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为还是那个人打过来的,林兮耿的眉头一皱,正想直接挂掉的时候,突然就瞥见来电显示不是一串陌生的号码,而是——爸爸。

    林兮耿的表情似乎更烦了,纠结了一阵,把手机丢到旁边,没有接。

    没响几声,那边便挂断了。林兮耿蓦地松了口气,但又觉得自己这个做法不太好,想装作没事发生那样,缩回桌前继续写题。

    没多久,客厅的电话铃声响了。

    外公此时正在厨房做年夜饭,没时间听电话。

    林兮迟跳下床,蹦跶着跑到客厅,接起了电话:“您好,哪位呀?”

    电话那头一顿,成熟低沉的男声传来,略带疲惫:“迟迟吗?你让耿耿接一下电话。”

    林兮迟嘴角的笑意一僵,不知道回什么,很快便哦了一下,起了身。

    恰好外公听到动静也从厨房里出来,他用围裙擦着手,问着:“谁的电话。”

    “就。”林兮迟往房间走的脚步停了下来,看向外公,低声嘟囔着,“爸爸的,他让耿耿接电话,我去喊……”

    “不用。”外公打断了她的话,之后便走过去接起了电话。

    林兮迟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没听他们的说话内容,回了房间。

    此刻,林兮耿也没了继续学习的心情,坐在位置上发呆,很快便回过神,低头拿起了笔,在本子在乱涂乱画。

    林兮迟坐回床上,慢腾腾地拿起书本,盯着其中一个字一直看。

    房间里变得很安静。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外公朝这边走的脚步声,然后敲了敲门,顿了几秒后便推门而入。

    外公的表情比刚刚难看了些,眉头皱成川字,对着林兮耿说:“耿耿,你收拾一下东西,一会儿你爸过来接你。”

    林兮耿的嘴巴微张,讷讷道:“我想呆在这……”

    “他们年后去B市,新年你过去吃个饭。”外公的声音缓和下来,“你爸说了,明天就把你送回来。”

    林兮耿抿了抿唇,点头。

    外公这才出去了。

    林兮迟盘腿坐在床上,看着她,突然问:“爸妈知道林玎会打你吗?”

    “我没说过。”林兮耿低着眼把桌上的课本往书包里塞,“应该不知道。”

    “那他们有给林玎请心理医生吗?”

    “十月份就有在说要带林玎去B市看医生,但奶奶不让,说会让人说闲话。”提到这个,林兮耿低嘲了声,“说别人都会说林玎是神经病,说多了爸妈都给听进去了,也不让她出门,就让她呆在家里。而且,现在他们觉得林玎已经慢慢好起来了,什么事情都没有。换个环境肯定会更好。”

    “……”

    “反正平时是挺正常的。”林兮耿想了想,“其实林玎打我的次数不多,她大部分时间就呆在房间里,也不说话,就偶尔突然会开始哭开始尖叫。”

    半晌后,林兮迟突然僵硬地扯了扯嘴角:“我跟爸妈说过。”

    “什么?”

    林兮迟的眼睛睁大了些,继续说:“林玎打我这件事情,我跟他们说了,我以为他们会让她去看医生,但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就让我来外公家住。”

    “……”

    “没关系啊,反正我住的也不是很开心。”林兮迟揉了揉眼睛,慢吞吞地说,“这里,外公对我很好,许放也还是会像以前一样过来找我一起上学,你也会给我打电话……”

    林兮耿低着头,闷闷地应了一声。

    “我以为按正常的情况来说,是我住在外公家,少去她面前刺激她,爸妈一直坚持带林玎去看医生。时间久了,她病好了,我又可以回家了,然后我们再继续像之前那样住在一起。”

    “……”

    “但好像不是的。”林兮迟的声音很轻,表情淡淡的,“可能是同时养三个孩子,实在太辛苦了吧。”

    林兮耿不知道该说什么,手足无措地看着她。

    林兮迟叹了口气,很认真地说:“让他们带她去看病吧。她生病了,生病了要去看医生,要吃药,这样才会好。”

    “谁都会生病的,这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

    林兮耿出门后,林兮迟便到厨房里去帮外公的忙。

    爷孙俩有一下没有一下地扯着话,多是林兮迟在说,偶尔外公会将视线从锅里挪到她的身上,乐呵着骂她几句臭丫头。

    只有两个人的年夜饭,也一点都不显得冷清。

    把所有的菜都端到餐桌上,林兮迟到厨房里盛了两碗饭出来。

    外公正坐在主位上,接过她手里的饭:“吃吧。”

    林兮迟乖巧地应了一声,坐到他的旁边,开始给他夹菜。

    良久后,外公才开了口,说:“当时你爸领养你这事情,因为手续太多,有些条件满足不了,到处请人帮忙。后来手续办完了,把你带回家之后,你妈妈说不要养,让他把孩子送回去。”

    林兮迟的筷子一顿。

    “我和你外婆听了,说孩子又不是物件,怎么能说要养就养,说不要就不要了。”外公的声音沉稳又慢,继续说,“我和你外婆就把你抱过来了。”

    林兮迟讷讷道:“然后呢。”

    “后来不知道你爸跟你妈说了什么,他们又要把你带回去。我们带了好几个月,也舍不得,但你妈一直在哭,就让他们把你带走了。现在你住这了,反倒好,算是完璧归赵了。”

    气氛安静了很久后。

    “真的吗?”林兮迟的眼圈红了,捏着筷子的力道加重了些,在谁面前都没说过的话,在此刻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他们不要我,你也会带我回家吗?”

    外公点点头,摸了摸她的脑袋:“真的。”

    林兮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但她此刻,真的太想,也太需要这个回答了。

    “你看耿耿那么好……”林兮迟的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像个孩子一样用双手抹着泪,“林玎如果,如果没发生那样的事情,她一定也会成为那么好的人……”

    外公拍了拍她的背,语气带了慈爱:“你也是个好孩子。”

    “我都不敢……不敢去指责他们……”

    “外公知道。”

    林兮迟抽噎着,把这几年来的委屈全部跟他说,听着外公的安慰,把这几年憋回去的眼泪全部都流了出来。

    一直以来的战战兢兢和小心翼翼,在此刻,似乎都随着眼泪,一滴又一滴的散去。

    林兮耿没有在大年初一就回来,反倒在那边呆多了好几天。

    等林兮耿开学之后,林父和林母带着林玎和奶奶去了B市。林兮迟的假期也没剩多少,每天就留在家里陪外公,偶尔有空会骑着单车去岚北找许放玩。

    大一下学期开学后。

    新的一学期,林兮迟的专业课比上个学期多,加上部门的事情,过得比之前忙碌了不少。她跟许放在课表里找了个相同的空位,选了同样的选修课。

    除此之外,两人除了吃饭,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图书馆。

    而许放这个学期过的日子,跟他的朋友们有了很大的区别。

    他的朋友还睡得昏天暗地的时候,他背上书包,在林兮迟的催促下,背着一大堆专业书往图书馆走。

    他的朋友在宿舍里打游戏的时候,他背上书包,在林兮迟的催促下,背着一大堆专业书往图书馆走。

    他的朋友打完篮球,准备去外边喝酒撩妹的时候,他背上书包,在林兮迟的催促下,回宿舍装了一大堆专业书往图书馆里走。

    ……

    ……

    许放觉得自己现在过的比高三还艰难。

    似乎是察觉到他的情绪不太好,林兮迟还哄过他,笑嘻嘻地说:“这样的生活你不觉得很充实吗?每天都排的满满的,一点时间也没浪费。”

    许放压根不想搭理她。

    尽管许放总是因为她喊他去图书馆这件事情,不给她好脸色看。但每次林兮迟一催他,十分钟之内他一定会出现在图书馆的门口,从来没试过晚来一分钟。

    两人一起选的那节选修课是一节水课,林兮迟专门上学校论坛看了,说是这个老师的课格外好过,才决定选的。

    这天。

    林兮迟午觉晚起了些,到课室的时候比许放要晚。她原本以为许放会选后三排的位置,结果一过去在后排找了半天后,终于在座位的第一排发现了他。

    宽阔的教室,能容纳一百人的教室里,大多数学生都挤在后几排的位置。

    唯有许放一人坐在最前排,十分醒目。

    铃声已经响了,此时拉着他换位也有些尴尬,林兮迟想抛弃他去别的位置坐又觉得良心不安,只能磨磨蹭蹭地走过去坐在他的旁边,低声问:“你怎么坐第一排。”

    许放瞥她一眼,语气不太好:“不是你叫我好好学习?”

    “……”可她没说过包括水课啊。

    林兮迟不想打击他这种积极向上的心态,扯出个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