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样。”

    “我不觉得疼。”

    闻言, 林兮迟举起手臂给他看:“我也不觉得疼。”

    他低眼看了几秒, 然后挪开视线, 盯着她的眼睛:“我觉得疼。”

    林兮迟没反应过来, 啊了一声, 纳闷道:“你跟我作对是吧?我说我也不觉得疼你就觉得疼了。”

    许放没吭声, 顾自往前走。

    林兮迟舔了舔嘴角, 没懂他为什么因为这个不高兴:“屁屁,你这种想法是不对的。每个职业都有一定的危险性的呀, 你当军人也危险啊。”

    “……”

    许放的脚步一顿, 转头看向她。

    “但又不是什么大事,受点小伤怎么了, 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够了。”林兮迟想了想,又道,“虽然今天这只猫抓我了,但之前也有跟我撒娇的猫啊。”

    “……”

    “有付出也会有收获的嘛。”

    许放叹息一声,用指腹虚碰着她的伤口:“你以后注意点。”

    林兮迟连忙点头:“知道了。”

    安静下来。

    许放的掌心向下挪,揉着她的手,表情像是在思索,过了一会儿突然问:“林兮迟,你希望我以后转业吗?”

    林兮迟愣了下,下意识问:“那你以后转业出来要干嘛。”

    许放挠挠头:“现在还不清楚。”

    “反正我觉得都可以呀。”林兮迟也不太懂他的事情,就按着自己的想法说,“我之前上网查过,好像转业出来一般都是在事业单位工作,或者是当公务员?这样的话生活好像就比较稳定一些,但你不想转业的话也可以啊,你就继续往上爬,然后以后变得很厉害,之后就不用一直呆在部队里,然后带我住进那个什么……军区大院。”

    她像是特别向往,眼睛弯成一道月牙儿。

    许放的喉结滚了滚,停下了脚步,侧身站在她的面前,伸手摸了摸她的眼睛,声音低哑,带着不知名的情绪:“怎样都好?”

    “怎样都好啊。”

    反正身边都是你呀。

    他盯着她的眉眼,突然笑了:“好。”

    这辈子,许放觉得自己过的并不算特别上进,性格不算好,喜欢对身边的人发脾气,却仍然幸运的拥有一对好的父母,一个好的家庭,一个健全的身体。

    还有一个最好的林兮迟。

    当上了国防生,保研到了军校,认识了一群一起欢笑一起哭的战友,经历了过去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时光。

    这都是值得他感激一生的事情。

    他不后悔当初填报了国防生的事情。

    唯一一件想起来就觉得难以忍受的就是,

    他觉得太对不起林兮迟了。

    跟军人谈恋爱有多辛苦。

    许放在这几年,看着自己的伙伴一个个相继跟他们的对象分手,抱着酒瓶哭了一晚,却从不责怪对方,依然理解对方的做法。

    可他和林兮迟在一起的这么多年。

    她几乎不曾在他面前提及自己一个人有多难熬,在他面前永远积极向上,笑容满面,她像是没有任何负能量,也不需要他时时刻刻的陪伴。

    她支持他的所有想法。

    在他面前,她像是个什么都不会做的孩子,时时刻刻想让他操心;可他不在的时候,她又坚强的像是无所畏惧,让他远在异乡也能放心得下。

    过去零零散散在部队呆的那些时光。

    许放最为清晰的一个印象,是大三暑假到部队集训,在某个周日他给林兮迟打电话。

    那天,也忘了是什么原因,他突然跟林兮迟吵了起来。

    两人从小吵到大,虽说都是些鸡皮蒜毛的小事,但有时候许放来了火,气顺不下去,脾气就犟了起来,也不会主动服软。

    当时已经很晚了,许放仍旧火大,但时间长了,他也不想把跟她一直揪着这件事情不放,正准备跟她低头的时候,身后就响起了朋友的提醒声。

    “喂,许放,准备交手机了。”

    许放的声音一顿,随口应了句:“嗯,知道了。”

    下一刻,他就听到电话里,她原本还高扬着的声音瞬间低了下来:“屁屁,你要交手机了吗?”

    “嗯。”

    停顿几秒。

    林兮迟说:“那我现在不跟你吵了。”

    “……”

    “你就当我们现在没有吵架呀,然后你下次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们再继续吵好不好。”她的声音慢吞吞的,带了点点的哭腔,“不然我也有一点委屈……”

    她还在因为刚刚的吵架而生气。

    却因为接下来没法联系的一个星期,选择了妥协。

    那晚,许放一夜难眠,听着舍友的打鼾声和周围蚊子的嗡嗡声,睁着眼,看着从窗户射进的满地银光。

    彻夜在后悔自己的小心眼,自己对她的斤斤计较,自己的暴脾气,自己那张得理不饶人的嘴。

    那是他在部队里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他曾经在雨中练习匍匐,喝过纯泥水;也曾被毒辣的阳光晒得脱皮,被汗水刺的生疼;还因为训练过度而造成的肌肉拉伤,轻轻一动就浑身难耐。

    觉得撑不住的时候,也比不上,听到她那么卑微的声音那样难熬。

    可能挂了电话之后,她就开始哭了吧。

    隔着那么远的距离,无法跟她联系,他也无法知道。

    只能知道是因为他,她才会那么难过。

    大概是从那次起。

    在林兮迟的面前,许放完全拔除了自己身上的刺儿,收敛了自己的暴脾气。有时候忍不住冒火,也会在当天就跟她低头和好。

    两人回家之后。

    林兮迟吃完许放做的晚饭,监督着他把碗筷洗好,之后才拿着衣服到浴室里洗澡。等她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许放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旁边放着医药箱。

    林兮迟正想回房间。

    许放眼也没抬,直接喊她:“过来。”

    林兮迟哦了一声,格外听话地走了过去,坐在他的旁边。

    沙发向下陷。

    许放抓起她的手臂,淡抿着唇,帮她处理伤口。

    林兮迟闲不住,叽叽喳喳地跟他说话:“屁屁,我明天休息,我们一起去救助站好不好?我好久没去了。”

    以前每个假期都会抽几天过去。

    但自从开始上班,林兮迟基本抽不出时间过去了。

    许放吹了吹她的伤口,漫不经心道:“明天去看房子。”

    林兮迟一愣:“看什么房子。”

    他抬了眼,似笑非笑地:“你说什么房子。”

    林兮迟乖乖地说:“什么房子。”

    “……”

    她没对这件事情揪着不放,又扯起刚刚的话题:“屁屁,你还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的那个站长吗?她现在还在那呆着。”

    “嗯。”

    “而且她已经结婚了,两年前就结婚了,她的那个结婚对象对她特别好,很支持她想做的事情。”林兮迟看着他,轻声说,“他们是三年前在一起的,两年前就结婚了。”

    每说到“结婚”两个字,她的读音就咬重了一些。

    她这暗示的意味太浓了。

    许放沉默几秒,也扯回了刚刚的话题:“结婚的房子。”

    林兮迟哦了一下,心满意足地往他身上蹭,手脚并用着,几乎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

    旁边还放着医药箱,许放怕被她弄撒了,很干脆地把她抱远了些。她还没闹腾够,许放便单手压着她的双手,自顾自地整理着东西。

    手上动弹不得,林兮迟挣扎了一下,下意识地用上了脚,往他身上蹭。她碰了碰他的腹肌,见他没反应,便继续向上挪。

    但力道没控制住,用力过猛,林兮迟不小心踢到他的脸。

    啪的一声——

    空气僵硬。

    许放望了过来,两人四目对视。

    林兮迟的脚像是粘了胶水一样,依然放在他的脸上,看起来有些滑稽。

    又过了几秒,她的嘴唇动了动,就当许放以为她要跟他撒娇道歉的时候。

    林兮迟的眼睛一眨,继续拿脚往他脸上蹭。

    “……”

    许放的神情没有什么波动,额角一抽,任由林兮迟蹭。

    就这么过了几十秒。

    他完全没有反抗的念头,反而让林兮迟开始提心吊胆了。

    她捏了捏拳头,小心翼翼地收回了脚。

    许放看着她慢慢地坐直,像是做了坏事的小孩,很自觉地在低头反思。

    他轻笑一声,把她整个人扯了过来,盯着她略带茫然的表情。随后,他把她的脸摁在自己的脸上,强势地让她亲刚刚被她用脚蹭过的地方。

    “……”

    第72章

    林兮迟用力地挣扎了一下。

    可一点用处都没有。

    因为两人身高的差距, 此时林兮迟是半跪在沙发的。她两只手握拳抵着他的胸口,用力往前推,试图将他推开。

    许放单手摁着她的脑袋,另一只手压在她的背部, 神态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