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道旁的一张石椅上。

    “休息一下吧。”

    聂悦也放了上去,像是瘫痪似的靠在椅背上。

    林兮迟回头,喘着气道:“小涵她们?”

    听到这话,聂悦也扭头,猜测道:“可能没跟上吧。”

    两人现在也没心思去管这些,累的连话都不想都说。

    这儿光线不太好,只有旁边亮着一盏昏暗的路灯,和篮球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篮球场内,十几个男生的精力十分旺盛,穿梭奔跑着,挥洒着汗水。

    林兮迟的目光不自觉地就挪到了那边。

    篮球场外也有不少女生在看,脸颊发红,埋头窃窃私语。

    注意到领头的男生,林兮迟原本有些呆滞的眼神瞬间一亮。

    他冲在最前方,绕过挡住他的其他人,篮球被他轻松自如的控制,在场中格外显眼。与此同时,林兮迟也站了起来,往那边靠近。

    许放纵身一跳,单手握住篮筐,发出巨大的声响,另一只手将篮球狠狠的扣了进去。

    球进框。

    见他进球了,林兮迟趴在篮球场的网栏上,憋了气,用尽全身的力气喊。

    “许放!!!”

    “……”

    许放差点从篮筐上摔下来。

    他松开篮筐,跳回地上,顺着声源望去。看到是她,许放抓了抓脑袋,脸颊因为刚运动过还冒着红晕,汗水顺着下颚向下流,打湿了半个上衣。

    林兮迟兴奋地朝他挥挥手。

    许放额角一抽,别过头跟几个队友拍了手,低语了几句后,便从篮球场的入口出去,朝她的方向走来。

    一走到她面前,许放便被林兮迟连拉带拽地扯到那个石椅前。他的语气很不耐烦,十分不情愿地跟着她走。

    “干嘛啊?”

    林兮迟理直气壮:“你来帮我们把书搬到宿舍吧,我们都搬不动了。”

    许放瞥了眼石椅上的两摞书,倒是没再说什么。他本想堆成一摞直接搬走,突然注意到两个同样装得满满的书包:“书包拎得动?”

    林兮迟立刻点头。

    聂悦坐在原地看着他们两个,没有吭声。

    许放走过去拎了拎林兮迟的书包,侧头看了林兮迟一眼,淡淡道:“我喊多一个人过来。”随后,他回头喊了声,很快就有个男生跑了过来。

    许放跟他说了几句,男生便把其中一摞书搬了起来,爽朗的跟聂悦搭起了话。

    两人搬了书便走在了前头。

    林兮迟正想把自己的书包拿起来,就被许放背到了身上。她皱眉,小声的抗议:“你身上全是汗。”

    许放的表情不太好看,没搭理她,搬起书便往宿舍楼的方向走。

    林兮迟突然想到下午才惹过他,乖巧地跟在他的后头,讨好似的说:“等会请你喝糖水呀。”

    许放嗤了声,完全没把这话放在眼里。

    “你没钱。”

    “……”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林兮迟摸了摸口袋,想说他的饭卡还在她这儿,但又怕说了之后会被他拿回去。她只好十分识时务的转了话题:“屁屁,我过了体育部的第一轮面试了。”

    许放很冷淡:“哦。”

    林兮迟也不在意,很骄傲的开始吹牛逼:“听说这部门认颜值,长得好看的才能进。”

    “假的。”许放懒洋洋道,“看你就知道了。”

    “……”想着他搬着书这么辛苦,林兮迟忍了忍,没跟他计较,“那你有没有加什么部门?”

    他的语气依旧懒散,不咸不淡道:“校篮球队。”

    “你不是说这些很无聊不想参加吗?”

    “……”没回。

    林兮迟眨了眨眼,好奇道:“对了,体育部是不是会帮学校的校队组织各种比赛?那我们到时候说不定还会碰面诶。”

    这次,许放顿了几秒才回:“我怎么知道。”

    许放帮林兮迟把书搬到了宿舍里,也没多呆,话都没多说几句便跟另一个男生一起走了。没过多久,陈涵和辛梓丹也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不认识的男生,帮她们搬着书。

    林兮迟坐在椅子上,打开微信看了眼。

    有一个新消息。

    是她的妹妹,林兮耿。

    林兮耿:【喂,国庆回不回家?】

    林兮迟在回复框输入了个“不回”,顿了顿,又全部删掉,重新输入了个模棱两可的回复:【看情况吧。】

    周一晚上,林兮迟跟辛梓丹一起出了门去上英语课。

    大学英语在西一教学楼307教室上课,从七点开始,一直上到晚上八点半。下课之后,她刚好能直接去四楼参加体育部的第二轮面试。

    因为提前知道这个老师的恐怖程度,林兮迟和辛梓丹特地提早了半个小时出门。

    但到教室之后,她还是发现自己来的太晚了。

    小教室大概能容纳五十来人,此刻除了前两排,已经座无隙地。格局跟高中的教室类似,都是木桌木椅,讲台大黑板。

    桌椅分成三列,左右各两桌,中间四桌并在一起。

    林兮迟和辛梓丹选了第二排中间的位置坐下。

    见许放还没来,林兮迟便给他占了个位置。

    此时,闫志斌老师正站在讲台上,皮肤黝黑,方字脸,头发剪得很短,年龄看起来约莫五十岁,整张脸板着,散发着威严。

    尽管还没到上课时间,教室里依然安安静静的。

    林兮迟莫名有种回到高三的感觉,紧张的手心冒汗,她低下头,给许放发了个微信,催促他:【你倒是快来啊。】

    刚好,上课铃响了。

    许放也同时出现在门口,踩着铃声进了教室。他漫不经心地往教室里扫了圈,随后往林兮迟旁边的位置走去。

    闫志斌扫了教室一圈,也没点名。

    教室里有六排座位,总共能容纳四十八个人。这节课有四十个学生,除了第一排的八个位置,别的位置都坐的满当当的。

    很快,闫志斌从讲台上走了下来,放了张纸在第一排的其中一张桌子上,用他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了句:“现在最后一排的八个学生起来,坐到第一排。然后按照座位依次写自己的名字,以后就按现在的座位坐。”

    他的话音刚落,林兮迟听到身后有起身的动静,几个男生女生陆陆续续地走到第一排。

    几秒后,林兮迟的正前方坐了一个男生。他似乎也看到了林兮迟,坐下之后便回了头,对她笑了一下。

    第7章

    男生的皮肤黝黑,穿着一件明黄色的上衣,圆领处有一条黑色的线,下面是四个小人的图案。他很自然地靠在椅背上,手肘搭在桌沿,依然一副自来熟的模样,笑起来眼睛明亮有神。

    是前些天在面试时见到的,叶绍文。

    林兮迟愣愣地看着他,对他的印象还是有,只不过没想到会在这里再见到他。她抬起手,拳头慢慢张开,僵硬地跟他打了声招呼。

    叶绍文挑眉,十分多情地对她眨了下左眼,也没说什么便转了回去。

    林兮迟也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低头翻开了大学英语一的书,在扉页上写着自己的名字。

    教室里并不算安静。

    老师在讲台上刻板的说话声,头顶上老旧的风扇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还能隐隐听到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音乐声。

    林兮迟认认真真地听着课。

    突然听到左侧传来一声轻哼,她侧头看去。

    此时,许放正低着头,脸上挂着阴霾,手上松松垮垮地握了只笔,似是烦躁的很,在书上乱七八糟的涂画着。

    林兮迟莫名其妙,看了讲台一眼,偷偷摸摸地给他传了张纸条。

    许放看都没看,随意地翻开书本的其中一页,把纸条夹了进去。

    然后又在涂涂画画。

    林兮迟盯着他看了几秒,他还是没反应。

    她本不想管了,但许放不高兴的时候,存在感实在太强了,周围散发的郁气像是有了形,在她的眼前不断晃悠着。

    所以林兮迟的注意力总是不知不觉地就跑到他的身上。

    她正思考着要不要再传个纸条过去的时候,台上的闫志斌眼一瞪,突然用手拍了拍桌子,大喊:“第二排中间那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生,起来回答一下问题。”

    听到第二排,林兮迟呼吸一滞,下意识地低头看自己的衣服,随后又转头盯着许放。

    许放把笔放下,懒洋洋地站了起来。

    闫志斌板着脸:“我刚刚说了什么,用英语重复一遍。”

    课才刚开始没多久,闫志斌还没开始讲书本上的内容,一直讲上他的课的规矩以及这个学期要学习的课程。

    林兮迟刚刚的注意力全放在许放的身上,完全不知道老师说了些什么,她有些着急了,转头看向辛梓丹,用气音问:“老师说了什么?”

    辛梓丹咬着唇,摇了摇头:“我也没听。”

    林兮迟也没辙了,正想让他直接乖乖承认自己没听课的时候,许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