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雪把手里的纸板递给江澈,稍微走近了一点,说:“前面是流程,后面是问题。”
    其实这些东西,栏目组事先发过电子版给江澈预览。这会儿,他快速地扫了一眼,见纸质版与电子版没什么出入,就把纸板递给宁雪。
    “没问题。”他说,“开始吧。”
    ……
    宁雪:“以往你都是演主角,这次客串一个戏份并不重的角色,心理会有落差感吗?”
    江澈:“完全没有。孟导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他说有一个很适合我的角色,希望我来演。于是我就来了。来了之后发现,这个角色果然很有挑战性,我喜欢。”
    宁雪:“所以,其实你选角色的标准很多时候是看适不适合,有没有挑战性,对吗?”
    江澈:“可以这么说,当然了,有时候也要看剧本和制作团队。”
    宁雪:“片酬会影响你的判断吗?”
    江澈:“不会。”
    宁雪:“为什么?”
    江澈:“千金难买我高兴。”
    宁雪:“……”
    ……
    等到宁雪宣布采访圆满结束的时候,坐在房间最外面的水哥和小何不约而同地看了对方一眼。
    他们处在极度的震惊当中,一时间无法相信江澈今天居然会如此配合。
    原本两人都已经准备好了如何圆场,现在,打好的腹稿全都用不上了。
    水哥拿着手机打字,无声地问小何:“他真的没事吗?今天怎么回事?”
    小何:“这是好事啊,证明咱们澈哥的心理素质很强大。我们想多了。”
    水哥:“但愿吧。希望待会儿粉丝互动环节也能这么顺利。”
    等待的过程很无聊,宋意真特意跑了趟后厨,找水池把两盒樱桃全部洗干净了。
    中途,她还尝了一颗,樱桃熟透了,味道特别甜。
    等她回来的时候,工作人员正好过来,带他们一起去见江澈。
    相比那两位真正的铁杆粉丝,宋意真表现得过于镇定,以至于工作人员都忍不住问她:“小姐姐,你不兴奋吗?”
    宋意真迎上对方的视线,一本正经地点头,“兴奋啊。”
    工作人员伸手划了个弧度,认真示范道:“还可以再兴奋一点哦。”
    宋意真扬起唇,微微一笑,“嗯。”
    这些日子,她跟江澈天天见面,已经比较习惯了。
    再说了,如果她表现得太过,那……很多画面估计都不能播。
    尽管在等待室的时候讨论得异常热烈,但见到了真人,那两位铁杆粉丝反而异常紧张。
    他们进屋之后往后退了退,反而把站在最后面的宋意真推到了最前面去。
    宁雪见他们进来,连忙提醒在一旁专心看书的江澈:“江老师,他们来了。”
    江澈合上书,淡淡抬眸,在看到宋意真的那一刻,他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意外。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平静。
    “开始吧。”江澈不动声色地牵了下唇角。
    最后一个环节是粉丝和明星互动,这是《明星面对面》这个节目的一个固定单元。
    一开始是互送礼物。宋意真把自己买来的两盒樱桃从牛皮纸袋里拿出来,放到了江澈面前的茶几上。
    “这个送给你。”宋意真微笑道,“我洗过了,可以直接吃。”
    “谢谢。”江澈看着她,神色温淡,“我很喜欢。”
    接着她后面的两个人依次过来送礼物,江澈一一道谢。
    随后,水哥把事先准备好的几份礼物拿过来,分给了坐在江澈对面的三人。
    水哥说:“这里面是江澈历年来参演过的所有戏的dvd,上面有他的签名。另外,他给你们每个人写了一封信。”
    说完,他强调:“回去再看吧。”
    水哥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有些心虚。因为一开始联系的时候,说好了来的是两个人,一男一女。其他礼物还好,但是信的话,江澈只写了两封。
    收到回礼的几人非常高兴,十分配合地点了点头。
    互送礼物之后,接着是粉丝提问。其他人都是有备而来,但宋意真没有,所以她表现得很沉默。
    等旁边两个人都没话说了,宁雪cue宋意真:“小姐姐,你有什么问题要问江老师的吗?机会难得哦。”
    宋意真回神,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目光不经意间扫到茶几上的樱桃,轻轻抬眸,温声开口:“要不要尝尝这个?”
    她指着桌上的樱桃,强调道:“很甜。”
    屋里陡然陷入了谜一般的沉默中。
    众人的目光悉数落在江澈身上,想看他如何回应。
    坐在宋意真旁边的两个人都快傻了。
    双马尾女生寻思她送超市门口买的樱桃也就算了,怎么还逼人吃呢?这是为了挽回面子,做最后无谓的挣扎吗?还是说……她就是个吃货……
    送书的男生认定了宋意真就是个简单的吃货,他已经想好了,如果江澈不吃的话,他就去吃,缓解一下尴尬的场面。
    镜头外,水哥正欲入镜打圆场,却见男人修长的手拨开盒盖,从里面拿了一颗果肉饱满的樱桃。
    水哥脚下赫然一顿,把救场的冲动憋了回去。
    镜头中央,江澈直接吃下整颗樱桃,细细咀嚼一番后,抽了一张纸巾,把核吐在纸巾上包裹起来。
    整个过程很优雅,没有一丝不得体的地方。
    吃完之后,江澈看向宋意真,眼里有淡淡的笑意散开,他一字一顿,加了重音:“确实很甜。”
    采访结束后,离开片场的路上,梳着双马尾的年轻妹子仍然不停地回想起江澈吃樱桃的那个画面。
    不止是她,当时满屋子的人都惊呆了。后来,江澈还有意无意地吃了好几颗,看上去真的很喜欢。
    女生忍不住碎碎念:“早知道我也送吃的好了,唉……那个全程淡定的小姐姐运气也太好了一点叭……”
    出了片场,外面有人卖樱桃,大妈卖力地吆喝着,说樱桃超甜甜过初恋,不好吃不要钱。
    妹子挑了一颗尝了一口,口腔里弥漫着甘甜的味道,瞬间就释然了。
    “我的天啊,这里的樱桃还真是甜,哥哥也没说错嘛。”
    “比起当柠檬精,我还是多吃点饭长点肉更实在一点!”
    “……”
    晚上,江澈杀青,导演请吃饭。
    夜里十点,饭局散了。
    水哥开车,小何坐在后排照看江澈。
    “喝了两杯啤的能晕成这样?”小何轻声吐槽,“不至于吧?”
    “谁知道呢。”水哥淡笑一声,“把窗户打开,通通风。”
    行程过半,江澈缓缓睁开眼睛,揉了揉太阳穴。
    小何见人醒了,关切地问:“澈哥你还好吗?严重的话要不要去医院瞧瞧?”
    江澈:“不用。”
    小何:“哦。”
    不久之后。
    车子停在十字路口,等绿灯。
    前排的水哥扭过头来问江澈:“哥,你今天心情这么好,是因为什么呀?”
    沉默几秒,江澈说:“杀青了。”
    水哥和小何面面相觑。
    杀青这么高兴?以前怎么没见过他这样?要不是没见过他跟哪个女生走得近,他们都要怀疑他是不是赶着去约会,所以心情这么好。
    水哥干干地笑了两声,“那我们俩还需要搬回去么?”
    江澈抬眸,“不必。”
    顿了下,“把我送回去之后,你们俩就放假了。”
    水哥:“……哦。”
    小何:“……知道了。”
    一路红灯,晚上十点四十分,车子终于抵达目的地。
    江澈下车,水哥开着车旋即掉头,绝尘而去。
    别墅里,听到楼下传来关门的声音,宋意真陡然醒了过来。
    她揉着眼睛坐起来,打开卧室的门,往外面走。
    在楼梯口遇到刚刚上来的江澈,宋意真主动张开双臂,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老公,欢迎回家~”
    她轻嗅,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酒气,抬头问:“你喝酒了?头晕不晕呀?人还舒服吗?”
    江澈温柔地笑了笑,“我没事,我很好。我只喝了两罐啤酒。”