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

    林兮耿顿了下,思考着怎么圆场的时候,他又继续说:“金融系的倒是不错。”

    “……”

    学长你其实是金融系的吧。

    又继续往前走,林兮耿突然看到迎面走来一个男生,是她的高中同学。在这里看到自己的高中同学,就像是看到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

    林兮耿高兴地跟他摆了摆手。

    男生跟她打了声招呼,然后走到他们面前。

    注意到何儒梁,他也打了声招呼:“何学长。”

    林兮耿有些好奇:“你们认识啊?”

    “也没有。”男生挠了挠头,“我今早就过来了,是何学长带我报到的。”

    闻言,林兮耿愣了几秒:“你也心理系的吗?我怎么记得你跟我选的不太一样。”

    “不啊,我金融系的啊。”

    安静几秒后,两人同时望向何儒梁。

    何儒梁微挑眉,垂下眼睑,看着林兮耿,神态漫不经心:“你刚刚说你是什么系的?”

    林兮耿眨了眨眼,耐心地重复:“心理系。”

    闻言,何儒梁的眼睫一动,像是才反应过来。

    “啊,抱歉。”

    桃花眼微弯,像是带着笑,脸上看不出任何抱歉的情绪。不知是不是林兮耿的错觉,她似乎听出了一些理直气壮——

    “我听错了。”

    第80章 耿耿x学长(四) ...

    林兮耿想了想。

    这一路上, 她说自己是心理系的次数, 没有十次, 也至少有个七八次了。而且刚刚办理入学手续的时候, 上边也写了她的专业。

    如果此时, 她真的相信何儒梁到现在都不知道她是心理系的——

    这不就等于没有带脑子来学校吗。

    等男生走后, 气氛沉默了下来。

    何儒梁拉着大行李箱继续往前走, 边说着:“走吧, 外边太晒了。”

    林兮耿愣愣地应了声,连忙跟上。

    很快,林兮耿想起刚刚的事情, 纠结几秒后,觉得自己好像没有憋着不问的理由,干脆直截了当地问:“学长,你真听错了?”

    何儒梁眼也没抬,很认真地答:“嗯。”

    “……”

    行吧。

    他好心带她去报到,还帮她拿行李,带她去宿舍楼, 如果她还这样坚持问下去, 一点台阶都不给对方下, 这好像就太过分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完全不信的情绪。

    何儒梁的眉心动了动,及时地承认了自己的谎言:“没听错。”

    “啊?”

    “心理系应用心理学。”

    林兮耿连忙点头:“那你刚刚……”

    还没等她说完,何儒梁突然一本正经地打断了她的话。

    “挺好的专业。”

    “啊?”说到这个,林兮耿眨了眨眼,也一本正经了起来, “我也觉得挺好的,我和我姐商量了很久之后才敲定这个。”

    何儒梁淡笑一声,很快,他低着下巴,收起嘴角的弧度,回头看她。

    眨眼之间,何儒梁脸上的情绪已经荡然无存。眼神温和却有种天生自带的冷意,说出来的话也无波无澜。

    “上了大学也不要松懈,好好学习。”

    突然受到学霸的教育,林兮耿的心一紧,连忙点头。

    “一定,一定。”

    林兮耿只当他的这句话是给自己的温馨提示。

    指的大概是:你看吧,我之前拿了高考状元,但我不好好学习,我全挂科了,我被留级了,我一下子尝到了从天堂掉进地狱的滋味,我在学校出名了,我丢死人了。

    所以她千万不能松懈。

    她得好好学习。

    直到这一天结束,把宿舍整理好,林兮耿躺在床上准备入睡之时,才猛地想起了被自己遗忘了的事情。

    ……

    所以何儒梁今天到底听没听错?

    报到后的第一天。

    上午是新生入学教育,在礼堂里听着催眠一样的话,靠着带有软垫的椅背,几乎要睡着。下午去体育馆领取军服,迎接明天到来的军训。

    怕学生都挤在同一个时间段去领衣服,学校给各系安排了不同的时间段领取军服。

    心理系是在下午四点到四点半之间,按班级次序,每人依次到体育馆里,找学生干部领取两套军服。

    只要跟分发军服的学生干部报出自己的身高,他们会按照尺寸表,直接分发军服给他们,不合适的可以回来换。

    体育馆内被分成十条队伍。

    每次进五个班级,一个班占两条队伍。

    林兮耿排在中间的位置。

    站在旁边的舍友在跟她说着话,林兮耿顺着人流往体育馆里走。里头的空气虽然闷,但比在外边站着,遭受毒辣阳光的洗礼要好得多。

    她下意识往体育馆内扫了一圈。

    体育馆各处摆放了几张桌子,身后密密麻麻地堆放着军服,军帽,皮带等。站在附近的学生干部大多都穿着会服,颜色图案不统一。

    有些是校学生会,还有些是系学生会。

    但胸前都统一挂着吊牌。

    林兮耿的目光停在偏角落的一张桌前,那边站了三个人,二男一女。三人都穿着深蓝色会服,衣服印上去的字迹十分清晰,是校学生会。

    何儒梁就坐在最边上的位置,眼睛半眯,目光绕着周围。单手放在桌上轻敲,双腿微曲,交叠搭在桌子下边的横杆上。

    另两个人站着,跟前面排队领军服的学生说着话。

    唯有何儒梁一副像是在看热闹的样子,懒散而无所事事。

    像是上级领导过来巡视。

    林兮耿正想收回视线时,何儒梁突然看了过来。

    跟她的目光撞上。

    林兮耿微愣,不太确定他看的是不是自己。

    对视三秒过后,林兮耿迟疑地对他点了点头,算是远距离的跟他打了声招呼。

    也不知道他看没看到。

    何儒梁没做出什么反应,很快便垂下了眼睑,然后站起身,跟旁边的男生说了几句话,就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林兮耿也没在意,把注意力放回在跟几个舍友的聊天内容上。

    队伍不算长,而且分发军服的学生干部效率很高,没过多久就排到了林兮耿。

    她的嘴巴微启,话还没说出来,突然发现刚刚还远在几十米外的何儒梁,在此刻突然就变成了负责他们这一条队的学生干部。

    何儒梁把登记表推到她的面前,声音清润低沉:“填一下资料,姓名,学号,班级,所在系别,身高和鞋码。”

    林兮耿点点头,提起笔,迅速往上填。

    何儒梁垂睫,扫了一眼:“身高163,鞋码37。 ”

    说着他站了起身,到后面去给她拿了两套军服,用透明的塑料纸包装着,还有一双36码的鞋子。

    “两套中码的衣服,不合适可以回来换。鞋子尺码偏大,所以给你拿了36码的。”

    林兮耿接过,点点头:“谢谢学长。”

    她抱着衣服出了队伍。

    几个舍友正在队伍外边等她:“耿耿,你拿的什么码的衣服?”

    “中码的,你们呢?”

    “我们也是。”其中一个舍友说,“不过小珺高,她173,拿了XXL的。 ”

    四个女生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到饭堂解决了晚饭。

    出了饭堂,就快到宿舍的时候,林兮耿翻了翻手中抱着的军服,突然发现何儒梁给她的两套军服,不是同一个尺寸的。

    上面那件是M码,下面那件是XXXL码的。

    舍友一米七三都才穿XXL码的,更别说林兮耿还比她矮了十厘米。

    她的脚步一顿,跟舍友说了一声之后,自己拿着那套给错了的军服,往体育馆的方向走。

    此时才刚过五点,还有学生陆陆续续在领取军服。

    林兮耿走进体育馆里,发现此时正在排队的学生大多是男生。她回到刚刚的队伍,看到何儒梁还在时,犹豫地走了过去。

    队伍很长,林兮耿想着自己自己换个尺寸,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

    她走到最前端,喊住何儒梁:“学长。”

    何儒梁把手中的东西递给面前的男生。

    听到声音,他看了过来,问道:“怎么了?”

    林兮耿把手中的衣服递给他:“我刚刚是在这条队领的军服,但是你好像拿错尺码给我了,这个是加大码,我穿的中码的。”

    何儒梁半眯着眼,看了看上边的尺码,往衣服堆的方向走:“你等会儿。”

    本以为就是十几秒的事情。

    结果。

    等了几分钟后,何儒梁依然在那边翻找着。

    林兮耿隐隐能听到旁边有几个男生在说:“怎么这么久啊?”

    “不知道啊——”

    恰在此时,何儒梁也回来了。他轻舔着唇,看向林兮耿,浅棕色的瞳仁泛着细细的光:“中码好像没有了。”

    林兮耿不想耽搁太久,连忙说:“没关系,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