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你跟我一级我都以为你就是他了。”

    叶绍文没有看到他的报名表,但是林兮迟看到了。

    是10届的,跟他们不是同一级。

    林兮迟张了张嘴,想提醒他一下,但又不好意思说自己偷看了何儒梁的报名表。

    见何儒梁没反应,叶绍文也不在意,继续发挥他自来熟的本性。

    “你们说,这个学长有没有可能已经被他爸妈打断腿了。虽然我觉得他这样挺酷的,但是我要是做了这种事情,回了家绝对没命回来。”

    他咧嘴笑着,眉眼微扬,像是想从他这儿找到认同感。

    何儒梁没看他,缓缓地开了口。

    “名叫何儒梁,金融系,旷考。”何儒梁慢条斯理地把拍掉叶绍文搭在他肩膀上的手,轻轻笑了,“那应该是我了。”

    “……”

    “…………”

    林兮迟默默地,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

    像是一时没反应过来,又像是不可置信,叶绍文抬手捏住帽檐转了一圈,小声嗫嚅道:“什么啊,牛逼也不是这么……”

    话还没说完,他的视线向下一瞥,瞬间看清何儒梁手中的报名表。

    叶绍文不吭声了,样子瞬间灰暗了不少,蔫巴巴的,完全没了刚刚的意气风发。

    何儒梁把报名表对折了起来,低声道:“让你失望了。”

    恰在此时,门口走出一个个子小巧的学姐,大声喊着:“有面试体育部的吗?进来一个。”

    何儒梁刚好站在第一个,回头举手,算是回应了她的话,随后便抬脚走了过去。

    这句话像是一场及时雨,把叶绍文从刚刚那种尴尬的处境中抢救了过来。他暗暗地骂了句“我操”,却是松了一大口气。

    刚想跟林兮迟吐槽的时候。

    何儒梁又转了头,看着他,弯眼笑了。

    “看到了吗?我四肢健全。”

    “我觉得他话一定是恐吓!恐吓我!”何儒梁走后,叶绍文直接把林兮迟当作树洞,发泄道,“他为什么要强调四肢健全这个词!你不觉得很可怕吗!”

    林兮迟沉默了几秒,弱弱地反驳:“他可能只是为了证明他没有被爸妈打断腿……”

    闻言,叶绍文也沉默了,很快又道:“你为什么帮着他。”

    “……”

    “他长得比我好看?”

    林兮迟被他缠的头皮发麻。

    还在想着如何应付他的时候,何儒梁出来了。

    “体育部进去一个。”

    林兮迟有些诧异,感觉何儒梁进去还不到一分钟。她连忙应了一声,丢给叶绍文一个同情的表情便进了教室。

    这个教室的空间不算大,分成左右两列桌椅。林兮迟在左边倒数第三排的桌子上看到了个写着“体育部”三字的牌子,走了过去。

    面试官有两个,刚好一男一女。男生长得胖乎乎的,看起来憨厚老实,女生则是刚刚出来的那个学姐,长着一张娃娃脸。

    林兮迟把报名表递了过去。

    胖学长粗略地扫了一眼,随后道:“先自我介绍一下。”

    被两个人盯着,林兮迟瞬间紧张了起来,干巴巴道:“我叫林兮迟,来自动物医学系动物医学一班,性格开朗好相处,爱好有很多……我对体育有一份热诚的心,非常希望能加入这个集体。”

    空气定格了一秒。

    娃娃脸学姐拍拍手:“好,你通过了。”

    林兮迟愣了:“啊?”

    “你也太随便了!”胖学长侧头瞪了娃娃脸一眼,清清嗓子,问道:“好的,现在我要问你几个问题。嗯……请问你的星座是?”

    “天秤座。”

    “血型呢?”

    “O型。”

    “除了我们这个部门,你还有报其他的部门?”

    “没有。”

    问完这三个问题后,胖学长又拿起她的报名表扫了几眼,点点头。

    “好了,面试到此为止,你可以回去等通知了。顺便帮我把下一个同学喊进来,谢谢。”

    “……”这就结束了?

    林兮迟犹疑地看着他,表情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晕头转向地说了声“好的”,转身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她提前准备好的关于体育部的面试提问一个都没用上,心情复杂难言,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

    这个部门是不是有点太水了……

    林兮迟下了楼,翻出手机在微信上联系了聂悦,得知她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林兮迟便跟她说了一声,先回了宿舍。

    走回去的路上。

    林兮迟还是觉得莫名其妙,找了个她常用的树洞倾诉。

    下一秒,林兮迟拨通了许放的电话。

    但不知道许放在做什么,响了半天才接起,像是刚睡着被吵醒,语气极其不耐烦。

    “操,谁啊。”

    林兮迟顿了几秒,深情道:“是爸爸。”

    那头沉默下来,几秒后,林兮迟的耳边传来一阵挂机的嘟嘟声。

    许放挂了电话。

    没有半刻的犹豫,林兮迟又拨了过去。

    这次许放接的很快。比起先前,他的语气清醒了不少,声线沙哑低沉,林兮迟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他的戾气:“你听不出我在睡觉?”

    林兮迟诚实道:“听出来了。”

    “那你还打过来?”

    “嗯。”林兮迟点点头,“更想打了。”

    “……”

    第6章

    林兮迟等了一会儿。

    没听到他继续发脾气,于是便开始倾诉:“我刚刚去面试了校学生会的体育部,他们只问了我星座,血型,有没有报其他的部门这三个问题,你说是为什么?”

    许放的语气还是很不好:“我是你的面试官?”

    言下之意就是:你问我干屁。

    林兮迟无视了他的话,继续问:“但就问了这三个问题,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你不觉得这个部门很不专业吗?”

    那头一顿。

    隔了好几秒后,许放说:“只问了这三个问题?”

    他的火气似乎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熄灭了,声音又变回了平时那般的漫不经心,夹杂了几丝认真,给人一种安定的感觉。

    林兮迟小鸡啄米般的点头:“是啊。”

    “也不难猜。”

    林兮迟虚心请教地低头,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

    “跟我想法一致。”许放冷笑着,那笑声清浅悠长,回荡着她的耳边,有些痒意。他的声音带着浓厚的京腔味,咬字清晰道:“跟傻逼不需要说那么多。”

    冷场一刻。

    林兮迟哦了一声,思考了下:“知道了。”

    然后就挂了电话。

    许放还在等她骂回来,一时间听到挂断声,还觉得有些没劲儿。过了几秒,他眉心一皱,突然意识到什么。

    生气了?

    他懊恼地立刻坐起来,挠挠头,盯着手机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是这货先把他吵醒的吗?这他妈反倒生气了?

    妈的,钱全在他这还敢生气。

    许放顿了几秒,心底也郁结难耐,越想越烦躁,但却完全无可奈何。他正打算把生活费全部转过去给林兮迟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确确实实是高估这个家伙了。

    居然会认为她有这个脑回路去生气。

    林兮迟给他发了两条微信。

    林兮迟:【我是不是很听话。】

    林兮迟:【立刻就不跟傻逼说话了!】

    “……”

    许放把手机扔到一旁,扯起被子盖住脑袋。

    隔天晚上,林兮迟就收到了第一轮面试通过的短信,通知她周一晚上八点半到西一教学楼409教室参加第二轮面试。

    林兮迟回了个“收到”,拾掇了自己一番,便和舍友一起出门了。

    选课时间在前天晚上截止,每个学生的课表也因此定下来了。

    昨晚班长在班群里通知,教材今天要统一领取,他让班里的男生们把书搬到东二教学楼103教室,今晚所有同学都要来领取教材。

    到教室后,宿舍四人才发现大多数人都带了行李箱过来。

    讲台前放着满当当的书籍,一沓比一沓厚。

    林兮迟大一上学期的专业课就不少,有动物解剖学、普通动物学等,加上各种必修课,要领的书很多,而且医学的教材格外厚,带个行李箱确实是明智的。

    但其实不带也拿得动,就是辛苦了些。

    确认人齐了,几个班委同时将教材分发下去,没几分钟就发完了。

    林兮迟塞了好几本进书包里,苦恼地看着剩余的书。她也没想多久,深吸了口气,把眼前的一摞书抱了起来,咬紧牙关道:“走吧。”

    其余三人也把书搬了起来。

    林兮迟走在最前边。

    书太沉,几个女生连聊天的力气都没有,从教学楼到宿舍的路上基本没人吭声,偶尔能听到聂悦小声地抱怨:“真是快累死了。”

    经过篮球场时,林兮迟实在拿不动了,把书和书包都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