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多的都没有。

    许放站在原地思考着,眉头微蹙。他没有想过两人会在外边呆到这么晚,所以也没提前准备住的问题。

    虽然是双人间,两人不是睡同一张床。但始终是不同性别,不太方便,而且两人的关系才刚有了一点进展,一下子跃到这也太快了。重点是林兮迟也不一定会愿意,但说不定会因为不知道怎么拒绝就同意了。

    想到这,许放转头看向林兮迟。

    她就站在自己身后的位置,可能是因为冷,她脖子上的那条米色围巾又缠绕了好几圈,半张脸就藏在里边,露出一双骨碌碌的鹿眼。

    许放忍不住揉了揉她的脑袋,淡声说:“再去别的店看看?”

    “不是有房间吗?”林兮迟纳闷地问,随后凑上前,自己去问前台的那个女生,“剩一间标准间吗?现在还能订吗?”

    女生回:“可以的。”

    林兮迟完全不像许放那么矜持又犹豫,麻利地掏出自己的身份证,推到他的面前:“那我们订,两个人住。”

    女生拿过她的身份证,又看了看许放:“这位的也要。”

    闻言,林兮迟拍了拍许放的手臂,像是强抢民女一样,催促道:“快啊。”

    “……”

    这家民宿的设配齐全,环境也算干净,两张单人床并列排放,中间用床头柜隔着,纯白色的床单看起来格外晃眼。

    林兮迟脱了鞋子,坐在床上玩手机。

    许放走进浴室里调着热水的温度,很快便走出来,下巴微微一抬:“去洗澡。”

    林兮迟没动:“你先去洗,我要洗很久的。”

    许放也没在两人谁先洗之前纠缠太久,他扯了扯嘴角,从袋子里翻出两人刚刚在便利店买的贴身衣物,便走进了浴室里。

    此时已经凌晨一点半了,林兮迟玩了会儿手机,困得眼皮都耷拉下来,差点睡着的时候,许放恰好从浴室里出来。

    开门的咔嚓一声,让她的神智清醒了些。林兮迟立刻起身,嘟囔了句“你快点睡吧”,便拿着换洗的衣物往浴室里走。

    因为时间太晚的关系,林兮迟加快了洗澡速度,很快便洗完了。洗了个热水澡,她也没刚刚那么困了,吹干头发便出了浴室。

    许放还没睡,他靠在床头的位置,低着眼玩手机。

    林兮迟走过去把灯关上,然后爬到另外一张床上,像只猫一样,磨磨蹭蹭地往被窝里钻。

    见她洗好躺床了,许放才摁灭手机屏幕,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躺了下去,在黑暗里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林兮迟原本的困意已经散了大半,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天也睡不着,忍不住开口问他:“屁屁,你睡了吗?”

    许放的呼吸声缓而规律,顿了几秒后,才淡淡地应了一声:“嗯。”

    因为国防生十点半就要熄灯的缘故,许放的作息时间变得格外规律,已经很少试过这么晚还没睡觉了,此时他真的是困得一点都不想搭腔。

    林兮迟哦了一下,在床上滚了滚,把自己滚成一个毛毛虫后,又百无聊赖地问:“屁屁,你现在能醒一下吗?”

    “……”许放翻了个身,装作已经睡着了,背对着她。

    林兮迟正躺着,看着天花板:“你醒不来吗?”

    “……”

    “那我等你醒了再睡。”

    许放忍无可忍地坐了起来:“你要做什么。”

    听到他的回应,林兮迟转过身看向他,笑眯眯道:“没有,我就看看你睡了没有。”

    “……”许放觉得自己真是上辈子欠了她的。

    过了一会儿,林兮迟又问:“屁屁,以前你是叫我出来一起跨年吗?”

    许放闭着眼,过了好半晌才说:“才发现?”

    “嗯,突然想到的。”林兮迟抱着被子,也慢慢地有了些困意,声音变得有些闷,“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

    他的声音散漫带着睡意:“谁知道你这么蠢。”

    “你才蠢。我那时候都没觉得是跨年,我妈说大年初一才是新年,还有……”像是有说不完的话,林兮迟一直源源不断地扯着事情。又提起许放总找她出来跨年的时,她的声音顿了一下,好奇地问,“你那时候就喜欢我了吗?”

    说完后,她看向许放,才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这次好像是真的睡着了。

    林兮迟喊了他几遍都没再得到他的回应,这次她没再缠着他说话。她打了个哈欠,又打了个滚,闭上眼,很快便睡了过去。

    等她的呼吸声变得均匀而轻缓时,许放在黑夜里睁开了眼,看向林兮迟的方向,嘴角微不可察地弯了下,良久后,才轻声说:“是啊。”

    宾馆的被子比林兮迟宿舍的薄了一倍。

    她刚洗完澡的时候,全身热乎乎的,钻进被子里就觉得十分暖和,也没觉得这被子薄。半夜的时候,林兮迟忽然被冷醒,迷迷糊糊地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

    快五点了。

    她吸了吸鼻子,两只冰冷的脚蹭了蹭,难受地把自己整个人钻进被子里。

    这被子这么薄。

    不可能就她觉得冷,许放肯定也很冷。

    等被子里的空气变得稀薄了,林兮迟才爬了起来,费劲儿地抱起被子,铺到许放的被子上边,然后才小心翼翼地钻进他的被窝里。

    两条被子肯定就不冷了。林兮迟想。

    虽然是单人床,但床也不小,两个人睡绰绰有余。

    许放的体温比她高,林兮迟一进被子里,就觉得自己像是进到了一个暖炉里。这热度让她特别想蹭过去,但她觉得她一碰许放,肯定立刻就会把他吵醒。

    林兮迟蜷缩在床的角落,心想着两条被子和一条的效果就是不一样,很快就睡了过去。

    大概是因为在陌生的地方睡觉,精神一直没有放松下来。尽管两点多才入睡,但天一亮,许放就醒了过来。

    阳光穿透薄薄的窗帘,散落在他的身上。许放皱着眼睛,下意识地摸索着床头柜的方向,身子一动,突然注意到自己的怀里好像多了一样东西。

    许放的神智还不太清醒,思绪混乱地低下头。

    怀里的少女此刻睡的正香,发丝有些蓬松散乱,眉毛秀气有些淡,卷曲上翘的长睫,小巧的鼻子,就连睡觉时都依然弯着的嘴唇。

    啊,林兮迟。

    许放松了口气,懒懒散散地揉了揉眼睛。

    过了几秒,他突然僵住了,视线一点点地挪向另外一张床,空无一人。再低头一看,他的床上,确确实实是,多了一个林兮迟。

    许放被这个场景震撼到,脑子没转过来,开始怀疑自己昨天半夜是不是兽性大发了。他往周围看了看,突然反应了过来,再度松了口气。

    这他妈是他的床。

    许放狼狈不堪地用手搓了搓脸,正想爬起来洗漱的时候,怀里的林兮迟眼睫一颤,缓缓地掀起了眼帘,神情呆滞地看向他。

    两人四目对视,空气似乎停滞了下来。

    似乎是在等林兮迟解释,许放一直没说话。

    很快,林兮迟的眼神变得清明了不少,像是心虚一样,慢吞吞地把自己的脑袋往被子里缩,闷在被窝里恶人先告状:“原来你想跟我一起睡觉。”

    许放冷着张脸,忍着把她揪出来的冲动:“这是我的床。”

    “哦。”听到这话,林兮迟像只小松鼠一样,又把脸露了出来,然后伸出一个拳头,食指朝他勾了勾,改了口:“昨天半夜,你突然给我做了这个手势。”

    许放看着她的手势,额角一抽。

    就见她又重复了一遍,再度朝他勾了勾手指:“就这个手势。”

    “……”

    林兮迟:“你记得吗?是你叫我过来的。”

    许放:“……”

    记得个屁。

    两人在外边的早餐店吃了个早餐,便回了学校。

    用钥匙开了宿舍门,里边静悄悄的,像是都还没醒。林兮迟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换了身衣服,然后拿上自己的复习资料。

    犹豫了一阵,林兮迟又拿上了自己的攻略小本子,随后便出了门。

    昨天在外面过夜,连续几个月一直在写的东西突然空了一天,林兮迟还觉得有些不习惯。心想着花十分钟写完,剩下的时间就用来复习。

    这个假期过完,再上一个星期的课,就进入考试周。全部科目考完的学生,便可自行选择时间离校。

    考试时间表已经出了。

    因为各科安排的时间不同,林兮迟比许放早几天考完。她考到十三号,许放考到十六号。两人订了十六号下午的高铁回家。

    因为即将到来的考试周,图书馆变得人满为患,不早点去根本抢不到位置。

    此时还算早,也已经陆陆续续地来了不少人,林兮迟坐电梯到自己习惯去的三楼,找了张空桌坐下。她把书包里的东西全部拿了出来,然后翻开了那个小本子,开始写东西。

    2012年1月1日,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