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齿,带来点点刺疼。

    嘴唇上是湿润而柔软的触感。

    是她在亲他。

    两人的身高差距大,此时许放虽然是坐在单车上,但因为抬了头的关系,林兮迟凑过去亲他,还是费了点劲儿。

    她踮起了脚尖,发现还差一点时,干脆狠下心来往上跳。

    许放下意识地扶住她,吃痛地嘶了一声。

    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林兮迟便挣开了他的手,往门那边跑。

    直到走到门前,她才回过头,用力地朝他挥了挥手:“屁屁再见!屁屁路上小心!屁屁记得早点睡觉!屁屁再见!!!”

    说完她便用钥匙打开门,噔噔噔地往楼上跑。

    徒留许放在原地呆滞了半分钟,用手摸了摸嘴唇,忽然就被她气笑了。他往上一瞥,声控灯已经亮到了林兮迟家楼下那盏。

    跑的倒是够快的。

    许放踩下踏板,骑着单车出了小区。

    想到她刚刚回头时,说话比平时快了一倍的语速,以及那似乎红了大半的脸颊。他的嘴角一扯,忽然又笑了。

    隔日,按照在学校的生物钟,林兮迟七点就起床了。吃完早饭后,她坐在沙发旁,跟外公开了一局象棋。

    林兮迟跟外公下棋的次数并不少,虽然没赢过几次,但她还是乐在其中。

    爷孙俩边下着棋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林兮迟突然就想起了件事情,随口问:“对了外公,耿耿是过来这边住了吗?”

    外公思考着棋局,说话的语气轻轻缓缓:“是啊,十一月份就过来了。”

    “啊?她为什么过来住了?”

    “说你爸妈那边太吵了,想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学习。”

    跟林兮迟不一样,林兮耿从高一开始就选择住校,每周回家一次。高三时间紧迫,家里那边确实挺吵,她不想被影响好像也正常。

    林兮迟没再问。

    林兮迟陪着外公去买菜煮饭,闲下来了便看看专业书跟许放聊下天,一天过去的倒也快,不知不觉天就黑了下来。

    外公每天雷打不动的九点钟躺床,客厅离他的房间近,林兮迟怕吵到他,便回房间玩着手机。

    想着过了零点自己的生日就到了,林兮迟倒有些期待许放什么时候会过来找他。按正常来讲,他一般时间踩的很准。

    11点55分到12点之间,任选一个时间到楼下。

    早一分钟都没有的。

    林兮迟也没催他,觉得这种事情,既然已经谈了恋爱,他应该也得主动一些,不能像以前一样总踩点到了。

    一点诚意都没有。

    她就趴在床上胡思乱想着,突然就听到家里的门似乎响起了开了又关上的声音,林兮迟一愣,看了看时间。

    已经九点半点了,这时候是谁啊……

    林兮迟疑惑地看向房门的方向,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幻听了的时候,就听到了脚步声,并且声音离她房间越来越近。

    她突然反应过来,立刻跳起来把门锁上。

    脚步声一顿,伴随着林兮耿清脆的声音:“锁门干嘛。”

    听到这声音,林兮迟松了口气,打开了门:“你怎么回来了?你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刚下晚自习吗?”

    “翘掉了。”林兮耿随手把书包扔到地上,疲惫地躺在床上,“哦,我只翘了半节。”

    林兮迟盘腿坐在她旁边,好奇道:“你到底怎么跑出来的?我记得必须要走读卡,保安才会放你出去的啊。”

    “嗯。”林兮耿得意洋洋地看了她一眼,“我用你以前的。”

    “……”

    “哪会认真看,看到我有这张卡就放我出去了。”

    林兮迟捏了捏她的脸,这才注意到她的脸色比之前憔悴了些,原本及腰的长发剪短至肩膀,眼睛下方的青灰色重了些,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好像也比十月份见她的时候瘦了一些。

    “你怎么变得这么丑。”林兮迟皱眉,“我感觉我高三的时候要比你漂亮个一百倍。”

    林兮耿瞥她一眼,才不管她,爬起来拿着衣服便去浴室洗澡。

    林兮耿去洗澡了,林兮迟又变得百无聊赖,点亮手机看了看,发现许放还是没有找她。她失望地抿了抿唇,心想着,他不会是忘记了吧……

    可能是在宿舍生活里锻炼出来的速度,才过了十分钟,林兮耿就洗完澡,哆嗦着跳到床上,进了被窝里。

    看她这样,林兮迟还是忍不住说:“你这翘课没事吧?宿舍那边不是也要点名吗?”

    “没事。”林兮耿嘟囔着,“快高考了,现在老师对我们好的很,我们班有两个学生谈恋爱,老师现在都直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哦,好像是诶。”

    林兮耿一副天不地不怕的样子:“最多也就给爸妈打个电话。”

    两人说着说着话,林兮耿不知不觉地就闭上了眼,看起来困极了,强撑了一下之后,才说:“唉我睡一会儿,等快十二点了你再叫我起来。”

    林兮迟被她气乐了:“你要跟我说生日快乐还让我叫你起来?”

    “我昨晚快四点才睡……”林兮耿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缓,“好困……”

    之后她就真的睡着了。

    知道高三确实累,林兮迟没吵她,给她掖了掖被子。

    怕手机的声音和震动把林兮耿吵醒,林兮迟调了静音,玩了一会儿手机,再看时间时,才刚过十点。此时她也有点困了,便爬起来关上了灯,定了个十一点半的闹钟。

    不知过了多久,林兮迟忽然有些心悸,眉头一皱,睁开了眼睛。她的眼前一片黑暗,唯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微弱的光线。她伸手在床头柜上摸索着手机,点亮,呆滞地看着手机左上角的时间。

    凌晨一点半。

    她的闹钟不知道是没有响,还是她没有听见。

    锁屏上还显示着几十条未接电话。

    林兮耿被她的动静弄的半醒,含糊不清地问着:“现在几点了?过十二点了吗?”

    这话让林兮迟忽然想起了件事情,她的呼吸一滞,立刻就跳了起来,拉开房门往外跑。她连外套都来不及套,边打着电话边拉开了家里的大门。

    楼道依然暗沉沉的,物业仍旧没有来修这坏掉的灯。

    林兮迟把手机放到耳边,电话拨通了。她正想往楼下跑的时候,旁边恰好响起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

    林兮迟下意识低头看。

    就见许放正蹲在她家门口,身上穿着黑色的外套,衬得那张脸格外苍白。余光看到林兮迟,他抬了抬眼,眼睛在这夜里更显幽深。

    随后,他哑着嗓子,低声说了句脏话:“操。”

    “冷死老子了。”

    第49章

    林兮迟愧疚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因为室内有暖气的缘故, 她还穿着短袖短裤,此时被外头的冷风一吹, 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她弯下腰,想把他扯起来。

    第一下没扯动, 像是许放在跟她较劲儿。林兮迟抿着唇又使了劲。

    这下许放倒是站了起来, 懒懒散散地半靠在身后的墙上。

    林兮迟连忙把他往屋子里推。

    房子里的温度跟室外差了个十万八千里。

    一进门,许放就感觉自己周身的僵冷舒缓了不少, 他转了转脖子,往沙发的位置走。林兮迟往热水壶里装水, 烧开,然后从房间里翻出暖水袋,拿到客厅充电。

    许放就坐在位置上看着她来来回回的折腾。

    烧水和加热暖水袋都需要时间,林兮迟又回到房间里, 拿了一条被子往他身上裹。

    许放坐在原地, 静静地看着她,没有任何动作。

    林兮迟赤脚蹲在他的面前, 露出两节莹白细嫩的小腿,双手捂着他的手,垂着眼,像是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孩, 不敢看他。

    “对不起……”

    恰好暖水袋加热好了,林兮迟下意识松开他的手,走过去把暖水袋拿了过来,献宝似地往他怀里塞。

    许放面无表情地把暖水袋丢开。

    此时, 热水也滚了。

    林兮迟迟疑地看了他一眼,走过去,把开水往她的杯子里倒,又掺了点冷水,小心翼翼地捧到他的面前。

    许放没接。

    林兮迟舔了下嘴角,把杯子放在茶几上。

    他一声不吭的,明明是坐着,却给了她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林兮迟站在他的面前,想到刚刚已经道歉了,便决定跟他讲讲道理:“我今天七点就起床了,然后我中午在看电视,没有午睡,我就很困。”

    “……”

    “但我是调了闹钟的,不过好像没响。”

    客厅只有鱼缸上亮着灯,附带着潺潺的水声。深夜是一天之中最安静的时刻,林兮迟得不到他的回应,甚至还有种自己在做梦的感觉。

    许放的半张脸陷在黑暗之中,身上的被子自然的向下掉落,又露出里边那个黑色的外套,像是冒着寒气。

    这样沉默的气氛,让林兮迟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