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现在觉得我刚刚说的都他妈是废话。”许放深吸了口气,像是没了耐心,语气也暴躁了起来,“我真不想说这话。”

    林兮迟以为他被自己弄得不耐烦了,讷讷道:“什么。”

    许放懒得再说那些浪费口水还没用的傻逼鸡汤,他轻嗤了一声,直截了当道:“那猫主人的脑子有病吧。”

    “……”

    跟许放这么一聊,林兮迟原本沉重的心情瞬间就轻松了不少,也渐渐就想通了。

    医生这个行业,本来就要面对很多的生死别离。她不能在病患身上投入太多的感情,也不能因为别人的几句气话就开始怀疑自己。

    能力和承受力要成正比。

    这才能走的更远。

    林兮迟抽了几张纸巾把脸上的泪水擦赶紧,想起许放因为自己的两句话就察觉到自己不开心,原本还有些闷沉的心情就像是被涂了蜜。

    甜滋滋的。

    她真的觉得许放太好了。

    太太太太太好了。

    林兮迟现在心里装的全是感动,眉眼弯起,之前的难过一扫而光,语气带着显而易见的讨好:“屁屁,你在干嘛。”

    “等你哭完。”

    林兮迟哦了一声,乖乖地说:“我哭完了。”

    察觉到她的情绪确实正常了,许放松了口气,心想着果然还是直接帮她骂人比较有用,温情手段完全不适用于林兮迟这傻子。

    许放看了眼时间,也不磨蹭了:“那我去洗澡了。”

    林兮迟连忙点头,笑眯眯道:“你去洗吧,洗完跟我说一声。”

    挂了电话,林兮迟睁着眼,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林兮耿叫她帮的忙。她连忙爬了起来,小跑着回到房间。

    林兮迟打开电话,上了qq,发现林兮耿已经给她发了一个word文档了,还大致说了一下做的时候的一些注意事项。

    林兮迟回复了个“好”,随后打开了PPT。

    另一边。

    许放从厕所里出来,拿着一条吸水毛巾用力揉着头发,他没急着去把换洗衣物洗掉,而是回到桌前拿起手机。

    想起她刚刚在电话里哭的声音,许放还是有点不放心,给她发了条微信。

    许放:【你在干嘛。】

    林兮迟回复地很快:【我在做屁屁梯。】

    “……”

    屁屁梯是什么玩意儿?

    看着那熟悉的两个叠字,许放沉默一瞬,开始思考着是不是送给自己的东西:【什么东西。】

    林兮迟给他解释:【PPT。】

    许放:“……”

    许放顿时不想理她了,他把手机扔了回去,到厕所去把换下来的贴身衣物洗干净,顺便把牙也刷了。

    等回到宿舍里,许放还是忍不住问:【没事做那玩意儿干嘛。】

    林兮迟:【耿耿让我帮忙的,她有事。】

    林兮迟:【我现在在屁图。】

    林兮迟:【因为我不会用屁屁梯作图,我只能用屁S屁好了之后,再把图弄到屁屁梯上面。】

    看到她才说了几句话,几乎每句话里都带着“屁”字,许放的额角一抽,完全可以肯定下来她是故意的。

    许放按捺着脾气:【你正常点说话。】

    过了一会儿。

    林兮迟慢吞吞地回:【屁屁,你看到我掩藏在这些话里的爱意了吗?】

    “……”

    就是强行把每句话的某个字改成“屁”吗?

    许放冷笑:【没有。】

    林兮迟毫不介意他的不捧场,很认真地说:【屁屁,我真的好喜欢你。】

    看到这句话,许放的心跳突然漏了半拍,漆黑的眼眸稍稍垂下,眼睫扬了起来。随后,他敛着下颚,轻轻笑了。

    路过他旁边的舍友看到他的模样,狐疑着问:“你他妈中彩票了?”

    许放眼也没抬,嘴角却勾了起来,散漫道:“是啊。”

    他低头,继续看着林兮迟给他发的东西。

    林兮迟:【所以。】

    林兮迟很狗腿:【从今天开始,我跟你说话的时候,要尽可能多地提到你的名字,以表我对你的重视程度。】

    许放:“……”

    这个就不用了吧?

    但林兮迟的兴致一起,许放怎么拦都拦不住,只能每天忍受着她每天翻来覆去地说着——

    “你的屁气怎么这么差”;

    “我今天喝了杯屁酒”;

    “我今天去了个地方,好偏屁”;

    “今天好冷,所以我屁了条围巾”。

    ——等等。

    直到她找不到能替换的词之后,才渐渐消停。

    五月初和五月底都有假期,分别是劳动节和端午节。

    林兮迟纠结了一阵子,还跟许放讨论了一番,最后决定下来,等端午节再过去找他玩,顺便带几个粽子给他吃。

    恰好六月份,许放毕业后分配的地区也出来了。等她从B市回来,差不多就能知道他选的地区,然后再过一个月,他就放假回溪城。

    林兮迟跟同事换了班,还连着加了一个星期的班,才有了个连续四天的假期。她打算5月27号过去,许放也从那天开始放假,一直到三十号。

    两人一起玩三天,然后等三十一号早上她再回去。

    从许放到B市读研开始,林兮迟每年都会过去找他玩,一年大概两三次。

    虽然她的父母也都在B市,但她几乎没有一次过去会告诉他们,所以到那边之后,林兮迟一般都是在外头订酒店。

    许放会跟她一起去出去住,一般是订两间房,两人一人一间。

    为此林兮迟还跟他抗议过,说是情侣出去玩还订两间房,是傻子的行为,是给人白送钱的行为。

    许放没搭理他,之后的每次照样继续订两间房。

    结果这一次过去,看到许放带她进了一间标准双人间的时候,林兮迟的第一反应就是——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她转头看向许放。

    许放瞥她一眼,注意到她狐疑的目光,眉头一皱,神情很坦然:“订太晚了,没别的房了。”

    林兮迟恍然大悟般地哦了一声,看着他的眼神多了几分意味深长。

    “……”

    林兮迟光着脚丫子坐在床上,一副多年媳妇熬成婆的模样,很欣慰地说:“屁屁,你终于想通了。”

    许放嘴角一抽:“想通什么。”

    林兮迟才不相信他不懂,噔噔噔地爬起来,把刚脱下的外套重新套上,连拖带拽地把许放带出了门。

    本来林兮迟只是不想一个晚上都窝在酒店里,想出去跟许放逛一逛超市,顺便买一些零食和日用品。但她完全没想到,她会在这里遇到一个很久很久没有见过面的人——

    林玎。

    她的旁边没有别的人,似乎就只是一个人出来的,此时她正推着一辆购物车,站在牛奶的陈列架前。

    比起很久以前林兮迟见到的模样,林玎的变化不只是一点点。

    头发剪短至肩膀,露出巴掌大的脸,她的肤色不似从前那般蜡黄,现在白皙而染着红晕,看上去精神又干净。她穿着至脚踝的长裙,脸上还化着淡妆,嘴唇微抿着,像是在思考着买哪个牌子的牛奶。

    气质娴静淡然,外形十分吸引人。

    因为这巨大的变化,林兮迟都不太确定那个人是不是她。

    直到她推动购物车向前走,林兮迟看到她那依然一跛一跛的脚步,才肯定下来。

    林兮迟的呼吸一滞,顿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反应,她傻乎乎地站在原地,像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很快,林玎注意到到她的目光,疑惑地看了过来。

    林兮迟这才回过神,瞬间往后退。

    两人的视线对上了一秒。

    林兮迟转了身,装作什么都没看到,提着心走向许放所在的位置。

    许放还在零食区给她挑零食,余光注意到她的身影,也没看过去,漫不经心地问:“吃不吃巧克力?”

    林兮迟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伸手抓住了他的衣服下摆,有些不安。

    察觉到她的小动作,许放的眉眼一动,扭头看向她。他的手稍稍向下移,握住她的手:“果冻呢?”

    许放的掌心宽厚而温暖,让林兮迟一时慌乱的心情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她舔了舔唇,又嗯了一声,凑过去,乌瞳扫视着陈列架的果冻。

    看了好久她都没有选定。

    许放垂眸看她:“你不是喜欢芒果味?”

    “我现在换口味了,你怎么不懂我。”林兮迟看了他一眼,里头谴责的意味很明显,“你现在不关心我了。”

    “……”许放皱眉,拿起其中一排果冻,“那草莓味?”

    “不是,你别吵我,我在找。”

    “……荔枝?”

    “不是。”

    “菠萝?”

    “不是不是。”

    许放把她扯起来,板着脸说:“那没了。”

    林兮迟叹了口气:“好像是没了。”

    看她的模样似乎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