迟的则是动物解剖学的实验课。因为昨天就想着今天给他送早餐, 所以她昨晚就收拾好了东西,此时书包里装好了今早上课要用到的书,也不用再回宿舍一趟。

    一路沉默。

    许放走在前面,林兮迟走在后边。

    她低着头思考着, 要不要告诉他自己说的这个诅咒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