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够凶,他可能压根就不敢开口。”
    宋意真嘴唇微张,一时半会想不过来,“……是这样吗?”
    “如果他再勇敢一点,在地铁站的时候就向你告白了,大庭广众之下,周围人再一起哄,你打算怎么办?”
    宋意真:“我就跟他说我结婚了呗,难不成他还想跟我来段禁断之恋啊?”
    “不过,话说回来。”宋意真叹了一口气,继续说,“你讲得也没错,我不够凶。”
    “之前同学之间比赛放狠话,他们说我发脾气像是在撒娇,我真的超级受伤。”
    女生耷拉着脑袋,说话的时候卷翘细密的睫毛轻轻颤啊颤,像是蝴蝶的翅膀,好不可爱。
    江澈看着她,唇角不自觉地牵动,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澈哥哥。”宋意真甜甜地叫了一声人,抬起头,眨着水灵灵的清眸,一脸真诚地看着江澈,问他:“你有没有什么诀窍,可以教教我呀?”
    江澈敛眸,清了清嗓子,一脸认真道:“其实,一个人看起来凶不凶,重点在于眼神。”
    “眼神够硬,那种感觉就出来了。”
    确实,在很多影视剧里,角色的眼神够到位,整个人都会“活”起来。
    宋意真若有所思地点头,觉得江澈说的很有道理。
    她嚯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梳妆镜前,双手撑着台面,弓着身子,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
    江澈见状,一下子没绷住,不小心笑出声来。
    哪知宋意真倒是严肃得很,“澈哥哥,你别笑,我练眼神呢。”
    她对着镜子挤眉弄眼三五分钟后,终于站了起来。
    江澈正想叮嘱她早点睡觉,结果人却直直扑过来,仰面看他,眼神直勾勾的,一脸真诚:“哥哥,你看看。”
    两个人距离近,一股清新的青柠气息,混合着蜜桃的甜香,慢慢地朝他扑来。
    江澈的喉结不受控制地上下滚了滚,开口时声音莫名有些哑:“看什么?”
    宋意真轻轻鼓着腮帮,定定地说:“你看看,我的眼神够不够硬?”
    他低头,桃花眼里倒映出她的身影。她穿着粉色的睡衣,微微踮起脚,仰着头,双颊鼓鼓的,即使扮凶也还是那么可爱。
    江澈抿着唇,默默地别开眼。
    他迈开步子,大步流星地往外走。
    “我去洗个澡。”
    宋意真看着匆匆离开她房间的男人,愣了半晌,“他不是洗过了吗?”
    ▍作者有话说:
    逗人逗翻车的江澈:被天真打败了。
    第7章
    从浴室的方向隐隐传来水声,宋意真走到门口往外看了一眼,而后缓缓收回视线,背靠着墙,默默地稳定心神。
    先是被江澈撞见微信告白的事儿,后来她又心急地扯坏了他的睡衣纽扣,再后来就是不管不顾地跑过去问他眼神硬不硬……
    那种尴尬无力的难受感,正一点点从脚底窜到全身,直击宋意真的大脑。
    在这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傻透了。
    她花了好一番功夫做心理建设,才慢慢地让自己恢复到正常状态。
    宋意真关了门,走到书桌前坐下。她看着处于睡眠状态中的电脑,忽然想起来自己一直在写小说。
    江澈端着水蜜桃进来的时候,她好像才拿起手机不久。也就是说,那时候电脑很可能还亮着,而且屏幕上显示的是文档。
    “完了完了……”宋意真喃喃念叨着,瘫在椅子里,颓丧了好几分钟。
    一阵寂静里,桌面上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宋意真瞥了眼屏幕,来电显示是宁雪。
    她接起电话,有气无力地“喂”了声。
    电话那头,宁雪一阵炮语连珠:“姐妹,你怎么了?怎么老半天都不回微信呀,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哎呀,我真是被路仁嘉那个傻大个气死,你说他自己都没掰扯清楚,就冒冒失失地找人家告白,真是吃饱了撑的。”
    “喂,姐妹,你不要不说话,你吱个声啊。”
    “真真,你在听吗?”
    宁雪的一番话劈头盖脸砸下来,弄得宋意真一下子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一句。
    “我在听。”宋意真道,“宁宁,我没事。”
    “刚才我老公找我有事,我跟他说话去了,没顾上。”
    “没事就好。”宁雪顿时松了一口气,“你放心,路仁嘉已经跟我保证过了,他不会再去骚扰你了。他已经意识到,他对你的感情不是喜欢,而是嫉妒。”
    宋意真越听越糊涂:“……嫉妒?”
    这哪跟哪儿呀?
    宁雪:“这是一个哲学问题,三言两语掰扯不清楚。总之,你只要知道,在我的开导下,他已经完全放下心结就行了。”
    宋意真若有所思道:“不愧是你,人生导师雪雪子。”
    “过奖啦。”宁雪笑道,“你再夸我,我该不好意思了。”
    “对了,你存稿存得咋样,足够更新了吗?”
    宋意真:“目前大概3万字多一点,等我写完手头这一章就更新。”
    “但是宁宁,我非常怀疑我在老公面前我掉马了。因为他进来的时候,我电脑好像没关。”
    宁雪:“我记得你的电脑好像有锁屏,基本上不操作的话,过两分钟就会变成锁屏桌面。”
    宋意真看了看聊天记录里的时间,又想了想宁雪的话,瞬间释然了。
    挂断宁雪的电话,她开电脑继续码字,把没写完的章节补全了。
    睡前,宋意真登上绿江文学城,把存在后台存稿箱里的部分章节发了出去。
    原本以为鸽了这么久会没人看,哪知一更新,评论唰唰唰都来了。
    宋意真从上往下翻了翻。
    ——居然连更了三章,一本满足,给太太点赞!
    ——啊啊啊好甜啊,真是神仙互动,不枉我等了这么久。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太太的感情戏明显比之前有进步了。
    她翻了二三十条评论,有一半以上都夸她写的比以前要甜。
    宋意真盯着屏幕怔了好一会儿,心想宁雪说的那个方法果然奏效啊。灵感确实来源于生活。
    以后遇到写不动的桥段,她就跟江澈聊聊。像今天那个眼神的窍门,就很有用啊,她能用得上,以后塑造人物也可以用上。
    宋意真越想越精神,忽然就不怎么困了。索性,她拿出手机,看宁雪正在连载的那本《蔷薇热恋》。
    故事已经进行到了结局,男女主角在海边接吻,然后过上了快乐的幸福生活。
    情节很甜很温暖,宋意真看得很开心。结果一翻评论区看留言,总觉得她跟别人看的不是同一本小说。
    ——卧槽浴室play什么的也太刺激了吧,大大干得好!
    ——不管多禁欲的男人,看来都经不起撩。女主不过是看他的眼神妩媚了点,他居然就有反应了。
    ——洗澡情节写完之后,时间线直接到了第三天,所以他们那啥之后女主三天下不来床??
    ——我记得男主一开始是性冷淡吧,你看看现在啧啧,果然忍久了的男人就是狼。
    诸如此类的评论,不胜枚举。
    小说正文里写男女主一起洗澡,也就一百来字,她不知道这些人怎么就脑补了这么多。
    不过,经评论这么一点拨,宋意真忽然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她今天对江澈做的事情,或许也可以算得上是……放电?
    他匆匆离开她的房间去洗澡,难不成是因为……
    宋意真的手轻轻抖了一下,手机落在枕边,屏幕很快暗下去。
    她扯着被子盖过头顶,在被窝里冷静了好一会儿,才让脸颊上的温度慢慢降下去。
    她彻底睡不着了。
    宋意真坐起来,她打开微博,在搜索框里输入“江澈”两个字。
    跳出来的第一条,是江澈在不久前发的一条微博。
    江澈v:在我这里,你可以永远长不大。做梦没什么不好。[图片]
    配图是一只奶白色的英短,画面里,猫咪趴在阳台上,惬意地晒太阳。
    那是宋意真养过的第一只猫,也是最后一只。猫的小名叫胖胖,是江澈出国之前送给她的。
    她养了一段时间,发现自己对猫毛过敏,后来就不养了。那只猫至今留在江澈父母家里,已经被养得肥肥胖胖了。
    她又仔细地读了一遍他的微博。
    很明显,那句话是说给她听的。
    傍晚的时候,她说起长大的话题,他没头没脑地来了句“没关系”。她后来追问他,他却什么也不说。
    现在她知道了,那句“没关系”后面到底有什么不可言说。
    原来,他一直把她当长不大的小妹妹看待啊。
    宋意真忽然觉得一切都说得通了。他们之所以仍然分房睡,是因为江澈觉得她还小。
    宋意真放下手机,掀开被子下床,趿着拖鞋走出房间。
    她站在江澈的房间外,抬手敲了敲门。
    房间里随后传来一阵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