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宁雪忽然神秘兮兮地笑了笑,故弄玄虚道,“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宋意真微微一愣,指了指自己,有点懵,“你来这里肯定是有采访任务,我去凑什么热闹呀?”
    宁雪抿唇浅笑,悄悄对她附耳:“你不想看看你老公在剧组的时候是什么样吗?”
    宋意真脚下一顿,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你要采访江……他?”
    宁雪点头如捣蒜,“所以,你想去吗?我可以带你过去探个班。”
    宋意真考虑了几分钟,答应了。
    两人坐上出租车,宋意真问宁雪:“你们团队其他人呢?”
    “他们比我早到一点,已经先过去了。”宁雪说。
    与此同时,《野蛮生长》剧组。
    江澈的休息室外,他的经纪人水哥和助理小何站在一起低声交谈。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很小,神情严肃,像是在聊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水哥:“小何,你说今晚咱能回去吗?”
    来a市之后,水哥和小何直接住在江澈租的别墅里。江澈住二楼,他们俩住三楼。
    可住了几天之后,江澈突然让他们搬出来,给他们另外安置了酒店。他当时没特别解释原因,但他们猜,可能是因为他要揣摩角色的孤独状态,所以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小何瞥了眼水哥,轻叹一声,道:“不知道,我估计是不能。你没看澈哥进去的时候,还一副没从戏里走出来的样子么?”
    水哥忍不住蹙眉,“他刚下戏我能理解,但这戏今天不是要杀青么?他也不用再体悟情绪了吧?”
    小何挑眉:“你不懂,像这种角色,一旦入戏就很难走出来。”
    他特意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什么人,才缓缓道:“哥,你还记得影帝许弋吗?他以前演过一个在家庭暴力里成长起来的杀人犯,戏拍完之后抑郁了大半年才慢慢走出来。”
    “咱澈哥这回接的这个角色,虽说是客串,但讲真难度不低。自从他演了个哑巴之后,跟我们讲话都用打字的了。”
    “再说了,你没发现他这几天的状态很不对劲吗?”
    水哥愣神,“哪里不对劲?”
    小何吐了吐舌,“比如说,他有时候盯着手机发呆,呆着呆着又莫名奇妙地笑起来。”
    说到这里,他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轻哂一声:“你什么时候见过他这样频繁地发神经?”
    水哥:“……”
    水哥:“小何,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实在不行的话,你过两天联系一个心理医生,来开导开导他。”
    小何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他靠着门外洁白的墙壁,无奈地摇了摇头。
    过了半晌,他说:“知道了。”
    水哥和小何跟了江澈四年,四年来,但凡都工作任务,他们都是住在一起的,要么是隔壁,要么是上下楼。
    四年来从没出现过这回这种状况。所以,两个人会过度反应也是在情理之中。
    江澈还剩最后两场戏,因为要等其他演员,所以被安排在了下午拍摄。
    现在是上午十点钟,他还有好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水哥的手机嘀嘀响了两声,他滑开屏幕看了眼消息,又扭过头看了看大门紧闭的休息室,连忙对小何说:“记者半个小时之后过来采访,你进去跟澈哥说一声,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小何站在门口顿了顿,抬起手轻握成拳,放在门上迟迟不敢敲。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又试了一次,还是没能成功。
    他神情复杂地看向水哥,小声道:“哥,我觉得我还是别去了吧。”
    “澈哥才进去十分钟不到,估计还没休息好呢。咱等记者来了再去也行啊,反正他又不是不知道今天要采访,他还能临时反悔了不成?”
    水哥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万一呢?”
    小何:“嗐,哥你放心好了,澈哥再有情绪也不会撂挑子不干的,他的职业素养你懂的。”
    水哥若有所思,拍了拍小何的肩,“那行,我跟记者朋友通个气,让他们一会儿悠着点。”
    说着他叹了口气,道:“谁不想开开心心地完成工作呢。”
    江澈一直在公众面前的形象都挺好的,他从来不公开传播负能量。水哥觉得江澈自己肯定也不想用一副颓靡的模样面对镜头。
    “给他点时间吧。”水哥语重心长道,“我相信澈哥可以调整好。”
    二十分钟后,宋意真跟随宁雪顺利到达片场外。
    团队的另外两位摄影大哥早就在等了,他们看到宁雪带着宋意真过来,脸上闪过一丝意外。
    其中一人问:“这位是……?”
    宁雪说:“林哥,咱们不是设计了一个跟粉丝互动的环节吗?我姐妹也是江澈的粉丝,多她一个不多,对吧?”
    大哥想了想,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他说:“这倒是没关系,不过你得跟你朋友讲一下,在片场听从安全,别乱跑。”
    宁雪点头如捣蒜,“明白。”
    说完,宁雪把宋意真拉到一边,低声问她:“姐妹,你现在身上有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
    宋意真老老实实地搜刮了一番,最后尴尬地摊了摊手,“没有。”
    她想了想,说:“前面有个超市,要不我去买点水果?”
    宁雪一哽,怔了片刻,缓缓道:“……行叭。”
    十分钟后,宋意真拎着一盒樱桃,跟着一行人进了片场。
    同行的人除了记者团队,还有两位粉丝,一男一女。
    据宁雪说,这两位是她所在的那个栏目官博精挑细选出来的,都是江澈的铁杆粉丝。
    进到片场以后,有工作人员过来带他们去专门的房间休息等待。
    宁雪跟摄影大哥则是直接离开,开始了他们的拍摄任务。
    待工作人员走后,安静的房间里,扎着双马尾的年轻女生主动挑起话题,“你们带了什么礼物呀?”
    一位男生清了清嗓子说:“我准备了一本我自己出版的书,上面有我的签名。”
    双马尾女生听后赞叹道:“年纪轻轻已经是作家了呀,不愧是哥哥的粉丝,厉害啊。”
    “我想着咱们要上电视,送太贵重的东西,肯定会被骂俗气的,所以我准备了一对我自己编的手绳。”
    男生不解道:“为什么送一对呀?好事成双?”
    双马尾女生说:“嗐,很简单啊,他跟他女朋友一人一根呗。”
    男生温淡地笑了笑,“不过,你真的觉得江澈有女朋友吗?传闻中的初恋真的存在?我看网上好多人分析,他刚出道的时候自曝的女友只是烟/雾/弹。”
    双马尾女生淡淡挑眉,“管他呢,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我操这么多心干嘛。”
    男生赞同道:“也对。”
    两人说完,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宋意真。
    “小姐姐你呢?”双马尾问,“你准备了什么呀?”
    “烟.雾.弹”本人指了指身后桌子上的牛皮纸袋,定定地说:“两盒樱桃。”
    男生眯着眼睛点了点头,“你家种的?”
    宋意真看向人,摇头,“不是。”
    双马尾女生:“你在樱桃园里亲自摘的?”
    “不是。”宋意真说,“超市买的。”
    坐在她对面的两人面面相觑,竟然异口同声道:“门口那家?”
    宋意真:“……嗯。”
    其他两人:“……”
    双马尾女生震惊地看向宋意真,眼神俨然在说“你在逗我吗”“怎么会有这么敷衍的礼物”“姐妹你是要上电视的好嘛”。
    旁边那位男生也难以置信地看了宋意真好一会儿,然后默默转移了话题。
    另一边,宁雪跟导演沟通完之后,径直奔向了江澈的休息室。
    大老远,她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水哥和小何。
    宁雪走近,问:“江老师现在有空吗?”
    经纪人水哥面露难色,“有空倒是有空,就是他可能状态不太好。如果待会儿采访不顺利,你多忍耐一点。”
    小何搭腔:“成年人的生活里没有容易两个字,小妹妹,你做好心理准备。”
    宁雪微微一怔,“江老师是因为沉浸在角色里走不出来吗?”
    “没关系,我们就是想呈现出他最真实的状态。”宁雪道,“他不想说话也没关系。”
    水哥抬手敲门,过了几秒,从里面出来一道低沉的男声。
    得到应允,几人推开门进屋。
    屋里光线明亮,江澈闲散地坐在椅子里晒日光,看上去惬意非常。
    干净的阳光漏过落地窗,略过屋里的绿植,缓缓碎裂在男人身上。一圈圈光斑随风荡漾,不停地散开又合拢。
    摄像大哥熟练地运镜,将这美好的一幕拍了下来。
    然而摄像大哥身后,水哥和小何不由得为他们捏了一把汗。
    见来人是栏目组,江澈调整了坐姿,很快站起来,跟大家打招呼。
    宁雪快步跟上去,礼貌地点头示意,“江老师好。”
    “请问您现在方便吗?”宁雪不卑不亢地说,“ok的话,我们可以先对一下台本。”
    江澈一脸温和,淡淡道:“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