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迟抬眼看他,眼睛弯成月牙儿,笑眯眯地,话锋一转,“我们是要活一百岁的。”

    “等这八年过去,我们就三十岁了,还能活个七十年。”

    “……”

    “这样算,这八年就显得好短了。”

    两人刚好走到宿舍楼下。

    许放紧绷着的身体忽地放松下来,扯着她走到其中一棵树下,扣住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捏住她的下颚,重重地往上亲。

    他的舌尖冒着寒气,毫不节制的力道,像是在惩罚。

    良久后,许放把她的脑袋往胸前一压,脸颊靠在她的耳际,说话的热气引起一阵阵战栗,哑声道:“操。”

    他压低了声音,一字一顿的说:“最他妈会吓人。”

    林兮迟回过神,在他怀里挣脱着:“我还没说完!”

    “……”

    “她还说了,以后我们结婚了,还有可能我怀孕的时候你在部队,我生孩子的时候你也在部队,我坐月子的时候你还在部队。”

    “……”

    林兮迟捏着他的脸狂扯:“你想得美!”

    许放莫名其妙:“我想什么了。”

    “既然她这么说了,那我们三十岁之前就不要孩子了。”

    虽然说的是这种话题,但谈的内容是他们的未来,许放的心情突然就变得很好。

    “那就不要。”

    林兮迟点点头,虽然现在八字还没一撇,但她就已经想的很长远了:“我以后如果怀孕了,你必须得在我身旁陪着我——”

    许放的喉结滑动了下,用指尖蹭了蹭她的脸颊,笑了。

    那个画面只要是一想起来,就让人心生向往。

    格外盼望那天的到来。

    还没等他说出话来,林兮迟又一本正经地接着上边的话,说道:“然后,像伺候爸爸一样伺候我。”

    第60章

    “……”

    许放觉得自己每天都在跟一个傻子谈情说爱。

    见林兮迟还顶着一副让他给个承诺的表情, 许放的眼睫微动,蹭着她脸颊的指尖改成了掐, 力道不算小,还附带着一声冷笑。

    “你看到我伺候我爸了?”

    林兮迟睁着眼, 半下不眨, 立刻点头:“看到了。”

    “……”

    “我还看到你双膝下跪,在床边给他洗脚脚。”

    “……”

    “以后你就这样伺候我就好。”

    “……”

    许放说不过她, 气得脸上挂起了阴霾,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皮不笑肉不笑道:“是挺简单的。”

    闻言,林兮迟的眼珠子转了转,垂下眼握住他的手,不再开玩笑。

    如果她会觉得不安。

    那么许放肯定也会。

    长久的分离所加诸在她身上的那些不安, 不是仅仅只有她能感觉的到。

    这些感受, 是平摊给这段感情里的两个人的。

    “屁屁。”

    “嗯?”

    “你以后会想跟我分手吗?”

    “……”

    林兮迟戳了戳他的脸,问道:“你怎么不理我了。”

    许放的表情越发难看, 语气很不好:“不想回复这种智障问题。”

    林兮迟坚持不懈:“所以会吗?”

    “会个屁。”许放冷着脸,手掌抚着她的后颈,一寸寸地摩挲,声音低了下来, 轻呵了一声,“别再提这个,再提一次我他妈就——”

    等着他接下来的话,林兮迟盯着他, 没有说话。

    许放的话顿住,想不到任何能威胁到她的话。他闭了闭眼,低下头,与她的额头相贴,哑着声说:“别提了,求你。”

    “哦。”林兮迟用手指去戳了戳他的眼睫毛,也像是松了一口气,“那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一直都在一起了。”

    你不想,我也绝对不会想。

    那就能一直都在一起了。

    保研名单在大四上学期的时候出来。

    距离开学还没过多久,九月份才过了一半。

    林兮迟的保研结果比许放早出来几天,选的方向是临床兽医学。

    而国防生在上交了保研申请之后,还要到医院体检,体检完才会出结果,加多了一个流程,结果出来的时间就慢了一些。

    虽然先前就知道许放肯定能拿到那个名额,但这个消息落实下来的时候,林兮迟的心情还是格外激动和高兴。

    像是一颗一直悬着的心终于着了地。

    那段时间,许放整天忙着毕业设计的事情。

    国防生的选题比普通大学生出来的要早,他们八月份就开始选题,隔年三月毕设结题,而普通大学生在十二月份才开始选。

    因为在毕业之前,国防生还要再去部队两个月,统一的,就有点类似普通大学生的实习。

    但因为这个好消息,林兮迟还是连拉带拽地把他扯到校外去吃饭。

    当是庆祝一下。

    许多大四的学生从这个学期开始就已经到校外实习,但国防生都基本还在校内,一路走去,许放还撞见了不少认识的人。

    两人也没怎么纠结,就去了之前经常去的那家烤肉店。

    林兮迟的心情格外好,还反常地点了两瓶啤酒。

    她的酒量很浅,喝一杯就上头,两杯就醉,但酒品倒是好得很。症状就是比平时更傻了一点,其他都很好,不哭也不闹。

    想着自己在,而且她就点了两瓶,这么算就是他们两人一人一瓶。

    许放也没拦着她。

    结果两瓶酒一上,林兮迟就立刻把其中一瓶抱在怀里,然后把另一瓶打开,给他装了小半杯,之后就自己对着瓶口开始喝。

    见许放神情隐晦不明,双眸幽深地看着她。

    林兮迟把怀里的那瓶酒抱紧了些,咽下口里的酒,这才开始指责他:“你不要天天想着喝酒好吗?”

    许放不想跟她计较,但又忍不住被她这副抠门的样子气到,然后开始跟她计较:“等会醉了别想我把你送回去。”

    林兮迟瞅他一眼,不搭腔,又咕噜咕噜地灌着酒。

    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她的脸颊红扑扑的,嘴唇红润,眼睛亮的像是带了星星。

    “屁屁,我好开心啊。”

    喝点酒有什么开心的。

    许放低头给她烤肉,听到这话时,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

    “那就多点几瓶。”

    “不是喝酒开心。”林兮迟低头,从口袋里把手机翻出来,给他看了一张图片,“就这个,也是我们学校的一对情侣,他们两个都拿到了剑桥的保送名额。”

    许放低眼一看,对这两个人没什么印象:“你认识?”

    “不认识。”

    “那你开心什么。”

    “就很羡慕啊,他们是。”林兮迟打了个嗝,慢吞吞地说,“他们是两个人的智商都很高,我们就只有我的高。”

    许放的动作一顿,立刻抬头,默不作声地盯着她。

    “但你现在也拿到保送名额了,我就感觉,我们的平均智商就没有被拉低到正常水平之下。”

    “……”许放真他妈想当场走人。

    林兮迟很快就喝完了一瓶酒,然后开了新的一瓶。

    她这么不节制的喝,许放下意识把注意力都放在她的身上,感觉她确实并不是借酒消愁,就是很开心地在喝,这才放下心来。

    两瓶酒下去,林兮迟的神智变得不太清醒,做什么事情都慢一拍,傻乎乎的。

    看到许放在烤肉的时候,她还打算直接用手去烤盘上拿肉吃。

    吓得许放半条命都出来了。

    许放干脆走过去坐到她的旁边,一只手握住她的两只手,不让她乱动,用另一只手烤肉,烤完了之后便喂到她嘴里。

    把她喂饱了,许放把东西收拾好,扶起她。

    结账走人。

    林兮迟虽然还能走,但走起路来歪歪扭扭的,看上去就像是刚开始学走路的小孩,而且话还多,一直缠着他让他背。

    怕她摔了,许放没说什么,蹲下身把她背起。

    林兮迟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处,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双手还不安分,有事没事就往他脸上蹭,当成玩具一样。

    许放的双手正托着她的腿,腾不开,只能在她遮住自己眼睛的时候提醒一下。

    其他时间任由她折腾。

    到后来,她也不说别的了,就一直喊着他。

    “屁屁。”

    “嗯。”

    “屁屁。”

    “嗯。”

    ……

    ……

    “我喊了多少次。”

    “四十三次。”

    话说久了,林兮迟似乎也累了,声音听起来昏昏欲睡:“屁屁。”

    许放格外有耐心,低声应着:“嗯。”

    她把脸颊凑了过来,说话的气息喷到他的脸上,带着酒气,却一点都不难闻。

    “我们好像长大了。”

    “嗯。”许放往后看,能看到她密而长的眼睫毛,眼睛干净清澈,一如以往的所有时刻,“长大了。”

    之后三年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