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她的话,没再继续说下去。

    这事一经许放提起。

    就像是有个什么东西堵在她的胸口处,让她喘不过气来,做什么都打不起精神,一想起这件事情,她就鼻子发酸。

    林兮迟觉得毕业后的那八年太可怕了,像是个未知的恐惧,让她每天都提心吊胆的。她希望他们永远都不会毕业,永远像现在这样,她想见他的时候,随时都可以见到。

    而不是像上个月那样,要在固定的时间才能听到他的声音,要每天倒数着能跟他说话的日子,要隔着一道屏幕才能看看他的模样。

    林兮迟觉得没有许放在的时候,她也有自己要做的事情,她也能忙忙碌碌地过一整天,但闲下来的时候,就是会觉得格外,格外的孤独。

    许放发现,最近林兮迟好像特别粘他。

    虽然林兮迟之前也粘他,但现在的程度似乎要比先前翻了几倍。

    用最近的一个例子来举的话,大概就是——

    在回学校的高铁上,林兮迟想去上个厕所,他不会让林兮耿陪她一起去,而是叫他这么一个大男人陪她过去。

    而且林兮迟也不像先前那样,动不动就拿话呛他,动不动就过来惹他生气,她的性子变得很乖巧,像是一匹温顺的小绵羊。

    这样的转变来的极为迅速,像是突如其来的暴雨,淋得人猝不及防。

    许放极其不习惯,觉得不被她气反而浑身难受。

    但他每次一提起她的反常的时候,林兮迟的表情立刻就变了,原本上扬着的唇瞬间下拉,看起来很惆怅,让他无法再继续开口。

    到了学校之后,林兮耿没再让他们送,说是想像别人一样,被学长学姐带路去报道,再被他们带到宿舍。

    这样还能认识一些新的人。

    林兮迟不太放心,想帮她把行李搬到宿舍再走时,林兮耿就已经跟着迎新的几个学长学姐走了。

    两人身上也没什么行李,只有林兮迟带了个电脑,此时正被许放提着。

    恰好也到了午饭时间,林兮迟和许放决定到外边解决了午饭,之后再回宿舍整理东西。

    想到吃饭这事情,林兮迟给林兮耿发了条消息问她要不要给她带午饭,很快便遭到了她的拒绝。

    她也不再管,跟许放进了一家拉面馆。

    点完单后,两人面对面坐下。

    看着对面正热情地用茶水给他洗着一次性筷子的林兮迟,许放的眼睫一颤,几乎可以明确一点,林兮迟的反常是因为前些天他跟她提起的毕业后分配的事情。

    虽然她自己是说还有三年那么长的时间,但实际上,她应该觉得这段时间很短。

    所以想现在对他好一点。

    许放看着林兮迟笑嘻嘻地把先端上来的那碗面推到他的面前,托着腮,示意他先吃。他扯了扯嘴角,拿起筷子,轻声喊她:“林兮迟。”

    “啊?”

    许放翻着面,声音淡淡的:“你觉得未来的那八年很可怕吗?”

    林兮迟嘴角的笑意渐收,低着眼没说话。

    “我也觉得挺可怕的,”他低嘲一声,放下了筷子,“当初是想跟你一起来S大,但高考成绩不够,刚好够得着国防生的分数线,没考虑太多,我就报了。”

    林兮迟的瞳仁一凝,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本来就是随便报的,但报了之后,我发现我还挺喜欢军人这个职业。”许放的唇角稍稍弯起,双眸望向她,“也觉得那八年的时间虽然长,但还是可以接受。”

    提起这件事情,林兮迟的眼眶渐渐红了,喃喃低语:“真的太长了……”

    “就像你喜欢动物,想像那个站长一样,帮助流浪动物找到家,或者是想普通一点,到大四的时候考个研究生,然后毕业后找个宠物医院上班,时间长点就自己开家宠物诊所。这些全部,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许放伸手,用指腹摸了摸她的眼睛,笑了:“所以我想做的事情,你也开心点支持我,行吗?”

    “……”

    “我们以后可能会因为各自的事情,会分开一小段时间,但你要知道,我们的目的地是一样的。”

    我们都在往同一个目标往前走。

    为了同一个目标在努力着。

    即使分隔两地,即使不能时时刻刻在一起,

    但在不同的位置,各自拼搏,各自努力,朝一个方向奔去,

    依然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第58章

    新生军训从十六号开始, 一直到月底,足足训练半个月。

    一个班分成一个排, 人少的班级就和同系的另一个班合并,一个排大约有五十人, 一个系为一个连。

    排长和连长都是专门从军队请来的军官, 而副连由校内的国防生担任。学校的学部算起来就有六个,分出来的系别更是多, 所以来担任副连的国防生并不少。

    许放被分配成心理系的副连,即十八连的副连长。

    林兮迟倒是没想过会这么凑巧, 就分配到了林兮耿所在的连队。

    因为新生数量众多,每个连被分到校内不同的地方训练,有些在操场,有些在篮球场, 都是露天的场地。

    心理系就被分到了篮球场。

    与操场拥有的人工草地不一样, 篮球场是水泥地,被太阳烤了一上午, 地表温度几乎能用来煎鸡蛋。就连休息时间,学生都不敢直接坐到地上。

    只能蹲着休息。

    林兮迟闲着没事做,申请当了红十字会的志愿者,每天就坐在帐篷里, 胸前挂着块牌,有训练到不舒服的学生就过去帮忙,给他们倒水涂风油精等。

    源港市的八月份,太阳毒辣, 林兮迟坐在帐篷里都觉得眼睛睁不开,不断地补涂着防晒,都想不起当初自己军训时怎么熬过来的。

    眼前一片片的绿色,帐篷的对角线房县就是林兮耿所处的排,十八连二排。

    许放就站在那前面,身上穿着军队常服,身材高大而挺拔,衣服线条勾勒笔直。他的侧脸利落分明,收起了平时的懒散,看上去严肃而又正经。

    就说副连很帅啊……林兮迟趴在桌上想。

    大概军训完,他就要收到一大堆学妹的情书了吧。

    距离不算近,林兮迟也不知道那边在做什么。

    只知道现在已经吹了休息的哨声了,但二排依然还在站军姿。

    林兮耿就站在第一排,此时脸都晒红了,林兮迟看不太清她的表情。

    直到距离休息时间结束还有五分钟的时候,许放才放他们去喝水休息。

    林兮耿拿着杯子过来,在帐篷这边装了杯凉茶,坐在林兮迟的旁边补涂防晒霜,一张脸毫无表情,也不说话。

    林兮迟眨了眨眼,提醒她:“你快回去吧,还有两分钟吹哨了。”

    林兮耿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想说些什么,但也不敢迟到,匆匆地喝了两口水之后,立刻往那边跑。

    训练才刚开始,十八连就倒了不少人。

    帐篷里十个人里有一半都是十八连的,但多是装的,林兮迟和其他志愿者也只看透不说破。

    排队的训练主要是排长在训练,副连长只起一个监督作用。

    林兮迟就看着许放一直在旁边监督着,偶尔会看向她所在的方向,漆瞳沉沉,挺直的鼻梁,偏淡的唇色。军帽挡不住正对的阳光,睫毛在眼睛下方投射出一个浅浅的阴影。

    因为这身衣服,身上的禁欲感成倍的叠加。

    林兮迟忍不住舔了舔唇。

    下午的训练时间从两点半到五点。

    训练结束后,林兮迟垂头把东西收拾好,站起身。她想找许放一起去吃饭的时候,林兮耿就先跑过来了。

    她手里抱着这个统一用的1.5L水瓶,摘下了军帽,头发被帽子压出了痕,脸颊都是红的,看上去累得慌。

    军训已经开始两天了,林兮耿基本不会找她一起吃饭,多是跟她的舍友一起吃。此时她过来找自己,林兮迟也有些惊讶:“你干嘛。”

    林兮耿直截了当:“我要跟你一起吃饭。”

    恰好许放也过来了,听到林兮耿的话,他直接把林兮迟扯了过来,眉眼稍稍抬起,神情寡淡:“不行。”

    “……”林兮耿望向林兮迟。

    林兮迟没懂他们在争执什么:“我们三个一起去吃不就好了……”

    “算了我走了。”听到这话,林兮耿立刻跑了,“我走了,再见!”

    “……”

    林兮迟转头看向许放:“你惹她了?”

    许放没答,看着她也略微发红了的脸,皱着眉说:“明天戴个帽子过来。”

    “你把你的给我啊。”

    许放瞥她一眼,没动。

    林兮迟站在他旁边,蹦跶着想去拿。

    他立刻抓住她的手,啧了声:“别闹。”

    随后另一只手把帽子摘了下来,也没给她,就虚盖在她的头上,给她挡着阳光。

    “全是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