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意真赶到学校的时候差不多八点二十分,十分钟后,她跟室友宁雪在学校图书馆外面顺利碰头。
    宁雪:“你上次不是说周月学姐要来吗?她联系你了没?”
    宋意真:“学姐说她十点一刻左右过来。”
    宁雪点点头,把宋意真拉到一边,忽然压低声音,神秘兮兮道:“那,你家那位会来吗?要不要我帮你打掩护?”
    宋意真看了眼手机,没收到新消息。她怔了怔,说:“他会来,但时间我也不确定。”
    “掩护什么的,到时候再看吧。”
    宁雪:“行。”
    两个人直接往礼堂的方向走,视线里的人越来越多,有脸上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学生,也有年长的家长。
    大家不约而同地聚在礼堂外,七嘴八舌地聊天,一时间,场面热闹极了。
    宋意真和宁雪穿好学士服,拎着学士帽,坐在大厅里玩自拍。
    有相熟的同班同学看到她们俩,也凑过来一起拍照。
    时间差不多到了,一群人收了手机,排着队有序进场。
    宋意真拉着宁雪慢慢往前走,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在讨论明星,说着说着就提到了江澈,她听了一耳朵。
    “欸,我跟你讲,我刚刚经过停车场,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的男生,背影特别像江澈。”
    “不可能吧。江澈怎么可能会来我们学校呀?”
    “嗨,这还不简单吗?估计是有亲人或者朋友在我们学校读书呗,刚好要毕业了,过来看看吧。”
    “我还是觉得不可能,应该只是长得像。你不也老说我长得像国际巨星布莱妮和罗伯特的结合版么?”
    “……”
    宋意真情不自禁地往后看了看,视线里除了学士帽还是学士帽,没有他。
    她微不可察地叹了声,回过了头。
    学生们陆陆续续在指定区域坐好,不久后,主持人上台cue流程,毕业典礼正式开始。
    台上,主持人在念授予学位的官方稿,宋意真趁机拿出手机给江澈发消息。
    【冰糖葫芦】你来了吗?
    原以为要等很久,哪知对方几乎是秒回。
    【澈】来了。
    家长区和学生区分开,并不在一个楼层。
    加上礼堂也不小,看台之间隔着距离,要找人并不容易。
    【澈】我在2区第3排。
    【澈】我看到你了。
    宋意真往左上方看了一眼,很快在人群中搜寻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江澈戴了棒球帽和口罩,但身上穿着的却是他们曾经一起买的衣服,她一眼就认出来了。
    【冰糖葫芦】我也看到你了。
    江澈抬头,往她这边看了一眼。
    两人遥遥对望,很快又默契地转过头。
    前面的流程走完之后,典礼进入重头戏——校长为在场五百多名学子拨穗,颁发毕业证和学位证。
    轮到宋意真她们这排的时候,站在她身边的宁雪激动不已,“真真,再过几分钟,我就要毕业啦!我的天,我现在整个人都要开心得飞起来!”
    宋意真扶了扶学士帽,笑着问:“你是因为拿到毕业证之后,可以去星空传媒办正式入职吗?”
    宁雪忙不迭点头,“对啊,还是真真你了解我。在星空熬了半年多,我就是为了等那一刻啊。”
    宋意真莞尔:“加油。”
    一行人上台。
    伴随着轻快的音乐,学士帽上的流苏齐齐从右边被拨到帽子左侧,缓缓垂坠下来。手上一重,多了两本证书。
    耳边响起此起彼伏的“毕业快乐”,既真实又虚幻。
    宋意真跟随大家一齐转身,看向镜头,粲然一笑。
    咔嚓一声,十几张青春洋溢的靓丽面孔被定格在了镜头里。
    后面的环节进行得很快,最后剩下的时间,留给了学生和家长。
    周月踩着时间过来,递给宋意真一束蓝白相间的满天星,和一个精致的蓝色绒面小礼盒。
    “学妹,毕业快乐。”周月说,“祝你前程似锦,诸事顺利。”
    宋意真接过她的花和礼物,笑着说:“谢谢学姐。”
    周月张开双臂,跟宋意真简单地拥抱了一下,“不用谢啦,希望我们以后还能常联系。”
    宋意真认真点头,“肯定会的。”
    说着,她想起宁雪,连忙跟周月介绍,“对了,我室友超级喜欢你,她一直以你为榜样,现在也顺利入职星空传媒了。”
    宁雪过来跟周月做自我介绍,两人聊了一会儿,因为有共同话题,很快熟络起来。
    宋意真站在一边,开始不遗余力地搜寻江澈的身影。
    看台2区已经没人了,而礼堂一楼被人海淹没,她看了一圈也没看到他。
    宋意真跟宁雪和周月说了一声,背好包抱着花往外走。
    走到几步,宁雪从身后叫住她。
    “真真,别忘了下午的班级聚会。”
    她回头应了声“好”。
    出了礼堂,宋意真沿着一条人烟稀少的路走。
    她走到风光秀丽的湖畔停下,坐在长椅上给江澈发定位。
    【冰糖葫芦】我在这里。
    没过多久,她收到江澈的回复。
    宋意真转过头,在身后的树林里看到了男人的身影。
    这里原本是一片杏花林,这个季节杏花早已凋谢,绿叶在风中轻轻摆动身姿,也别有一番美感。
    江澈倚着树干,单手抱着一束花,慵懒地站着。
    干净热烈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罅隙落下来,映在他身上,勾出一层浅浅的光晕,衬得整个画面温柔而美好。
    宋意真从椅子上站起来,迈开步子朝他走过去。
    江澈伸手拿过她手里的满天星,把怀里的花束递给她。
    “宋宋,毕业快乐。”
    宋意真接过花,定了定神。
    这是一束粉白相间的芍药,圆润饱满的花瓣上还缀着细小的水珠,很像是今天才摘的。
    朋友之间送芍药,代表依依惜别,倒也应景。然而恋人之间送,则有另一番含义。
    正囫囵想着,手忽然被牵起,指尖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
    宋意真低头,看见左手中指被套了一枚银白色的戒指。
    毕业季是分手季,往往也是告白季。高中毕业的时候,宋意真就曾被好几个男生告白过。
    而恋人送的芍药和左手中指的戒指,指向的意义都是——心有所属。
    宋意真定定地抬眸,看向他的眼神温柔,像是含了一汪春水,“江先生,你这是在宣誓主权吗?”
    江澈撇开眼,故意看向别处。
    过了一会儿,他漫不经心地“嗯”了声。
    一阵清风吹过,明亮的阳光里,宋意真看到他的耳朵,好像悄悄红了。
    ▍作者有话说:
    我没有害羞,我不可能害羞……
    怕老婆性子软不会拒桃花/结果被一秒戳穿的江澈如是说。
    感谢:
    读者“咚咚”,灌溉营养液
    读者“echo”,灌溉营养液
    读者“居于山野”,灌溉营养液
    第5章
    “真真,到你了。”
    明亮宽敞的猫咖里,一群人围坐在一块儿玩游戏。
    宁雪推过来一副牌,在桌面铺开,示意宋意真从中抽一张。
    刚刚一直在想小说故事情节,宋意真一不小心开了小差,都没注意到游戏已经轮到了自己。
    毕业典礼结束后,班级里的同学在一起聚了个餐,而后分了几拨自由活动。
    几局狼人杀过后,大家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作为调剂。
    宋意真回过神,伸手从桌面上的纸牌中随意抽了一张。
    她翻开来一看,是一张方块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