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兮耿的脑袋立刻低了下来, 装作一副正在认真打游戏的模样, 手心却紧张的冒汗。

    在心里默念着:千万, 千万不要礼尚往来地问我我考了多少分啊。

    但男生似乎也没这种想法。

    他抬起手, 用手掌揉了揉后颈, 随后拿起盘子上的铁制小勺, 慢条斯理地挖着那块蛋糕, 喂进嘴里。

    过了五六分钟。

    林兮耿舔了舔嘴角, 只觉得手里的游戏顿时变得索然无味,只觉得自己太堕落了,才考个多少分就敢在这里玩游戏。

    林兮耿想了想, 问:“你考的什么卷?”

    男生:“I省卷。”

    哦,那跟她一样。

    林兮耿:“你今年大几?”

    闻言,男生抬眸看了她一眼,嘴角微弯,似是在笑,也极其有耐性。

    “大一。”

    大一。

    哦,那就是11年高考的, 跟她姐同届。

    11年高考的, 文科没有考到七百分以上的学生, 而理科只有一个。

    对于这件事情,林兮耿的印象很深刻,因为这唯一一个七百分的,是从他们学校出来的,溪城一中还为此大肆宣扬过。

    只差没敲锣打鼓。

    跟林兮迟同班。

    叫张立。

    林兮耿没有见过, 只是听老师说过很多这个学长的事迹,也曾听过林兮迟跟她吐槽:“这个人完全就是魔鬼,魔鬼!!!成绩那么好还天天早上五点就到班里学习!!!!!”

    ……

    此时,根据自己的分析。

    林兮耿有点肯定对面的这个男生,就是跟自己同一个高中的,张立。

    11年I省理科状元。

    为了确定自己的答案,林兮耿想了想,又问:“理科状元吗?”

    男生放下了勺子,像是注意到了她的问题格外多,单手支着下巴,淡棕色的眼泛着璀璨的光,轻轻应了一声。

    “嗯。”

    林兮耿的眼睛微张,有种见到了传说中的人物的激动感。她立刻把手机还给他,然后格外自来熟地跟他问好。

    “张学长,你好。”

    男生接过手机,听到这话时,他的眉眼稍挑:“张学长?喊我?”

    林兮耿顿了下,觉得自己肯定没有猜错,立刻点点头。

    男生笑了:“我姓何。”

    “……”

    哦,所以她记错了吗?

    叫何立?

    林兮耿也没纠结太久,立刻改了口:“何学长。”

    感觉自己突然这样喊他好像有点奇怪,她便补充道:“我也是溪城一中的,我姐跟你一个……”

    还没等她说完,男生漫不经心地打断了她:“我不是溪城一中的。”

    “……”林兮耿有点懵,愣了几秒后才小心翼翼地说,“但11年的理科状元就是溪城一中的呀。”

    “11年?”男生探出舌尖,轻舔着下唇,“我10年高考的。”

    “……”

    那大一?

    似是想起了刚刚她问的话,男生靠回椅背上,桃花眼微眯,拖腔带调地“啊”了一声,语气不甚在意:“我留级了。”

    “……”

    林兮耿:???

    听到他的那句话,对面那姑娘立刻就安静了下来,模样像是受了惊。

    及腰长发,脸蛋小巧白净,倒是少见的素面朝天。皮肤白里透红,眼角上挑,瞳色很浅,气质偏妖,但又外向活泼,还话多自来熟。

    何儒梁微哂,轻轻摇了摇头,低头看向手机。

    手机界面已经自动熄屏。

    何儒梁按了电源键解锁,没有密码,直接进入刚刚的游戏界面。

    上面还显示着林兮耿刚结束一局的成绩。

    何儒梁的眼睫微不可察地动了几下,随后抬起眼,喉结滚了滚,问了句:“第一次玩?”

    林兮耿愣了一下,垂眸看到他手机上的内容,连忙点头。她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犹豫几秒又道:“没认真玩……”

    “……”

    “怎么了?”

    何儒梁:“……”

    没什么。

    就是第一次玩,还没认真玩,随便玩玩,

    就把他艰难地打了一个星期的记录给破了。

    本想继续打游戏的何儒梁瞬间没了兴致,垂下眼,把手机扔到一旁。

    林兮耿坐在他对面看他。

    细碎短发,头发不知是染过还是天生就这样,颜色偏棕。褶皱很明显的双眼皮,眼形内勾外翘,盯着人看的时候就像是在放电,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为他平添了几分书卷气。

    长得真的好看。

    看他的穿着和气质,还有手机的牌子,应该家里环境也不错。而且还是高考状元,现在唯一的败笔就是留级了。

    但性格好啊,至少不会欺负她姐。

    许放哥从小就欺负林兮迟,以后在一起了还得了。

    林兮迟到底是怎么喜欢那个许放的?

    她是不是有受虐倾向啊!!!

    林兮耿越想越气,她突然用指节叩了叩桌子,玻璃桌发出清脆的声响,引来了何儒梁的注意。

    他抬眼,眼神略带疑惑。

    林兮耿抿着唇,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盯着他看了好几秒后,突如其来地冒出了句。

    “你有女朋友吗?”

    “……”

    对于何儒梁来说,假期这种日子,就是用来呆在宿舍里打游戏的。但昨天宿舍被查出用了违规电器,今天宿舍停电一天。

    大夏天的,实在太热。

    犹豫再三,他决定在外边找个有空调的店呆一个下午。

    然后就遇到了这姑娘。

    一切都很顺理成章。

    拼个桌,有缘见了一面,陌生人间的聊几句,然后分开,之后可能不会再见面。

    就是萍水相逢的一场。

    但在她说出那句话之后,好像一切都不太一样了。

    在那一刻。

    何儒梁居然被她的那个动作,她的那个眼神,她的那句话,这缺一不可的三样东西给——

    撩到了。

    何儒梁的喉结滑动了两下,半阖着眼,嘴角勾起,气息悠长地呵笑一声,散漫道:“没有。”

    但之后的发展,又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这姑娘听到他给出的否定答案,明显是庆幸地松了口气。但接下来的时间里,她没跟他要联系方式,反而是,一直在夸此时在前台工作的林兮迟。

    “那个女生是不是很漂亮?”

    “唉,真的太好看了,我一个女生看着都挪不开眼。”

    “性格好像也很好。”

    “天哪,如果我是男的我就去追她了。”

    何儒梁用勺子挖着蛋糕,越听越觉得不对劲,正想打断她的时候。

    林兮迟过来了。

    她的表情略带惊讶,先是瞥了眼林兮耿,后才看向他,友好地打了声招呼:“何学长。”

    何儒梁把嘴里的话收了回去,浅浅颔首。

    见状,林兮耿有点懵:“你们认识啊?”

    此时何儒梁也看了过来,但林兮耿似乎完全不为自己刚刚狂夸林兮迟一顿的行为感到尴尬,反而对他使了个眼色,像是在暗示点什么。

    “……”

    随后,她抬头看向林兮迟:“我们要走了吗?”

    “嗯。”林兮迟低头看了看手机,“去吃晚饭。”

    接下来几天。

    就算宿舍没有停电,何儒梁依旧把一个下午的时间都放在这家奶茶店上边。

    不过他再也没遇到那天那个女生。

    干什么都觉得索然无味。

    奶茶不好喝了,蛋糕不好吃了,就连平时最喜欢的游戏,好像也没那么好玩了。

    这种状态保持了三天。

    何儒梁终于忍不住在微信上找了林兮迟,按照自己的猜测问:【那天那个女生是你妹?】

    他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也知道了。

    活了二十年,头一回动心。

    对象是一个比他小四岁,仅仅只有十六岁的——

    未成年。

    这种不想荼毒祖国花朵的想法,仅仅维持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十一月中旬的某日,他跟部门里的人一起到Z大看篮球赛。

    何儒梁坐在林兮迟的旁边。

    此时比赛已经开始了。

    他的目光放在篮球场上,林兮迟突然跟他说了一句话:“学长,我出去一下。”

    何儒梁下意识转头,突然注意到她的手机屏幕。

    来电显示:耿耿。

    备注下边还附带着一串手机号码。

    耿耿。

    他不知道那天那个女生叫什么名字。

    却曾听过林兮迟跟叶绍文说,她的名字出自白居易的《长恨歌》——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她取其中的“迟”字,而她妹妹取其中的“耿”字。

    何儒梁没说话,心里有了个猜测,桃花眼狭长,眼角习惯性地上扬。他的记性好,向来过目不忘。

    但这一次,他竟然怕自己会背错。

    把这串号码看了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