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看着他,左手在许放的眼前挥了挥,小心翼翼地问:“……走了吗?”

    许放深吸了口气,按捺着脾气,全身紧绷着。

    “你想被我打死吗?”

    “哦。”林兮迟讪讪地松开手臂,“看来走了。”

    被她这么一弄,许放瞬间连刚刚自己为什么心情不好都不记得了,他面无表情的单手握住她的脑袋往宿舍楼的方向推。

    “滚吧。”

    林兮迟把他的手掰开,皱着眉:“屁屁,你心情不好要跟我说呀。”

    “不好个屁。”

    “你什么都不跟我说。”林兮迟边往回走边跟他吼,“反正我一会儿会去问蒋正旭的,我才是你最好的朋友,要是他跟我说你去找他倾诉了我就跟你断绝父子关系!”

    “……”

    看她进宿舍楼了,许放才慢慢地往回走。

    许放到学校超市里买了瓶冰水,拧开喝了两口,一瓶水瞬间被饮尽,他掀了掀眼皮,把空水瓶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他正想回宿舍的时候,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蒋正旭。

    许放顿了顿,划开接听,他没主动吭声,走过去坐到超市外的椅子上,单脚随意搭在椅子中间的铁栏,整张脸背着光,看不出情绪。

    听筒里传来蒋正旭的声音:“放儿,你家那位姑奶奶又来我这儿撒泼了,你能不能管好点?”

    许放轻笑一声,没回话。

    “你俩真是。”蒋正旭瞬间明白了是什么原因,叹息了声,“我一个事不关己的大男人看着都着急。”

    听到这话,许放又笑了:“你着急什么。”

    “你就不能直说吗?”蒋正旭苦心婆娑地教导他,“我前些天不也跟你说了,因为一个妹子很苦恼,昨天直接冲去她宿舍楼下跟她告白去了,这不就成了。之前那些苦恼就跟笑话一样,你看老子现在过得多么美滋滋。”

    “……”

    “你他妈喜欢几百年了不敢说。”

    许放低声回:“这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蒋正旭想了想,“你就怕林兮迟不喜欢你是吧?我跟你说吧,我觉得你机会还是挺大的。我之前问过她以后的择偶条件。”

    许放双眸闪了闪,生硬地问:“什么?”

    “她很明确的说,比许放长得好看,比许放脾气好,比许放成绩好,比许放……”蒋正旭记不清了,统一道,“反正就是要什么都比你好,把你碾压地毫无招架之力。”

    “……”许放忍着直接挂断的冲动,冷笑道:“你存心来找我不痛快的吧?”

    “怎么就找你不痛快了,这四舍五入不就是以你为标准了吗?”

    “你想多了。”许放的声音毫无波动,“她这话跟‘我以后想找个跟我爸爸一样的男朋友’没有任何区别。”

    “……”

    “我跟她认识多少年了。”许放低头,自嘲着,“要喜欢早喜欢了。”

    许放突然想起高三那年。

    他坐在林兮迟的后面,趴在桌上闭目养神。她和同桌聊着天,下课期间的教室并不安静,可他的注意力全放在她的身上。尽管听得模模糊糊,却依然能听出个大概。

    在谈论他。

    在问她如果许放喜欢她的话,她会怎么样。

    他到现在依然能记得那时候的感觉,心脏跳的极快,想知道答案却又不想知道,期盼却又紧张的等待着她的回答。

    可林兮迟只是坚定且把这个当成笑话般地摇头,不断地说着不可能。最后,在那个同桌坚持地追问下,他听到她很轻很认真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我可能会很尴尬吧……”

    ……

    ……

    “妈的,今晚真是发神经了。”许放的喉结滑动着,他摸了摸后脑勺,起身往宿舍的方向走,“行了,挂了。”

    在蒋正旭那没得到什么可靠的消息,林兮迟本想继续去骚扰许放,但想到他今天那副“老子就是心情不好,但老子死都不会说原因”的模样,她瞬间放弃。

    林兮迟想了想,还是给他发了条微信:【明天我请你吃饭,借钱请你,怎么样?】

    等了一会儿,没回。

    林兮迟补充道:【把我吃破产都没事。】

    发送成功后,林兮迟便拿着换洗衣物去洗澡了。出来时已经十点半了,她用毛巾擦着头发,第一时间就是去看许放怎么回复。

    他只回了一个字:【嗯。】

    许放平时说话就是这样,林兮迟此时也无法从他这一个字中判断出他的心情是好是坏,只好又发了几句话过去。

    但学校的国防生管的严格,特别是大一大二的,十点半要点名查寝,之后就熄灯睡觉,不能再玩手机。

    林兮迟也没再等他回复,满怀心事地打开一本专业书来看。

    另一边。

    许放拿着手机从床上爬下来,进了厕所。自我调节了一段时间,他看着林兮迟又发来的两条消息,眉眼一挑,嘴角勾了起来,心底憋的那一口气瞬间顺畅了。

    林兮迟:【见过为了朋友两肋插刀不惜破产的人吗?】

    林兮迟:【正是在下。】

    同时,微信又震动了下。

    蒋正旭给他发了条微信:【诶,我怎么感觉你现在像个来了大姨妈的小姑娘似的,天天多愁善感,谁劝都没用。】

    许放眯着眼,懒懒散散地给他回话:【滚。】

    蒋正旭:【正常了啊?】

    蒋正旭:【怎么正常的啊,在我一激之下去告白了?】

    许放:【问你个问题,林兮迟请你吃过东西吗?】

    蒋正旭:【呵,有可能请过吗?】

    许放心情大好:【她说愿意为了我破产。】

    蒋正旭:【……】

    蒋正旭忍不住打击他:【只是把你当好朋友吧。】

    许放:【现在是确实是,以后就指不定了。】

    许放:【至于别的,盯紧一点就行了。】

    蒋正旭:“……”

    刚刚说“要喜欢早喜欢了”的人是谁。

    蒋正旭继续打击:【如果林兮迟一辈子都对你没那个意思咋整。】

    许放盯着那句话看了良久,眼眸颜色加深,突然笑了,他舔了舔嘴角,慢条斯理的打了一句话。

    ——【那她就一辈子都别想找到对象。】

    隔天,林兮迟第一节 有课,早早地就起床了。

    宿舍有两个人没课,此时还在睡觉,怕吵醒她们,另外两人的动静都很小的。林兮迟跟另一个舍友的课不一样,教室要远一些,便提前出了门。

    她还在想许放的事情,一路上都一副心情沉重的模样。

    到那后,林兮迟才发现,这节课的人格外多。教室大概能容纳两百人,此时已经坐了大半的学生。

    林兮迟选了右边靠中间的位置坐下。

    很快,上课铃响了。

    这节课的老师是个年轻的男人,笑起来十分温柔,说话风趣幽默,惹得学生频频笑出声,也难怪有这么多人选他的课。

    老师自我介绍了一番之后,便道:“第一天的话,我就点个名吧,顺便认识一下你们。”

    “陈嘉。”

    “到。”

    “李德贺。”

    “到。”

    ……

    ……

    “许放。”

    老师等了一会儿,没听到有人搭腔,便抬起头,又喊了一次:“许放在吗?”

    听到这名字,林兮迟愣了愣,注意力立刻转到老师的身上,随后低头给许放发了条短信:【你选了西方文化史?】

    许放回的很快:【……】

    许放:【刚醒。】

    许放:【你帮我跟老师说一声我在厕所,等会就回来。】

    许放:【我现在过去。】

    看到这话,林兮迟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怎么让许放从昨天那样的意志消沉变得神采奕奕。

    惹他不高兴,他不就精神了。

    讲台上,老师还在喊:“许放来了没有?”

    林兮迟在让许放精神起来和被许放打死之间纠结了几秒,随后她咬着牙举起手,认认真真道:“老师,许放没来。”

    老师眼一抬,好脾气的说:“那你叫他快来吧,不然我按照规矩是要记他旷课的。”

    林兮迟顿了下,看着手机上许放说的话,又抬了头。

    “老师,许放说他就是要旷课。”

    “……”

    第9章

    教室里哄堂大笑,就连老师也愣了一下,露出了一个觉得很不可思议的笑容:“行吧。”

    话出口后,林兮迟心中的悔意渐渐袭来,她慢慢的低下头,趴在桌子上,把自己的半张脸都埋在臂弯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盯着手机上的短信对话界面。

    上边还停留在许放说的那句:【我现在过去。】

    盯了一阵子。

    似乎是因为迟迟得不到她的回复,许放又发了条消息过来:【说了没有?】

    林兮迟抿了下唇,想回复又不敢回复,过了好一段时间才艰难地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