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头。

    “嗯,回来就结婚。”

    第74章

    2017年10月24日, 在一起的第2192天。

    今年许放生日又没跟他一起过。

    上次还能视频通话,这次他没有智能手机,所以只能给他打电话。

    天啊,他25岁的时候我居然不在。

    他估计要哭鼻子了吧。

    ……

    ……

    2017年11月19日, 在一起的第2218天。

    屁屁,我今天有点不开心。

    我想见你。

    我想你回来。

    ……

    ……

    2017年12月3日,在一起的第2232天。

    你不在我的身边, 你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不知道我身边多了哪些人,你无法从我的三言两语中察觉到我的情绪——

    但都没有关系。

    我会告诉你。

    我都会告诉你。

    和以前暑假的集训不太一样, 这次许放去部队, 虽然不是时时刻刻都能用手机, 但一天下来, 也有固定的时间可以跟她联系。

    手机是部队发的, 不是智能机, 不能上网。

    除了打电话和发短信没有别的功能。

    能联系的那段时间, 对于他们两人来说, 是一天以来最值得期待的事情。

    不能见面的日子里, 他们只能用声音来慰藉对方。

    就这么过了夏, 又过了秋,渐渐入了冬。

    许放虽然是军官的身份, 要求会比士兵稍微宽松一些, 但他刚去,各方面都还不太熟悉, 所以一开始特别忙。

    许放去部队的前几个月,林兮迟也没什么机会去源港市找他。

    每个周末都有出基地的名额,但不多,一般都是按顺序轮着来。

    如果没轮到这个名额,想要出基地的话,许放要提前跟上级打假条,等批下来了才能出来,而且当天下午五点就得回去,不能在外面过夜。

    距离七月底在高铁站的最后一次见面。

    林兮迟再次见到许放,已经是十二月底的事情了。

    源港市的冬天还是一如既往的冷,还没到飘雪的时候,路旁梧桐树掉光了叶子,露出光秃秃的枝桠,碧蓝的天空洁净如洗。

    林兮迟提前过去,按照地址到部队的门口等许放。

    基地门口森严安静,两侧站着站哨的士兵,看起来威严又令人不敢接近。

    林兮迟的脚步顿住,不敢过去了,站在警戒线的后面等待。

    不知过了多久,林兮迟终于看到许放从基地门口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便服,宽大的挡风外套,修身长裤,轻便运动鞋。

    像是在交什么资料,还在门口停留了一会儿。

    他像是本想往另一个方向走去,余光一扫,注意到她的身影,然后视线一顿。

    就算是见到了他,林兮迟依然不敢走过警戒线前,依然站在原地等他,指尖抓着衣服的下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很快,许放抬脚往她的方向走来,他脚步又大又快,没过多久就站到她的面前,俯身抱住她,力道很重,像是想把她整个人嵌进他的怀里。

    林兮迟觉得自己像是悬在空中,脚沾不到地。

    是失重的状态,得到的却是铺天盖地的踏实感。

    林兮迟的手举了起来,勾住他的脖子,脸颊往他的颈窝处蹭,没吭声。

    良久后,许放把她放了下来,在她唇上狠狠亲了一口,伸手搓了搓她冷如冰块的双手,低声问着:“不是叫你晚点过来吗?来了多久?”

    林兮迟没答,安静地看着他。

    他的模样没有大的变化,眉眼利落干净,鼻梁挺直,嘴唇薄如线,肤色没深,但整个人看起来瘦了一些。

    林兮迟抿了抿唇,小声说:“屁屁。”

    许放扯着她往其中一个方向走:“怎么了。”

    “你是不是在里面被虐待了。”

    “……”许放回头看她,“林兮迟,我去的不是监狱。”

    “哦。”林兮迟捏了捏他的手臂,闷闷道,“那我怎么感觉你瘦了好多。”

    闻言,许放停下脚步,定眼看她。

    就这么过了几十秒。

    林兮迟被他盯得不明所以,刚想开口的时候。

    许放突然道:“你拿自己当参照物的吧。”

    “……”

    许放带着林兮迟走了一段路,一路上听着她说话,目光往周围看着,最后把她拉进了一家火锅店里。

    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下。

    林兮迟双手托着腮帮子,眼里略带惊讶:“你居然带我来吃东西。”

    许放瞥她一眼:“我以前不给你东西吃?”

    “不是。”林兮迟摇头,“但你下午五点就要回去了呀,这么短的时间,一般不都是争分夺秒大战三百回合吗?”

    “……”

    她想了想,问:“战吗?”

    许放拿起出部队前取回来的手机,默不作声地低下眼,上网订了间房。

    得不到答案,林兮迟再接再厉地问:“战不战?”

    许放起身去给她弄调料:“不战。”

    结果出了火锅店,许放便扯着她进了附近一家宾馆。

    林兮迟心想着,这货在部队里呆了几个月,倒是学会了口是心非的本事。

    一进门,许放立刻将她压到门上,低头吻住她的唇,她的脑袋被他的手掌抵着,触碰到的不是坚硬的门板,而是他温热的掌心。

    许放的动作略带急促,力道也比往常都粗野了些,牙齿磕到她的唇,然后用力吮吸,含着舔舐。

    林兮迟被他亲的迷迷糊糊的,但还是十分有原则的别开脑袋,认真道:“我要先洗澡。”

    许放喘着气,没搭理她的话,他拦腰将她抱起,然后走到床边,把她放下。

    林兮迟下意识在床上打了个滚,然后脱掉自己的厚外套。

    随后,许放也躺上了床,把她扯了过来,从身后抱住她,把脸埋在她的后颈处,不再有更进一步的动作:“跟我说会话。”

    林兮迟有点懵。

    盖棉被纯聊天吗?

    林兮迟迟疑地问:“你是为了跟我聊天,然后订了这个房间吗?”

    “想跟你呆一块。”许放满足的叹息一声,“不想有别人。”

    想看着你,想听你说说话,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别的事情上面。

    林兮迟顿住,磨磨蹭蹭地翻了身,看着他。

    没过多久,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从刚脱掉的口袋里翻出手机:“屁屁,我们之前买的那个房子交楼了,我去看过一次——”

    林兮迟把之前拍下来的内容给他看:“给你看看照片。”

    还有一张平面格局图。

    “我们要怎么装修比较好。”林兮迟思考着,“我还没找设计师,因为不知道要什么风格的好。”

    许放看了看,漫不经心道:“你喜欢什么风格就什么风格。”

    “我想要少女系的。”

    “可以。”

    他答应的那么爽快,林兮迟以为他不懂,强调着:“就全部粉红色,连墙壁都是粉红色的那种。”

    “可以。”

    林兮迟不怕死地继续说:“连你的内裤都得是粉红色的。”

    许放静静地看她,这次没搭腔。

    林兮迟瞬间闭了嘴,不敢再闹。她把话题拉回正轨,也想早点把房子装修好:“那你说一下要求呀,然后我到时候跟设计师说一下。”

    许放想了想:“床不用太大,1.5米的就行。”

    林兮迟:“嗯,还有呢?”

    许放没说话了。

    林兮迟:“没了?”

    “嗯。”

    “……”

    真的什么都不能靠他。林兮迟心想。

    过了一会儿,林兮迟又问:“结婚报告批下来了吗?”

    “还没。”许放的唇角勾起,“不过应该快了吧。”

    林兮迟松了口气。

    “过段时间,我会上级交假条。”许放捏着她的耳垂,说着,“过年大概回不去,我尽量在年后回来。”

    “好。”林兮迟眨了眨眼,怕他不开心,开始安慰他,“你过年回不来也没关系,反正过年民政局不开门。”

    “……”

    这个新年,林兮迟没有许放的陪伴,身边倒是意外地多了几个人。

    除夕前夜,林父和林母带着林玎从B市回来跟他们一起过年。

    外公家没有足够的空间给他们睡,他们便在酒店订了两间房,但也仅仅只是要睡觉的时候才会回到酒店里,其余时间都呆在外公家。

    除夕夜应该是个团团圆圆的日子,林兮迟虽觉得有些不自在,但对这事情也没多在意。

    军人过年的时候不能回家,但在部队里也属于放假的状态。

    吃完年夜饭,林兮迟跑回房间里,笑眯眯地给许放打了个电话:“屁屁。”

    “嗯。”

    她凑近话筒,小声地说:“新年快乐。”

    许放在电话那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