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一直都很尊重你们,我也自认为,我从来没对你们说过什么过分的话。”林兮迟的眼睛乌黑又沉,里头的情绪破天荒地多了一点恨,“这次我第一次说,也是我最后一次说。”

    “你们不要再管我了。”

    “我觉得很烦,真的觉得,烦人透顶。”

    林母站在原地。

    突然想起很多年前,因为把林玎弄丢的事情,她情绪崩溃了很长一段时间。为了照顾她的情绪,丈夫收养了当时才一岁大的林兮迟。

    可哪有母亲认不出自己孩子。

    哪里能用别的孩子来代替自己的孩子。

    林母更受刺激了,立刻尖叫着让他把孩子带走。

    那时候,林兮迟刚学会走路,居然也没被她的歇斯底里吓到,睁着一双大眼睛,咿咿呀呀地笑,柔软的小手抓住她的手指,像是在安抚。

    像是上天派来的小天使。

    这么多年来,她的很多快乐都是从林兮迟身上获得的。

    与其说是他们把她收养,给了她一个很好的环境,不如说是她把他们带出了一个困境。

    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面对她的时候,林兮迟好像不喜欢笑了,每天也没有开心的事情想要跟她分享,跟她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远。

    好像真的做错了事情。

    是像多年前因为大意,将林玎丢失那样,

    是无法挽回的事情

    林兮迟拿着自己的东西,走出了门外,迅速地跑下楼。她捏着手机,边往前走,边用袖子一点点地把不断向外掉的眼泪擦掉,忍着呜咽。

    下一刻,手机响了。

    是陌生号码。

    林兮迟的呼吸一滞,恳切地,带着乞求地接起了电话。她的声音带着鼻音,发着颤,仿佛怕打扰到对方一样,很轻很轻地问了一句:“许放吗?”

    那头的气息顿住,很快便道:“哭了?”

    小区的路道里很安静,除了她看不到其他人。

    听到这个声音,林兮迟的眼泪再也无法克制住,一颗一颗地向下砸。她弯腰蹲在了地上,毫无形象地,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了起来。

    许放从来没有听她这样哭过。

    她从来都是小声地抽泣,克制地掉着眼泪。

    就连喝醉酒的时候都不会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地哭出来。

    许放不知所措地安慰着:“我操,你他妈哭丧呢?我昨天被石头砸了一下脑袋,就出了点血,没事情。你哭个屁啊……我,我他妈手机不知道丢哪了,而且这边信号很差……”

    半晌后,林兮迟开了口。

    “屁屁,我、我之前跟你说过,你要是不早点跟我结、结婚,我还有好多选择……”她一抽一噎着,眼泪掉到水泥地上,呈现出了深色的印子,“我骗你的,我没有别的选择了。”

    她用手掌抹着泪:“我没有了……”

    “你要好好保护自己,不要受伤,不要缺胳膊断腿,不要让自己疼。”她一个一个的说着,完全按着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说,“如果发生了不可避免的事情,也没有关系。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我一辈子都会对你好的……”

    不是不委屈这样的离别和等待。

    只是因为。

    你也是我唯一的选择。

    第76章 正文完

    她这样哭, 反倒像是他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一样。

    周围的气氛格外压抑,哭泣和哀嚎永不间断,撕心裂肺的声音令人格外压抑。

    但听到她的声音和她的话,许放的坏心情莫名被冲淡了些, 他低下眼,唇角轻扯:“见过世面没有,这点事情就哭鼻子。”

    林兮迟吸了吸鼻子, 小声说:“你不给我打电话, 我给你打电话你也没接,我都挑空闲时间打的。”

    “这边没有空闲时间。”许放轻叹一声, “接下来我都没法每天给你打电话, 但我找到机会一定会给你打的, 不要哭了。”

    林兮迟顿了下, 抽泣声渐渐止住:“你的脑袋伤的严重吗?”

    “真没事。”说着, 他突然问, “对了, 你没事跟我表什么白。”

    想起刚刚林兮迟的话, 许放忍不住笑, 扯到伤口, 眉心不由自主地皱了下:“什么会照顾我一辈子,还一辈子都会对我好?”

    林兮迟倒也没觉得不好意思, 缓缓地站了起来, 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把眼泪擦干净:“你也跟我说‘我爱你’了,我得礼尚往来。”

    “……”许放有点不自然地咳嗽了两声。

    “屁屁, 那我以后不担心你了。”林兮迟想了想,红着眼说,“你都说了你不会有事,那我就不担心了,你不要骗我。”

    “恩,我马上挂电话了。”许放在那边说,语速都快了一些,“你乖乖呆着家里,跟外公和林兮耿过节,去吃点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然后,再过一段时间我就回来了。”

    他突然笑了一下:“我会毫发无损地回来,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我对你做出的承诺,从来没有一件没做到过。”

    “从前是如此,以后也会是如此。”

    这场救援持续了将近一周的时间,直到确认所有百姓安全撤离之后,军队派出的支援部队才返回驻地。

    许放的假条在三月中旬的时候批了下来,他的结婚报告也在一月出头的时候就通过。按照部队规定,利用探望父母的假期一并回家结婚的,假期一共30天。

    这个时间虽然也不算太长,但也完全出乎了林兮迟的意料。

    算是一个意外之喜。

    林兮迟本以为最多就一周的时间。

    她还计划好了,什么时间去领证,要不要就利用这一个星期匆匆地摆个酒席,然后再花几天的时间搬家。

    结果居然有一个月的时间。

    许放回来那天。

    林兮迟特地先去找了许叔叔和许阿姨,跟他们一起到高铁站接他回来。

    A县这突发的灾难,以及许放这突如其来的短信,也将他们二老都吓了一大跳,直到他们接到了许放的电话,听到他安全的消息,才渐渐放下心来。

    三人在出站口等待。

    没过多久,许放便从其中走了出来。

    林兮迟第一个注意到他,连忙蹦跶起来,对着他摆了摆手。

    许放背着一个很大的书包,往他们的方向走来,然后依次给了他们一个拥抱,林兮迟排在最后。

    抱许父和许母的时候,他都只抱了一秒就分开。

    轮到林兮迟,许放俯身抱住她,她原本以为他也会抱一下就松开,结果他就定在那儿不动了。

    她愣了,也没反应过来,就任由他抱着。

    “这臭小子真肉麻,回家再抱好像就吃亏了一样。”

    直到耳边响起了许父的声音,林兮迟才有些不好意思地挣脱开。

    许母瞥他一眼:“你年龄大了不懂浪漫,还不给人家年轻人浪漫一下?”

    “……”

    当晚两人就住在许家。

    先前两家人已经互相见面过,即许父许母和林兮迟的外公,也都清楚了他们要结婚的事情。许父和许母本就把林兮迟当半个女儿看待,这下完全把她当成自家的闺女了。

    二老拉着他们说了很久的话。

    说着说着还骂起了林兮迟的爸妈,但很快又收住声,拍了拍林兮迟的手背,慈爱地说:“好孩子。”

    她觉得有点好笑,又觉得有点感动。

    良久后,二老回房睡觉,林兮迟也跟着许放回了他的房间。

    一走进去,林兮迟立刻关上门,急切地开始脱许放身上的衣服,神情倒是一本正经的,没带其他旖旎的想法。

    许放没反抗,懒洋洋地笑:“这么急不可耐?”

    闻言,林兮迟抬头看了他一眼:“……我就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许放自觉的撩起衣服下摆给她看,“脑袋上有,当时缝了几针,但现在都差不多好了。”

    听到这话,林兮迟连忙把他的脑袋扒拉下来,凑近去看,用指尖去轻碰。

    伤口差不多愈合了,留了一道疤痕。

    “怎么会伤到?”

    许放没瞒着,用掌心搓了搓脑袋,如实把当时的情景告诉她。

    “哦,救了个小孩儿。”林兮迟眨了眨眼,突然笑了,“原来是个光荣的伤口。”

    因为她的笑声,许放莫名也扯起了嘴角,用指腹摸了摸她的眼角,提议道:“明天去吧,就明天。现在太晚了。”

    突然扯开话题,林兮迟没懂:“去哪?”

    没回答她的问题,许放直接把她抱了起来,放到床上,俯下身,贴上她的唇,用舌尖细细的舔舐,掌心向衣摆里探,动作急促而粗野,倒多了几分他刚刚所说的“急不可耐”的意思。

    良久后,他含糊不清地说:“民政局。”

    因为要结婚的关系,外公早就帮林兮迟将户口本取来。

    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