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又冒起来,小声地问:“你怎么不敲门啊。”

    闻言,许放终于开了口:“敲到手都断了。”

    “……”

    外公家的门有两扇,外边一道防盗门,里边是一扇大铁门,基本一关上,就完全听不到外边的声响。

    林兮迟反应过来,改口道:“门铃,你怎么不按门铃。”

    许放平静看她:“按到手都断了。”

    “不会吧……”林兮迟这次不太相信了,指了指外公的房间,“就算我起不来,外公肯定也起得来啊,他睡眠很浅的。”

    说着林兮迟就往门铃的方向望去,发现那上面的小红点没有亮。

    门铃没电了。

    她立刻噤了声。

    许放扯了扯嘴角,垂眸拿起旁边那杯温水,泄愤般地一口气喝完,随后把杯子放回桌上。玻璃和玻璃撞击发出轻轻的声响,咔哒一声。

    林兮迟的注意力挪到了那上面。

    下一刻,许放突然扯住了她的手腕,往他的方向扯。

    林兮迟没防备,也没站稳,整个人往他身上扑。她的另一只手撑在沙发上,想往后退的时候,背部又被他用手抵着,往前推。

    这样的姿势,林兮迟比许放还要高上半个头。

    随后,他盯着她的眼睛看,微微仰头,吻住了她的唇。

    林兮迟的眼睛一眨,没再往后退,低下头,单手扶着他的后颈。

    他用舌尖抵开了她的牙关,卷着她的舌头亲吻,那片湿软还残留了刚刚那杯水的温度,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滚烫。

    良久,许放松开她的唇,喉结轻滚,眸色比刚才的还要深上几分,唇上也多了水色。他的声音依然带着哑意,低而沉:“今天是你生日。”

    是值得庆祝而感谢的一天。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唇,又贴了上去,含糊不清地说:“所以我不生气。”

    “生日快乐。”

    时间不早了,林兮迟也不想让他在一来一去在外边受冷。两人明天还要出去玩,所以她干脆让许放在这睡一晚。

    林兮迟回了房间,把自己的枕头抱出来给他,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被他赶回房间睡觉。

    她这么来来回回的动静,早就把林兮耿给吵醒了。

    等林兮迟小心翼翼地躺到床上,一直在装死的她才冒出了声,说:“你们刚刚在外面干嘛?”

    林兮迟被她吓了一跳,发现她还醒着,才往她的方向蹭,笑嘻嘻地说:“你说能干嘛。”

    “……”

    林兮迟心情大好地说:“睡吧。”

    两人躺了一会儿,林兮耿突然说:“林兮迟,我明早就要回学校了。”

    “知道,不过你也快放假了吧?”林兮迟认真说,“你明天回去就别再翘课了,老师总给爸妈打电话也不好……”

    “后天放假。”

    “嗯,回头给我看看你的成绩……”

    林兮耿像是没在听她的话,视线有点呆,像是憋不住了一样,突然打断了她的话:“明天爸妈应该不会过来给你过生日。”

    闻言,林兮迟愣了下,很快便道:“没事。”

    半晌。

    “林兮迟。”林兮耿的眼睛张了张,很小声地说,“我打了林玎。”

    林兮迟没听清她的话,愣愣的:“啊?”

    她的声音带了点沙哑,慢慢地说:“她在家里总是很大力地扯我的头发,每次扯完就很惊恐地跟我道歉,我觉得很烦,我就把头发剪了。”

    林兮迟的目光顿住:“她打你?”

    “我房间离她的房间近,她太吵了,我就去你房间写作业了。”林兮耿说,“然后她就突然进来,拿起旁边的东西往我身上砸。”

    林兮迟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林兮耿接着刚刚的话继续道:“喊着你的名字。”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突然就开始掉眼泪了,胡乱地说:“她把我认成你了,她以前扯我的头发,没事就打我,我以为她是生病控制不了情绪,可她只是把我认成你了。”

    林兮迟的眼眶也变得酸涩,慢慢地给她解释着:“我不可能乖乖地站着给她打,所以其实也没多……”

    “我打了她。”林兮耿打断了她的话,用力抿了抿唇,“我说,我希望她去死。”

    “……”

    “我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情况,反正爸妈之前每天都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跟林玎道歉。”林兮耿抹了抹眼泪,哽咽着说,“我不会道歉的,在她跟你道歉之前。”

    “林兮耿。”林兮迟叹了口气,扯过纸巾往她脸上糊,“别哭了。”

    “我就是得跟你说,”林兮耿红着眼睛把话说完,“他们现在打算去别的地方住了,爸妈已经在准备把房子卖了,带林玎去B市住。”

    “那不正好吗?”林兮迟不太在意,“顺便去治治病。”

    “他们让我高考完报B大,我不会报的。”林兮耿揪着她的手,很认真地说,“我一定要上S大。”

    “B大可比S大好考多了。”林兮迟笑眯眯地说,“不过你之前不是说能考到前二十吗?那应该随便哪所都能上吧。”

    说到这,林兮耿的表情一垮,原本止住了眼泪又掉了出来:“呜呜呜妈的,我最近又掉出前五十了……我明天真的不回来了,我要好好学习。”

    说完她就哼唧了声:“反正有许放哥陪你。”

    林兮迟笑了一声,没说话。

    半晌后。

    旁边的林兮耿说着说着就睡着了,林兮迟睁着眼,原本的睡意荡然无存,她拉开窗帘,沉默地看着外头的天色一点点的变亮。

    天气并不好。

    没有阳光,映入眼中的是,是灰蒙的一片。

    清晨。

    因为想早点去学校的缘故,林兮耿很早就起床了,轻手轻脚地爬下床,然后又回来,小声地在她旁边说了句“生日快乐”,这才出了房间。

    林兮迟睁开了眼,听到外边传来了外公和林兮耿的说话声,偶尔还能听到许放说了几句话,但听得不太真切。

    等听到林兮耿出门的声音,林兮迟才慢悠悠地起了床,换了身衣服往外走。

    此时外公和许放正坐在沙发上,下着棋。见她出来了,外公给她指了指桌面,说着:“把早餐吃了。”

    林兮迟乖乖哦了一声,看着桌面上的长寿面,弯着唇过去把面吃掉。

    坐在客厅上的两个人,下棋的时候都是属于那种不说话的类型,所以房子里很安静,只剩下鱼缸里的流水声。

    等林兮迟把面吃完了,他们也结束了一盘棋局。

    林兮迟抽了张纸巾擦嘴,边走到沙发旁边,把纸巾扔进了垃圾桶。

    “臭丫头。”外公抬眼看向林兮迟,“过来。”

    林兮迟眨着眼走了过去,看着外公像往年一样,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艳艳的红包,递给她。

    “十九岁了。”外公感叹着,“也是个大姑娘了。”

    林兮迟接过那个红包,蹲在他的面前,弯着眼说:“我可还小。”

    外公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笑了:“哪来那么不要脸的丫头。”

    林兮迟得意洋洋的站起身,把许放扯开,坐在他的位置上。随后跟外公下了盘棋,但都没怎么认真下,一直在跟他说着自己在学校发生的事情。

    一局结束后,林兮迟和许放跟外公道别后,才套上外套出了门。

    被他扯着一路往前走,林兮迟心不在焉的,随口问道:“我们去哪?”

    “你不是说想去海洋馆。”许放瞥她一眼,“现在去坐车。”

    许放觉得林兮迟今天格外不正常。

    尽管她一直嬉皮笑脸的模样,尽管她的话依然像平时一样多,尽管她还是心血来潮就呛他几声,但许放还是觉得心里怪怪的。

    身为一个大男人,心思这么敏感,许放还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不高兴。

    许放旁敲侧击地问了几句,但她还是一脸正常的样子,很自然地说“没事啊”。问的次数多了,她反倒疑惑地开始问他今天是不是不开心。

    许放干脆作罢。

    而且比起平时,她今天的精神好像要更高涨些。

    两人出海洋馆恰好是午饭的时间,吃过午饭之后,她便兴致勃勃地对许放说想去KTV唱歌,许放听她鬼哭狼嚎了一下午,然后两人在外头吃了晚饭。

    再接下来,林兮迟还是没有想回家的意向。

    往年的这一天,林兮迟都是约了自己所有的朋友,在外边闹腾完,准时到晚饭的时间回家,因为林父和林母会在这个时间提着蛋糕和礼物来给她庆祝生日。

    除非在学校呆着,否则她一定会准时晚上七点回家。

    所以此时,许放内心的异样感越发的清晰明显。

    很快,林兮迟又扯着她去附近玩密室逃脱,玩了一局之后,还一副不尽兴的样子,又玩了局别的故事背景的。

    两人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十点了。

    许放想着,这次应该要回家了吧。

    结果林兮迟又缠着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