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角扯起一个弧度:“好。”

    “这个救助站在西区那边,有点偏,那我明天早点出门好了。”林兮迟就说着一些琐屑的小事情,嘴巴不间断的,像是没人打断就永远停不下来,“对了,屁屁。我刚刚上网查了,好像说部队生活很艰苦的……”

    呼吸滞了滞,许放哑声说:“是挺艰苦的。”

    闻言,林兮迟那头一顿,小心翼翼地给了他一个建议:“要不我现在去接你回来。”

    “做梦呢。”许放轻笑了声,声音又变正常了些,带着惯有的吊儿郎当,“就等着我回去伺候你。”

    等许放下了车,林兮迟才磨磨蹭蹭地把电话挂了。很快他便发了个消息过来,告诉她自己交手机了。

    林兮迟看着手机,在屏幕这边哦了一声,没有回复。

    此时林兮耿已经回家了,坐在旁边看她。

    见她一脸忧郁,林兮耿突然良心发现,想安慰她几句的时候,坐在床上的林兮迟猛地捏着拳头,扬起头说:“好,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啊?”

    “我明天去救助站当义工,空闲时间我要用来学习陪外公。”林兮迟抿了抿唇,正经地说,“我才没那个闲工夫去想许放。”

    “……嗯。”

    “我可说真的。”林兮迟真起身,开始翻衣柜,选着明天出门要穿的衣服,边强调着,“在我这儿,许放算个屁。”

    林兮耿:“……”

    希望她能撑过三天。

    之后林兮耿也没再管她,翻了套换洗衣物便去洗澡了。

    洗完后,回到房间。

    房间的灯已经被关上了,只开着床头的灯,昏黄色的光线显得室内温馨又静谧。林兮迟坐在床边,手里不知道抱着本什么东西。

    林兮耿瞥她一眼,也没多好奇。她拿着毛巾把头发擦的半干,顺手从柜子里拿出一瓶新的洗面奶,这才回到浴室里去吹头发。

    等她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林兮迟正在撕着纸张。

    林兮耿愣了下,这下才被吸引了注意力,凑过去看。

    “你在干嘛。”

    林兮耿垂眼,发现林兮迟抱着的东西是一个日历本,一天一页纸的那种。

    此时她已经撕到了八月九号。

    听到她的声音,林兮迟的动作顿了顿,注意到眼前的日期,没再撕下去。随后,她转头,笑眯眯地跟看向林兮耿,然后说:“许放明天要回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林兮迟:我一个小时都没撑过

    第54章

    别说两人现在已经在一起快一年了, 就算是以前,他们还没有这层关系的时候, 林兮迟和许放也从来没有分开过这么长的时间。

    林兮迟已经习惯了每天发生了什么事情,都第一个跟许放说;或者有事没事就去惹他, 等他生气了再开始哄。

    在她的心里, 许放这整个人都占在不能缺少的那个区域。

    他被收了手机,就像是有道屏障将两人完完全全的分开来。

    让林兮迟的心情有些空落落的。

    看她还在撕日历本上没撕干净的纸屑, 林兮耿开始打击她。

    “要我再给你买三十本日历吗?”

    林兮迟眼没抬,慢吞吞地把刚刚撕掉的纸整理好, 又夹在了日历本里。她拍了拍脸,刚刚那副魔怔的样子正常过来,认真道:“二十七本就够了。”

    “不就去一个月吗。”林兮耿的表情带了点嫌弃,翻出旁边整理的教案来看, “真不懂你们这些谈恋爱的人。”

    房间安静下来。

    几分钟后, 林兮迟突然喊她:“林兮耿。”

    她的声音低落下来:“我有点难过。”

    闻言,林兮耿看了过去, 郁闷道:“就一个月,你大学去源港那边,几个月见不到我也不见你这么丧。”

    “可我可以给你打电话。”林兮迟揉了揉眼睛,神情呆滞地说, “他今天跟我说,如果不去的话,这一年大学就白读了。”

    “是呀,哪能说不去就不去的啊。”

    “……”似乎觉得这话不太好, 林兮迟犹豫了下,还是小小声地说了出来:“我都想让他直接别读了,以后我养他。”

    “……”

    林兮迟的语气更低了,很实诚:“可我养不起。”

    “……”

    “所以他还是继续去吧呜呜呜。”

    “……”

    另一边。

    许放扛着行李箱走进安排好的宿舍里。

    八人间,上下床。没有空调,只有两个三叶扇挂在天花板上,此时都开着,偶尔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人已经来齐了,挤在这狭小的室内,十分闷热。

    全是许放认识的人,此时八个人就散乱地坐着,有些坐在床上,有些在地上收拾行李,大大咧咧地说着话。

    许放蹲在地上,随着滋啦一声,把行李箱打开。

    几套衣服,一些生活用品,半箱的零食像是散发着金灿灿的光。

    原本吵闹的室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一秒,两秒。

    突然有个男生开口道:“我操,许放你带这么多吃的。”

    这话像是号召一样,其他人猛地扑向行李箱,如同饿了几天的狼,随手拿了几包就走,还没过半分钟就将行李箱一扫而光。

    “……”

    许放的额角一抽,低骂了几声,也没什么动静。他对零食没多大兴趣,也是因为林兮迟想让他带才带的。

    房间顿时又多了吃东西的咔嚓声,伴随着余同的声音:“妈的,要过一个月的原始生活啊,我感觉我女朋友要跟我吹了。”

    “别对自己有什么误解成不。”另一个男生把他手中的零食抢过,“要跟你分只是因为你长得太丑了好吗?”

    “滚!你他妈还单身呢!”

    他们的动静太大,还洒了几片薯片出来,掉到许放的行李箱里。

    许放侧头,默不作声地盯着他们两个。

    余同拿还沾着薯片碎的手推了把他的脸,嗔怪道:“放哥,你这么小气干什么,不就几片薯片吗?”

    另一个蹲到地上,把那几片掉落的薯片往嘴里塞:“这他妈不是吃了就好了吗?”

    许放:“……”

    才刚来,他就想回去了。

    林兮迟要去的那个流浪动物救助中心在溪城的西区,位置很偏,公交车不能直达,下了车之后还要再走半个小时。

    按着手机地图走,林兮迟擦了擦汗,觉得整个人都要冒烟的时候,才终于找到了救助中心的基地。

    面积不算小,U字型的平房,中间有块很大的空地,两侧都是牢笼,里边关着很多不同品种的狗。

    这里装修简陋,看起来很旧。房子的外层掉漆,墙面也开始掉皮。因为有上百只动物的关系,房子的味道很重,十分难闻。

    此时已经来了十几个人,此时正围在一起说着话。

    他们的面前站在一个女人,留着一头短发,看上去像是这里的负责人,此时正拿着一个本子,不知道在跟他们说些什么。

    余光注意到林兮迟,女人望了过来,随后低下头往本子上一看,不太确定地问:“林兮迟吗?”

    林兮迟点头。

    女人露出个笑容,肤色偏黑,看上去很年轻又精神:“都到齐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于霓,是这家救助站的站长。”

    接下来几个老义工也跟着自我介绍了起来。

    “那我们现在就开始了啊,先分工一下。”于霓指了指旁边的牢笼和平房的方向,“我们的日常就,主要是把别人捐赠的这些狗粮和日常用品搬进基地里,清理一下狗舍和猫舍,还有喂食。”

    之后于霓便按义工的体型和意愿分配了任务。

    林兮迟和另一批人被分到外边这一块,清理狗舍。

    很快,于霓从房子里出来,给他们发着手套和围裙,边嘱咐着话。

    狗舍里的卫生不太好,因为空间不大,里边狗的数量又多,一地的都是排泄物,气味很难闻。

    林兮迟戴上围裙,拿着工具进去清理。

    救助站里的动物普遍对人有防备心,也怕人,看到她过来,原本趴的好好的狗就会往另一处跑。

    只有一只狗,就一直站在原地。

    它的体型偏瘦,毛色是黑的,杏色的瞳亮而清澈,但瞎了一只眼,另一只眼睛是凹陷下去的,看上去不像是天生的缺陷。

    从林兮迟进狗舍开始,这只狗就一直在很可怜的呜呜叫,头一直低着,不敢看她。

    林兮迟弯下腰,也不敢离它太近,软下声音,隔着一米的距离开始哄它:“你不要怕我,我下次来给你带吃的好不好呀。”

    小黑狗呜咽着,没动弹。

    林兮迟又跟它说了几句话,有些不知所措。

    很快,于霓拿着工具,过来帮她的忙。

    似乎是闻到了于霓的气味,小黑狗的尾巴开始摇了起来,表示着友好,但仍旧低着头,浑身似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