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澈:“那我再努力努力。”
    宋意真:“嗯,你继续。”
    ……
    第10章
    晚上,洗完澡以后,宋意真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床边给宁雪发消息。
    【冰糖葫芦】老实交代,那几件衣服是不是你偷偷塞我袋子里的?
    宁雪回复了一条语音,宋意真点开。
    手指松开的那一秒,手机里传来女生爽朗的笑声。
    笑够了,宁雪说:“真真,咱们挑了那么久,不买几件说不过去吧?我脸皮厚,不害臊的。总之,君子成人之美嘛。”
    等宋意真听完这条,宁雪接着发来语音。
    “钱你就不用给我啦,毕竟你之前给我投了好几千的霸王票。”
    宋意真按下说话键,靠近麦克风,“那不一样,钱我还是要给你。”
    “没事儿。”宁雪笑道,“你下个月不是要过生日吗?你就当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好了。”
    宋意真愣了下,欲言又止:“那……行吧。”
    顿了一会儿,她说:“不过,宁宁你下次做这种事,提前跟我讲一声,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宁雪一听来劲了,“欸,你该不会是被你老公抓包了吧?他的表情是不是很精彩啊!”
    宋意真耸耸肩,一脸淡然,“不,他不仅很淡定,而且还给我找台阶下。”
    除此之外,情话还一套一套的,弄得她连假装生气都没机会。
    宁雪:“行行行,细节我就不想听了,别来伤害我这个单身狗哈哈哈。”
    又调侃了几句,宁雪岔开话题:“对了,真真,除了写小说,这一年你还打算干什么呀?我今天出去采访遇到周月学姐了,她还跟我说起你呢。”
    宋意真想了想,回答道:“我打算做一段时间的自由翻译,你们要是有需要,也可以找我。”
    说到这儿,她莞尔一笑,忽而俏皮了一下,继续道:“友情价,七五折。”
    宁雪:“行,那我帮你留意留意。”
    跟宁雪聊完之后,宋意真下床,趿着拖鞋来到书桌前,打开了电脑。
    她目前连载的这本都市言情,已经更新了16万字,还差一章就结局了。
    宋意真顺着昨天未写完的部分继续写,一个小时后,终于在章节末尾敲下了“全文完”三个字。
    屋里亮着灯,温暖明亮的光线将女生包围,给她整个人镀上了一层浅浅的晕。
    最后一章发出去,一切尘埃落定,宋意真把搭在鼠标上的手松开,窝在椅子里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这是她写的最卡也是篇幅最短的一篇文,讲述的是一对都市男女惺惺相惜,最后坠入爱河的故事。
    男女主人公在一场短暂的旅行中相遇,两人情愫暗生,彼此暧昧。
    当旅行结束,他们回到现实,两人惊奇地发现对方居然就是自己的逃婚对象。而恰恰是因为逃婚,才有了那段难忘的旅行。
    两人敞开心扉,试着同居了一段时间,觉得彼此三观相合,生活习惯也都相近,于是便顺利地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几年后,他们带着孩子回到当年旅行的地方,重温那段时光,同时一起制造新的美好记忆。
    全文到这里圆满结束,宋意真并没有要写番外的打算。
    放空了片刻,宋意真慢慢回神。她点开绿江网站后台的文章评论列表,一条条看读者的留言。
    不少人在问有没有番外,宋意真正想回,手指放在键盘上顿了下,又收回来。
    她关了电脑睡觉,第二天醒来点开评论区,读者们已经在点番外了。
    ——太太,26章那个狂野的梦咱能变为现实吗?
    ——灯都没拉孩子就生完了,太太能安排一场船戏吗?惊涛骇浪的那种,我受得住。
    ——呜呜呜能不能安排个平行世界哇,就像女主说的,如果他们早一点相遇会怎么样,想看校园恋爱嘤~
    ——好看是好看,就是太短小了,意犹未尽呀。一人血书长长长番外,可劲儿甜。
    ——最后一章好肥呀,太太辛苦了,还有番外吗?跪求番外鸭!要是能有一章男主视角就更好了嘿嘿。
    ……
    宋意真一字不漏地读完了最后一章的所有留言,统计后发现绝大多数读者都希望她继续写番外。
    她盯着屏幕,愣了好久。
    吻戏啊船戏什么的,她不太会写。
    更何况他们还要求狂野一点,她就更不会了。
    脑子里有许许多多的想法冒出来,东一榔头,西一棒槌,难以顺下来。
    思绪正乱着,房间外面响起敲门声。门被敲了两下,而后被轻轻推开。
    宋意真关掉网页,抬头往房门口看过去。
    江澈站在门口,神色温淡,“下来吃早饭。”
    宋意真点点头,“好。”
    早饭是江澈做的,宋意真收拾餐具。家里有洗碗机,她要做的事不多。
    桌子收拾干净后,江澈从厨房里出来,倒了两杯刚做好的鲜榨西瓜汁,递了一杯给宋意真。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接到孟导的电话,他有个戏让我过去客串一下。”
    宋意真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西瓜汁,甜味在口腔里蔓延开来。她咽下果汁,抬眸看江澈,“什么时候走?”
    江澈:“明天。”
    “去多久?”
    江澈:“一个星期左右。”
    “知道了。”宋意真说,“我会乖乖等你回来的。”
    江澈走的第一天,宋意真失眠了。
    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他们之间那种聚少离多的状态,然而等他不在了,她一个人在别墅里待着,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一整夜辗转反侧,第二天照镜子时看到眼周淡淡的黑青,她愣了半天。
    “一个星期之后他就回来了,七天又不是很久,我干嘛这么失落呢?”
    “一定是我太闲了。”宋意真自言自语道,“以前上学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对,肯定是因为太闲了。”
    找出自己的问题之后,宋意真开始浏览各类招聘信息。
    正巧,学姐周月给她发消息。
    【周月】学妹,你最近有空吗?
    【冰糖葫芦】有。
    【周月】你还记得我们上次采访的那个西班牙摄影师alba吗?
    【冰糖葫芦】嗯。
    【周月】她想去a市参加一个活动,需要一个临时翻译。她说她跟你交流得很顺利,所以托我来找你。
    【冰糖葫芦】可以呀。
    【周月】我把她的联系方式给你,具体的你们聊。
    【冰糖葫芦】ok。
    【冰糖葫芦】谢谢学姐。
    拿到alba的联系方式之后,宋意真立马给她打了电话。后面的事情非常顺利,她帮alba定了机票和酒店,约好了三天后去a市。
    alba是一名摄影师,酷爱旅行,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拍下一些反映当地风土人情的照片。据她说,这次的a市之旅将会是她在中国的最后一站,所以希望能够留下比较美好的回忆。
    为了避免掉链子,宋意真费了好一番功夫做准备。她在网上认真查找了资料,又问了一些亲戚朋友,做了笔记,以备不时之需。
    三天后,临江市飞往a市的航班上。
    行程过半,原本平稳飞行的飞机忽然晃动起来。
    宋意真拨起窗帘,往外看了眼,外头黑云沉沉,光线不甚明朗。
    一旁,熟睡的alba被惊醒,略显迷茫地看着她,“怎么了?”
    宋意真迎上她的目光,深吸了一口气说:“alba,我们遇上了强气流。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请你尽量稳住自己的身体,小心别磕碰到哪里。”
    alba用力地点了点头,“你也是。”
    在强气流的作用下,飞机剧烈地颠簸了好几次。有人不小心撞到了行李架,磕碰到了脑袋,甚至流了血。混乱中,尖叫声不绝于耳,久久难以平息。
    整个过程中,宋意真一直是懵圈的状态。脑袋晕乎乎的,眼冒金星,最难受的时候甚至呼吸都不怎么顺畅了。
    好在飞机最终离开了云雨区,安全地降落在了a市机场。
    顺利踩到地面的时候,宋意真的情绪在顷刻间崩塌,她忍不住哭了起来。
    一旁的alba看到她这副模样,伸出手给了她一个安慰的拥抱。
    “irene,没事的,都过去了。”alba操着一口西语,声音微微颤抖,“你们中国人不是有一句古话说得好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相信,接下来的一切都会很顺利的。”
    宋意真抹了抹眼泪,小声道:“嗯,会的。”
    去酒店的路上,alba问宋意真:“irene,你下飞机的时候,突然情绪失控,是不是因为想起了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