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的第69天。

    继上次一个月内就把原本设定的三个月内牵手的计划完成,今天我又把原本设定的十年内接吻的计划完成了。虽然都是许放主动的,但我觉得都是因为有了我的引导,他才会有这样的举动。

    写到这儿,林兮迟的笔尖一顿,像是做贼一样,偷偷摸摸地往周围看了看,这才继续写下去:我还跟他一起睡觉了。迟迟真是厉害,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

    她还没写完,突然有人从身后拍了她一下。因为在图书馆,那人的声音压得极低,用气音问道:“你在干嘛?”

    林兮迟瞬间听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许放,吓得她在本子上画了一道痕。她连忙合上本子,把本子藏在了其中一本书下边,往后看。

    “哦,我就做个笔记。”

    许放疑惑地往那本书的位置看了几眼,但也没再问,拉开椅子坐到她的旁边。

    看着他,林兮迟心有余悸地问:“你怎么来了?”

    许放瞥了她一眼,眼皮耷拉下来,懒洋洋地趴到桌上。

    “来睡觉。”他说。

    “……”

    接下来一周的课程,老师基本都是在讲考试内容,帮助学生复习。林兮迟的书本上画了一大堆重点,准备熬几个夜把这些背完。

    考完试后,直到十六号下午,林兮迟才开始收拾行李。她不用带衣服回去,翻了半天之后,也只决定把电脑和几本专业书带回去。

    算好许放考完试的时间,林兮迟便背着书包往他宿舍楼跑。

    刚跑到他宿舍楼下,恰好看到许放从门口走了出来,林兮迟眨眨眼,走到他面前,好奇道:“咦,你不是刚考完吗?”

    许放带的东西比他还少,就背了个书包,像是去上课一样:“提前交卷了。”

    林兮迟手里的电脑包被他接过,她又问:“很简单吗?”

    这次许放没回答,扯到别的事情上。

    两人回到溪城,差不多到晚上八点了。

    林兮迟被许放送回了外公家。

    进了门,许放把林兮迟的电脑放到了茶几上。林兮迟的外公不知道去哪了,不在家。他也不赶着回家,干脆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林兮迟走进房间里,随手把书包挂在了门后面。

    她刚想出去找许放的时候,视线一瞥,发现自己的房间似乎有了点变化。原本散乱的书桌变得整齐有序,上面还放着一沓试卷和高考复习资料。

    林兮迟回头看,她走时乱七八糟的被子也被折了起来。

    外公可从来没给她收拾过房间……

    林兮迟疑惑地走到衣柜面前,打开了衣柜。她的衣服依然挂在里边,只不过都被挤到了最左边。新挂上了两套高中校服,其余的都是林兮耿的衣服。

    耿耿过来这边住了?林兮迟猜测着。

    因为这点变化,林兮迟在房间里呆的时间久了些,也没注意到外边的动静。她把衣柜关上,边想着今晚给林兮耿打个电话,边出了房间。

    走到客厅,才发现外公已经回来了。

    此时他正坐在沙发的主位,许放也从刚刚的位置挪到了侧边的位置,腰部挺直,坐姿端正,看上去格外精神。

    许放也算是被林兮迟的外公从小看着长大的,所以对他就像对待自己的亲孙子一样,每次见到他就开始训斥他。上次许放就是当着他的面靠在了椅背上,就被他骂坐没坐相,没点男子气概。

    许放虽然脾气大,但对待长辈还是不敢造次,就任由他教训。大概是记住了上次的话,这次见到外公他便下意识地坐端正了起来。

    见到许放这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林兮迟也觉得好玩,走过去坐到他的对面。随后她转头看向外公,乖巧地喊了声:“外公。”

    外公看了过来,视线顿在她身上的外套上,随后又往许放身上看了眼,停下了骂许放的嘴,慢慢悠悠地问:“你俩这衣服是,撞色?”

    林兮迟愣了下,下意识地看向自己身上的衣服。

    那件墨绿色的情侣外套。

    “……”

    被骂了十分钟的许放终于松了口气,拿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口。

    “这哪是撞色。”林兮迟揪了揪自己的袖子,很认真地说,“这是情侣装呀!你看不出来吗?”

    “你俩穿什么情侣装。”

    许放正想开口解释一下,就听到林兮迟开了口。

    在外人面前没这样说过,但遇到自己亲近的人,林兮迟就格外想炫耀:“我跟许放谈恋爱了呀!他暗恋了我很久,外公你没看出来吗?”

    外公一副云淡风轻地模样:“多久?”

    对于这个,林兮迟也不太清楚,想到零八年许放好像就开始喜欢自己了,保守估计的话就只有三年,但这也太少了,听起来一点气势也没有。

    她咬咬牙,非常夸张的,一下子就加了个十。

    “三十年。”

    “……”

    林兮迟的表情和语气都格外认真,差点把外公也唬到了。

    “哦,还没三十岁。”林兮迟立刻反应过来,改成,“十三年!”

    许放:“……”

    第48章

    闻言, 外公的眼神变得意味深长了起来,也没再问。之后便继续跟许放说话, 态度明显比先前和缓了不少。

    许放陪他说一阵子的话,等他困了才起身准备离开。

    许放背起包, 站了起身。恰在此时, 外公忽然瞥了林兮迟一眼,对着他说:“这丫头虽然傻了点, 但……”

    外公难得穷词,半天没说出话来, 最后只能摆了摆手:“你看着这丫头这么喜欢你的份上,对她好点。”

    听到这话,许放顿了下,很快便点点头, 说:“会的。”

    一旁的林兮迟神情怪异, 嘴唇张了张,却什么都没说, 她盘腿坐在沙发上,看到许放打开门走了,才反应过来。

    林兮迟跳了起来,抛下了句“我去送送他, 外公你早点睡”,便拿着鞋柜上的钥匙出了门。门将室内的光线掩去,楼道里一片漆黑,声控灯没亮, 她下意识地跺了跺脚。

    灯没亮。

    林兮迟又跺了跺脚。

    与此同时,黑暗里幽幽地传来许放的声音。

    “别踩了,楼都要崩了。”

    林兮迟纳闷道:“这怎么不亮啊。”

    许放刚走到下面一层,就听到了她的动静。他折头,点亮手机,通过这微弱的光和月亮的光线走到她的面前,随后便牵着她的手往下走。

    只有这一层的灯坏了,下面几层的声控灯都是正常的,随着他们的脚步声一盏又一站的亮起。

    楼道略窄,许放便扯着她走在前面。他忽然想起刚刚林兮迟外公说的话,轻笑了一声:“你这出来,不怕外公的误解更深?”

    “误解什么。”但还没等许放继续说,林兮迟就反应了过来,很正经地说,“没有误解啊,我就是很喜欢你的。”

    许放回头看了她一眼,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就听她继续道:“你说外公刚刚是什么意思。”

    许放的思绪还放在刚刚那个温馨的时刻,停滞了几秒后才回:“嗯?”

    林兮迟:“他好像不相信我说的话。”

    “……”许放回想起刚刚她说的三十和十三,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她,“十三年?我那时候牙都还没换齐。”

    林兮迟很无辜:“可我说的暗恋是真的啊。”

    两人出了楼下的大门。

    看着小区里暗沉的路灯,许放停下了脚步,也没否认:“嗯,真的。”随后他便抬了抬下巴,用眼神示意她回去。

    许放的单车就放在旁边的单车棚里,他边往书包里翻着车钥匙边走向单车棚。

    “可我没想让他相信我说的时间,因为吹牛逼不都是要往夸张的方向说吗?”林兮迟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弯下腰去开锁,“我的重点是你暗恋我那事情呀。”

    “你这一吹。”许放站了起来,面容平静地跨上了单车的鞍座上,“就让人觉得你两件事都是在吹牛逼。”

    “……”

    林兮迟心想好像有点道理,突然有点纳闷,但也没再说什么,就站在他旁边。

    路灯可能是因为使用了太久,光线也变得黯淡了起来。暖黄色的路灯和洁白的月光都向下披散,光线交织,出现了一种朦胧的美感。

    许放的单脚踩在踏板上,另一只脚支着地平衡。外边的气温又低了不少,他便戴上了外套的帽子,微微垂眼整理着衣服。

    他的睫毛很长,在眼睛下方形成了一片阴影,眼睛敛着,看起来略显清冷淡然,他的下唇饱满,颜色偏淡,勾勒着浅浅的弧度。

    林兮迟舔了舔唇,突然抓住了他的还在整理衣服的手,另一只手往上指,对他说:“屁屁,你看,今天月亮好圆。”

    许放往上看,他的嘴巴刚张开,想回一句“小年的月亮应该不算圆吧”时,话还没出来,嘴唇就被她狠狠撞上。

    下唇似乎磕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