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不断地聊着天。

    许放换回了刚来时的衣服,黑色外套和灰色运动长裤,身材高大,容貌俊朗,气质清冷微带戾气,看起来利落干净。他站在两人的中间,神态懒洋洋的,听着他们两个笑嘻嘻地说着他的坏话。

    次数多了,他也不想忍了,捏着林兮迟的手微微加重,听到她笑着求饶了才放松,然后不动声色地给她揉了揉。

    今天的天气依旧不太好,空中的云朵聚成一团,颜色偏阴,像是下一刻就要下雨,然后被冷空气凝成雪。但也恰是吃火锅的好天气,三人商量了一番,决定到校外的一家牛肉火锅店吃午饭。

    午饭的时间格外多人,到店时,恰好赶上其中一桌人吃完走人。

    三人快速点了菜,之后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等火锅一上,蒋正旭和许放便起身到调料区去弄火锅蘸料,留林兮迟一人在位置上看好带来的物品。

    林兮迟本来正玩着手机。她刚手机一关,心想着他们怎么去了那么久,往调料区那边一瞥时,恰好就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女生在跟许放搭话,手里拿着手机,像是在要微信号。

    许放全程面无表情的,女生背对着林兮迟,所以林兮迟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只觉得那女生光着细而长的腿,穿着绿色的宽松卫衣,看起来可爱又有气质。跟她这臃肿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林兮迟低下眼,没再看。

    很快,许放回来了,手里拿着两碗蘸料。他漫不经心地递到林兮迟的面前,示意这两碗都是给她的。

    里边放了不少葱和香菜,林兮迟的眼前映入两股十分晃眼的绿色。

    颜色像是那个女生穿的衣服,又像是预示着她即将带上的的绿帽子。

    停滞两秒。

    林兮迟抬头,正经地看着他:“我不吃这个。”

    许放是知道她的口味的,扬了眉:“那你要吃什么。”

    “反正不要绿色的。”林兮迟鼓了下腮帮子,认真地说,“你理解一下吧。”

    “什——”

    他的话还没说话,就听林兮迟继续道:“我现在见不得绿。”

    “……”

    作者有话要说:

    屁屁:瞧你这醋劲儿。

    第44章

    恰好蒋正旭也拿好蘸料回来, 见许放站着没坐,他也没管, 飞速坐下来,拿起一盘肥牛往漏勺里倒。往汤底里烫了十几秒后, 手一抬, 把漏勺挂在锅边的小勾子上。

    做完这一系列流程,蒋正旭发现许放还是站着, 便扬着眉道:“你要站着吃?”

    许放没理他,把林兮迟扯了起来, 拉着她往调料区那边走。

    林兮迟挣开他的手,蹦跶着回到位置上,把外套脱掉,这才走过去揪着许放, 到调料区弄了一碗蘸料。

    许放抱着臂站在她旁边, 看着她像不要钱一样疯狂地往碗里装朝天椒,然后再往隔壁挖了几勺辣椒油。

    他的眼皮一跳。

    果然, 下一刻,林兮迟的方向一转,把这碗蘸料递给他,面带深情地说:“屁屁, 给你。”

    “……”

    她的态度认真而恳切:“我希望我们的爱情能像这碗东西一样红红火火。”

    许放抿着唇,无波无澜地扫她一眼,没接过,蹲下身, 在下方的柜子里拿多了两个干净的碗,漫不经心地弄着新的蘸料。

    林兮迟站在他隔壁瞅他。

    许放弄好一碗就往她手里塞,拿一碗新的替换了她手里的那碗。她的两只手满了,他再弄了一碗,顺手把那碗红艳艳的蘸料拿起来,往座位上走。

    林兮迟跟在他屁股后头。

    她的位置靠里,许放站在外边,停顿了下,往她先进去。坐好之后,许放把最开始弄的那两碗蘸料放在自己面前,把新弄的三碗都给她,最后把林兮迟为“爱情”弄的那碗蘸料推到蒋正旭的面前。

    蒋正旭瞅一眼:“给我?”

    许放伸手把漏勺上的肉全部倒进林兮迟的碗里:“嗯。”

    蒋正旭拿起来闻了一下,瞪他:“你他妈想辣死我啊。”

    “不是。”说到这,许放轻轻瞥了林兮迟一眼,“我希望我们的友谊能像这碗蘸料一样,红红火火。”

    “……”

    “不用了。”蒋正旭把蘸料推了回去,“你这他妈是希望我死吧。”

    “哦。”许放的视线正对林兮迟,话却是对着蒋正旭说的,暗示意味强的很,“可能是吧。”

    林兮迟:“……”

    这件事情给了林兮迟一股很强烈的危机感。

    回宿舍之后,林兮迟拿着她的攻略计划小本子,开始反省了起来。整个人坐立不安,坐了又站,站了又在位置附近来回踱步。

    惹来了宿舍另外三人的关注。

    很快,林兮迟站起身,打开衣柜,翻了翻里边的衣服。她的衣服是在高考完的那个暑假,林兮耿陪着她一起去买的。

    全程她就在一旁看着林兮耿给她选,帮她试。知道她怕冷,所以林兮耿给她买的冬装大多都很厚,但款式也很好看。

    林兮迟握握拳,把这些衣服全部挪到衣柜的边上,然后拿出一件羊毛衫。过了一会儿,她还是拿了一件厚外套出来。

    林兮迟翻了半天,终于在其中一个收纳箱里翻到了一条裙子。

    像那个女生一样光着腿是不可能的,想着,林兮迟纠结了一会儿,拿出一条加厚的秋裤,对比着搭配了起来。

    聂悦咬着小零食,靠着林兮迟床边的爬梯:“你干嘛。”

    “我在挑明天穿的衣服。”

    “你平时不是随便套几件就好了吗?”

    “对,从今天开始,我要改变形象了。”

    宿舍只有林兮迟和陈涵脱了单。

    陈涵的对象是跟她同一个部门的一个数学系的男生,性格成熟稳重,看起来很老实,对她非常好。她脱单的时间和林兮迟差不多,都是十月中下旬。

    女生在恋爱的时候总是漂亮的。

    正处热恋期,陈涵过的快乐又美满,整天笑呵呵的,在打扮方面也注重了些,仅仅过了一个月,就漂亮了许多。

    反观林兮迟。

    一跟许放在一起了,原本她还有那么些许注意形象的念头瞬间没了。再跟许放出去也依然是穿的厚而臃肿,像个球一样在他旁边蹦蹦跳跳。

    除了在一起的第一天,许放说她的形象很臃肿,还用围巾缠住了她的半张脸,但之后他没再提过。林兮迟也乐得轻松。

    但现在,林兮迟觉得她这个想法是不行的。

    男人全部都是视觉动物。

    许放肯定也是。

    聂悦就在一旁看着林兮迟一脸雄心壮志,咔咔咬着嘴里的薯片:“从十分肿变成八分肿吗?”

    “……”

    “明天会出太阳,好像不太冷,十多度吧。”聂悦凑过来帮她,把那条加厚的秋裤扔开,拿了条薄的,“穿这条就好了,然后外边——”

    聂悦在她的衣柜里翻了翻:“穿这件吧。”

    林兮迟看着她手里的那件红白条纹的薄毛衣,身子抖了抖:“只穿这件?真的吗?这还能出门?”

    聂悦点点头:“你里边穿件保暖内衣就不冷了呀,我平时都是这么穿的。”

    林兮迟满脸挣扎地看着那件衣服。

    见她这样,聂悦继续说:“才十几度你就穿四五件的,等之后温度降到零下了你怎么办。”

    林兮迟舔了舔嘴角:“穿六七件……”

    “……”

    第二天,林兮迟要早起。早上起来时气温极低,她从出了被窝就开始发抖,上厕所的时候抖,刷牙的时候抖,连洗脸都是抖着用一旁饮水机里的热水来洗的。

    出门前,林兮迟实在没有勇气,在衣柜前折腾半天,还是按往常那样穿,最后还被被聂悦嘲笑了一番。

    下午上英语课前,林兮迟看到许放就穿着一件纯色卫衣,懒洋洋地趴在桌上补眠。她垂下眼,看着他的腰,顿时有了个想法:如果许放来抱着她,隔着那么多件衣服,估计就跟抱着一个桶没有任何区别。

    她是一个行走的桶。

    水桶迟。

    林兮迟打了个寒颤。

    晚上回宿舍,林兮迟又拿着小本本开始反省自己的行为。

    反省过后,林兮迟把明天要穿的衣服拿了出来,然后把衣柜锁上,将钥匙递给了聂悦,再三强调,不管她怎么求情都不要把钥匙给她。

    聂悦欣然接受。

    隔天,林兮迟没有早课,第一节 课从九点半开始。她磨蹭到八点多才醒来,在位置上抱着热水袋,喝了一杯热牛奶,倒也不觉得很冷。

    然后她换了那身聂悦给她搭配的衣服。

    林兮迟照了照镜子,蹦跶了两下,嘴角弯了起来。

    确实比之前好看。

    出了门,林兮迟就笑不出来了,全程抱着聂悦的手臂,躲在她的身后,试图躲开这四面八方来的风。

    进了教室,全身顿时袭来一阵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