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了点头。她从书包里拿出课本,又翻了翻,拿出一套英语六级的试卷来写。

    许放没管她,听着老师讲的课,在课本上记着笔记。

    林兮迟的注意力忍不住被他吸引了过去,往常两人一起上这节课的时候,她要么倒头就睡,要么就在干别的事情,很少注意他的动静。

    这么一看,林兮迟发现他前面也做了不少笔记。

    清隽利落的字迹,整齐又密。

    按他这种状态,林兮迟也能联想到他上别的课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了。

    林兮迟顿了顿,突然就放下手中的笔,抓住他的左手,像是在逗他玩一样,把玩着他的手指。

    许放眼也没抬,下意识回握住,抓住了她的几根手指,用力道固定着。

    两人的力气差距太大。

    林兮迟完全动弹不得,便伸出另外一只手一根一根地掰开他的手指,等她把第五指掰开,许放又同时重新握住。

    反反复复,周而复始。

    林兮迟的耐心格外好,连掰了四五次,兴致仍旧很高的样子。她正准备等许放再握住,让她掰第六次的时候,他突然没动静了。

    她抬头。

    就见许放的眉梢皱起,一双眼漆黑又沉静,唇线绷直,看上去像是被她影响到了,模样不太高兴。

    “别闹了。”

    林兮迟眨眨眼,刚想说些什么。

    她还没说出口,许放的眉眼舒展开来,语气吊儿郎当的又带了点报复性。

    “比起你,我对学习更感兴趣。”

    “……”

    作者有话要说:

    林兮迟:?????

    第51章

    林兮迟把眼睛睁大, 正想指责他这种行为的时候,站在讲台上的老师突然把视线放在两人的身上, 指着她说:“这边这个女生,起来回答一下问题。”

    林兮迟下意识回过神, 看向老师的方向, 恰好跟他的目光撞上。她闭了闭眼,认命地站了起来, 听着老师问的问题,一脸茫然。

    同时, 许放漫不经心地把他的书推到她面前,他用其他颜色的笔标出答案,指尖还在上边点了点,十分清晰了然。

    林兮迟飞速瞥了一眼, 瞬间有了底气, 按着课本上的字迹,回答了问题。

    老师也没刁难她, 只说了句“上课不要说话”,便让她坐下。

    大概是因为这事情,接下来的时间,林兮迟都非常安静。

    她没了动静, 反而影响了许放继续听课的心情。他侧头看向她,视线定定的。被她注意到了,她也转了过来。

    两人对视两秒后,她说:“好好听课。”

    “……”

    铃声响后, 林兮迟收拾着东西,这才提起了刚刚的事情:“你刚刚的那句话……”

    许放站起身,垂眼看她。

    林兮迟顿了顿,笑眯眯地说:“挺好的。”

    “……”

    “我发现如果你好好学习了,很多时候,还能帮到我。”像是想起了刚刚的事情,林兮迟的眉眼微扬,有点高兴,“我第一次回答问题要你帮忙诶。”

    “……”

    “我好感动啊。”

    许放:“……”

    一开始,许放还以为她这只是因为赌气才说的话。

    但时间久了,他发现好像并不是那样。

    林兮迟好像确实认为,比起她,他更重视学习,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之后她虽然没有再提起过这件事情。

    但从这天起,许放除了平时去晚操还有篮球队那边的训练,其余的所有时间,基本都泡在图书馆里。

    两人以前还会提早一些走,会到宿舍楼下找个小角落说说话,聊聊今天发生的事情。但主要目的还是——没多久许放就扯过她,按在怀里亲。

    现在,这件每天用来培养感情,升温情感的环节,被林兮迟称为“浪费时间”。

    她说的有理有据的,一副教导与劝说的模样,似乎完全对他没有了任何的兴趣,想把这场恋爱演变成柏拉图式恋爱。

    许放被她气乐了。

    这样的事情连着发生了一个星期后。

    隔天,许放在体育馆训练完,坐在看台处喝水。他垂眼看着林兮迟给他发的消息,突然就来气了,臭着脸回:【我不过去。】

    林兮迟没察觉到他的情绪,问道:【啊?你有事情吗?】

    许放没回,烦躁地捏扁手中的矿泉水瓶,扔进垃圾桶里。他拒绝了队友叫他一起到校外吃宵夜的邀请,直接回了宿舍,打算睡了一觉。

    没睡几分钟,许放又爬了起来,看向手机。

    那头没再找他,像是在向他表达着一种自己很善解人意的意思。

    许放坐在床上,深吸了口气,重新套上鞋子便出了门。

    许放进了图书馆,在平时的位置找到林兮迟。他走过去,站在她的旁边。

    注意到他的身影,林兮迟看了过来。她看到他的时候还很高兴,压低声音问:“你没事了吗?”

    下一刻,许放冷着脸,将她扯了起来,往外边走。

    出了图书馆里的自习室,林兮迟才问出声:“要去哪?我的东西都还里边呀,你得等我拿上东西才……”

    许放没理她,拉着她走出了图书馆。

    找了个没什么人的地方后,他这才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她。

    林兮迟被他盯得有些心虚了,讷讷问:“你要干嘛。”

    他面无表情地明说:“吵架。”

    “……”

    林兮迟懵了,半晌才小心翼翼地说:“你要我让着你吗?”

    本来以为她会问为什么要吵架的许放:“……”

    林兮迟很正经地说:“不然你吵不过我呀。”

    许放直接忽略了她这句话,直入主题:“林兮迟,你自己反省一下,你最近有多少事情做的不对。”

    林兮迟本以为他是在开玩笑,但看他表情这么严肃,她也紧张了起来,凝神思考着,很快就想到了一件事情。她挣扎着,半晌后才道:“好像没有。”

    见他表情变得更难看了,林兮迟神经一绷,只能坦白。

    “我前几天用你的支付宝买了一箱零食。”

    林兮迟不敢看他的表情,硬着头皮解释:“但我不是就给自己吃的!我打算过几天就分你一半……而且你身为我的男朋友,给我买箱零食怎么了,居然还让我分给你。”

    “……”他还一句话都没说。

    许放还是不说话,林兮迟迟疑着,抿了抿唇,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讨好似的往他手里塞。

    “我今天带了一点,别的被我吃完了。”

    她的骨架很小,所以手也很小,手指纤细又白皙,指尖微凉,触到他的掌心,像是带了轻微的电流。

    许放被她折腾的一点脾气都没了,用另一只手抓了抓脸,但还是没吭声。

    “你还不高兴!”林兮迟也有点不高兴了,但因为心虚,也发不出脾气来,“那我现在回宿舍拿给你——”

    话还没说话,许放就剥开了那层糖纸,把糖塞进她的嘴里。他似乎有些泄气,语气硬邦邦地:“算了。”

    林兮迟含着糖,嘴唇饱满红润,带着艳丽的色泽,她舔了舔唇,眨着眼看他。

    许放的视线一顿,突然骂了声:“妈的。”

    随后他伸手扣住她的下颚,打开她的唇,重重地吻了上去。他的舌尖探了进来,吮着她的舌头,力道粗野霸道。

    感觉到她有向后退的倾向,许放摁住她的后脑勺,轻咬了下她的舌尖,像是在泄愤,这才卷着那颗糖,退了出来。

    林兮迟看着他,嘴唇里还残留着他的气息,还有糖的甜味。她的脑子晕乎乎的,不知道为什么就被他扯了出来,对他交代了自己做的错事,然后又被他按着亲了一次。

    还把喂给自己的糖又拿了回去。

    许放用大姆指揉了揉她的嘴唇,眼睛有暗火划过,声音喑哑,带着很浓的欲念。

    “啊,喂错方向了。”

    “……”

    “我是想自己吃的。”

    呆愣了几秒,林兮迟哦了一下,像是尝到了甜头,低头翻了翻自己的口袋,又摸出了一堆糖。

    她的表情略带期待,诚实地说:“其实我还有这么多。”

    “……”

    两人的柏拉图恋爱式只维持了短短的一个星期,林兮迟便受不住美色,自动缴械投降。之后她也不像之前那样每天催着他学习了,全凭他自愿。

    期末开始在不经意到来,许放的考试时间依然被安排的很晚,林兮迟还是像上个学期那样,每天去图书馆陪他复习。

    考试结束后,两人回了溪城。

    林兮耿已经高考完一个多月,成绩也早就出来了。她的成绩超常发挥,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考的好。在她填志愿的那段时间,林兮迟还特地回了趟家,帮着她一起选专业。

    最后第一志愿选了S大的心理学。

    高考填报志愿是一件大事情,所以林兮耿还是给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