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她垂眼,“可是我觉得我抓不到。”
    江澈顺势搭住她的肩,两个人就此靠得近了些。他扫了一眼娃娃机,忽而笃定道:“你可以。”
    “真的?”宋意真半信半疑,“你要帮我?”
    江澈“嗯”了声,直接绕到宋意真身后,张开双臂虚晃着环住她。
    宋意真一连投了两次币,将手搭在控制台上。不多时,男人的手覆上她的手,十指轻贴,温热一阵又一阵。
    她聚精会神地看着机器里的夹子,等待着江澈的指挥。
    他带着她动,夹子走了一条折线,停在离出口有一点点远的位置。
    宋意真:“怎么不选就在旁边的这个呀?”
    江澈淡淡道:“现在这个胜算更高。”
    宋意真:“哦。”
    手赫然被压了一下,下一秒,铁夹缓缓下放,夹起了一只大白。
    也不知道他怎么晃了下摇杆,那只大白居然神奇地掉进了出口框。
    宋意真激动地扭头,看着他说:“哥哥好棒!”
    隔着口罩,宋意真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看他的眼神,心情应该很愉悦。
    江澈松开她,走到机器的出口前,弯腰把那只大白拿了出来。
    他把玩偶递给她,“还要吗?”
    宋意真接过大白,摇头,“不用了,还剩一个币我留着做纪念。”
    “电影差不多要开场了,我们上去吧。”
    江澈:“好。”
    宋意真拿着玩偶,迈开步子往前走。
    江澈很快跟上来,熟稔地牵起她空出来的右手。
    宋意真用余光瞥了眼他们十指紧扣的手,有一丝甜蜜在心底漾开。
    .
    影厅还算大,最后一排是专门的情侣座,宽敞舒适的双人沙发,比普通座位要大不少。
    宋意真和江澈坐在最后一排的中间,两侧都没有人。
    直到电影开场,最后一排也没再来过人。
    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一个沉睡千年的吸血鬼醒来后,努力融入人类社会的故事。然而学着做人的路并不顺利,他因为爱憎分明的性子和粗暴的行为处事,受到了很多误解。其中不乏血腥的片段。
    其实稍微吓人的桥段没多少,毕竟这是一部侧面反映人性的片子,而不是以惊悚元素吸引眼球的恐怖片。
    但宋意真胆子小,她受不了那些画面。
    电影中段,吸血鬼被他的人类朋友误解,气愤之下,心里起了杀心,眼睛变得通红,苍白的皮肤慢慢爬满暗青痕迹。
    特效妆太过逼真,宋意真压根都看不出江澈的影子了。她侧过脸去看他,影厅里光线不明朗,有淡淡的光洒过来,勾勒出他的线条轮廓。
    似乎是感受到她的目光,江澈恰好也朝她看过来。
    简单地对视了两秒,男人伸手揽过她的肩膀,把她整个人往他怀里带。
    她怔愣了一会儿,刚准备转过脸去继续看电影,眼前的光线忽然暗了许多。
    一双修长的手挡住了她的视线。
    过了一会儿,对话声音换了人。
    悬在她眼睛上方的手撤开,视线开阔了一些。
    她转过脸去看大屏幕,画面已经切换到了明亮温馨的家族聚餐,屏幕上每个人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一整部电影看下来,江澈帮她挡了五六次。
    放片尾的时候,宋意真和江澈提前离场了。
    两人乘电梯一路直达地下停车场。
    车上,宋意真边系安全带边感叹:“吸血鬼好可怜呀,他那么渴望有个朋友,结果最后还是命运弄人。”
    江澈:“在不同的背景下成长起来的小人物,想要突破环境给他带来的桎梏会很难。即使阿德和小希最后选择了跟吸血鬼站在同一战线,他们根本无法战胜心里的恐惧,把吸血鬼当成一个真正的人来看待。”
    宋意真:“那难道这个问题无解了吗?吸血鬼注定孤独?”
    江澈温和道:“宋宋,你有没有想过,人类社会的关系其实很复杂。有的人不是夫妻胜似夫妻,有的不是朋友也可以互相照顾。太执着于自己在对方心里的份量,反而会让对方退缩。”
    宋意真若有所思,“所以,最后的结局其实是他们以一种微妙的方式共存。尽管吸血鬼仍然没有朋友,但他跟人产生了羁绊,已经不再是孑然一身。”
    江澈递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聪明,不愧是我老婆。”
    江澈说完发动引擎,平稳地将车子驶出了停车场。
    停在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江澈忽然开口:“宋宋,你现在还害怕吗?”
    宋意真想了想,回答他:“还好。”
    令人不适的情节基本都被他挡掉了,她的观影幸福度提升了不止一个点。
    江澈:“要是你晚上做噩梦了,随时给我打电话。”
    宋意真赫然一愣,“噩梦?”
    “应该不会吧?”
    江澈:“我记得你有一次看了个荒野求生的节目,晚上就梦见鳄鱼了。那时候我还在国外上学,你一个电话打过来,在电话里哭了好久。”
    宋意真抬头去看他,路灯的暖光恰好洒进车里,衬得他整个人分外温柔。
    “好多年前的事了,你还记得呀?”
    她自己都快忘了。
    绿灯亮起,车流缓缓动起来。
    江澈驱车往前,手指在方向盘上轻敲,“我记性很好。”
    “既然这样,那要不然……”宋意真轻咬着唇,顿了半天,继续道,“你今晚陪我?”
    第13章
    车子拐进一条空旷安静的路,道路两旁种着高大的香樟树,绿叶在晚风里轻轻摇曳。
    江澈停了车,当着宋意真的面摘下了口罩。他开了前座的灯,一片寂静里,两人的视线撞在了一块儿。
    就这么目光相接,宋意真被看得有些无所适从,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抓着安全带,脑海里涌出许多想法。
    是她刚刚的话太唐突了吗?还是他已经很累了,没精力再陪她?或者,他不想跟她睡一间房,所以有些为难?
    ……
    宋意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为了打破这突如其来的尴尬,她打开了音乐播放器。
    随机跳出来的第一首歌是一首德语歌,前奏响起的时候,她略感意外。
    这首歌的歌名是《ich schenk dir die welt》,翻译成中文是《我把世界献给你》,曾在她和江澈的婚礼上被放过。
    一听到这个旋律,宋意真的记忆恍惚回到一年前的夏天。
    那天,江澈当着亲戚朋友们的面向她告白。她当时感动得不行,眼泪稀里哗啦,妆都差点哭花了。
    婚礼当夜,她累得睡着了,醒来时江澈已经在飞往冰岛的航班上。宋意真收拾好心情去实习,继续忙当时手上未完成的项目。
    婚后这一年,他们聚少离多,两个人在一起的共同回忆也没多少。
    宋意真以前一直在学校宿舍住,所以没觉得哪里不妥。然而现在毕业了,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们明明是夫妻,却偏偏要分房睡。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约定俗成的规矩。
    宋意真靠着椅背,身子往后仰了仰。她侧过脸去看窗外的风景,脑海里回荡着不久前江澈说的那番话。
    ——人类社会的关系很复杂,有的人不是夫妻胜似夫妻,有的人不是朋友也可以互相照顾。
    这样说来,在他心里,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
    她深吸了一口气,正欲开口,把心里面的疑问都讲出来,却听得咔哒一声,像是安全带被解开的声音。
    宋意真闻声转过头。
    歌曲恰好唱到结尾,切换曲目的空档,男人忽然靠过来。
    “澈哥哥,你干嘛突然……唔……”
    他的右手搭着她座位的椅背,左手托住她的后颈,低头吻住她的唇,打断了她的话。
    后半句,她始终没能讲出来。原本蓄积起来的“怨气”,也一点点散了。
    一阵温存过后,江澈松开了她。
    宋意真捂住羞红的脸,靠在椅背上装死。
    静了一会儿,车子又重新启动。
    等宋意真缓过神来时,他们已经抵达了目的地。
    然而这个目的地,并不是她住的酒店,而且一栋小别墅外。
    宋意真环视周遭后,指了指楼上,“你住这儿?”
    “嗯。”他说,“之前常常来这儿拍戏,我就租了这个房子,现在还没到期。”
    江澈解开自己的安全带,推开门下车,大步流星地绕到宋意真这一侧,帮她开了门。
    他的手挡在车门顶框,轻声嘱咐:“当心,别碰到头。”
    宋意真:“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