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面无表情地转动着方向盘,进了小区里:“是吗。”

    林兮迟连忙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许放嘴角一扯:“你私下看黄文的事情跟我说了?”

    “……”

    这事情有什么好说的?

    两人这一吵,从车上一直吵到下车,从楼下一直吵到上楼,回了家还在吵。虽然大多数时间都是林兮迟在骂他,但许放也基本句句回怼——

    “你说你给不给我。”

    “不给。”

    “许放,我就没见过比你更小家子气的男人。”

    “我也没见过,但我面前倒是有个在这方面比我出色得多的傻子。”

    “……”

    ——然后让这场争吵愈燃愈烈。

    到最后,林兮迟气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开始套外套。

    许放看向她,绷着一张脸:“你干嘛去。”

    “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林兮迟的动作很大,是刻意发泄弄出来的动静,“你不要跟我说话。”

    “这么晚你出去个屁。”说着他也站了起来,身上穿着从进家门就没脱过的卫衣,冷声道,“老子滚。”

    林兮迟看他,重复了一遍:“我不想跟你说话。”

    许放被她这态度气笑了:“行,我也不想。”

    “……”林兮迟站在他旁边看他穿鞋,又忍不住去惹他,“你说的,你要是找我说话了就等同于你把我当爸爸了。”

    许放的脸上毫无笑意,一字一顿道:“你看我找不找你。”

    说完后,许放毫无留恋地走了出去,用力地关上门,他站定在门口,垂头摸了摸口袋里的东西,然后往楼下走。

    没走几步,他又重新折返,站在门口喊:“把门给我锁好。”

    许放走了之后,室内瞬间安静下来。

    刚刚的争吵像是只是她的幻觉。

    林兮迟趴在沙发上,越想越气,噔噔噔地跑到玄关处,顺着猫眼往外看,确定许放走了之后,才把门锁上,然后上微信找林兮耿聊天。

    林兮迟:【我跟许放吵架了。】

    林兮耿:【啊?】

    林兮迟:【他还拿门甩我!很用力地甩我!甩我!!!】

    林兮耿:【惊呆.jpg】

    林兮耿:【说不定一会儿就回来了。】

    林兮迟:【不会的,他让我锁门了。】

    林兮耿:【……】

    隔了半分钟,林兮耿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你们吵架,他甩了门之后还要回来提醒你锁门的吗?】

    林兮迟没觉得这有什么奇怪,闷闷地回:【是啊,如果他还会回来就不会说,但不回来了就会让我锁门。】

    林兮耿真的震惊了:【……】

    林兮耿:【你们两个是不是有病。】

    林兮迟敲屏幕的力道很重:【我感觉他就是想趁机出去鬼混一个晚上。】

    “……”林兮耿对这种小孩子过家家般的争吵不想发表什么言论。

    过了一会儿,林兮迟又忍不住道:【虽然我跟他吵架了,但是我之前跟你说的事情可没骗你,许放暗恋我好多年了。】

    林兮迟咽了咽口水,有点小心虚:【他可喜欢我喜欢的要生要死,无法自拔的。】

    林兮迟:【而且今天完全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林兮耿:【你刚刚用许放哥的手机给我发消息了?】

    看到这句话,林兮迟的眼睛一眨:【啊?】

    很快,林兮耿发了个截图过来。

    是她和许放的聊天界面,上面干干净净的,就只有许放发来的一句话。

    时间是今晚八点,他们刚下车的时候。

    ……

    ……

    许放:【确实无法自拔。】

    第63章

    这个时间点, 他们两个还处于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刻。老房子的隔音效果不好,进了楼内,林兮迟还要压低声音跟他吵,不想吵到别人, 也不想丢人丢到家外。

    那时候,她的全部心思都放在跟他吵架上边,也没注意他是不是动了手机。

    此时看到林兮耿发来的这张截图, 以及上边许放的话。

    林兮迟一时也反应不过来他这话的意思, 想了半天,终于想起。

    她今天在车上好像跟许放说了一句话。

    ——“可我现在都跟她说, 你喜欢我喜欢的无法自拔, 一点都离不开我, 现在又让她看到这种画面, 我的脸往哪里搁!”

    然后他下车了就给林兮耿发了句。

    ——“确实无法自拔。”

    林兮迟的心思一动, 火气瞬间就消了大半, 她抿了抿唇, 一直盯着许放的那句话看。

    看久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 林兮迟的情绪低落了下来, 原本的怒火直接散去,想到许放刚刚的背影, 她突然就多了几分愧疚。

    对于许放。

    林兮迟是属于软硬都吃的那种。

    他如果真凶起来了, 她就会怂;他要是服软了,她也瞬间没了脾气。

    但要是他处于“虽然跟她吵着架, 但是整体还是让着她”的那种态度,林兮迟就会一发不可收拾,一直蹬鼻子上脸。

    刚刚许放就是处于这种态度,所以最后的情况就是,被她气得出了家门。

    然后她现在才知道他早就私下跟她服软了。

    那这样就很难办。

    而且他明天就回B市了,今晚还莫名其妙地吵了一架,感觉很浪费时间。

    林兮迟抬头瞅了眼时间,这才发现现在已经十点半了。他们回来之后,居然整整吵了两个小时。

    林兮迟把脸埋进抱枕里蹭了蹭,过了好半晌才抬起头,犹豫着给许放编辑了一条短信,在发送的时候又犯了难。

    刚刚才说了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说,现在连半小时都没过去就给他发求和短信。

    这是不是太打脸了。

    想到这,林兮迟的心情又变得闷沉了起来。

    林兮耿怎么到现在才给她发截图啊,要是早点发,她肯定不会跟许放吵那么久了,说不定现在已经过上甜甜蜜蜜的床上生活了。

    她正想打个电话过去骂林兮耿一顿的时候,林兮耿提前一步,又给她发了消息:【还在生气啊?】

    林兮耿:【你都快三十岁的人了,气量大点好吗?】

    林兮迟:“……”

    谁三十了?

    这句话瞬间给了林兮迟发泄的渠道,她立刻打了个电话过去,连着骂了林兮耿半小时之后,才神清气爽地挂了电话。

    生了一天的气,林兮迟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辛苦了。她伸了个懒腰,洗了个澡之后,趴在床上,调了个早早的闹钟。

    决定明天直接到许放家门口堵他。

    过了一天才跟他说话,这样应该就不算很打脸了吧?

    隔天一早。

    林兮迟起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看手机。

    看着毫无新消息的微信,林兮迟抿了抿唇,丧气地爬了起来,心想着许放这货的心眼就是小,气了一个晚上还不够。

    不像她,大人有大量。

    不过没关系,她来宠着他。

    一点关系都没有。

    飞快地洗漱完,林兮迟换了身衣服,化了个日常妆,背上平时惯用的包,连早餐都没心情吃,心情沉重地地打开家门。

    她也不知道许放要生气多久,而且昨天她的语气好像是不怎么好,要是他一气之下,连话都不跟她说就跑回B市了怎么办。

    林兮迟有点着急了,把门关上,抬眼,突然注意到靠站在门旁小角落的许放。

    也不知道他在这儿站了多长的时间。

    许放的脑袋稍仰着,脖颈线条拉直,能清楚的看到喉结的轮廓。他的站姿懒散,双手插着兜,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听到这边的动静,许放下意识看了过来。

    两人的视线对上。

    空气像是停滞了下来。

    许放一直把目光放在她的身上,不声不响地,让林兮迟的头皮莫名发麻。沉默了几秒后,他抓了抓脸颊,生硬地冒出了句:“我失忆了。”

    “……”

    林兮迟愣了,内心的沉重感瞬间因他的出现而减少,更是因为他的这句话消散。

    随后,她蓦地想起了昨天她在许放走之前跟他说的话,又忍不住——

    蹬鼻子上脸。

    林兮迟咽了咽口水,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接了他的茬:“却还记得我是你的爸爸。”

    许放:“……”

    许放觉得自己这辈子发脾气的权利,全部都在他十九岁之前用完了。此时对于林兮迟这种得寸进尺的行为,他虽然想把她教训一顿,但也只能憋着。

    反正又不是没憋过。

    反正也憋习惯了。

    许放抬了抬眼,懒得搭理她了:“开门。”

    林兮迟乖乖哦了一声,又转头拿出钥匙开了门。她的心情已经好了起来,说话的语气又变回平时那般的轻快。

    “儿子,你失忆了是怎么知道你家在这儿的呀?”

    许放把手中的东西发在鞋柜上,随口道:“问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