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挂了电话, 林兮迟把手机放下。

    室内的窗帘紧闭,没有一个缝隙让窗外的光线照射进来,漆黑一片。她睁着眼,却什么都看不到, 一时间也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她不知道林玎为什么会给她打这个电话。

    他们在12年的新年从溪城搬到B市,到如今,已经过了五年多了。

    可能林玎搬到了一个新的地方, 一直坚持在看心理医生, 遇到了很多很好的人,然后发现这个世界其实不是每个角落都是黑暗的。

    她发现了一点点的色彩。

    慢慢地, 渐渐地, 就会发现更多更多的夸姣而令人满怀期待的事情。

    她不再封闭自己, 不再把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在一个人身上, 不再把自己的所有时间都用来沉浸在过去的那段痛苦的时光。

    她也想拯救自己。

    然后, 开始回应和拥抱这个温暖的世界。

    林兮迟看了看时间, 此时才十点出头。

    因为刚刚的电话, 她忽然也没了睡意, 开了床头的灯。她翻了个身, 趴在床上, 把手机放在自己的眼前,默不作声地盯着屏幕。

    默数了几十秒, 还不到一分钟。

    像是心有灵犀一样,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来电显示:屁屁。

    林兮迟弯了弯唇,迅速接了起来。

    许放刚点完名, 洗了个澡便给她打了电话,语气略显散漫:“在干嘛。”

    林兮迟抱着枕头,小声道:“我准备睡觉了。”

    “嗯。”许放应了一声,“跟我说点话再睡。”

    林兮迟跟他提刚刚的事情:“屁屁,刚刚林玎给我打了电话。”

    闻言,许放顿了下:“为什么给你打电话。”

    “她给我道歉了。”

    “……”许放抿了抿唇,“那你怎么回。”

    “我没怎么回呀。”

    “不怪她?”

    听到这,林兮迟拖着嗓子思考着,很快便道:“想到那个时候还是有一点点不开心,但我觉得那些事情好像没什么好想的。”

    “……”

    “而且她是生病了,她没法控制自己。”林兮迟挠了挠头,回想着以前的事情,“其实她初一去学校的时候就很明显了,有男生碰到她她就会开始尖叫,而且同学都在嘲笑她的脚。半个学期没到,她就不肯再去了。”

    许放没说话,就听着她说。

    “我就觉得早该带她去看医生。”说到这,林兮迟闷闷地哼了一声,“不听我的就算了,还说我不对。现在这样多好。”

    “谁说你不对。”

    林兮迟脱口而出:“奶奶啊。”

    说完她立刻就收住了声,鼓了半边的腮帮子,把脸埋进枕头里。

    许放下了床,走出阳台跟她说话:“讨厌奶奶?”

    林兮迟抬起了头,舔了舔嘴角,小心翼翼地问:“这个能说吗?”

    “嗯。”

    林兮迟忍不住道:“有一点讨厌。”

    许放的声音带了笑意:“嗯。”

    “这种讨厌是,”林兮迟想了想,掰着手指跟他说,“我不会主动去找她,新年不会跟她问好,赚了钱也不会给她养老的那种讨厌。”

    许放挑了挑眉:“这不就是很讨厌吗?”

    “这哪算。”林兮迟为自己辩解,“很讨厌是,她摔倒在地上爬不起来我都不会去扶,这才叫很讨厌。”

    说到这儿,林兮迟板起了脸,开始教训他:“你不要反驳我的话,而且我讨厌的话,你也得讨厌。”

    许放在这头无声地笑,声音带了轻轻的气息:“知道了。”

    话匣子开了,林兮迟干脆把想说的都告诉他,皱着鼻子:“爸爸妈妈也不算很讨厌,就希望他们别管我了。”

    她的声音低了下来:“觉得有点烦。”

    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的。

    一开始可能觉得很难受,很难熬。但时间久了,她突然发现,少了那几个人,好像对她的生活也没有什么大的影响。

    她依然能活得很好,依然有重要的人,也依然有把她当成心上至宝的人。

    “还有林玎。”林兮迟抓了抓脸,略微思考了下,“虽然也不是很讨厌她,但就也不是那种想再跟她见面的不讨厌。”

    她头一回跟自己提这些事情,将自己的内心世界毫无保留的说给他听。

    许放的眉眼柔软,带着纵容。

    “那以后就不见了。”

    “以后外公最重要。”林兮迟不再去提那些,顾自说起喜欢的人,“屁屁和耿耿并列第二……哦,那我还得选个第三诶,只有前二好像有点寒酸。”

    床头的灯不算亮,房间里大半都是昏暗的,除了她的说话声,没有其余的声音。许放也不怎么说话,全程就在听她说。

    又黑又静。

    林兮迟的困意渐渐袭来,慢慢地闭上眼,小声嘟囔着:“对了,让许叔叔和许阿姨当第三名吧——反正以后也是我的爸妈了。”

    “好。”

    林兮迟没了声响,像是睡着了,许放还能听到她和缓均匀的呼吸声。

    许放扯起嘴角,却也不想把电话挂掉。

    过了一会儿,林兮迟却再次开了口,语气迷迷糊糊地,像是困极了:“屁屁,我爸爸是不是给你打电话了。”

    许放一愣,点点头:“嗯。”

    她没再说话。

    这次像是真的睡着了。

    对这件事情,她仿佛完全不在意,只是随口一提。她相信他足够强大,会解决好一切,也相信他真正遇到什么难以抉择的事情,一定会跟她说。

    相信他听到什么样的话,不论怎样,都会对他们的关系毫不退让。

    晚风微微凉,弯弯的月亮挂在天空中。

    一片静谧中,许放垂下眼睑,抬手摸了摸脑袋,突然笑了。

    “你爸爸让我等转业之后再跟你结婚。”

    “那我至少三十岁了。”

    “我是傻子吗?”

    ……

    ——“说一句不好听的,如果你以后执行任务,出了意外事故,你让她怎么办。”

    ——“当然我也不是说让你们分开,只是希望在你转业之前,你们就先暂时,不要提结婚的事情吧——不然以后多影响迟迟。”

    ……

    ——“对不起,我已经决定好了。明年开春之前,我会跟她结婚的。”

    ——“我已经让她等了很久了。”

    ——“不会再拖了。”

    隔天,林兮迟一大早起床。收拾好东西后,她到前台退了房,在附近吃完早餐,之后拦了辆车到机场。

    过了安检,林兮迟到候机室等待。

    许放比她起的早,一起床就开始打电话轰炸她,让她快点起来,不要赖床。像是完全把她当成傻子,时不时就给她发几条消息,提醒她该做些什么。

    此时他又发了条消息过来,问她:【登机没。】

    林兮迟:【还没。】

    过了一会儿,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哦,我忘了买保险了。】

    许放:【……】

    登上支付宝,林兮迟选了个“1000万航意全球保”,付款后截图,发给了许放。

    林兮迟很认真:【如果一会儿飞机掉下来了。】

    林兮迟:【你就去领1000万。】

    许放:“……”

    神经病。

    下了飞机,林兮迟也不赶着回家,先是回了一趟外公家。本以为能见到林兮耿,哪知她早自己一步去了学校,两人刚好错过。

    林兮迟陪着外公吃了晚饭,又跟他说了会儿话。

    明天还要上班,林兮迟没在这边留宿,九点的时候跟外公道了别,之后便回了家。

    小房子里几天没住人,室内的空气都闷了几分。

    林兮迟打开窗通风,闲着没事便将客厅收拾了一番。收拾的劲头一上来,她干脆把整个家都收拾一遍。收拾好客厅后,她往四周看了看,进了房间里。

    林兮迟把一些不用的东西都扔进垃圾桶里,突然注意到许放给她的那个密码锁箱子,被她放在桌角。

    她倾身拿了起来。

    这几天去B市,好几个数字都没有试。

    那就0528,0529,0530,0531。

    哦,都不是。

    林兮迟抱着箱子坐在椅子上,闲着没事,瞬间忘了许放的嘱咐,开始试别的数字。

    应该是许放的生日吧,还刚好是在一起那天。

    那就1024。

    ……也不是。

    难道是她的生日?那得明年了啊。

    0118。

    哦,自作多情了,也不是。

    这盒子里的东西他放了那么久,感觉应该挺重要的。那能开箱子的那天,许放大概会在自己身边吧。

    那他挑的时间应该就是确定他一定在的时候?

    他毕业回来的那段时间?

    应该不可能是随便一个数字吧。

    接下来的比较浪漫的日子就只有七夕了,但今年七夕都八月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